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37 谁去带兵

作者:阿琐

  年羹尧登时变了脸色,融芳见他僵持不动,越发挽起琳格格的手,与她先走开,反是琳格格还端着礼数,结果却被融芳推开。(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等她们离得远了,琳格格忍不住问:“侧福晋,您怎么对家里总是怪怪的?这些年书信也都是送到王爷手里,难道为了夫人病重家中不告知您的事,耿耿于怀至今?”

  融芳黯然,敷衍了一句:“你觉得是,便是了吧,反正我们家的事我都不愿意管,你们就更不必在乎了不是?”

  琳格格见她如此态度,不敢再多问,之后回到圆明园,私下略略对福晋提了几句,也不是非要告侧福晋的状,是连自家父兄都叮嘱琳格格,要在府中对年侧福晋恭敬些。年家势力日渐庞大,没必要和侧福晋对立惹他们的人注意,而琳格格在府里这么多年,已懂外戚与朝堂的关系,王爷对年家父子一向礼遇,她都看在眼里的。

  毓溪染了风寒,头上带着软帽防风,听琳儿说这些话,不禁解了软帽,揉着额头道:“事有利弊、物极必反,愁得就是这个,如今总让王爷与她好,也是想哄着她。”

  琳格格上前为毓溪揉了揉,又小心地系上软帽,只听毓溪道:“可是琳儿你想过没有,融芳也有一天会年老色衰,王爷虽是长情人,可你看皇上都还能生小皇子,王爷将来未必没有年轻的新欢,你我的心胸是不必担心了,可融芳如今哄着,有一日不再哄她,她会不会就逆了性情,变得你我不认识了?”

  琳格格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笑道:“侧福晋是聪明人,并不是整天只会嘻嘻哈哈的,我倒是觉得,她是因为聪明才不去计较很多的事,只想高高兴兴地活着,也许有一天王爷再有新欢,她也会像如今遇到所有的不愉快一样,用自己的法子去化解。侧福晋刚进门那会儿,身边耿格格的事,宫里娘娘的严厉都让她受不了,可是每次去西苑看她,都是呆呆地一个人坐着,若是那种人前乖巧温顺,人后摔东西骂人拿奴才撒气的,那才可怕呢。”

  毓溪颔首:“但愿她能一直好好的,咱们就多疼她一些。”

  这晚胤禛归来,提起年羹尧突然入京的事,他自己也毫不知情,皇帝直接见了年羹尧,似乎是为了策妄阿拉布坦的事面授机宜,年羹尧来去匆匆,连面儿都没和他见着,立刻就离京了,胤禛倒是不在意年羹尧来不来见自己,就是忧心忡忡:“怕是真要打仗了,可是皇阿玛年事已高,身体也大不如前,御驾亲征是不可能了,可放眼朝廷,我是想不出合适的人来。”

  毓溪道:“前阵子十三说要去,让你向万岁提一提的呢?”

  胤禛摇头:“十三跟着我多,军营里走得少,不是我不让他去,是怕他去了镇不住大军。我心里倒是有一个人,可也……”

  “十四弟?”毓溪问,果然夫妻同心,她道,“你是怕额娘未必舍得十四弟去那么远的地方,再有如今万岁一把年纪,今日不知明日事,没有皇阿哥愿意远征。”

  胤禛负手在屋子里踱步,毓溪见他身上像背了座大山似的,额娘要他一心一意为国为民,他就真愿把自己的性命都豁上去,猜出丈夫的心思,只是不忍心说出口,可有见不得他举棋不定,便道:“只要你平平安安归来,你要去打仗,我就给你做软甲穿着护身。”说出口,毓溪终究舍不得,红着眼睛道,“你有顾忌我们姐妹和孩子的心,我怎么还好拦着你?”

  胤禛忙坐回毓溪身边,捧着她的脸颊说:“别哭啊,不是头疼得难受,再一哭更难受了。”

  毓溪伏进他怀里,轻声问:“真就没有别人了?胤禛,你也快四十岁了。”

  胤禛道:“若是无人肯去,我愿意毛遂自荐,我虽不十分懂打仗,可我有年羹尧,如此也好随了胤祥的心愿,我们两个皇子,总是够分量了吧。”

  毓溪昂首望着他:“谁知道你现在去不去,我先给你把软甲预备好。”

  胤禛在她额头上一吻,道:“江山天下都不稳,你我如何做帝后,我自己去打来的江山给你,分量更重了。”

  “你平安就好,谁还想那么远。”毓溪嗔怪,便把琳格格叫来,给王爷量体裁衣,琳儿还当是做开春的新衫,等王爷去了侧福晋那儿,听说是要请工匠来做护身的软甲,知道可能要去打仗,她连走路都僵硬,毓溪反而要劝她:“哪有主将去冲锋陷阵的,你放心。”

