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35 太后病重

作者:阿琐

  玄烨乍见岚琪出现,不禁眉头紧蹙,岚琪却晃晃悠悠在他身边坐下,背过太医握了他的手掌,又艰难地侧过身,嘱咐太医:“只要你们尽心,就没有别的事,又岂会为了皇上多活一年少活一年,来问罪于你们?你也是一把老骨头了,什么事没经历过,难道还怕这些?”

  老太医惶恐地说:“娘娘说得极是,也请娘娘多多劝皇上,不可再过分操劳国事,年事已高,还请放宽心,多安养,方是长生之道。(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嗔怪:“啰嗦,万岁还不知这些道理?你下去吧,开了方子拿给梁总管叫我先过目看看,没别的事了。”

  太医忙退下,环春跟着一道出去,在门外与梁总管见了,梁总管便随那太医去拿方子,环春则悄声将门合上,静候其外。

  这一边,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原是岚琪握着玄烨,渐渐玄烨把她裹在了掌心,岚琪笑悠悠道:“到底是被儿子们气的,还是这几日有暖床的小宫女给累的?”

  玄烨心虚转过脸去,岚琪则笑:“梁总管真是越来越能干,臣妾朕打算过几天好好赏赏他。”

  “没有的事,你又来护犊子,还赖朕?”玄烨轻咳一声,分明有些尴尬,不过他生气并不是演戏。要说废太子是计划中的事,但胤禛和胤禵争执,的确让他动怒,两人那怒目相视的模样,让玄烨看了心寒,当时当刻就想,岚琪看到那一幕,只怕心都要碎了。

  “胤禛的错,还是胤禵的错?”玩笑过后,岚琪心中又愧疚又担心,伸手轻轻抚过玄烨的胸膛,“怪我没为你教养出好儿子,你别理他们了,随他们去,你好好保重身子。”

  玄烨见她眼中泛红,知道是心疼坏了,笑道:“朕没事呢。”

  岚琪微微摇头:“骗人,太医的话,我一字不差地听见了。”

  “他们总是危言耸听。”

  “我们这个年纪,还怕什么?”

  玄烨沉沉一叹,想搂过岚琪,可想到她腰上有伤,抬起的手又放下了,但说:“你放心,漠西的事尚无定数,朕灭了噶尔丹,策妄阿拉布坦竟再起野心,朕岂能咽得下这口气?就是要走,也要平定了漠西。”

  岚琪道:“要派十四去打仗?”

  玄烨苦笑:“可他虽有野心,却没有胆量,朕要出师有名,现在打过去,反成了恶人。所以……”他安逸地朝岚琪笑着,“朕不会突然就走,还会长长久久地活下去,皇额娘尚在,朕怎么能走。”

  “不说这些了,等你好些,就迁去畅春园静养。你爱让小宫女暖床,我也不管,只求你把身子养好。”岚琪安排下所有事,“我这边隔些日子就来看看你,要紧的还是守着太后,宫里的事就交给我。”

  “朕以为你会天天陪着我。”玄烨不禁更用力地抓着岚琪的手,岚琪见他恋恋不舍,越老反而越爱真情流露,便道,“那就不分开,把太后一道送去畅春园,这样我能伺候太后,也能伺候你。太后最近精神好些,园子不算太远,路上走得慢些就好。”

  玄烨竟像小孩子似的高兴起来,眼中绽放光芒,欢喜地说:“你在身边就好。”

  岚琪想伸手摸他的脸颊,一时忘记腰不能动,一软整个身子扑在了玄烨胸前,玄烨艰难地说:“朕要透不过气了。”可岚琪却笑得更加没力气,好半天才从他身上撑起来,年龄带来的无奈,残酷而现实,可让他们更懂得彼此依靠。只是岚琪为玄烨刚刚的模样笑不停,说道,“这两年,我只在融芳脸上见过这模样,你刚才那一阵高兴,融芳脸上常能看到。”

  玄烨慢慢坐起来,让岚琪靠在他怀里,两人依偎着说话,说到胤禛的侧福晋,不得不提起年家,玄烨对岚琪道:“年羹尧骁勇善战,将来攻打策妄阿拉布坦,朕会让年羹尧跟着胤禵。”

  岚琪奇道:“年羹尧可是胤禛的人。”

  皇帝耐心地解释着其中的利害关系,岚琪听得一知半解,再问起今天两个儿子起争执,说到融芳闯进永和宫替胤禛来问为什么不见她,岚琪说:“胤禛最近听到越来越多的话,说你要选他做继承人,这孩子有些迷茫了。他迷茫,胤禵只怕是更着急,我便只能先偏心小儿子,好歹让他有一处安心地。”

  玄烨哼笑:“那年送舜安颜去承德,闺女对我说,要我硬硬朗朗的,好做你的依靠,说他们兄弟姐妹都不可靠,如今看来,我们温宪真是看得透。你这两个儿子,到如今还要你来操心。”

  “你再说他们千般不是,也是我手心手背的肉。”岚琪笑道,“哪有不为儿女操心的父母?”

