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25 胤禩的感激

作者:阿琐

  良妃之死,说是急病而亡,想她过了五旬年纪,真有这样的事也不奇怪,只是岚琪疑似梦中听见的那声尖叫,却像是托梦一般,那天第一个发现良妃没了气息的宫女,的确大声呼叫。(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但之后所有的事都被控制,那宫女也不知去向,传出来的话,就说良妃是疾病而亡。

  “主子,良妃娘娘仿佛是饮鸩自尽。”这是环春派人去看过后,告诉岚琪的话。

  瑞景轩内,岚琪的屋子被照得通亮,她坐在镜台前,将发髻挽起,不似平日雍容华贵的装扮,避开了鲜亮的簪子珠花,只佩戴了几件银饰,挑了一身香色褂子,脸上薄薄施了一层胭脂。虽然出门前就被裹了厚厚的氅衣,可迎面而来的风雪,还是叫人冷得打颤,而这份寒气里,更多了凄凉之感。

  “启禀主子,万岁爷在和嫔娘娘那儿,已经传话过去,万岁爷说一切照规矩办,一会儿要去清溪书屋见大臣,等那边的事儿散了再过来。”瑞景轩的人顶着风雪归来,禀告了这事儿后,又道,“八贝勒病重,前头的人正犹豫要不要把话传过去,说八贝勒昨日吐了血的,怕惊动不起。”

  岚琪颔首,吩咐他们:“等皇上散了朝再说,一会儿阿哥们都到园子里听政,总有人去请八贝勒。”

  环春从里头出来,在主子氅衣里塞了个手炉,岚琪这才觉得更暖和一些,之后深深一呼吸,带了四五个人离了瑞景轩,往良妃的住处来。

  这一边也稀奇,在门外没什么动静,进了门才听见哭声不断,许是知道园子里还有皇帝还有贵妃娘娘,纵然他们家主子没了,也不能嚎啕大哭。再者良妃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统共没剩下几个了。

  照理说内务府的人一向看永和宫的脸色做事,不至于不给岚琪面子亏待延禧宫,可自从皇帝当众说觉禅氏出身罪籍,玄烨明着暗着示意过岚琪好几次,要她别再管延禧宫的事,或好或坏由着她们自己去,内务府那些黑心的东西,油锅里的银子都能捞出来花,延禧宫这边能压榨些油水,岂能轻易放过。这一年一年的,良妃的境遇就越来越差了。

  这会儿一路进门,倍感凄凉,门里门外都不见香荷,岚琪没多问,先进了门,觉禅氏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早就没了生气,面上隐隐可见血迹,岚琪心想,若是如环春所说饮鸩自尽,那就是有人来收拾过,掩去了中毒流血的痕迹。

  “主子,您看一眼就好了,别……”

  环春劝岚琪别靠近,她却摆手示意无妨,不知为什么,心里固然为她难过,却并不悲伤心痛,仿佛觉得这才是觉禅氏最好的归宿,她终于不用或者受煎熬,之前岚琪就觉得,她与皇帝解决了一切的事后,仿佛是奉命活着,看样子是玄烨终于松口,放她走了。

  “病不病的不知道。”环春搀扶主子在一旁坐下,已经有白事上的太监宫女来给良妃换衣裳,屋子里架起了高高的屏风,把他们都阻隔在外头,环春轻声对岚琪耳语,“昨天与您说,良妃娘娘清早出了趟门,据说去的地方,八阿哥也跟过去了,也不晓得是被风雪吹病的,还是撞见什么不干净的,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身子,又垮了。”

  打听清楚所有的事,是环春的责任,岚琪一双眼睛深居后宫,环春她们便是她在外头的眼睛和耳朵,所有的事都要她们来禀告,岚琪才能知道,往日每一句话她都仔仔细细地记下,可是今天环春说了半天,她半句话也没在乎。

  不久后和嫔和密嫔结伴而来,都很有分寸地换了庄重肃穆的衣衫,说佟贵妃有些伤风不来了,已经往宫里送消息,之后荣妃娘娘会派人来帮忙。同样的,这些话岚琪都没在意,只等屏风里的人为逝者收拾整齐,挪开了屏风,她才来了精神,慢慢走到床塌边,看到干净宁和的觉禅氏就像是睡着了那般,脸上毫无痛苦,安详得叫人感动,和嫔在后头吸了吸鼻子,哽咽道:“良妃娘娘,真是不容易的。”

  此时外头一阵慌张,岚琪不禁皱眉,很快就有瑞景轩的人进来传话,伏在地上说:“主子,香荷在她自己的屋子里悬梁自尽了。”

  周遭皆是叹息声,岚琪想了想,吩咐和嫔:“你问问内务府香荷家里还有什么人,给一些体恤,叮嘱他们别太贪心,其他的事可以不计较,这种事做得叫人寒心,我若知道绝不姑息。”

  和嫔领命,留下密嫔先离去,但也实在没什么可让她做的事,且天色渐明,清溪书屋那里兴许很快就散了,皇子皇孙们若要过来悼念,密嫔在就略尴尬,岚琪与她一道走到门前去,密嫔离开之前,忍不住轻声对岚琪道:“臣妾伺候万岁爷时,听见一两句的,自知是罪该万死不该偷听皇上的话,娘娘您别怪我。”

  “怎么了?”

