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43 小小富察氏

作者:阿琐

  李卫的故事,毓溪和融芳不久后又学给了婆婆听,岚琪也觉得稀奇,不免感慨,于成龙等廉吏皆是汉臣出身,叮嘱儿媳妇们要好生教养皇孙们,让他们将来也能做朝廷栋梁,莫眼睁睁地看着蒙满子弟,输给了汉家。(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私下与玄烨说起,玄烨道,此次胤禵西征的粮草军火供给,都教给胤禛的人去办,虽非胤禛亲力亲为,且都直接受命于皇帝,但都是他的人,总是比交给别的人要放心些。玄烨说那李卫家中老母亲高寿,让岚琪赏赐一件东西,不必太贵重,留个念想便是。

  玄烨更是欣慰:“从前只见他们兄弟俩锋芒相对,你我操了多少的心,那日见他们争着要去西征,虽然一定是经过了各种取舍犹豫,可最终能站出来,朕实在是觉得,没白白教养他们。你啊,生的好儿子。”

  岚琪嗔怪:“这一句,怎么听着像是骂人的话?”

  玄烨不禁在她脸颊上拧一把,岚琪年纪大了后,稍稍让自己发了些福,倒是将肌肤撑了起来,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有富贵雍容之态,又不会太过丰满显得笨拙,脸上也比年轻时拧得起肉来,他一时喜欢,竟又多拧了两下,被岚琪打开手骂道:“疼死了,你又作弄人。”

  玄烨笑:“是你先说呕人的话,这些年儿子们不给我气受了,偏是你总拿话来气我。”

  岚琪笑道:“岚瑛说,我们家阿玛额娘,到老了就爱拌嘴,每天一睁眼就吵,入寝前也要争两句,可就是这么吵吵嚷嚷地才黏糊,谁也离不开谁。”她笑悠悠往玄烨胸前摸了一把,“人家就想黏着你,不成?”

  玄烨却搂过她,遗憾地说着:“可惜朕老了,再年轻二十岁……”他往岚琪脖子里呼了口气热气,怀里的人一下子跳起来,拧着他的脸说,“你又胡闹,那几个暖床的小宫女,我还没收拾呢。”

  说的自然都是玩笑话,玄烨早几年还能折腾出小皇子来,如今为了保命,房事是早就禁了。奈何他们爱新觉罗家的人生来刚猛,起初的日子玄烨还憋着,到如今慢慢才真正清心寡欲,可总忍不住要逗一逗岚琪,听她骂自己老不正经,心里反而乐呵,一把年纪了,喜欢的事也变得奇奇怪怪,至于什么帝王尊贵,在岚琪面前,早不知猴年马月就不见了。

  时光匆匆,这一年眼瞧着要和儿子分别,日子竟似比往年更快一些。转眼八月,中秋在即,因太后大丧不宜娱庆,但大军待发必然要壮朝廷威严,皇帝还是决定回紫禁城摆了中秋宴,在太和殿宴请群臣,更在那一天,下旨册封十四阿哥为抚远大将军。

  想到当年玄烨给十几岁的少年郎赐佩剑,与他说将来做大清的将军,时光荏苒,如今三十而立的胤禵,当众领旨谢恩真正成了大将军,她不禁感怀含泪,一时觉得失态,儿子退下后,便也扶着环春退下,去缓口气歇一歇。

  毓溪见额娘退席,迎上来一道搀扶着,退到后头亲手捧了热水给婆婆匀面,又仔细地补了些胭脂,岚琪嗔怪着:“你别给我涂成大花脸了,淡淡的就好。”

  婆媳俩说笑着,忽然听外头女娃娃的啼哭声,更有熟悉的声音斥骂着:“哪里跑来的野丫头,真是乱了套,什么人都往宫里带,如今那些大户人家,还有没有规矩,既然不会教孩子,送进宫里当宫女吧。”

  是宜妃在骂骂嚷嚷,环春出去看了一眼,回来告诉主子说:“有个小女娃乱跑撞了宜妃娘娘,娘娘似乎把脚崴了,要回翊坤宫去了,那孩子一个人在屋檐底下哭呢。”

  “宜妃走了?”岚琪问。

  “走了,像是崴脚了。”环春应道。

  岚琪便朝儿媳妇示意,毓溪走出去,果然见个四五岁的小女娃站在屋檐底下哭,大概是被训怕了,不敢乱跑了,可是又不认得这里是哪儿,毓溪瞧见她生得玲珑可爱,不禁心疼起来,上前问道:“你是哪家的姑娘,几岁啦?”

  小丫头跟着毓溪进来,看到岚琪,像模像样地磕了头,毓溪道:“还是小宸儿的小姑子呢,是傅纪的堂妹,他叔叔李荣保的女儿。”

  岚琪惊讶:“竟是富察家的女儿,宜妃也真是的,不问清楚就骂人,皇上知道了也未必高兴,和个小孩子计较。”但转念一想,又吩咐环春,“你去一趟,拿药酒给宜妃娘娘,她说什么你随便听着便是,她没几句话是过心的。”一面择搂过富察家的小闺女,问她,“你叫什么名儿?”

