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68 安宁的晚年

作者:阿琐

  永和宫丢了太后,所有人都跪在雪地里等皇帝发落,十四爷抱着娘娘冲回来,紧跟着就来了一大群太医,皇帝来时,手里捧着一对鞋袜。(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你们都起来吧。往后,要更费心地照顾太后,朕若责罚你们,太后必然愧疚,这一次就算了。”胤禛抬头将永和宫上下看了看,但也发了狠道,“下不为例,太后没有不可以去的地方,但你们要跟在身边,再不能让太后一个人离开。”

  皇后从门里出来,眼中含着泪道:“皇额娘苏醒了,皇上快来看看。”

  胤禛忙跟了进去,小心翼翼将母亲的鞋袜放在一边,宫女正跪坐在炕尾用暖炉捂着太后的双足,太后双颊通红,是冻僵了再回暖后的模样,她微微笑着说:“给你们添麻烦了。”

  胤禵站在一旁闷声不响,胤禛到榻边说:“皇额娘往后想去哪儿,跟儿子们说一声,儿子陪您去,您要去哪儿都成,只求您别一个人。儿子们找不到您……”言及伤心处,胤禛说不出话了。

  岚琪眯眼笑着,咳嗽了几声嗔怪:“你们多大了,还要找娘?说出去,该叫人笑话。是,我答应你们,再也不一个人走出去,刚才我就是想透透气,谁晓得走着走着就走远了,宫里真是安静,安静的路上连一个人都看不到。”

  胤禵眼中含着泪,而皇帝早就在太和殿前哭过,是听见有人在太和殿前喊先帝的名字,才意识到太后可能在那里,兄弟俩冲过去时,母亲已经冻得快失去意识了,他们心里都明白,额娘是一心一意要追着皇阿玛去,可他们舍不得,也不忍心。

  “那一年,我在风雪里走,那雪粒子卷在风里刮在脸上,就跟刀子似的。我被大力太监们当刺客按在墙角里,皇上坐着轿子走过,他只是挑开帘子想透透气,可一眼就看到了我。”岚琪的目光,从明窗向外看,琉璃窗上蒙了一层雾气什么也看不清,可她却仿佛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痴痴地说着往事,刚才还好好地和儿子们说话,这会子,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胤禵和胤禛见母亲沉沉地闭上眼睛,像是累极了要睡,便一道退出来,胤禵抹了把眼睛,问皇帝:“皇上,额娘是不是痴呆了?这几天和她说话,她到后来总是自言自语。”

  胤禛无声地摇了摇头,又往里头看了几眼,才轻声说:“额娘是太想念皇阿玛了。”

  两日后,过了除夕,元旦那日皇帝君临天下,改年号“雍正”,从此翻开大清新的篇章。仁寿皇太后因伤寒未能接受宗室文武的朝拜,一时又传出闲话。明明宫内一切安宁,皇帝和十四阿哥之间未起过任何冲突,外头却总有谣言散播,说他们兄弟反目,说他们母子反目,皇帝心怀天下不在乎,皇太后听了一辈子的闲言碎语,更不会在乎。

  元宵是先帝与太后定情之日,早些年宫里就这么传,如今他们阴阳两隔,提起来只会徒增伤感,加之重孝在身,在皇后的干预下,这年的元宵,简单就应付过去了。反而是太后在那天提起来,让融芳和琳格格她们过来说了会儿话。

  融芳有五六个月的身孕了,肚子隆在那儿,衣裳穿得厚,圆滚滚地坐在一旁,岚琪揉着她的手心疼地说:“这才多大,手就这么肿了?”

  “额娘,我没事的,您不要担心。”融芳答应着,可是一开口就要落泪,这几天听宫里人说太后对先帝一往情深的事,总是伤心落泪,差点把身子也拖垮了。岚琪知道这孩子是性情中人,更比从前怜惜她。

  相比之下,琳格格要冷静很多,默默地跟在皇后身边做事,她很聪明很能干,不知不觉六宫的事都可以应付,为毓溪分担不少忧愁,岚琪欣慰弘历有这样的生母,而毓溪膝下没有儿子,就算是为了弘历,她和皇后的关系也崩不了。儿子的妻妾若能这样长长久久的和睦,就更好了。

  也是因此,岚琪觉得自己在这人世,了无牵挂。

  在小宸儿的安排下,温宪随她进宫看望过母亲,小宸儿不明白为何到如今还不能公开姐姐仍旧活着的事,反是温宪说,她习惯了现在平静的日子,不想再重新“回到”皇室里,更何况外头正谣言四起,若再翻出她的事,又要说新君继位不够光明磊落。小宸儿问:“连四哥都要继续瞒着?”

