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41 领兵出征

作者:阿琐

  讨伐策妄阿拉布坦,迫在眉睫,这些年朝廷虽未选出领兵的大将,但军火粮草皆已预备妥当,皇帝是决心要灭了漠西豺狼,奈何军中无将不得发兵,到今时今日,再耽误不得。【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在畅春园安养到三月,这一次病倒,不能如往日那般养好后比从前更精神。春暖花开时,他依旧气息微弱,且夜里不能安眠,进膳没有胃口,岚琪与贵妃、和嫔、密嫔等人不离左右地服侍,变着花样哄他进食,可皇帝一直恹恹的提不起精神。

  岚琪忧心忡忡地对儿子们说起时,胤禛道:“皇阿玛是为了漠西的事,额娘,您让儿子开口吧,总要有人去打仗,难不成让皇阿玛御驾亲征?做儿子的不在这时候站出来,还等几时?”

  儿子是真心实意,可岚琪明白玄烨的决定,他一心一意要送胤禵去西征,他花心思培养了胤禵那么多年,等着就是这一刻,可是十四至今没开口,玄烨大概是怕,若他下旨令胤禵千万,胤禵推病或找其他借口推诿,那样的失望该多伤人心,玄烨到这把年纪,也会怕他自己承受不住。

  “额娘,这次不论您答应不答应,儿子决定了。”胤禛等不及母亲的答复,坚决要提出带兵去,岚琪知道拦不住他,而眼下十四那边始终没有动静,她唯有默认了。

  这一天,胤禛早起看下人在地里挑几样菜蔬,他要送去畅春园,顺便向父亲提出征的事,毓溪捧着袍子来找他,穿戴好后一并往门外走,毓溪让她问额娘花蜜吃得可好,若是喜欢,她再送一些过去。夫妻俩说着话,外头扬尘带风地有人进来,府里家丁人高马大的不多,毓溪眼睛好,已道:“十四弟怎么一早来了?”

  胤禛微微皱眉,迎上去,十四见了他便说:“四哥,我有件事求你。”

  毓溪听见这话,猜想丈夫和兄弟一时半刻不会走,索性要自己带着下人往畅春园去送菜蔬,胤禛给她使了眼色,意思是不要在额娘面前多嘴,妻子心领意会,与胤禵寒暄几句便离了。

  胤禛让弟弟随他去书房,可十四却立定在原地说:“就几句话,四哥你点头变成,不答应的话,我再另寻法子,不用去书房婆婆妈妈坐着说。”

  兄弟俩对视着,胤禵早成了大男人,再不是从前惧怕兄长的小弟弟,此刻满面深沉,字字郑重地说:“我想带兵西征,四哥帮我一道去向皇阿玛说可好?”

  “你?要去西征?”胤禛皱眉。

  “还有别人合适吗?”十四豪气干云,自然也有掩藏不住的,对于他犹豫这么久的愧疚。十四心里是明白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可他放不下京城的一切,怕自己错失最好的机会,但近日眼看着父亲日日衰老,内心煎熬折磨着,想到那一日在四哥园子里全家齐聚的天伦之乐,胸前就堵着一口气。

  今天一早去畅春园请安时,看到太医进进出出地送药,他心里一紧,没进清溪书屋的门,掉头就来圆明园找四哥了。

  胤禛道:“只怕额娘舍不得你。胤禵,这一去,三五年也未必能回来,光走到那里,就要好几个月。”

  “四哥!”十四微微红了眼圈,朗声道,“阿玛额娘跟前,我只有托付你了,别的人都信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让额娘受委屈,你知道那些娘娘,老九他们,把额娘都恨之入骨的。皇阿玛万一有什么事……”

  想想当初为了太子的事,兄弟俩面红耳赤地发生争执,差点把父亲气得病倒,如今弟弟却明明白白告诉他,其实他知道兄弟里头,后宫里头到底是什么光景。当初他帮胤禟掩藏贪污的罪证,就该是另有目的,不然此刻又怎么能说得出,万一有什么事,不能让他们欺负了额娘。

  胤禛道:“你不来,我就要去皇阿玛面前自荐了,之前就对你说过的,但额娘一直不松口,那时候时局不紧张我怕额娘着急,等到现在,再不能等了。胤禵,你留下,年羹尧升了四川总督,麾下兵马能随我作战,一定能把策妄阿拉布坦剿灭干净。”

  他说着,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朝外走去,十四却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严肃地说:“皇阿玛培养我多年,四哥忍心让我辜负他?上一回,是我守着阿玛,这一回,也该轮到四哥你来守着阿玛了。”

  胤禛目光深邃,胸内有如江海奔腾,不知怎么的,这一刻,他特别希望弟弟能留下。他们明着暗着较劲了几十年,彼此都明白想要争的是什么,可家国天下在眼前,年迈的双亲在眼前,突然就觉得什么抱负理想,都不及骨肉亲情来的重要。这是他的弟弟,是与他身体里流淌着一样血的弟弟。

  “不成,策妄阿拉布坦比噶尔丹更狠很狡猾,我跟着皇阿玛上战场时,你还在找奶娘呢,你懂什么?”胤禛语气坚定,几乎是命令弟弟,“你可知道自己对额娘来说多重要,额娘把对你六哥的所有寄托都放在你身上了,你若在那边有个三长两短,额娘怎么办?”

