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64 他在成全什么?

作者:阿琐

  玄烨见十三尴尬,便道了声:“跪安吧。(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祥把信件收好后,躬身退了出去,转身时听见父亲在说:“就让他当是朕狠心吧。除了这帝位,朕不曾亏待他。”十三心头一酸,赶紧跑了出来。

  清溪书屋外,每天都有大臣等着见皇帝,梁总管负责打发,并记录他们要问什么事,这会儿刚和一批人散了,见胤祥出来,便迎上来说:“十三爷,这是要出园子了?”

  胤祥揉了揉眼睛,说他要去圆明园见四爷,抬头见几位大臣远去,不愿梁总管问自己为何红了眼圈,岔开话题问:“他们怎么总那么多事要来烦皇阿玛?”

  梁总管道:“是礼部来问祭天的事,原是皇上春里提过的,他们一直预备着,但这会儿万岁爷这样,怕是不成行。奴才一会儿等万岁爷精神好些,再提一提。”

  胤祥到圆明园时,四哥还没回家,毓溪直接让十三弟在书房歇着等,胤祥是丈夫身边最牢靠的人,她根本不会顾忌什么。但等胤禛回来时,书房里竟散出一股子烟火气,惊得胤禛和下人都以为走水了,跑进来看,十三正坐在门前烧东西。

  小和子吓得半死问:“我的十三爷,您怎么在这儿烧东西?”

  “你烧的什么?”胤禛上前问,盆里还依稀能见是纸张的模样,他示意小和子来处理了,带着弟弟进门,见他手里有烫伤的燎泡,又让人拿药箱,十三闷闷地坐在一边,一张嘴就红了眼圈,哽咽道,“四哥,皇阿玛真的不行了吗?”

  胤禛听得心里发沉,闷声坐到书桌前,心不在焉地将缭乱的书册纸张随手理一理,半天才吭声:“你去见过皇阿玛了?等等,你还没回答我,你刚才在烧什么?”

  “老八他们给十四弟的信。”十三道,“这一年来,我一直都在截他们发出的信函,是皇阿玛的旨意。”

  胤禛皱眉:“你怎么没对我提过,一年了?”

  十三点头,应道:“皇阿玛不让告诉你,反正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十四赶紧回来,但是皇阿玛不让他回来。刚才我走时,听见阿玛对额娘说,若是十四弟将来要怪,就让他怪阿玛无情,阿玛说他并不亏欠十四。”

  胤禛面色深沉,想到毓溪对自己提过额娘收到十四的信函后眼神里的沉重,他知道母亲一定希望十四回来,一定希望阿玛走之前,一家人能整整齐齐。但是……

  “四哥。”胤祥起身,站到了桌前,“将来十四若恨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胤禛也不知道怎么办。到这一刻,他仍旧想着,江山天下是皇阿玛一个人的,他只是想做皇帝,可他还没做皇帝,根本不知道坐在太和殿的龙椅上,到底是什么心情。就更想象不出,他将来该如何面对失望至极的十四弟,他一定会恨会怨,也许这一切,真的本该属于他。

  那日胤祥离了圆明园后,胤禛在书房里呆了很久都没出来,下人不敢去打扰,来福晋这边问晚膳怎么办。毓溪亲自过来书房,见丈夫正奋笔疾书,便交代人温些粥等着王爷宵夜,他若不提就别去打扰他。

  而胤禛那晚去毓溪房里,也没有提他在书房做什么,过后几天一切如常,毓溪自然不会多问,转眼九月匆匆而过,十月时,畅春园和圆明园里,都已经有了萧瑟感。

  四季交替,秋去冬来,岁月在花开花落间匆匆而逝,岚琪这阵子安宁地陪在清溪书屋里,竟不觉时光匆匆,那日偶尔被弘历缠着出门晒太阳,才发现外头已经变了季节。她站在门前,觉得背上凉飕飕的,环春从后头悄无声息地披上一件风衣,笑道:“万岁爷在发脾气呢,说您就这么穿着单衣跑出来了,也不看看时节。”

  岚琪笑道:“他是见不着了,一会儿要我出去走走,我不在眼前又不安生。”

  便让环春陪着弘历,她转身回来,玄烨正眼巴巴地看着窗外,见她进来了,脸上就有笑容,可嘴上却问:“你才走了几步路,还不如不出去。”

  岚琪道:“我想和你一起晒太阳,让他们抬你出去可好?”

