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53 他好我就放心了

作者:阿琐

  这一句话,震得胤禛胸前堵了口气,融芳抹掉眼泪,扬着脸说:“你看,这话一说,年羹尧在你心里更不是东西了吧。【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这些年我想,能忍就忍吧,你要我好好给他笑脸,我试了几次心里还挺自在的,可那天听你对福晋说的话,我就知道,他的野心藏不住了,连你都看出来了。”

  胤禛闷坐一旁,说:“野心,什么野心,他一个做臣子的,还能翻了天不成?”

  融芳道:“我不懂朝廷的事,可他心眼不好我知道,那句话我一直不说,因为想他终归是我亲哥哥,他但凡能好些,我就不能真的叫你厌恶他。可你看,我现在里外不是人了吧,你不是对福晋说,看着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这句话,戳到她心里头,融芳不禁又掉眼泪,委屈万分地说:“我哪儿不好了,你做什么要看见我心里不是滋味?”

  胤禛忙解释:“不是你不好,是……”

  融芳说:“我可一直不打算和他们有往来的,你别把他们的事算在我头上,今天我也把话说明白了,往后别再逼着我见他,也别让我给他笑脸,大不了我从今天起不姓年了。”

  胤禛无奈:“好好说话,你发什么脾气?”

  融芳却拽着他的胳膊说:“你别看见我心里不是滋味,就是我阿玛求到跟前来,我也绝对不会做背叛你的事,更不会觊觎福晋的位置。你要知道,能在你身边,我当初可是抱着做端茶丫头也要来的决心的,就算那会儿不懂事被你欺负、被娘娘责罚,我都没动摇一点。”

  胤禛失笑:“我几时欺负你了?”

  融芳眨了眨眼睛,撅着嘴说:“弘昼的额娘,你就不算啦?”

  胤禛都快忘记耿氏那事儿了,但一想在人家新婚夜里弄出那种事,换谁都要惦记一辈子,也不怪她小心眼,而融芳说罢那个,就弱气了一些,嘀咕道:“我知道你是疼我的,福晋也疼我,娘娘也疼我,我就是太喜欢咱们家了,才怕他们给我招惹麻烦,回头你们都不喜欢我了,我怎么办?”

  胤禛拍拍她的脑袋,把人搂在怀里,毓溪说融芳是要宠的,天大的事儿只管宠着她就好,年羹尧的事的确让她为难,难得她心思那么正。从前是怕年羹尧多心,不愿因为融芳生出嫌隙,但现在年羹尧越来越露出他的本性,道是可以用融芳来警醒他的,往后不见就不见吧,他又何必总把男人的事,都推在女人身上。

  他心中叹息,面上温和地说:“往后不让你再见他,年家的事也不和你相干,你只要高高兴兴在这个家里,可好?”又叮嘱,“你哥说的那些混账话,可不许再对别人说了。”

  想到年羹尧诅咒毓溪,胤禛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可转念一想,自己将来若做了皇帝,皇后和妃子的差别,就不是现在家中嫡福晋和侧福晋的区别可同日而语的。年羹尧有个做皇后的妹子,和有个做妃子的妹子想比,只怕在朝堂里说话的声儿都会不一样。

  隔天,兄弟几个正式在清溪书屋见了面,与众大臣一道听十四阿哥说西征的事,三年来大小几次战役,他豪迈地对父亲许诺:“皇阿玛,再给儿子一两年,必然提了策妄阿拉布坦的脑袋回京。”

  玄烨笑:“他的脑袋,留在漠西警示那里的人就好,朕可不想见到他。”底下大臣纷纷附和,言语之间,玄烨将几个儿子都看了眼,一面想着胤禵刚才的话,儿子说要一两年,他果然是经历沙场后,开了眼界,吃了亏长了见识,当初他领旗出征时,可是向自己豪言一年就扫平漠西的。当初平三藩、收台湾,剿灭噶尔丹,对付沙俄毛子们,玄烨费了多少年心血才舒展眉头,这打仗,又不是闹着玩儿的。

  清溪书屋这边散了,众阿哥都来邀十四去喝酒,胤禵说他随时待命离京,不能喝酒,让胤禛想起昨晚年羹尧说的话,他和十三走在人后,胤祥见他们兄弟俩离得远远的没机会说话,便主动要去找胤禵,谁晓得九阿哥十阿哥提前拦了过去,勾肩搭背的,八阿哥在旁温和地笑着,“胤禵,到我家去坐坐,不能喝酒,上好的茶给你准备了,你这三年在外头辛苦了。”

  他们几个说说笑笑地就走了,胤禛一脸平和,不是很在意,十三却轻哼:“他们真做得出来,就算是客气,也该让十四先到四哥园子里去。”

