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48 叫我声额娘

作者:阿琐

  琳格格能懂得避开侧福晋她们,才拿出弘历写的大字,自然能懂福晋这话的用意。(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她知道丈夫可能有的前程,也就意味着她的儿子可能有怎样的将来,虽然眼下都是小毛孩子还不能定什么事,可弘历被抚养在帝妃身边,和兄弟们的待遇,打出生起就不一样。

  自然弘历若天生愚笨,这样的待遇最多是一句祖辈疼爱孙子的话,可偏偏那孩子聪明伶俐,堪比祖父和父亲年幼时光,意义当然就不同了。

  毓溪让琳儿将大福字收好,又嘱咐她:“往后更加要好好保重身子,还有更大的波折等着咱们,无论如何家里不能乱,家宅安宁,王爷才能到大风大浪里去闯。”

  琳格格连连点头,毓溪又道:“弘历的教养,宫里有皇上和额娘看着,你不必担心,额娘能教出王爷他们兄弟几个,就不会耽误了孙子。”

  “我没什么可担心的,就算把弘历领回来,也该是福晋来管教,我哪儿懂怎么教孩子。”琳格格道,“早就对您说了,这是弘历的福气,也是妾身的福气。”

  说起孩子,自是滔滔不绝,毓溪想起中秋节那会儿的事,说道:“既然宫里的辈分打从太皇太后那会儿起就不讲究,咱们弘历若娶了她姑姑的小姑子也不算奇怪,富察家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如日中天,我倒是有心把我们家的女孩子配给弘历,可并没有合适的,反是富察家看起来很般配。你若也觉得好,咱们先不声不响地看着那孩子,等再过几年看看模样瞧瞧品行,若是好的,就让公主给咱们留着,将来好给弘历娶进门。”

  琳格格欢喜地说:“福晋一下说得这么远,想到自己都要做婆婆了,怎么好像眨眼就要老了。”

  毓溪笑道:“我刚进宫时,和那小丫头一边儿大,到如今不也是眨眼的功夫?要说老了,我可早就老了。”

  姐妹俩憧憬着弘历的未来,满心的期待,毓溪如今把弘历当弘晖一般看待,虽不是自己生的,可情分与其他孩子就是不同,她把对弘晖的寄托都放在了弘历的身上,一心一意要和琳格格把弘历抚养成人。

  但胤禛还在盛年,府里妻妾都貌美如花,毓溪便是年纪不小了,也是拔尖儿的美人,胤禛辛苦一天,夜里归来佳人在侧,免不了缠绵旖旎,琳格格运气差些总是不能再有,可送子娘娘没忘了四王爷一家,隔年夏天时,融芳继之前失去一个女儿后,再次有了身孕,家里上下都喜上眉梢。

  此刻已是康熙五十八年的夏天,大将军王春天就从青海转至西宁,其间与策妄阿拉布坦发生过几次冲突,八旗大军气势如虹,策妄阿拉布坦上来就吃了大亏,但有噶尔丹前车之鉴,朝廷不敢松懈也不敢轻易深入杀敌,命大军原地驻扎死盯着漠西,不让他们有喘息动弹,或与外邦勾结的机会。

  千里之外战争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军队上下无一刻松懈,可京城之中,似乎随着几次捷报传来后,不知不觉就变得轻松起来,皇帝年事已高,早就不再起早贪黑的早朝,大臣们也不再那么辛苦,除了几位机要官员,偶尔才会被皇帝宣召,大家各司其职,康熙朝近六十年,从来就没这么悠闲自在过。

  也是因此,有人说皇帝真的老了,皇帝真的要走了。

  然而畅春园里,皇帝气息安稳精神健朗,到如今依旧耳聪目明,虽然行动走路已经变得缓慢,可心情好人看起来就精神,只有来园子里见过皇帝的人,才能明白,老爷子还有活头。

  那日,因大学士蒋廷锡进献《皇舆全览图》,是皇帝聘请西洋传教士经过经纬度测量绘制而成,以纬差八度为一排﹐共分八排四十一幅,中原内地各省注以汉字﹐东北和蒙藏地区注以满文,是中华有史以来,第一幅有经纬的版图。

  于是之后几乎整个夏天,皇帝没事儿就带着岚琪或弘历,一道查看地图。玄烨时常指着地图上的地方,告诉弘历他走过的每一处,岚琪渐渐学会如何看,端着西洋眼镜摸索半天,也能找到她和玄烨走过的足迹,他们一一标注出来,没想到这么多年,岚琪不知不觉竟也陪着皇帝走了不少地方。

  皇帝也并非只在瑞景轩留恋不走,时常将宫里的妃嫔接来住几日,宜妃、荣妃等也有幸在皇帝身边陪过几天,已入暮年大家说说体己的话,倒也安逸。宜妃如今一把年纪,这两年身子不大好,也折腾不动了,到畅春园来回一次,就卧病在床,五福晋、九福晋进宫来服侍自不必说,但胤禟那日进宫,不急着问母亲身体可安康,却是因好久没见过皇帝,特地跑来问宜妃:“皇阿玛可还健朗?”

