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38

作者:阿琐

  胤禵直直地看着八阿哥,两人一时都无语,还是胤禵换了个话题说:“来时遇见弘旺,让他去我府里找弘春他们玩,等我回去后亲自再送他回来。【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八阿哥颔首,却顺着他的话提起:“四哥的弘历,虽说养在贵妃膝下,但皇阿玛时常带着他,前日我去园子里请安,看到和嫔领着弘历从清溪书屋出来。”

  胤禵心中又是一沉,这样的话他听得很多了,诸多皇孙里,皇阿玛最看中弘历,叫他写字骑马。宛若太子幼年时,胤禵是没见过太子幼年什么模样,可那些大臣都说,皇帝曾经也这样栽培过太子。

  “弘历很讨人喜欢,贵气天成,小小年纪就有皇孙风范,而我家弘旺看着,就只是个淘气小子。”八阿哥笑着,也道,“许是你和四阿哥一母同胞,弘历和弘明他们倒是很像的,永和宫出来的孩子,就是卓然不同。”

  胤禵神情淡淡的,轻笑了一声:“他并没有在永和宫住过。”

  八阿哥眼中闪过一瞬的光芒,而后平和地说:“那些话不好开口,但你心里很清楚,如今兄弟之中,能和你争的,还有哪几个?说到底,是你和四哥争,你若带兵远去,我愿意为你守着,可就怕有人说我挑唆你们同胞兄弟,非要提同胞什么的,我们都是皇阿玛的儿子,不同的娘又有什么差别,都是兄弟。”

  “不错,明明都是兄弟,为什么非要分得那么清楚。”胤禵皱着眉头,他从小就很奇怪,旁人非要说他和四阿哥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应该最亲近,最初他是把位置让给十三哥,不想让胤祥难做,到后来就越来越觉得,凭什么非要分得那么清楚,难道与旁人亲近,就成了错?更何况他心里比谁都明白,对八阿哥也好,对老九老十也罢,大家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而所谓的兄友弟恭,一定要做给别人看?

  “十四弟,你若真要去打仗,我可以向皇阿玛举荐,虽然如今我说话没什么大作用,但眼下的局势,一旦有了声音,必然会有人附和。”胤禩郑重地说,“可是你要想好了,这一走,回来就不知是什么光景。”

  胤禵冷笑:“是成是败,都在我一人身上?”

  八阿哥点头:“真到了那一步,会很现实很残酷。”

  此时张格格从外头来,捧了一大盘五颜六色的瓜果,说在井水里冰着的,让十四阿哥用些,胤禵却起身借口说完颜氏等她回去用膳,和张格格寒暄了几句便匆匆离了。

  张格格在书房门前目送十四阿哥离去,回身见丈夫摘了葡萄要吃,她上前道:“你也没洗手,怪脏的,我剥给你吃。”

  胤禩一笑,撂开手,却听张格格剥着葡萄说:“果盘是福晋派人叫我准备的,福晋带着弘旺去十四贝子府了。”

  “她也去了?”胤禩略奇,“我只当弘旺自己去了。”

  张格格将葡萄塞进他嘴里,笑道:“福晋是最小心弘旺的了,出门必然跟着,您不是不知道。”

  胤禩摇头:“她不怕把孩子养得太弱?”又叹,“也罢,孩子有人疼总是好事。”

  张格格偷偷看了丈夫一眼,她知道,八阿哥心里始终对良妃耿耿于怀,后悔不该提弘旺和福晋的事,之后只管剥葡萄不言语。而胤禩吃不了几个,就让她自己拿去屋子里吃,又吩咐:“让人去请九阿哥和十阿哥过来,天太热,让他们来用晚膳。”

  原本胤禩并不打算今晚就找老九老十,但听说妻子去了十四贝子府,那么胤禵就必定不会再亲自送孩子回来,那就不至于撞见老九、老十在这里,回头怀疑他们私下说什么话,而他的确是要找老九老十商议。

  听说十四有西征的意愿,九阿哥是拍案叫好的,说他带兵去了,老爷子回头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把他拦在外头,这边先扶持八阿哥登基,都不用费劲挑唆他们两兄弟了。

  十阿哥也道:“太后就不行了,将来老爷子再一走,宫里剩下几个娘娘能成什么事,我们结交甚广,大半个朝廷都是我们的人,关键时刻一定力挺四哥。这些年白花花的银子,才算没有白花。”

  可八阿哥一句话,却把他们都镇住了,他道:“便是四哥好对付,十四西征带兵,我们把他撂在外头,可他终归要回来。排挤掉了老四,他若争不过我们,就一定会去支持亲弟弟,十四真的带兵打过来,我们一点胜算都没有。”

  老九老十怔了半天,胤禟嘀咕:“八哥若是登基,他再带兵打就是谋反,天地不容。”

  可就连十阿哥都会不屑:“争皇位,还怕什么天地不容?李世民逼死亲爹杀了兄弟,照样做皇帝。八哥说的不错,十四的脾气,现在说好扶持他,关键时刻却背叛他,他一定会来拼命的。”

  九阿哥阴毒地说:“西边那么苦,打仗好多年,他若是死了呢?”

