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60 舜安颜归来

作者:阿琐

  胤禛道:“隆科多一向不是个东西,额娘放心。【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只是……”他不安地望了母亲一眼,“儿子刚才对皇阿玛说了些话,皇阿玛若对您说,希望额娘别误会,之后儿子再来向您解释。”

  岚琪点头不语,转身进了暖阁,待脱下氅衣洗了手,先来瞧瞧玄烨好不好,见他拥着一床毯子在明窗下晒太阳,拍拍身边的位置说:“你也来躺会儿。”

  岚琪笑:“我用了膳来的,躺着就不舒服了,梁总管说你还没进膳,我让他们搬炕桌来,我站在边上伺候你可好?”

  玄烨懒懒地答应,嘀咕着:“你不来,朕都没心思用膳。”

  岚琪不理他,先去吩咐底下送什么来,转眼膳食就准备好,虽然仍旧是清淡的粳米粥,岚琪知道玄烨吃厌了,配菜用的都是猪肚、鸭信、鹅掌等凉菜,见着一点荤腥,玄烨眉头都松了。

  她单膝靠在炕上,站在一边给他夹菜,玄烨吃了个半饱,笑道:“你年轻时爱吃肉,见了肉不要命似的,别人苦夏,你夏天没荤腥吃,脸都黄了。”

  岚琪直笑:“怎么不记我一些风光体面的事?这些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说,孙子跟前都不能显摆。”

  最近玄烨总爱提她年轻的时候,颇有几分临了之人的心态,她伤心难过了几天后,决心照旧如往常那样相伴,只要玄烨今天还高高兴兴地活着,哪怕明日就走了,她也没什么遗憾。

  说着话,一餐饭用得舒坦,玄烨又懒懒地钻进阳光里,见岚琪递来帕子给他拭嘴,却趁机在她手上捏一把,岚琪本以为他又要说哄人的甜言蜜语,玄烨却道:“你儿子今天,来问朕要太和殿的龙椅坐了,他说他愿意承担起江山之重。”

  岚琪一愣,想到胤禛方才在门前的话,心里扑扑直跳,她当然不再畏惧玄烨的帝王之威,可这是天大的事,多少该怀有敬畏之心。含笑说:“皇上怪他了?”

  玄烨摇头:“只是叫他跪安了,朕还不想死呢,答应他岂不是催自己走?”

  岚琪责备:“又胡说八道。”

  玄烨却云淡风轻地说:“他光明正大来问朕要,虽然问到眼门前,朕心里的确不算太自在,可朕一向说,想要什么就堂堂正正地来要,他这样,就算早十年二十年,朕也未必动气,更何况如今?”

  岚琪心里一松,扬起笑容道:“说大话,若是早二十年前他来问你要,你还不把他拖出去打死?我进门时,儿子就说他说了不该说的话,叫我听了别误会,我还想是什么事,现在听来,不过如此。”

  玄烨轻哼:“怎么,听你这口气,朕就非要给他?”

  岚琪往他身边挨着,坐在刚才他要自己坐的地方,笑悠悠道:“那你别给啊,再攥个十几二十年的,我照样天天陪着你。”

  这话,是想玄烨长命百岁,岚琪明知道不可能,总觉得哪怕多一天也好。玄烨当然听得出来,要把帝位传给胤禛,是他的心愿,岚琪是想满足他。倘若自己现在说,看中别的那个阿哥好,要给那一个不给胤禛,她也绝不会说个不字。就是无所谓,才开得起玩笑。

  玄烨说:“明日让小宸儿进宫,朕想她了。”

  提起这个,岚琪便道:“闺女来信,除了说舜安颜给隆科多两只海东青外,还问能不能回来,她等我们回信呢。”

  玄烨想了想,吩咐:“她是知道这会儿有任何风吹草动,满朝文武都会当大事来办,他们就等着朕西去了。而朕不想临了再横生枝节,你叫她忍一忍,现在突然来了,若是被人发现,传出些什么话,你我固然无所谓,孩子们还要继续过日子的。人言可畏。”

  岚琪好几年没见温宪了,当然想念女儿,太皇太后临终前,阿图公主就在赶了回来的路上,后来公主临终时都不能释怀,岚琪都是看在眼里的,便央求玄烨:“我把这些话写给她,但再添一句,叫她自己斟酌回不回来可好?你想闺女的,是不是?”

  玄烨含笑,终归拿她没法子:“你看着办吧,明明自己想,又赖我。”

  岚琪去写回信,而皇帝要见温宸公主的话也传了出去。如今,小宸儿也是过了三轮本命年的人了,只是个头小模样俏,又一直被富察傅纪宠着疼着,看着和当年没什么两样,听说阿玛明日要见她,便把家里的事安排一些,她是打算进宫住几天再回来。

  富察傅纪傍晚归来,温宸说要进宫住几日再回家,叫丈夫在家好生照顾自己,傅纪笑悠悠说:“你是怕府里的丫头,在我身边转悠?”