  “昨日良妃娘娘似乎一清早就出门去了。”密嫔怯然道,“臣妾听见皇上吩咐的话,好像是把良妃娘娘送去什么坟地,臣妾当时挺害怕的,听了半句就跑了。”

  “别对旁人提起,和嫔胆子小,也别告诉她,许是你听岔了,良妃娘娘昨天没出门呀。”岚琪敷衍着,让人好生送密嫔去佟贵妃那儿,自己一个人站在院门口,里面井然有序地布置收拾着,良妃身边的人根本不顶事,幸好便是在园子里,也有人支应白事上的活儿,而这些年后宫妃嫔逐渐都上了年纪,一年里总要走那么几个,都习惯了。

  阳光渐渐浓烈,拨开云雾铺洒大地,先头的风雪也停了,无风无雪的世界,骤然变得比夜晚还要安静,偶尔听得桌椅碰撞的声响,才惊觉这是在白天。

  清溪书屋的朝会一直没散,直到午前,连荣妃都打发人来传话,说为良妃备下了棺木,问是把良妃接回紫禁城,还是把棺木送来畅春园,这事儿岚琪不好拿主意,唯有派人盯着清溪书屋的事儿,等皇帝那边散了,好立刻询问。

  可今天八阿哥本是抱病没来议政,反而不用受那边的束缚,其他皇子阿哥都被皇帝留在清溪书屋时,八阿哥拖着沉重的病体,紧赶慢赶地来了。他只身一人来,没有见到八福晋的身影,不知是八福晋不愿来,还是八阿哥不让她来,但如今也不重要了。

  岚琪见到八阿哥并不意外,平和地道了声:“你额娘走得很安详,你身子不好,自己要保重。看着太后和皇上,也要收敛些,这话不好听,可都是规矩在里头。”

  这话确实不好听,可八阿哥却明白,四阿哥、十三十四他们,就是在德妃一声声规矩教导下长大的,他们如今所有的品格都是她不厌其烦一遍遍重复为人处世的道理下才养成的,性子固然各有不同,可一个个站出来,就是体面风光的皇帝的儿子,他呢?

  什么也没有。

  众人搀扶步履维艰的八阿哥进入房内,良妃已经换上体面的衣裳,屋子里也供好了灵案,就等着一声示下,是将良妃在畅春园入殓,还是接回紫禁城再奉入梓宫,毕竟良妃即便待遇不如往年,也是皇帝的后宫,不能轻易怠慢。

  宫女给八阿哥搬了张凳子,他颤颤巍巍地坐在了床边,昨天早晨还在纳兰家坟地里对自己说绝情冷酷的话,一夜之间,他们母子就阴阳永隔了。

  岚琪本想让八阿哥单独待一会儿,送他进来后,就与环春离开,可才走到门前,里头伺候着的小太监出来说:“德妃娘娘,八贝勒请您留步。”

  环春在耳畔说:“娘娘,没什么话可说吧。”

  岚琪轻叹:“他病得那么沉重,还能怎么样?”旋即又折回来,八阿哥依旧坐在凳子上,不知是不愿去靠近生母,还是他根本没力气挪过去。

  “八阿哥,觉得那里不妥当吗?”岚琪问。

  胤禩却要慢慢站起来,边上小太监来搀扶,岚琪拦住道:“你坐着说话,身子要紧。”

  胤禩便坐着说:“娘娘,您能不能向皇阿玛求个情,让额娘的身后事由儿臣来操办,儿臣这辈子没为额娘做过什么,这是最后的事。”

  岚琪应道:“这不难,只是你的身体……”她稍稍犹豫,还是点头答应,“皇上那边,我去说。”

  胤禩谢过,转身又看着母亲,轻声问:“娘娘见了额娘最后一面?”

  岚琪道:“来时你额娘已经仙逝,底下的人说她是在睡梦中走的,无病无灾没有痛苦,也是福气了。”

  “德妃娘娘。”胤禩道,“这么多年,多谢您费心照顾我额娘,做儿子的,尚不及您一分。”

  岚琪没有说话,胤禩的背影看起来那么虚弱无助,她现在没有办法把八阿哥当孩子看,可她却记得八阿哥小时候的模样,记得年幼的十阿哥对八阿哥说他看到亲娘虐待觉禅贵人,记得那些天真可爱的孩子,真诚地爱着自己的母亲。

  无论如何,觉禅氏终究是对不起八阿哥的。

  “娘娘,十四爷来了。”此时门前有人通报,似乎是清溪书屋的朝会已散,胤禵最先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