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40

作者:阿琐

  时近隆冬,京城街上不如春夏秋来得热闹,一路上零星才能见几个人,眼下年关还早,也没有庙会集市,玄烨和岚琪携手沿着街边走,只觉得冷清。(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玄烨不免自责:“方才来时,还见有早市,怎么一眨眼都散了。若知是这样光景,不带你来了。”

  路边有店家的门帘被掀起,一股香味散出来,岚琪笑着拉了拉玄烨的手,玄烨便示意身边的随从。有人先上去掀开门帘张望几眼,见没有不妥,才让他们俩走入。里头灶台上刚刚出炉不知什么东西,满室雾气蒸腾,瞧着就兴旺。

  店小二见来客衣着华丽仆从如云,殷勤地上来招呼,他们俩在楼上雅间坐了,要了一壶酒几样小菜,刚刚出炉的馒头对半分,岚琪坐在窗下悠哉悠哉地吃着,回眸见玄烨嘴里塞着馒头正倒酒,她双眼一冷,玄烨哆嗦着又放回去了。

  “既然不让我吃,你叫酒做什么。”玄烨不高兴,用茶将嘴里的馒头送下去。

  “人家给我们雅间歇着,总要花点银子才行的。”岚琪怕了拍手,坐回来将玄烨上下打量,而后小心翼翼斟了零星一点递给他说,“要不尝尝就好。”

  玄烨不乐意,岚琪又加了一点儿,跟平日逗着孙子给点心吃似的,玄烨恼了,往她脑袋上一拍:“皇祖母若知你这样欺君,还敢把你留在我身边?”

  可提起太皇太后,岚琪却没了玩闹的心情,想到才走的布姐姐,想到当年那一场闹剧成就了今日的一切,自言自语道:“太皇太后当时若震怒将我发配去别处,或生或死,必然一辈子遇不上你,不知如今陪在你身边的,会是哪一个。”

  玄烨不假思索地说:“大概朕就是孤家寡人了。”说罢深情地捏过岚琪的手,“咱们是天注定的,没有那次,也一定会遇上而后相守一辈子。”

  岚琪晃了晃酒壶坏笑:“就算说好听的,也没有酒吃。”

  两人嬉笑着化去悲伤,玄烨吃了几口菜,还算喜欢,岚琪问他:“这些日子我不在身边,你进膳可好?瞧着气色是不错,没有为难梁总管?”

  玄烨道:“毓溪在园子里种了菜,每日挑一些送来给朕和贵妃几人,比御膳房采买的好,朕很受用。贵妃他们怕不够,还都送来给朕,这几日进膳很好,太医都夸朕了。”

  他一时心血来潮,与岚琪道:“咱们去圆明园逛逛,你这个儿媳妇真是,好好的园子竟用来种菜。”

  岚琪笑:“既然喜欢,还说什么矫情的话。”于是两人一合计,问店家买了几样特色的菜包好,反正街面上没有可逛的,一驾马车往圆明园去,帝妃突然驾临,把胤禛毓溪吓得不轻,毓溪和侧福晋格格们都在地里忙着,匆匆忙忙来迎驾时,脚上还沾着泥巴。

  玄烨随他们到田地里,田埂上跪伏着几位农家,胤禛说是特地请来教毓溪她们怎么种菜的,说皇阿玛既然吃得喜欢,就让她们好好种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融芳陪在岚琪身边,忍不住说:“皇上,我们家福晋每日忙的事可多了,王爷自己要表孝心,却说福晋和我们闲着也是闲着,王爷倒是经常闲大半天,也不见来这边应个景,就知道每天问,种的菜可好?够不够送去畅春园?”

  玄烨大笑,说儿子是嘴把式,胤禛瞪着融芳,岚琪搂着她笑:“就是该说实话,额娘怎会不知道,你们福晋操持一个家多辛苦。”

  此时耿格格抱着弘昼过来了,弘昼一见祖父祖母,便跑上来撒娇,岚琪要抱弘昼,被胤禛拦下说:“额娘,他结实得很,您别闪了腰。”

  一旁玄烨却将孙儿抱起来,弘昼咯咯笑着:“皇爷爷,您怎么没把我四哥带回来。”

  弘昼口中的四哥,便是养在贵妃膝下的弘历,毓溪的弘晖、李侧福晋的弘昀虽然早夭,但都在皇家序齿入了玉蝶,弘晖是大阿哥,到弘时便是三阿哥,弘历、弘昼排第四第五,家里都知道,这也是给福晋留一个念想。

  念佟早已出嫁,毓溪的小闺女依偎在祖母身边,也娇声问:“好久没见弘历了。”

  岚琪抬眸看向皇帝,玄烨道:“今日难道清闲,朕还不曾好好逛你这园子,带朕与你额娘四处走走才好。”又吩咐,“毓溪去畅春园把贵妃请来,带着弘历一道过来。再把十三、十四,还有你妹妹夫妻俩也请来,都带着孩子来,如今你们园子大,够他们撒野了。”

  弘昼乐坏了,从爷爷身上蹭下来,拉着小姐姐又笑又跳,琳格格们怕孩子太失礼,悄悄把他们带开,毓溪则急着去换衣裳请贵妃,胤禛安排了人手去找弟弟妹妹们,这架势,家里不摆上几桌是坐不下了的。

  方才跪伏着的农家早就起身,皇帝让胤禛赏人家银锭子,岚琪笑道:“银元宝虽好,叫他们怎么去花销,难道一辈子供在家里不成?”便又让胤禛派人去称散碎银子并铜钱来赏赐,这才实惠。

  玄烨则笑问农户:“朕这天家,三代同堂祖孙同乐,和你们农家里也一样吧?”