  数月后,策妄阿拉布坦派兵侵扰**,杀拉藏汗,囚禁**,搅得怨声四起。当时朝廷派兵阻截没有太大的效用,而策妄阿拉布坦如今的兵力,更胜当年噶尔丹,已非川藏驻军可以抗衡,是为朝廷心腹大患。不灭漠西,难以安宁,朝廷已开始筹备军费粮草,待有一日钦点大将军,便要发兵剿灭豺狼。

  可是入关几十年,当年的猛将都老去,康熙朝几场大战役后,国泰民安少有战事,一时半刻竟选不出几个大将军,而如年羹尧这般骁勇善战者,却因出身和资历,尚不足以率领三军。所有人都觉得,大将必然要皇室所出,即便不是皇子,如从前安亲王、裕亲王这般宗室子弟,至少可以服人。但如今庸碌者随处可见,便是矮子里拔长子,也挑不出几个好的,朝廷对于由谁去攻打漠西,至今没有定论。

  春去夏来,酷暑炎炎,这一日胤禵在畅春园退出后,大正午就往城里赶,策马扬鞭地到了八贝勒府前,只见门庭清冷不复往年门客络绎不绝的盛景,他轻轻一叹,将马鞭甩给门前小厮,里头有下人来相迎,将十四爷往宅子深处带,家中倒是井井有条,虽不富贵也不寒酸,胤禵心里是明白的,八哥虽然被停了俸禄,可那点俸禄本也不起什么作用。

  走到林荫间,听见孩子的嬉闹声,只见已有十岁的弘旺从边上窜出来,已经玩得一头汗,身后慌慌张张地跟着几个老妈子,一见十四爷在这儿,都缩在路边不敢动,而孩子则被胤禵一把拎过来,他慌乱地喊着:“十四叔放下我。”

  胤禵在他屁股上轻踹了一脚,训斥道:“大热天瞎跑什么,你不在书房念书?”

  弘旺毕恭毕敬地站着,回答道:“阿玛早晨来书房问了功课,说我有进步,叫我别总闷在屋子里,大热天不出汗怎么成,让我今天随便玩儿。十四叔,我可是好好念书了的。”

  胤禵笑道:“既是这样,一个人在家玩有什么意思,去喊上你妹妹,跟我的人去贝子府,告诉弘明弘春,我也让他们歇一天,好好玩儿吧,别打架。“

  弘旺心花怒放,上来给了十四叔一个拥抱,转身就去找他妹妹,胤禵驻足看了会儿,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孩提时光,但一个警醒回到现实,脸上的失落显而易见,脸色重新又变得沉重严肃,跟着小厮到了书房,八阿哥正静静地站在窗下赏画,安宁得仿佛世外之人。

  见十四弟一身暑热,胤禩让下人上温茶,只等他擦了额头脖子里的汗,才叫下人搬些冰块来驱热。十四围着盛放了冰块的瓷缸站着,想到如今八哥停了俸禄,内务府也不会送冰来了,这些冰该是他自己拿银子到市面上买的。

  胤禩没在意这些事,反是叫他远离些,可十四却砸了一块冰用布抱着,抵在额头上,坐下后道:“皇阿玛让兵部选人,八哥,我快忍不住了,那些个窝囊废,一个个都缩头乌龟似的,只知道享受,江山谁来守?”

  胤禩不语,十四发现自己说得有些过了,干咳了一声,又道:“八哥你身子不好,自然不能打仗,九哥、十哥他们的功劳不在这上头,我可不是说你们。”

  “你还是这脾气。”胤禩淡淡一笑,可随机却道,“真要打仗,总会有将军的,可十四弟,皇阿玛的身体只是看着光鲜了,他辛劳了一生,没有病也要累出病来,你真的赶走?这一去,不打个三五年回不来,你敢走吗?”

  十四神情定定的,脑袋里想着许多的事,当年皇阿玛把他扔在草原历练,难道等得不就是今天吗?皇阿玛当初赐给他御用的佩剑,亲口对他说,要他做大清未来的将军,难道皇阿玛已经忘了?

  这一切,胤禵都记在心里,他也有保家卫国的雄心壮志,可他放不下,放不下眼看着可以到手的帝位。不用八哥劝说,他心中也明白,这一去三五年回不来,皇阿玛万一有个好歹,太和殿上的龙椅,能等得及他赶回来坐吗?

  “十四弟,皇阿玛至今没决定,显然是在等有人毛遂自荐,你这会儿冲上去,就改不了了。”胤禩平静地说,“你若带兵去,我会尽力为你守住这里的事,可能守到哪一步,我也没有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