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44 皇祖母的气度

作者:阿琐

  若是从前,八阿哥一定会让九阿哥别把这种话挂在嘴边,可今天看着胤禟嗜血的眼珠子,却动摇迟疑了许久。(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皇帝把整条行军路线上都安排了老四的人,以老四的为人,必然拼死支持弟弟在前线作战,十四可以高枕无忧,但这事儿有利必有弊,稍稍出点差错,他们兄弟就该互相猜忌了。想到这些,才慢慢伸出手按住胤禟的胳膊道:“你别胡来。”

  但这迟疑的功夫,却叫九阿哥猜出八哥的心思,在胤禩面前没表露,离了八阿哥的家门,立刻就找来心腹,要好好合计一下,老十四和老四,动哪一个才好。

  却不知,因九福晋那阴冷地一句“有去无回”,五阿哥那边始终忐忑不安,他既不希望老四或老十四出事,也不愿意胞弟胤禟去涉险,起初是不要妻子向任何人透露,不让妻妾和老九家的往来,但辗转反侧了两日后,心下一横,连夜把妻子叫醒与她商议,这件事一定要传递出去才好。

  五福晋是老实人,丈夫怎么说她便怎么做,隔天进宫给婆婆请安,忍受了宜妃一番唠叨后,五阿哥早就派人帮她盯着永和宫的动静,果然午膳后德妃娘娘出去散步消食,这会儿已经去御花园了。

  五福晋辞了婆婆这边,从翊坤宫一路赶去御花园,等着接应她的太监把她往德妃娘娘那里领路,五福晋便挨着德妃的近处,假装摔了一跤,弄出了动静。

  岚琪这边听见声响,远远看到是老五家的福晋摔了,便带人一道过来,虽然她身边只有环春绿珠几人,可五福晋也不至于完全没察觉到这边有人靠近,她看也不朝岚琪看一眼。

  绿珠上前要询问时,五福晋的侍女突然道:“福晋怎么不和九福晋一道进宫,好歹有个人分担,娘娘要赏花差遣宫女就是了,非要折腾儿媳妇。”

  五福晋怪侍女多嘴,可提到九福晋,她恹恹地说:“上回和她一起走,说起十四爷西征的事,你猜她说什么,竟说人家有去无回,那模样信誓旦旦的,我是吓得魂都没了,再不要和她一起进出。”

  绿珠听见这句,吓得目瞪口呆,转身看主子,岚琪也是一脸怒色,但一转眼就变得柔和,主动上前问五福晋:“没事儿吧,这是摔在哪儿了?”

  五福晋这才“看见”德妃娘娘,颤颤巍巍起来,敷衍了几句,岚琪让身边的人送她出去,五福晋却再三拒绝,像是怕被人瞧见一般,岚琪便没再勉强,带着环春她们回永和宫了。

  到屋子里坐下,环春端水来洗手,轻声道:“五福晋样子很古怪,您觉出什么吗?”

  岚琪净了手,用软布裹着手,回忆方才的一切,问环春:“你觉不觉得,咱们从出门起,就有人盯着。”

  环春点头,道:“奴婢才觉得,五福晋像是故意在那儿等着,故意说给咱们听的。”

  一盏茶后,环春从外头进来,禀告道:“奴婢刚派人悄悄跟着五福晋,回话的说,五福晋既没有去翊坤宫回话说走了,也没有交代摘花的事,听说早就辞了宜妃娘娘要离宫的,所以根本没什么赏花摘花的事,那侍女胡说的。”

  岚琪心里突突直跳,五福晋那些话若是胡说八道,那九福晋说十四要有去无回就该是真的喽,老九家的一向阴毒狠辣,她未必不是从胤禟嘴里听说了什么,护犊子的心上来,恨不得把他们剥皮拆骨,向来温柔的人眼底泛起杀气,直叫人看了胆战心惊,环春被主子唤了声,也唬得浑身一颤,岚琪则吩咐她:“把胤祥叫来,我有事吩咐他。”

  九阿哥那边,做事也而是雷厉风行,合计了几日后,不影响十四出征的前提下,决定先动了老四。大敌当前,就是京城再乱,十四也要发兵,而眼下是他们防备最松懈的时候,加之前日中秋国宴,京城里许多官员以及使臣,进进出出人员混杂,出了事要查也得费一番功夫。更方便的是,四阿哥住在圆明园里,每日返家的路途总要经过一些僻静处,出点什么事,只怕“在所难免”。

  这一日,胤禛如常从紫禁城办了差事,和年羹尧、李卫在兵部走了一圈,分别后照旧做马车回圆明园,彼时日近黄昏,过了中秋天黑的一日比一日早,马车刚刚离了京城热闹的地方,立刻就昏暗了。

  马车停了下来,车把式蹲在车轱辘下点灯,那火折子像是受了潮,怎么也擦不燃,胤禛在车里听得声响不断,掀开帘子问:“怎么了?”