  十阿哥嘶嘶抽口气,胤禩在旁干咳了一声道:“这话,再不要提了。”

  这年入秋后,太后的病再次反复,已是汤药也送不下去,不能言语没有反应,就还喘着半口气,岚琪与其他妃嫔轮流服侍在旁,而让她更揪心的是,宫里布贵人的病一直不见好。

  布贵人原先也住在畅春园里,今年春天因咳喘不愈,太医说园中多花粉柳絮,也许不宜布贵人安养,于是入夏前就迁回紫禁城,平日都是宫人们往来传递消息,岚琪这边伺候太后和皇帝,丢不开手。

  但布贵人却是一病不起,入秋不见好反而更加沉重,这日太医送来的消息,说是怕熬不过冬天,岚琪立时就懵了。

  清溪书屋那儿得到消息,梁总管的徒弟很快来传皇帝的话,说太后已经没知觉了,谁守在身边都一样,布贵人孤零零在宫里才可怜,娘娘若是身子经得起车马劳顿,就先回宫去看看。

  岚琪原打算自己去求玄烨,没想到玄烨先遂了她的心愿,这日稍稍准备些东西后,交代了太后跟前的事,就赶回紫禁城,正好遇见十四进园子,没见着父亲,先把额娘一路护送回宫。

  胤禵跟着一道在钟粹宫探望了布贵人,布贵人病得虽重,神思还清醒,十四说了几句话才离开,环春却跟出来道:“十四阿哥,您还要回畅春园吗?”

  “还有事要对皇阿玛说,这就回去的。”胤禵答应着,便见环春递给他几张纸,他以为是给自己的,就展开看了,却是做衣裳的样图,上头画有环扣的结法,他看不大懂,只看得出来,这不是寻常衣服。

  环春则道:“奴婢糊涂,把这东西带在身上带出来了,原该派人送去圆明园给四福晋的,十四爷您到了畅春园,打发瑞景轩的奴才送一下可好,奴婢该死,还差遣您做事。”

  “四福晋要的?”胤禵把纸叠起来,收入了怀里,有心问,“这是做什么用的?”

  环春道:“是古法做软甲的样图,穿在里头护心的,这东西不好弄,四福晋倒腾了一夏天也没做好,托奴婢问问宫里可有懂行的人。奴婢找到这几张东西,一直想着要送去给四福晋,布贵人这儿一出事,奴婢就忘了。”

  胤禵闷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走了,环春等了会儿,等回来告诉岚琪,岚琪道:“让他们兄弟俩好好说说,他们还是和从前一样,没人推一把就连话都说不上。”

  此时布贵人歇了片刻又睁开了眼,见岚琪还在身边,惊喜地说:“你怎么没跟着十四走?”

  岚琪扶着姐姐坐起,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从宫女手中接过药,慢慢喂给姐姐吃,布贵人气息软软地说:“还吃什么呢,越吃越糟糕了,你能来我身边,我病就好一大半了。”

  “姐姐这么说,我要不安了,我不来才病得这么重?”岚琪问。

  “你那么忙,谁也离不开你,我知道。”布贵人笑着,就是不想吃药。等岚琪放下药碗汤匙,便握着她的手,她已经很干瘦,靠在身上几乎没什么力气。

  岚琪哄道:“皇上让我回来陪姐姐,一直等你好了。”

  布贵人感激不已,却又道:“怕是好不了了,你别不高兴,这是我的福气。岚琪,若是你走在我前头,我孤零零地活着也没意思了。”

  “不要胡说,过几天就好了。”

  “岚琪,端静没了的事,是你让皇上瞒着的对不对?”

  岚琪一怔,心里不禁抽着痛,端静走了好几年了,可是她怕布姐姐承受不住,求玄烨不要宣布这件事,对皇帝来说这可有可无,纵然朝廷里有官员知道,布贵人深居宫闱,与岚琪形影不离,身边的人不说,她也就无处知晓了。但这次回来养病,不小心就有人说漏了嘴,她这一病不起,多半是为了女儿伤心。

  岚琪含泪道:“可你还有我啊,姐姐要丢下我不成?咱们说好了,长命百岁的。”

  布贵人摇头,眼神怔怔地望着窗外:“你不缺我,可端静在底下,太孤单了。我这辈子享尽荣华富贵,还有你知冷知热,已经足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