  胤禵脸色涨得通红,哥哥目光如炬让他不敢直视,一时意气,竟甩开四哥自己朝外头走去,大概是后悔来找哥哥商量这事儿,要急着要先去向皇阿玛自荐出征。胤禛喊他站住,可弟弟飞奔而去,根本不理他。

  这一边,毓溪早已到瑞景轩陪着婆婆。弘历每日一早都会从贵妃娘娘那儿过来给亲祖母请安,然后才去上书房,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生得又漂亮,怪不得祖辈们都疼爱他,佟贵妃如今是当至宝一般捧在手心的。

  弘历走后,岚琪有心提醒毓溪:“弘时他额娘不简单的,你多少看着些。如今看弘历、弘昼受宠爱,她心里不知怎么想的。防人之心不可无。”

  “媳妇心里有数,反正如今弘历不在家,我总是对弘时好些的,就是家里得了什么东西,都先想着他,反正弘历在这里也不缺什么。”毓溪笑道,“更要紧的事,琳儿从不计较,很叫人放心。”

  岚琪道:“当初你挑了她,兴许真是老天爷安排好的,皇帝让胤禛离京办差散心,你们夫妻俩偏就住在她姨母家里,才促成这段缘分。”

  毓溪则道:“缘分若是天定的,福气就是自己修来的,琳儿有如今,都是她自己挣的。虽然常有人说,融芳出身好人品好,是该当家做主正室的品格,可您看她到如今还是小孩子模样,天生是叫人疼的。倒是琳儿,媳妇觉得,她才有当家做主的气度。”

  “这话你与额娘说说便罢了,有时候心气高了,未必是好事。”岚琪叮嘱,“多留一个心眼,不为别的,就当是为胤禛吧。”

  毓溪最爱听婆婆这些话,一字一句地教着她把持好一个家,这些年虽然是十四阿哥和福晋们在双亲面前吃得开,可胤禛对她说过其中的缘故,他们婆媳面上不常往来了,心里依旧是母女般的亲昵。此刻毓溪提起十四弟一清早跑去圆明园找哥哥,话才说出口,清溪书屋那边急匆匆传来消息,说四阿哥、十四阿哥分别向皇上自荐带兵西征,皇上这会子召集文武大臣到园子里来,马上要做出决定了。

  毓溪手中本绷着绣线,双手不自觉地松开,刚理好的线又缠在一起,她慌张地去挑开,岚琪伸手按住了她,已见苍老却很温暖的手,安抚了儿媳妇的心,她笑着说:“若是胤禛出征,额娘会陪你一道等他回来。若是你十四弟,就把你为胤禛做的软甲送给他。”

  “是,媳妇记着了。”毓溪眼中晶莹,强忍着镇定说,“额娘,我不怕。”可做女人的,哪有心甘情愿送丈夫去冒险打仗的。

  这日过了午膳时分,清溪书屋里还没散,好像已经从简单的选举大将军,谈到了行军布阵、军火粮草以及副将等人手的安排,岚琪气定神闲地等待消息,毓溪在一旁渐渐也平静。环春第三次来问几时摆膳,门前却说弘历小阿哥来了。

  弘历在外头走路,稳重又安静,端足了皇孙的气质,但一进门见到嫡母和祖母,就恢复孩子的天性,跑着扑进岚琪怀里,告诉祖母说他刚刚去清溪书屋请午安,皇爷爷让他来瑞景轩用膳,还叫他带一句话。

  弘历站定了,像模像样认真地说:“皇爷爷说,西征的事定下了,等入了秋,就让十四叔带兵去打策妄阿拉布坦。”

  事情终于定下了,岚琪到这一刻,反而没有不舍,她相信儿子一定能凯旋归来,她相信无论日后发生什么事,这天下乱不了。京畿有她的儿子,边陲也有她的儿子。

  正式的消息,随着清溪书屋里散了后传入京城,传遍朝野,西征的事终于有了定数,皇帝正当壮年的十四阿哥,将领兵出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