  宜妃心里虽然失望,可还是回答了儿子:“你阿玛好着呢,你若是有孝心请安,就自己去园子里,来问我做什么?”

  九阿哥当然不会告诉母亲他要做什么,可他更不会知道,自己不过是在翊坤宫随口问了母亲一句话,就被原原本本地传到畅春园里,皇帝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他无时无刻不盯着那几个不安分的儿子,就连大阿哥他都没放松,又怎会错过他们的心思,只是他答应了皇祖母不杀子,更想给胤禛留一些事,将来登基之后,可以树立威严。

  转眼,康熙五十九年,春里,圆明园侧福晋年氏产下男婴,可惜不知是母体太弱还是分娩时耗时太长,这孩子落地就弱,接生的稳婆是看过无数孩子的,听哭声就知好不好,颤颤巍巍把襁褓抱给毓溪时,稳婆一脸惋惜,什么话也没说。

  毓溪记得弘晖弘历出生时的模样,再看融芳这个儿子,果然十分弱,和她前一胎的闺女一样,都是先天不足。太医曾对她和额娘说,侧福晋恐怕早些时候用寒凉药避孕,已经伤了根本,才导致孩子胎中不足。

  稳婆的一脸惋惜,注定了这个小阿哥的生命。孩子出生前,胤禛就和毓溪商量好,给孩子起乳名福宜,不论男女都能用,融芳当时很高兴。小阿哥出生后,便先有了乳名,可惜未等到皇帝赐名,这孩子来人世一遭匆匆离去,不过数月的功夫,圆明园里添子的喜悦就已荡然无存。

  可怜的是融芳,像被诅咒了似的,连生两个都保不住,府里宋格格也曾是这个命,并且后来就不能生了,她在李侧福晋面前便少不得幸灾乐祸,说年融芳没福气,往后就等着跟她一样,别打算再生。

  甚至故意挑唆融芳与福晋、琳格格等人的关系,意思是她们为了保住自己和孩子的地位,故意害融芳的孩子,那一阵子这话还真在园子里传了几天,毓溪大怒,拿那些嘴碎的奴才处置,扔在庭前打得半死,才把家里的歪风邪气镇住了。

  而这话,也传到畅春园里,岚琪可怜融芳,又总是担心融芳变成温僖贵妃那样的人,担心了几日后,玄烨烦她皱眉的模样,便打发她去一趟圆明园,瞧瞧儿媳妇们。

  毓溪没想到额娘会亲自来,虽然这样做,显得特别厚待融芳,但她们离得近,本来毓溪就是三天两头过去请安的,她是不至于多想,可病榻上的融芳却受宠若惊。

  她出了月子后没多久,孩子就没了,心里一苦,身子就扛不住,缠绵病榻好一阵子,总也不见起色。岚琪几乎没见过这样萎靡的年融芳,到她身边时,笑盈盈地说:“我一路进来,府里的花儿开了不少,就是不见蝴蝶在那儿转悠,还想是什么缘故,原来是你病了。”

  融芳软软地一笑,虚弱地说:“妾身不是小姑娘了,娘娘不要再取笑了,都是府里的人乱喊,说什么花蝴蝶,说出去该叫人笑话的。”

  岚琪怜她,安抚道:“你才二十五岁,花儿一年的年纪,怎么好这样憔悴,这样说出去才叫人笑话呢。人家都知道雍亲王家侧福晋貌若天仙,难道你要给胤禛丢脸不成?”

  融芳摸摸自己的脸颊,可是想到失去的孩子,不禁悲从中来,哽咽道:“想到孩子,心里就难受,娘娘您不要怪妾身,过阵子,过阵子我一定好起来。”

  岚琪道:“先把身子养好,别的事不必担心,额娘怕你心里过不去这个坎,才特地来看看你。”她挽着融芳的手道,“你总是喊我娘娘,怪生分的,我一直想叫你改,却怕你从前年轻,自以为得了宠爱就目中无人了。日久见人心,额娘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融芳啊,往后你随着毓溪一起,人前人后喊我一声额娘,可好?”

  融芳和毓溪一样,亲娘走得早,突然听婆婆这般说,她完全委屈涌出来,一时把持不住,竟伏在岚琪怀里大哭一场。

  然而岚琪安抚了融芳后,离了她的院子,毓溪和琳格格左右搀扶着,她却问:“前阵子造谣生事,是哪个在背后怂恿的?”

  毓溪不敢隐瞒,垂首道:“虽然打了几个奴才,但祸头子,是……宋格格。”

  岚琪一脸怒意:“把她找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