  胤禛云淡风轻地说:“他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多说几句少说几句没什么差别。”之后便去忙千叟宴的事,眼瞧着大宴的日子就在眼前。

  且说皇帝的千叟宴,原定在十月末深秋时,避开酷暑,初秋凉爽时老人们从各地动身入京,在京城享过千叟宴,还能赶得及各自回家过个年,眼下一切都准备齐全,各地受邀的老者已在京城安住下,过几天皇帝就要回紫禁城去准备了。

  却没想到,西征大将军到京城不出两天,就有八百里加急追来,说策妄阿拉布坦见清军主将回京,趁虚而入几次挑衅,恐要成势。大将军王接到消息,立刻表示要回去,来去匆匆在京城逗留不过几日,行军之人的气魄,直叫满朝文武称颂。

  岚琪担心儿子的身体,这么千里迢迢地来回奔波,但这话只放在心里,这日胤禵来请辞,看着一身戎装的儿子,她只道了声:“小心骑马,千万保重身体。”就再没有别的话,儿子赶着离京,磕了头就走了,岚琪看到完颜氏站在人后偷偷抹眼泪,十分心疼。

  胤禵走后不久,毓溪就带着融芳几人入园子来,要预备收拾东西回紫禁城,提起胤禛来,毓溪道:“一大早就出门了,还以为他在皇阿玛那儿,刚才一路进来随口问了句,胤禛今儿还没进园子。”

  岚琪暗暗想,胤禛不会是去等着送十四离京了吧,而此时皇帝发来口谕,说暂时不回紫禁城,千叟宴也改期,等大将军王顺利返回前线,有了消息后另择吉日举办。

  毓溪她们才收拾了一些东西,又原样放回去,岚琪也道:“我如今也用不上什么的,你们不用每次来张罗,回紫禁城也住不了几天要回来,那里又不缺东西。”

  融芳不会做事,只是来凑热闹的,依偎在岚琪身边,忽然笑着说:“额娘喜欢住在宫里,还是住在园子里?”

  岚琪笑道:“在哪儿都一样,怎么了?”

  融芳道:“王爷说,永和宫至今没住过别的娘娘,是皇阿玛对额娘的心意。”

  这话,本是关起门来的悄悄话,即便儿媳妇们心里都有数,也不会说出来,融芳大大咧咧地说了,还当着几位弟媳妇的面,毓溪又爱又恨,上来拉过她:“你又不懂规矩了,等福惠长大了,该为你这个额娘头疼。”

  岚琪笑悠悠地说:“她一定是想,从前耿格格和她一道住在西苑里,可见胤禛对他的心意,不过尔尔。”

  完颜氏上前道:“那是自然的,只怕四哥对谁的心意,都比不上对四嫂。”

  毓溪哭笑不得,一屋子人说说笑笑,把胤禵再次离去的伤感冲淡了,而此刻京郊官道上,胤禵策马扬鞭地带人赶路,远远就看到路边几匹马晃悠,上头坐着的人身影很熟悉,不等人快马上前巡查,他已经只身前来,朗声道:“四哥,十三哥,你们在这里等我?”

  胤禛翻身下马,十四也勒马下来,兄弟几人走近了,却不急着说话,胤禛上前去看了弟弟的坐骑,看了看那马的马蹄铁,问道:“新上的马蹄铁?马呢,是跟你回来的那匹马?”

  胤禵说:“回来让人看了看,换了新的马蹄铁,这匹马是皇阿玛当年赐给我的。”

  “四哥这匹马,正值青壮,马蹄铁是半年前换的,如今很适应了。”胤禛回来,从十三弟手里拿过缰绳递给胤禵,说道,“你骑这匹马走,你回京虽然走得不急,可这匹马也够累了,只休息了几天,你现在回去必是日夜兼程,你要累死他?或者半路上换马,你舍得把他留在异地?”

  十四皱了皱眉眉头,将两匹马看了看,他的坐骑的确少了几分精神,但马何等忠诚,只要主人还需要他奔跑,就绝对不会停下来。

  “别耽搁了,走吧,草料出门前喂饱了,一口气能跑上大半天。”胤禛不由分说把缰绳塞进了弟弟的手,继而去牵过他的马匹,翻身上马后道,“这匹马四哥替你养着,等你回来就还给你。”

  十三也上了马,似乎不等十四动身,他们就先要走了,胤禛已经调转方向不急不缓地离开,胤祥赶紧跟上去,冲弟弟挥了挥手道:“十四,路上保重。”

  前头胤禛跑快了,十三赶紧跟过去,胤禵手里牵着缰绳,这几天他和四哥没正经说过一句话,可兄弟情,都在心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