  温宸扬脸说:“额娘说了,但凡有人敢招惹你,她会替我做主好好收拾她们,你就别操心惦记了。”

  这都是玩笑话,傅纪从来没正眼瞧过别的女人,但这会儿玩笑着忽然想起一件事,脸上稍稍犹豫,被温宸瞧见,揉搓这他的连说:“你在想什么,生气了?”

  傅纪忙说不是,让她去把门关了,然后轻声说:“有件事想告诉你,又怕你胡思乱想,但你或许早晚会从别人口中知道,还不如我来说。”

  温宸一紧张,盯着丈夫问:“你在外头养小老婆了?”

  傅纪哭笑不得,忙搂过她道:“你瞎想什么,是关于……关于舜安颜的事,他这几年一直都在承德,你知道吗?”

  温宸哦了一声,似乎没什么兴趣,虽然姐姐离世带来的悲伤已经淡了,可她对舜安颜,真没什么好感。当初明明还幻想过,能有像姐夫一样好的男人做自己的额驸该多好,结果老天爷赐给她更好的,却把姐姐带走了,那温润如玉的姐夫,在他心里就成了死鱼眼。

  “我听说,有人撞见舜安颜在承德有家室有孩子。”傅纪道,“说的人还不少,还有人说是皇上默许的,让他在承德过日子,让他娶妻生子。”

  “皇阿玛答应的?”温宸觉得奇怪,但晃了晃脑袋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倒不至于难过,他大好的年华,难道一辈子再不成家生子?若真是皇阿玛答应的,他更是算堂堂正正了。你别担心,我做什么要不高兴,难道他去做和尚,我姐姐能活过来?”

  富察傅纪见温宸这个态度,松口气,说道:“佟国维快不行了,国舅府后继之人,总要有个定数,如今隆科多很受皇上重用,在家族里呼声比从前高了许多,他又给四哥当差,将来前途无量。但佟国维不喜欢他,他一心一意培养了舜安颜,怎舍得轻易放弃,有人说这阵子佟国维要把孙子找回来,继承国舅府。”

  “皇阿玛若是答应他娶妻生子,当然是不再追究当年的事,反正是和八阿哥那边帐,根本无所谓。”温宸不懂那么多,反嘱咐丈夫,“将来你们若在一起共事,你好好和他相处,不亲不疏就得了。你可是皇阿玛最喜欢的女婿,他可不如你。”

  富察傅纪见妻子的话总不在点子上,无奈地笑:“我是想,他若回京,就要带妻儿一起回来,就算你遇不上,往后风言风语一定不少闲话,你现在不在乎,将来呢?”

  温宸摇头,略伤感地说:“阿玛额娘渐渐老去,对我来说,还有比家人更重要的事?你总是瞎操心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富察傅纪道:“我以为,你会要我去查一查,舜安颜娶了什么样人家的女人,本来不想问你,可又怕自己多此一举。你看呢?”

  这句话,倒是让温宸动了点心思,想了半天说:“等我明日进宫问过额娘,过几天回来告诉你。”

  四阿哥府中,几位往来的门客近日也总提起舜安颜,说佟国维有意要把孙子找回来继承家业,但佟国维虽然衰老得厉害,但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胤禛心里甚至觉得,他会比父亲还活得久些,可是这话在朝堂里传得沸沸扬扬时,佟国维竟然突然猝死了。

  正月末时,皇帝在乾清门恢复了早朝,那天一如既往地商议着国家大事,很突然地传来消息,说老国舅殁了。玄烨自己都是老头子了,舅父当然更是高寿,不至于有人为了这种事悲伤,但国舅府继承爵位的人,到这会儿,必须有个定论。

  可玄烨说,那是佟家的家务事,他们家里商量好了,再来找他说,于是佟家的人一封家信,把在承德的舜安颜叫回来,京城上下都等着看这位昔日的额驸会有怎样的命运。两日后舜安颜回京奔丧,意外的是,传说他在承德成家立室,可这次他是只身归来,并没有携带任何家眷,有人故意派人去承德找,竟然一点踪迹都没留下。

  那几天,温宸还在宫里住着,听说舜安颜归来,和母亲神秘兮兮地说起他在承德的家眷,可岚琪心里有了数,每次看女儿神叨叨的,她就觉得好笑。那一日宫外传来消息,说温宪已经到京了,她一时激动竟问小女儿:“你想不想见个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