  温宪却看透了似的说:“皇阿玛坐在乾清宫里能知天下事,咱们四哥也会有这么一天,他早晚会发现我还活着的,到时候再解释不迟。”

  姐妹俩说话时,岚琪就静幽幽地含笑看着她们,这一对是玄烨和她的心肝宝贝,是这个世上她唯一不会吃醋,愿意要玄烨全心全意宠爱呵护的女子。

  可是太后的身体每况愈下,那一次光着脚在太和殿前踏雪,寒气入侵后,灌下多少汤药也驱散不了寒气,高烧了几日后虽然缓过一些,可从那以后咳喘不断,医药不停,虚弱的身子一咳嗽就看得人心慌。

  为了不让太后被病痛折磨,皇帝不知迁怒太医院多少回,好在春暖花开时,终于不再咳得那么厉害。可太后却病得变了模样,越发纤瘦弱小,裹着毯子晒太阳时,一眼望过去,几乎看不到人。

  永和宫里的日子,安宁平静,再也没有六宫的纷纷扰扰,再也没有宗亲皇室的琐事要她应付,她从跟着太皇太后起,就足足操心了一辈子,终于歇下了,可她却病得仿佛再也不能好了。

  毓溪每日交代了宫里的事后,就会来额娘跟前服侍,十三十四家的福晋们毕竟住在宫外,不可能每天都进来,而太后要清静,基本不传召她们,偶尔想念了才会见一见,只有毓溪才会每天都来。

  岚琪时常会说:“我这样子,什么都帮不了你,还拖累你日日照看。”

  毓溪总是笑而不语,她知道自己说再多的话也没用,额娘的心思她懂,若换做是胤禛走了,她也不想独活的。可活着的人还有所记挂,他们终究是舍不得额娘跟着撒手人寰的。

  毓溪偶尔会把宫里的事禀告给婆婆,她才接手这么大一个家,总有不懂的地方,岚琪偶尔说两句,今日听罢了,却道:“从前有孝懿皇后在,后来也有贵太妃,我虽然为六宫的事忙了几十年,可我始终不是真正做主的那一个。毓溪,你是中宫皇后,大清最尊贵的女人,六宫的事,皇家的事,你不能事必躬亲,那样你会累死的,可累死了也未必做得好。”

  毓溪认真地听着,要把一字一句都刻在心里似的。

  岚琪道:“劳心者治人,我这么多年,只能算个劳力者,你是做主的,就不能冲在前头做事。就好像皇上有大臣为他打理整个江山,难道所有的事都让皇帝一个人去做?往后不管你是用琳格格还是用别的什么人,记着了,你只要在坤宁宫里做主就好。”

  “儿臣记着了。”毓溪感激不尽,又劝道,“额娘,您若心疼毓溪,把身子养好,再多教教我好不好?”

  岚琪却笑悠悠拍着她的手说:“你已经很能干了,太皇太后若在,一定会说你比额娘强百倍,额娘从前可没你这么能耐,年轻那会儿做什么,都要皇上在背后收拾烂摊子,可他就是乐意给我善后,总是乐呵呵地骂我没用,转过头又把一切都替我打点好。”

  毓溪已经习惯了,太后近来总是这个样子,好好说着话,她突然就自言自语起来,她口中的皇上,十有**都是先帝。有人说太后痴呆了,可她分明又是最清醒的,她没有寻死觅活地要追先帝而去,她只是在安心等待生命自然消失。

  而此刻太后游神出去不久,又转回眼前,问皇后:“你的册封典礼,怎么还没举行?”

  毓溪解释说,等大行皇帝周年后,再行册封典礼,包括她在内,后宫诸人也要等那时候才会有名分,她们也不着急,丈夫都做了皇帝了,还有什么可着急的。

  岚琪一一听着,只是爱怜地摸着毓溪身上的衣衫说:“额娘想看你穿凤袍,明晃晃的凤袍该多耀眼,一国之母母仪天下的风度,也只有你能撑得起来。”

  毓溪忙道:“凤袍已经做好了,额娘若想看,儿臣这就去穿来。”

  岚琪笑道:“那不如等个好日子吧,别叫人说咱们皇后娘娘不庄重。”她想了想,又吩咐,“那个宋格格呢?也带进宫里了?”

  毓溪点头称是,岚琪问:“会给她名分吗?”儿媳妇应道,“是要给的,但这事儿,正想问问额娘怎么看。”

  “皇上也是念昔日情分吧,好歹伺候过他几年,又是最年轻那会儿。”岚琪明白,好比惠太妃、荣太妃对玄烨而言,是最初那时候陪在身边的人,哪怕没有情分,也是昔日岁月的念想。便吩咐,“给她个名分,照旧软禁着,一辈子不许在宫里行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