  不久后,温宸被找来,小姑娘认得自家堂嫂,立刻从岚琪怀里下来,跑到嫂嫂身边拽着她的衣摆。小宸儿见她脸上有泪痕,怪母亲:“额娘怎么叫她哭了,这可是我们富察家的宝贝疙瘩。”

  此时门前跑进小男孩儿,弘历不知怎么来了,人小鬼大地传着皇爷爷的话说:“皇爷爷问怎么人都跑了,赶紧回去才是。”

  温宸把侄子叫到身边,一左一右俩年纪相仿的小娃娃,对着额娘和嫂嫂说:“瞧瞧,是不是金童玉女一般的?”

  岚琪看着欣慰,指了毓溪说:“我说觉得眼熟呢,像你和胤禛小时候了,咱们娘儿俩头一回见时,你也这么点大。”

  毓溪问温宸:“咱们姑姑这是要给我们弘历做媒?”摇头说,“不成不成,乱了辈分的,将来你的小姑子喊你姑姑不成?”

  岚琪道:“怕什么乱了辈分的,太后和皇上就是同辈,孝端皇后和太皇太后还是姑侄呢。”一面招手把两个小娃娃喊道身边,把小富察氏的手交给弘历说,“领着小妹妹玩儿去,别叫她再撞着人了,宫里那么大,她不认得路,别丢了。”

  小孩子懂什么,见有同龄人便高兴,弘历见着小富察氏瓷娃娃似的可爱,十分喜欢,高高兴兴地领着她出去玩,岚琪则对毓溪和温宸道:“额娘方才是说笑的,你四哥和四嫂这样的不容易,好些人定了娃娃亲,将来却不能同心,都随遇而安,孩子们都会有他们自己的福气。”

  翊坤宫里,因宜妃崴了脚,五阿哥、九阿哥的福晋进来照顾,宜妃满腹怨气,说是个小丫头撞伤的,不免提起了儿孙们,说皇帝如今喜欢弘历,怎么老五、老九家的儿子就不讨喜,让儿媳妇也时常把孩子带进宫里或园子里,要让皇帝看见才是。

  九福晋说:“四爷一家子住在圆明园,去一趟畅春园多容易,儿臣离得远,来去麻烦。再者说,贵妃娘娘养着弘历,见天都在园子里,我们老带着孩子进出,别人该说闲话了。”

  宜妃便说她们懒,又说她们自私不让她带着孙子,左右都是儿媳妇们的不是,五福晋和九福晋呆不住了,借口外头不能失礼,悻悻离了后,五福晋劝弟妹:“额娘就爱念叨几句,咱们听过便是了。”

  九福晋冷笑:“她若是好些,五哥和我们胤禟,能这样不如意吗?这几年我跟着担惊受怕,白头发都要长出来了,她老人家在宫里悠哉悠哉。”

  妯娌二人往宴席归来,正见前头四福晋和温宸公主一左一右搀扶着德妃,五福晋要上前行礼,被九福晋拉着说:“何必呢,回头额娘又该说我们巴结人家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五福晋没法子,只好和弟妹慢慢走在后头,说到十四阿哥要去打仗了,五福晋隐约听见弟妹说什么“有去无回”,她心里惊得不行,那日回去后告诉了丈夫,胤祺也是寒了心,但又拦不住什么事,唯有告诫家中妻妾,少与弟弟家往来。

  而那日中秋宴散后,不少人拥到十四贝子府祝贺,说胤禵的府邸该改称大将军府,门庭若市,直叫胤禵应接不暇,这时候八阿哥几人倒没有来凑热闹,散席后,九阿哥十阿哥就跟着他回去了。

  胤禟急着告诉八哥,他打听到十四这一路去青海,沿途都是四阿哥的人,年羹尧不必说,新近又收了好些官员,老四不显山不露水的,关键时刻竟也有人能拿得出手。而且那些人都是皇帝钦命提拔,竟不知到底是四阿哥自己举荐的,还是皇帝本来的意思。

  胤禟恨道:“这样一来,咱们倒不好下手了。”

  十阿哥再糊涂,也多少明白这里头的矛盾,在旁嘀咕着:“老爷子到底怎么想的,没有比他们兄弟俩争得更厉害得了,他这到底是要捧十四还是捧老四,用老四的人给十四弟做后援,这万一有什么事,不是要活生生断他的后路?我就不信他们兄弟俩能那么好,到了紧要关头,能不为自己想?”

  这些话在八阿哥脑中反反复复,他也思考着其中利害,暗暗想着,若不挑唆他们兄弟反目,到时候他们先联手摆平其他人,自己的将来,还不定是什么模样。

  “八哥,不如现在就……”胤禟窜了上来,比划着抹了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