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39

作者:阿琐

  “可我舍不得姐姐。(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岚琪搂着布贵人的肩膀,哭得浑身颤抖,她好久没这样哭泣了。端着婆婆的尊贵,端着统摄六宫的尊贵,玄烨又总是哄着她,如今才恍然发现,大家都老了,该是人间相散的时候,她与所珍惜所在乎的人,这一辈子的缘分都要到尽头了。

  “难道你就舍得,留下孤零零没用的我?光是想一想,我就害怕了。”布贵人却没那么悲伤,轻轻拍着岚琪的手背,姐妹俩一如十几岁年华,她温柔地笑着,“这辈子,终归是你照顾我,你赖也赖不掉了。岚琪,我可是你命中的贵人,你服侍我一场,也不委屈是不是?”

  “不委屈,下辈子我还服侍姐姐。”岚琪却哭得不能言语。

  边上环春几人来相劝,劝主子不要那么激动,岚琪也怕自己累着布姐姐,忙让她靠下去,姐妹俩手挽着手不分开,唯有布贵人累得要昏睡时,岚琪才会去歇一歇,可是听太医说几句,就叫人十分泄气,她索性决定不再见太医,只想陪着布贵人多一天是一天。

  这一边,胤禵带着环春给的东西回到畅春园,见过皇阿玛,交代了额娘的事,又把正经朝务禀告了几件,父子和乐地说了有大半个时辰的话,等他离了清溪书屋,底下的人来问是给十四爷备马车,还是备马,胤禵忽然想起环春求他做的事,便要了一匹马,略跑一跑就到了圆明园。

  圆明园里,胤禛和毓溪正在书房说话,得知胤禵来,毓溪要去准备茶点并避开,不想下人却通报,说十四爷是特地来找福晋说话的。

  夫妻俩都有些奇怪,毓溪自然是在丈夫的陪同下见小叔子,待胤禵把那些样图纸递给她,转达了环春的话,他们兄弟来都是环春看着长大,知道环春对母亲的重要,托一两件事并不奇怪,反是十四明知故问,当着哥哥的面问嫂子:“您要这东西做什么用?”

  毓溪朝丈夫看了眼,胤禛递过眼神,她会意一笑,指了指丈夫对小叔子道:“问你四哥去,你们兄弟说说话,四嫂给你做好吃的去,今天别走了,明天四哥不上朝,你呢?”

  十四点头:“我也不去,皇阿玛年事高了,往后事情都推在午后。”

  毓溪笑:“四嫂有好酒,今晚留下痛痛快快喝几杯,醉了就在园子里住一晚,我派人对弟妹说。”

  十四见嫂子热情好客,难得开口挽留他一回,他也不能轻易推辞,只玩笑道:“您千万派人说仔细了,回头她以为我在哪儿混,又该和我闹了。”

  毓溪笑着离去,留下他们兄弟,之后小和子来奉茶,就再没有人来打扰了。胤禛说妻子做护身软甲是要给他上战场用的,便提起策妄阿拉布坦来,胤禛坦言,若朝中再无人领命,他就要自荐去打仗。

  胤禛说得慷慨激昂,甚至和弟弟讨论起草原上的事,十四也算了解兄长,至少从哥哥的眼睛就能看出他的真诚,他是真的要去保家卫国,真的要去为皇阿玛铲除心腹大患,至于皇帝年迈,极可能随时离世,他或许会错过最佳的争帝位的时机,他似乎完全没想到。

  而胤禛也没想到,弟弟会知道这件事,他的确对母亲提过,是希望真有那一天,母亲好歹心里有个准备,毕竟此去没个三五年是回不来的,没想到母亲却用这个法子让他告诉了弟弟,很显然环春怎么会轻易托付这么重要的事,别的也罢了,这件事还只是一个念头,环春随便交付给十四阿哥,必定是母亲的意思。这一刻,连十四都明白过来了。

  那一晚,毓溪准备了美酒佳肴,兄弟俩在园子里喝得大醉,胤禵必然是回不去家里,便在圆明园睡了一晚。可他们兄弟在外人眼中向来“不和睦”,隔天看到十四阿哥从圆明园出来,得知他还住了一宿,少不得会奇怪,九阿哥、十阿哥更是急躁不已,当天就急匆匆赶到八贝勒府,告诉了八阿哥这件事,说十四现在未必不是和四阿哥联手,要八阿哥小心。

  胤禩心中虽然怀疑,可总觉得他们兄弟走不到一起,先劝九阿哥十阿哥不要言辞过激反而让十四弟反感,等他再看一看。可偏偏九阿哥、十阿哥是沉不住气的,几次见到十四,酸言冷语的提几句,胤禵又不傻,当然听得出话中的意思,而那时候渐渐有风声传出,说四阿哥有意要领兵出征漠西,但这事儿到了九阿哥他们嘴里,却成了四阿哥故意站出来,好引诱十四弟沉不住气,最终让十四领兵出征,达到把他送到边疆远离帝位的目的。

