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45 四哥等你凯旋

作者:阿琐

  岚琪却道:“我心里还是害怕的,不许玩笑。(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紫You阁 .ZiyouGE.”

  玄烨便正经了脸色,将梁总管叫来,让他宣召四阿哥、十三阿哥进宫,再把隆科多找来,梁总管走后,玄烨道:“隆科多那种人,你也敢信任?”

  岚琪摇头:“最先是托了阿灵阿,胤祥手里有没人,你知道的,我能认得几个大臣?托岚瑛总比烦女儿女婿容易些,小宸儿经不起吓唬。是阿灵阿找了隆科多,是他们之间的事。”

  玄烨颔首,见饭菜凉了,让环春热汤,好歹安生地用了膳才去乾清宫见人。见到胤禛胤祥,他交代儿子们,这件事就如岚琪所说,赖在策妄阿拉布坦身上,明日就这么在朝会上说,至于是不是九阿哥做下的孽,还要等查明真相,不能光凭九福晋一句话就下定论,这次的事,兴许就是凑巧。而胤禛往后若想保命,像今天这样毫无防备地在路上走,是万万不能了。

  玄烨更吩咐:“你们额娘与朕有决定,即便只是眼下猜测的真相,也不要告诉十四,不论发生什么事,都要让他安心出征。”

  胤禛和胤祥必须服从父亲的命令,可直到走出乾清宫的门,胤禛都还没缓过神,十三拍着他的肩膀说:“四哥,你可听说过妇人之仁,有些人不配对他好的,将来……”他停了下,难得露出冰冷的笑容,“四哥,今天我杀得痛快,才觉得解了心里的憋屈,你说我额娘的死,索额图一家子虽然倒了,可我到底没真正做什么报仇雪恨的事,老二那样子,我也不好再去和他算什么账,我心里一直不痛快。不是我非要挑唆四哥你发狠,就是不够狠,才多出那么多的事。”

  月光与灯笼的火光交汇在他的眼中,像烈焰在狰狞燃烧,可他一阖目,把所有的戾气掩下,与胤祥道:“皇阿玛在,你我是臣子,个人的事都该放在后面,至于将来……”言语间,胤禛缓缓睁开眼,露出的却非冰冷骇人的杀气,反是山河在胸的魄力,字字郑重,“将来,谁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有太监来引路,请二位爷离宫,却见前头急匆匆有大臣来,十三已先道:“是隆科多?”

  待走近了,果然是奉诏而来的隆科多,他给二位爷请安,又慌张地问:“四爷您没事儿吧?”

  胤禛干咳了一声,随意敷衍了几句,就带着十三走开了。隆科多赶紧跟着进了乾清宫,皇帝却不在书房里,而是在暖阁里盘腿在炕上坐着,摆弄着一盘不知与谁下了一半的棋,隆科多伏地行礼,玄烨让他靠近些,他竟然爬了过来,叫皇帝好生吃惊,皱了皱眉眉头说:“起来吧,赐座。”

  隆科多慌张地坐下,屁股刚沾着凳子,皇帝就问:“原来九门守军是可以随便调给别人的?”他立刻从凳子上弹了起来,伏在地上说:“万岁爷,没有这事儿,这一次,就这一次。奴才也不知道,阿灵阿借了人去,是给十三阿哥使的,要是知道,奴才一定先禀告皇上了。”

  玄烨问:“阿灵阿怎么同你说的?”

  隆科多低着头,没敢让皇帝看他慌乱眨巴的眼睛,忙把想好的话说:“阿灵阿说有些私怨要解决,问奴才借几百个人打群架的。”

  玄烨几乎要失笑,到底稳住了,呵斥:“混账,再说胡话,就是欺君之罪。”

  没想到隆科多不知是吓傻了,还是胆大包天,竟然再三坚持,是阿灵阿问他借人打群架的,说自己欠阿灵阿一个人情,曾说就是豁出性命也要还,阿灵阿拿这个来问他借人,他想想守城少几百个人根本看不出来,就答应了。

  玄烨明知道隆科多扯谎,倒也听得来劲,对着皇帝都能毫不犹豫地撒谎,还有谁糊弄不过去,他要的就是这样的人,可也是这样的人,最不值得信任,怎么用才能让他乖乖听话,并不容易。

  玄烨手里捏着一枚棋子迟迟没落下,黑白棋子都在他手边,似乎正自己与自己对弈,屋子里静了好久,隆科多似乎跪得有些辛苦,稍稍挪动了一下,晃过玄烨的眼睛,他方道:“今晚的话,再生出别的变故,朕就要你的性命。退下吧,这差事你暂且当着,可这一年的俸禄别打算要了,反正你们佟家也不缺这点钱。”