  这对中年夫妻丈夫是老实人,吓得直哆嗦,还是女人家应的话,说他们村里大家族如何齐聚一堂,四五代人摆十来桌吃饭,说的天花乱坠,更连连称颂皇帝洪福齐天,皇帝龙心大悦,直听得满面红光。

  之后离了他们往园子深处去逛,岚琪避开儿子说他:“哪有人上赶着叫人恭维你的,真真是老头子了,爱听喜庆话。”

  玄烨轻喝:“儿子跟前,你好歹也恭维着朕才是。”

  胤禛在后面见阿玛额娘说悄悄话,心中十分安慰,原本见父亲来,他有话想说,但见这美好安逸的光景,还是咽下了。

  逛了小半天,佟贵妃带着弘历到了,岚琪前去相迎相伴,再过些时辰,十三十四带着家眷孩子陆续来,那么巧瑛福晋带着孙子在小宸儿家里,她竟乐呵呵地就跟着一道来,被岚琪嗔怪脸皮太厚,玄烨却乐道:“朕的亲妹子,怎么不能来了?”

  如此一大家子人,虽不至于如农家所说要摆上十来桌摆到门外头,也将大厅堂塞得满满当当,毓溪、完颜氏、兆佳氏等都在旁伺候着,小宸儿嚷嚷道:“你们也坐,回头额娘又该说我了。”说着来玄烨身边,年纪不小了还会撒娇,软软地说:“皇阿玛,让您儿媳妇坐,她们都不敢呢。”

  玄烨宠女儿,自然答应下,毓溪上前道:“难得我们妯娌能一道伺候阿玛额娘,也是我们的福气,皇阿玛只管受用。”一面扶着小宸儿落座,给她斟酒道,“咱们弘历说了,姑姑难得来家里,今儿不喝醉可不成的。”

  这一说,侄子侄女都围着温宸去敬酒,岚琪和贵妃一左一右陪着玄烨坐,两人相视一笑,岁月虽然带走了她们的青春美貌,可子孙满堂的和乐,真真是上天赐福。

  玄烨心情甚好,一连饮了三杯酒,岚琪要劝,贵妃朝她摆了摆手,意思是难得高兴,岚琪无奈,略提了几句,玄烨也知道收敛。之后听十三十四说笑话,听孙儿们背诗念书,皇帝的笑声不绝于耳。府里的厨子大展身手,一道道菜不断地端上来,毓溪领着下人往各桌摆铜炉锅子要涮肉,却见小和子急匆匆进来,在胤禛身边耳语了几句。

  胤禛脸上的喜色顿时散了,犹豫了须臾后,到玄烨跟前禀告:“皇阿玛,太医说皇祖母快不行了,这会子回去,怕是见最后一面。”

  厅内顿时一片寂静,零星能听见孩子的声响,也很快被他们的乳母捂着嘴,玄烨手里还端着一杯酒,心下一沉,将酒饮下,与众儿女道:“都散了吧,换衣裳到畅春园去候命。”

  众人齐刷刷起身称是,岚琪和贵妃一脸严肃地侍奉皇帝离席,胤禛、胤祥、胤禵都跟了去,福晋、侧福晋们领着孩子离开,毓溪把家里交付给琳格格,带着融芳和李氏同去畅春园,眨眼功夫,刚刚还满堂欢笑其乐融融的家宴,只剩下几口同路锅子还冒着热气,汤水咕嘟咕嘟地翻滚着,叫人的心也跟着颤动。

  琳格格送走所有人,回眸见空荡荡的大厅,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何等富贵繁华,却再没有一个人享用,此时此刻徒生出的悲凉感,数十年后仍叫她记忆犹新。

  而并非太医扫兴,太后当真已在弥留之际,虽未在那一晚就离世,可三日后,终究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皇帝哀痛不已,坚持割辫服丧,哀悼之情,不亚于当年太皇太后离世。因太过悲伤,皇帝再次病倒,众皇子轮流服侍,并由三阿哥、四阿哥主持料理太后身后事。

  太后丧礼前后持续一月有余,康熙五十七年的春节,在太后的丧礼中度过,没有任何庆祝之事,待丧礼过后,已是二月光景,皇帝方重新迁回畅春园安养。

  而草原之上,策妄阿拉布坦却趁清廷治丧时,举兵侵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