  这话,说一两次,十四心中还会突然为之动摇,可是说得多了,难免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何况老九、老十的为人胤禵是清楚的,渐渐的心中对他们生出厌恶,十四心中明白,四哥是真正胸怀天下,他要去打仗,不是为了刺激自己,而自己原就有这心思,并不是为了和哥哥争一口气。面上不说,心里早就离八阿哥他们越来越远了。

  然而天气渐渐寒冷,宫里布贵人的生命也将走到尽头,最后的日子里,岚琪寸步不离地陪着她,布贵人精神好时,还自嘲她竟然够面子从皇帝手里霸占岚琪,纵然生命在消逝,钟粹宫里的气氛却没那么糟,直到最后的一刻,布贵人的手还在岚琪的掌心,她含笑合上眼睛,如她所愿的,去寻找已故的女儿。

  那一晚,岚琪握着布姐姐的手,感觉到指间的温暖渐渐消失,最后剩下一片冰冷,滴滴答答的泪水落在手背上,她的手却再也不能把姐姐捂暖了。

  环春几人守着主子,怕她伤心欲绝,可岚琪含泪为姐姐蒙上丝帕后,就没再怎么哭泣,她虚弱地被搀扶回永和宫歇着时,曾对环春说:“我把身子哭坏了,谁去照顾皇上呢,我们早晚还能相聚的。”

  这话终究悲伤,太医送来安神药,好歹让娘娘踏实睡了一晚,隔天宫里为布贵人准备身后事,所有的事有条不紊地照着规矩做,但因太后已在弥留之际,不可能有太多的人力物力来应付钟粹宫的事,倒是永和宫、景阳宫的几个孩子先后来吊唁过,其他一切从简,三日后,布贵人就发葬了。

  胤禛和十三、十四先后来问过额娘,要不要送她回畅春园,岚琪说她想过了布贵人的头七再走,皇帝那边也是答应的,太后虽然没多少日子了,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走,玄烨更说,让她在宫里好生歇息几天。

  可没想到,头七一过的早晨,岚琪刚从梦中醒来,门前就有人走来的动静,她以为是环春绿珠来请她起身,如往常一般说:“早膳别准备那么多,我只想一口粥喝。”

  却是听玄烨的声音说:“朕还没用呢,一口热奶茶也没有?”

  岚琪要坐起来,玄烨却疾步上前按住了她,嗔怪道:“起得那么急,把腰闪了。”

  “皇上怎么来了,是回紫禁城?”岚琪又惊喜又担心,脑中一个激灵,紧张地问,“太后、太后……”

  “皇额娘还在,你别瞎想。”玄烨温和地笑着,扶着岚琪慢慢坐起来,底下有宫女捧水执巾地要进来伺候,见帝妃坐在榻上依偎着,忙退了出去。

  岚琪伏在玄烨怀中,玄烨道:“好些日子不见你,朕想极了,可是你们姐妹一场,朕对布贵人终究有些亏欠,总不能再辜负你们的姐妹情谊,所以朕不来烦你。”

  提起逝者,岚琪不禁呜咽了几声,玄烨哄她道:“逝者已矣,布贵人也不想你伤心,还有朕和孩子们陪着你的,布贵人也算走得安稳,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人离我们而去,我们更加要珍惜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

  岚琪泪中含笑,道:“这些话,怎么像是教孩子的道理?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本是今天就要回畅春园,可你先来了。”

  玄烨道:“朕想你,等不及那几个时辰了。”

  岚琪擦掉眼泪,嗔怪:“这种时候,还想着哄人。”

  玄烨却道:“不止是哄你,皇额娘眼瞧着要离我们而去,她走后的事一件都不能大意,朕想近半年里,不会再有闲暇。”

  岚琪不解:“怎么说?”

  玄烨微微笑:“咱们趁还走得动,出去逛逛可好?”

  岚琪一怔,再仔细看玄烨,才发现他穿着寻常袍子,是可以到大街上去晃悠的衣衫,换言之,他离开畅春园回到紫禁城,都是微服出行的。

  玄烨道:“咱们就到街面上走一走,看看这人间最实在的模样,你可走得动?”

  岚琪却掀起玄烨的衣摆,隔着靴子在他腿上摸了一摸,玄烨笑道:“朕健朗着呢,腿脚没有肿,若是不好,怎么敢出门,还不要被你念叨几年?”

  “这还差不多。”岚琪见他精神极好,到底是点头了,“就半天,咱们早些回园子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