  隆科多连连叩首称是,起身晃晃悠悠要走时,皇帝突然在身后说:“佟国维还是惦记着他的孙子,国舅府将来到底谁来继承,你自己掂量着。”

  “皇上……”隆科多紧紧皱眉,怎么突然又提起舜安颜了,他以为那小子落魄了,再也不会回来和他抢了。

  “走吧。”玄烨看着他,皇帝笑意深深,“朕可是很看中你的。”

  隆科多眼睛放光,竟又俯首磕头,像是皇帝已经许诺他,国舅府的继承人非他莫属。

  夜渐深,京城这一晚注定不太平似的,大半夜总能听见马蹄声在街上飘荡,胤禩几乎是冲进九阿哥府里,而胤禟也没睡,正满屋子来回踱步,胤禩冲来质问:“是你干的?”

  胤禟闷声不响,侧过脸不敢看他,胤禩再问,他才道:“那天看你一犹豫,我就以为你答应了。”

  八阿哥大叹:“我是、我是答应了,可我以为你会等十四离京。”

  胤禟知道这件事做得不漂亮,可他实在想不通,四阿哥每天连个侍卫都不带就出门,明明是防备松懈,那么好的下手机会,怎么会突然窜出个十三,而胤祥自从一废太子后不被父亲重用,几乎就成了游手好闲的闲散皇子,今晚他竟然能威风堂堂地带几百人出现,将胤禟派出去的人全部灭口。

  眼下他倒是能安心,没有活口能把他供出来了。但这事儿,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他怎么会想到,是妻子在五福晋身边不经意的四个字,勾得五阿哥暗中给德妃报信,他满腔愤怒得时候,别人却努力未将这件事推向最糟糕的结果。可他未必领情,更不可能感激。

  胤禩几乎是警告的口吻,再三告诫九阿哥:“我知道你有能耐,您找得到人,可再也别做这种事,你就不怕将来皇阿玛临走前,把我们都结果了?你若还想扶持我,就照我说的去做。”

  九阿哥浑身颤抖,回过身将茶几拍得震天响:“老四到底什么命,连杀他都这么难?”

  什么命?八阿哥不禁在心中冷笑,难道真的就是,天子命?

  这件事,第二天在乾清门有了论断,策妄阿拉布坦莫名背下了这个恶名,引得朝臣激愤,震撼军心。但隆科多擅自调动守军,背负了严重的罪名,皇帝让他留职查看,罚了一年的俸禄。隆科多被当众训得狗血淋头,皇帝几乎要把他逐出国舅府家门的气势,边上的大臣都听得心惊胆战,隆科多更是吓得连路都不会走了,可是那一晚,皇帝却又秘密召见了他。

  这件事,胤禵始终不知道真相,最近忙着西征的事,发兵在即,根本无暇顾及此外其他的事,莫说不与胤禛、胤祥多往来,八阿哥府他也很久没踏足了。可出了什么事他是知道的,这天百忙中抽出半个时辰的空档,策马奔到圆明园,胤禛正在书房与李卫说话,见十四爷来了,李卫赶紧退了出去。

  胤禵一进门,兄弟俩还没说上话,他竟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巧精悍的西洋火枪拍在桌上,说:“这是从前胤禟送我的,我有好几把,从来也没正经用过。”胤禵说着,竟举起枪上了膛,对准一边花瓶嘭得一声,花瓶四分五裂,枪响把外头的李卫吓得跳了起来,远远地又离开了十几步。

  屋子里,兄弟俩却是很镇定,胤禵笑着说:“这枪虽放久了,还能用,四哥你带在身边吧,不过小心别走了火。”

  刚刚弟弟把枪拍在桌上,胤禛就明白,弟弟是送来让他自卫的,此刻胤禵更是拍了拍胸脯说:“四嫂送的软甲,我现在就穿着了,你弟妹说等上了战场穿只怕不习惯,现在就穿习惯,时日久了,就跟长在身上的一样。”

  胤禛起身把枪收下,神情严肃地看着弟弟:“等你凯旋,四哥在卢沟桥列阵等你,为你接风洗尘。”

  胤禵微微皱眉,仿佛要从哥哥眼中看出深意,他们兄弟算不算是有了默契,大位之争,会等他扫荡了漠西后,回来堂堂正正地争?

  秋风阵阵,寒意渐渐侵袭大地,十月时怕冷的已在屋子里烧炭,岚琪有了年纪后,也不如年轻时扛得住寒冷,屋子里早早用了炭炉,这日正与和嫔一道清点宫内过冬用炭的账目,和嫔说十四阿哥是不是就要出征了,岚琪心中一颤,点了点头。

  却见环春挑了帘子进来,与二位娘娘道:“皇上刚刚下旨,册封十四阿哥为大将军王。”

  “大将军王?”岚琪与和嫔都觉得奇怪,这是什么名号,到底是亲王,还是将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