  可那车把式却不等回话,突然一头栽倒下去,胤禛一愣,猛见从车把式身边站起黑影,那黑衣人长刀一晃,才探头的月光折射其上,一道微弱的银光从胤禛眼前闪过。他迅速放下帘子,握紧了腰际的佩刀,边上小和子也从靴筒里抽出匕首,护在了主子身前。

  然而不等黑影窜上车来,外头却先乱了,只听见一片厮杀声,刀剑相交发出催人心肝的响声,小和子陪在门前稍稍挑起一个帘子,那么巧正看见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十三爷在与黑衣人拼杀,而他身后少说几百个兵差,那些黑影虽然身手了得,奈何寡不敌众,被活生生压着打,小和子惊呼:“四爷,十三爷来救咱们了。”

  胤禛心中大定,立刻挑帘子站出来,看到满地死尸,胤祥正挥剑逼着最后一个刺客,他朗声喊:“胤祥,留下活口。”

  可剑起头落,十三到底杀了那人,胤禛不免恼,跳下马车奔上前质问弟弟:“为何不留活口?”

  胤祥已下了马车,迎上来,却道:“额娘吩咐,不要留活口。”

  “额娘?”胤禛惊愕,“怎么和额娘扯上关系了?”

  十三撕了一块衣袍,把自己长剑上的血迹胡乱擦了擦,应道:“四哥,我已经暗中护了你好几天的,额娘那日急着把我喊进宫,吩咐我带人保护你,我没有兵马如何行,额娘让我去找阿灵阿,这是阿灵阿从隆科多那儿调的人,都是九门守军的人。其实额娘也不敢确定到底会不会出事,说多一点防备总是好的。详细的事,等你见了额娘再说,我要找人收拾这里了。”

  “你们从九门守军调人手?”胤禛连连摇头,“额娘这么做,有人追究起来可怎么办,你们胆子太大了。”

  十三却道:“四哥,若不是额娘,你现在在哪儿呢?”

  胤禛浑身一哆嗦,说不出话来。

  深宫里,五福晋的事过去了几天,岚琪因交付给了胤祥,放下一半心,闲暇发呆之余几乎想不起来,此刻正和玄烨一道用膳,两人说说笑笑时,梁总管急匆匆进来,说隆科多报上来的事,把四阿哥遇袭,十三阿哥救驾,杀了十几个刺客的事说了,玄烨气得拍下了筷子,可岚琪却让梁总管先退下,玄烨自己先道:“你放心,朕沉得住气,不会气病倒的。”

  可岚琪却离了座,在他眼前屈膝跪下了,玄烨一怔,只听她道:“皇上,这件事,是臣妾瞒了您。那天臣妾气昏了头,一心只想保护儿子,找来胤祥商议,他走后才惊觉应该先找您,可稍稍犹豫没敢说出口,到现在,若非真出了事,就不想说了。臣妾一辈子没瞒您什么事,这次私自调动九门守军,罪该万死。”

  玄烨听得一头雾水,他毕竟是老了,没有从前的功夫事事都盯在眼睛里,更何况对永和宫从来没有猜忌怀疑,怎么会盯着岚琪做什么事,纵然知道九门守军这几天有些许调动,也以为是例行公事,根本没在意,谁晓得,竟出了这么大的事。

  玄烨亲手搀扶岚琪起身,她已是热泪满眶,慢慢将自己听见五福晋说的话告诉皇帝,说她当时没想别的,胤禛府里遇袭之后,她偶尔想起来还是提心吊胆,当时当刻唯一的反应,就是要派人暗中保护胤禛,果然是出事了。

  事情说清楚,玄烨反而没了怒意,反问岚琪:“九福晋既然是说胤禵有去无回,你怎么不保护胤禵?”

  岚琪道:“既然是有去无回,至少发兵之前胤禵不会有事,总要让他先去青海才行,而胤禛之前就被此刻袭击了宅邸,我是想万一有第二次呢?现在想来,当时一切的决定都是冲动和本能,非要说出个道理,自己也糊涂了。”

  玄烨感慨:“你不糊涂,你若糊涂,咱们就没儿子,朕辛苦了这么多年,就白费了。”

  岚琪忙安抚他:“现在没事了,你别气出病来,回头咱们和儿子,都处处小心就好。”又道,“当时吩咐胤祥,若是杀起来了,不要留活口,我是想大军发兵在即,不能有任何事动摇军心和朝廷,如果闹出笑话说皇子互相残杀,十四如何率领大军去打策妄阿拉布坦。皇上,你就把这事儿,赖在策妄阿拉布坦身上吧。”

  玄烨微微皱眉,在岚琪额头上弹了一指甲,却含笑道:“你越发有皇祖母的气度和智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