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24 我就来找你

作者:阿琐

  若这一切是皇帝秘密行事,胤禩此刻闯进去,就是公然和皇帝挑衅,那些随从的侍卫很快就会让皇帝知道此刻发生的事,他现在走进去,之后就该思量如何去面对父亲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八贝勒,您……”

  九阿哥的人话未说话,就见八贝勒迅速往纳兰家墓走去,他们立刻跟上,可胤禩却挥手道:“你们退下,不要再给九阿哥添麻烦,你们都散了吧,回去的路我认得。”

  “可是!”

  容不得什么可是,胤禩强硬地留下了他们,只身往里走,昔日辉煌的纳兰家族,如今却连打扫家墓的人都没有。他一步步走进去,在遍地的落叶尘埃中看到大家族的颓败,每一座坟墓,都仿佛泣诉着家门的不幸,远处几个人把守着,却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

  那边见有人过来,立刻凶狠地上前阻拦,可走近了看到是八贝勒,都面面相觑愣住了,他们不能对皇子动武,只能以皇帝的命令相劝:“八贝勒,您回去吧。”

  “我额娘是否在里面,她来做什么,这是纳兰家的坟墓,和她什么关系?”胤禩一步步说,一步步朝里头逼近,那几个侍卫想要阻拦,胤禩威吓道,“是要和我动手吗?见了血才算完吗?之后我自然到皇上面前领罪,与你们不相干。”

  几个侍卫势要阻拦,但八阿哥直往里冲,他们不敢下重手,眼睁睁看着八哥冲了进去,里面几个也上前来劝,但这时胤禩已经看到母亲在里面,他大声喊:“额娘!额娘!”

  觉禅氏跪坐在容若的坟边,用清水冲刷了尘埃落叶,正用手巾一点点擦拭他的墓碑,外头突然一阵躁动,她听见八阿哥的呼声,另有一个侍卫跑来说:“良妃娘娘,八阿哥来了。”

  “别让他在这里吵吵嚷嚷。”觉禅氏冷漠地应着。

  “是、可是……”侍卫结巴了一下,好像有话说不出口,而他退出去没多久,又有人来了,觉禅氏回头看,胤禩喘着粗气站在了眼前。

  “纳兰性德?”胤禩看到墓碑上的名字,眉头紧蹙,他除了知道纳兰容若是明珠早故的长子外,再者就是知道,他和六阿哥胤祚死在同一年同一月。

  “你来做什么呢?”良妃清理好了容若的坟墓,从食盒里将祭品一一供上,但东西十分简单,清酒一壶,玉瓷杯一对,再无其他。她点燃了香束祭告天地神灵,弯腰要请入香炉时,胤禩从边上窜过来,伸手要拦住她,口中问:“纳兰容若到底是……”

  可母亲残酷的目光,吓得胤禩不仅没有把手搭在她的胳膊上,更是后退了几步,这一辈子,纵然母亲对他始终不像母子,纵然幼年时见过她无数冷漠的神情,却是第一次被嫌恶的瞪着,她好像狠毒了自己的存在,巴不得他立刻从眼前消失。

  觉禅氏安然上了香,跪坐在蒲团之上,斟了两杯酒,这一对杯子中,原来有一半是给她的,虽然纳兰容若的坟墓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可她完全无视了容若发妻卢氏的存在,静静地饮下杯中酒,伸手摸摸抚过容若的名字,几十年过去了,容若的名字已经淡了,她想了想,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血去染红容若的名字。

  “额娘!”胤禩突然绝望地喊了一声,他明白了,他终于明白那些传言是真的,母亲的确与人私通了,纳兰容若就是她的心上人,可他无法想象一个死了几十年的人,还能让母亲这样痴情对待,还能在如今掀起这么大的波澜,他跪在了母亲的身边,拽上过她指尖染血的手,声嘶力竭地说,“你是皇阿玛的女人啊,额娘,你醒一醒。”

  “滚开。”觉禅氏推开了他,眼中满是憎恨,终于仔细看她的儿子,却仿佛是恨透了般质问,“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让他看到你,为什么还要证明一次,我没有为他守住清白?你怕什么,你怕你是他的儿子吗?笑话……”

  胤禩粗重地喘息着,此刻天色已亮,风雪没有刚才那般狰狞,但雪粒子还夹杂在风中,星星点点扑在他脸上,冰凉的雪水融化后顺着脸颊滑落,那一阵阵寒意只往心里钻,才让他得以片刻清醒。

  是啊,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额娘……”胤禩张嘴,一口冷风就灌进去,他呛了几声,只觉得胸腔一阵血腥,忍耐下后,声音颤抖地说,“不论如何,我是您的儿子。额娘,我做错了什么,您这么恨我?皇阿玛也好,纳兰容若也好,是我的错?”