  玄烨却绷起了脸,固执地说:“怎么行?他们看不见朕,就不敢乱猜朕怎么样了,若是知道朕已经不能下地走路,朝廷就要乱了。朕不出去。”

  “好好好,不出去。”岚琪叠声哄着,见玄烨头发有些乱,便道,“我给你梳头吧,今天胤禛不是要来,这样乱糟糟的,不好。”

  岚琪拿来梳子,搀扶玄烨坐起来,两人盘腿前后坐着,岚琪用腿抵着大靠垫支撑在他背后,到如今,皇帝已经无法靠自己的力气坐起来,他这般模样,的确是不能让外人看到的。

  玄烨突然说:“朕好像,从没给你梳过头。”

  岚琪笑:“我才不要你梳头,每次给我戴个簪子,就扎得人生疼,笨手笨脚。”

  玄烨道:“朕只会治理天下,你晓得,连扣子都不会系。”

  岚琪伏上他肩头,笑眯眯地说:“你这辈子遇见乌雅岚琪,是不是觉得特别有福气。”

  玄烨点头,像个孩子似的,说道:“这辈子若能长长久久,该多好?”

  岚琪鼻尖一酸,探过脑袋在他面颊上轻轻一吻,如今一把年纪,好久都不做这么害羞的事了,玄烨一怔,欢喜地笑着:“你再亲亲?”

  门外头,胤禛刚刚到,见弘历在院子里晃悠,把他叫到跟前问为什么不去书房,弘历说是祖母让他来请安的,结果还是被父亲训了几句。环春上前给弘历解围,说娘娘和皇上在里头,让四爷自己进去,她送了弘历阿哥去书房就来。胤禛谢过环春,径直往门里来,一进门,却见父母依偎在一起。

  虚弱的父亲躺在了母亲的怀里,母亲正慢慢编着他的辫子,待系上明黄色的缎子,再用梳子理顺余下的头发,温和地说:“好了,要不要我拿镜子,给你瞧瞧。”

  胤禛见母亲要起身,他立刻退了出来,外头梁总管带着徒弟刚回来,他便吩咐:“去给娘娘搭把手。”梁总管哦了一声,可不等他问四爷来做什么,胤禛就迅速离开了。

  圆明园里,毓溪只知道丈夫急匆匆从畅春园回来的,可是不出半个时辰,畅春园又有人来,说皇帝召见雍亲王。毓溪嘀咕着说不是才回来,急忙往书房来报信,见胤禛正坐在桌前发呆,她心里有些忐忑,轻声道:“皇阿玛召见你,赶紧过去吧,正好衣裳还没换。”

  胤禛恍然醒过神,却伸手摸了摸放在桌上的信,似乎下定了决心,应着妻子说:“我立刻就去,你把小和子找来。”

  毓溪见他那么严肃,不敢多问,照着丈夫的吩咐去找小和子,之后在外头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才见丈夫出来。她上前给胤禛整了整衣襟,让他骑马小心,可是手却在发抖,不知道园子里这么急,到底出了什么事。

  两处隔得不远,脚程快些转眼就能到,胤禛急匆匆赶回清溪书屋时,母亲正在喂父亲喝粥,他松了口气,竟有些高兴,刚刚那么着急,他还以为……

  “梁总管说你来过,怎么没见着你?”岚琪问,玄烨正好也吃停当了,她起身道,“皇阿玛有话吩咐你,我到外头用膳。”

  胤禛欠身等母亲出去,才走到父亲身边,玄烨是把他找来,要他代替自己去祭祀天地社稷,从前这种事,都是太子干的,因为太子是储君,象征着未来的帝王。胤禛有些紧张,玄烨则笑他:“你不是说,你能担得起江山天下的重担?”

  屋外头,岚琪很迅速地吃了几口粥菜,虽然她身子还好,但如今玄烨离不开她,随时随地都要到他跟前去,和环春玩笑时还说,比带个奶娃娃还费心。可

  她用罢了,想到儿子来来回回未必吃过东西,便要来问胤禛愿不愿一会儿在这里用膳,走到门前时,正听儿子说:“皇阿玛,儿臣刚刚给十四寄了信,让他立刻回来,皇阿玛,若是因此延误了军机,您就怪儿臣吧。”

  岚琪心头一紧,屋子里静了好久,不知玄烨是说不出话,还是又昏睡过去了,岚琪忍不住要进去看一眼,玄烨终于长长一叹:“你啊,你啊……这样,怎么做皇帝?”

  却不知为何,岚琪热泪盈眶,她不知道自己在感动什么,想到那天从十三手里掉出来的信,玄烨一心一意拦着儿子不让他回来,没想到最后却是胤禛做了这件事,这孩子是不懂还是宁愿去面对可能的麻烦,他在成全谁?

  环春不知这些事,过来问:“主子,膳食要不要收了,四爷还吃吗?”

  岚琪回过神,想到玄烨那声长叹,便吩咐环春:“派人去把胤祥找来,我有事情要交代给他。”

  环春不解,只能照着吩咐去做,而十三匆匆赶来畅春园,怎么也没想到,额娘要他去把四哥寄给十四弟的信截回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