  提起温宪,之前玄烨原说好,让他们夫妻迁回来,可后来岚琪反而不答应,说回来京城还要偷偷摸摸地过日子,她不想女儿受委屈。若她真有天要走了,一定来得及等女儿归来,温宪如今在承德过得好,她心满意足。

  那日岚琪从乾清宫回去后,又把十四叫了进去,为了他和胤禛争吵的事说了几句,可始终没说要见大儿子,融芳那天跑来一趟,也什么明白话都没带回去,胤禛问她时,她只能说:“娘娘之后会对你说清楚,可我也不知道,之后是几时。”

  如此一来,生生等了一个月,等太后和皇帝,并几位体面的娘娘们都迁入畅春园,毓溪才总算见到婆婆,岚琪依旧是从前的态度,毓溪试探着问过几次都不得果,胤禛见到母亲后,母子俩说了什么话,外面的人不知道,但所有人都看得到,二废太子后,瑞景轩里就极少再能见到圆明园的人了。

  康熙五十五年,五岁的弘历小阿哥被正式抱去佟贵妃身边抚养,而在那之前,德妃娘娘身边带的都是小儿子生的孙子,娘娘与四福晋也不如往年那般亲厚,明明雍亲王一家比任何皇子距离畅春园都住得近,反而越发生疏。

  这几年皇帝养在畅春园,只偶尔出一趟远门,大多早去早回,不再像往年那样大半年都不在京城。皇帝养好身体后,园子里竟也陆续添了几个小皇子,虽然很叫人唏嘘,但园子里管得很紧,那些又都是记录在册伺候过皇帝的,并没有什么荒唐的事传出来,相比之下,沉寂多年的八阿哥身上,还背负着良妃私通的丑闻。

  但小皇子的生母们大多是出身低微的宫女,纵然德妃、荣妃也是包衣出身,可皇帝已经这把年纪,她们实在掀不起什么风浪。那些小皇子出身后就被送回皇宫阿哥所里抚养,反是皇孙们能在园子里陪着皇帝和祖母。大臣们冷眼看园子里的光景,都说这几年虽是十四阿哥在帝妃面前吃得开,可最近皇上见天带在身边的,却是四阿哥的儿子弘历。

  这天清溪书屋里,皇帝又不高兴,说八阿哥胤禩累年病假不上朝,朝廷白养着他一家子,竟因此停了俸禄。消息传开,真真寒了众皇子的心,十四到瑞景轩给额娘请安时,都忍不住说:“额娘,皇阿玛难道都不肯看在我的面子上,对八哥仁慈些?八哥又不是装病,良妃娘娘没了后,他一直没见好,这么多年还能活着,已经不容易,皇阿玛要逼死他?”

  岚琪却明白,玄烨对她说过好几次,病中的八阿哥并不安分,他不过是借口生病看着低调,暗地下不知做了多少事,九阿哥、十阿哥心甘情愿被他当枪使,不知不觉的,这几年胤禩又在朝堂中结下不少的人情,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等着他露出狼子野心。

  事到如今,玄烨既然选定了将来,对儿子们必然有亲疏,与他对立不听话的,他当然容不得,岚琪不能去指摘玄烨对亲生子是不是太狠,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火上浇油,不要让其他阿哥,因为自己的几句话而改变命运。胤禵跑来找她说,就是想开口说几句,岚琪敷衍儿子,对着玄烨却只字不提。

  平静了数年的朝廷和皇室,仿佛说好了似的,都挤在这一年出大事,漠西策妄阿拉布坦似乎认为老皇帝再无当年魄力,他可以前来挑衅,在草原屡屡作恶,朝廷再三警告无用,皇帝已开始准备对漠西发兵。

  可是这一年,太后重病,皇帝孝敬太后几十年,不可能临了不顾太后生死,发兵的事暂且搁置,举全国之力调请名医为太后医治,可太后年事已高回天无力,只有一天天看着苍老的生命离去。

  玄烨亲自侍奉了几日,结果自己的身体也支撑不住,太后尚未离世,他先病倒了,畅春园里人人惶恐不安,就剩下岚琪还能支撑,她将毓溪和完颜氏、兆佳氏都带在身边,如今许多事,只有儿媳妇们才可靠。

  这一年年末,皇帝的身子渐渐康复,这日岚琪送药来,见玄烨起身换衣裳,问他要去何处,皇帝道:“太后说要见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