  觉禅氏的戾气渐渐散了,她是最通透的人,什么事都看得透彻,自己刚才那一番肺腑,又能感动得了谁?她从不去否认别人得悲剧,也不奢求旁人肯定她的悲哀,容若死后,她这一辈子,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可偏偏有人总要闯进来,而这个人,就是她甩也甩不掉的亲生骨肉。

  “我不曾对你好。”觉禅氏开了口,用自己的杯子斟了一杯酒递给儿子,“可我也不曾对你不好,我只是没把你当儿子,你还想我怎么样呢?你小时候自强自立,我以为你会成为顶天立地的人,我以为你没有我也就永远不会需要我。现在你本该好好的,全天下的人都称赞你,可你却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胤禩的脸冷下来,眉间死气沉沉,他接过母亲手中的酒饮下,只觉得胸腔里痛得更加剧烈。

  觉禅氏道:“我利用你对付惠妃,你又何尝没利用我为你谋利,这也算是两清了。今天是你皇阿玛成全我的,可你偏偏要跟来恶心我。的确,本来这都不是你的错,你没有错,可我不想看到你,我不想承认你是我的孩子,不可以吗?我从没把自己当母亲,你又何苦用一个母亲该怎么做来衡量我?”

  “可我……”胤禩胸前痛得难以呼吸,艰难地说,“可我一直把自己当做您的儿子,小时候也好,现在也好,额娘,哪怕是骗我的,对我说一句关怀的话,也不行?我怕你今天要被皇阿玛处死,我才赶来的。”

  “你就是喜欢活在这种伪善里吗?自欺欺人,何必呢?”觉禅氏冷漠至极,转过脸去道,“那天我在营账里对你说的话,你没记着?被你皇阿玛嫌弃的人,你也该嫌弃,那才是父子君臣之道。”

  胤禩突然一阵咳嗽,呕出一口黑血,一手捂着嘴,双眼绝望地看着母亲,伸出手想要她拉一把,可是一抬手,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栽倒下去了。

  远处的侍卫一直看着这里的动静,见八贝勒倒下去,赶紧奔过来,可是良妃娘娘一言不发,他们只好先把八贝勒抬了出去。这里终于安静了,觉禅氏清冷地一笑,用酒洗了洗被儿子喝过的杯子,再斟酒一杯,徐徐饮下。然而放下杯子的一瞬,她还是朝远处看了眼,看到胤禩不省人事地被人抬了出去。

  “容若,我若是个好母亲,他会怎么样?”觉禅氏不再如方才那般无情,眼底的目光渐渐柔软,“他大概是担心自己是你的血脉,真可笑。”

  觉禅氏又斟酒,再饮下一杯,方才咬破的伤口在寒冷的冬天里已经止血凝固,她用力再咬破一只手指,用点点鲜血,去染红容若的名字。滚热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她哽咽着说:“对不起,唯一一次来见你,还带上了那个孩子。容若你不要怪他,他真的很可怜。我不会做一个好母亲,可我从没想过要害他,容若你知道吗,我但凡为他想一点,他就会比现在辛苦。是他看不透呀,他从出生起就注定没得争了,他再如何努力如何优秀,也没得争啊。我心里装着你,我才能明白,皇帝对待乌雅岚琪是什么样的心,看那个孩子,他不懂。”

  纳兰性德的名字,在冰雪天里变得清晰可见,觉禅氏却已经染红了十指,像是用凤仙花染了指甲一般,让朴素的她,在灰蒙蒙的世界里变得鲜亮起来。

  “你等着我,我就来找你。我会打扮好,体面地来,我老了,就怕你认不得我。”她小心翼翼地收拾起墓碑前的东西,再用清水冲刷了胤禩留下的血迹,不愿容若长眠的地方留下一点点污迹。

  做这一切时,远处的侍卫看得清清楚楚,良妃娘娘笑得那么开心,她五十好几了,却掩不住年轻时倾国倾城的容貌,风雪中孱弱的女子,美得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良妃安安静静地来,又安安静静地离开,虽然侍卫们都不明白皇帝到底为什么派他们这趟差事,可看到良妃用血去染纳兰容若的名字时,合着之前传过的谣言,都暗暗想,该是皇帝来让良妃与纳兰大人诀别。

  那一日良妃秘密回到畅春园,下午就传太医说重病不起,可连她重病的消息都未必完全传开时,隔天一早,良妃就殁了。

  岚琪仿佛在梦里听到惊叫声,但惊醒后坐起来,外头轻悄悄的没任何动静,她傻傻地发了好久的呆,想着梦里觉禅氏模糊的面容,终于有人点着蜡烛进来,环春披着棉衣掀开了帐子,告诉她:“主子,良妃娘娘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