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22 最后一次相见

作者:阿琐

  十阿哥亦闷闷地说:“八哥,他们俩谁做了主,都不会有我们的好,所以您要振作。(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禩咳嗽了几声,他的身子委实很弱,将老九、老十看了看,且道:“你们若还听我的,就不要再说刚才那样的话。当然刚才那几句,你倒是说的巧,只怕十四进门前,甚至还怀疑刺客是你我派去的,你这句话,反而撇清了我们的关系。可下一次他再听见,就不好了。对老四也好,对永和宫也好,你们一定要言辞谨慎,他骨子里很重感情。”

  九阿哥不解:“可八哥不是一开始还打算挑唆老四和他的关系?”

  胤禩摇头:“最蠢的挑唆,就是言语,我从来没说过半句四哥不是的话。真正要让他对四哥心生抵触,就是要他亲眼看见亲耳听见,要让他冷了骨肉亲情,岂是几句话就能办到的事?”

  九阿哥想到刚才被十四威吓警告的模样,心里憋得难受极了,坐到一旁说:“这日子,过得真窝囊。”

  胤禩安坐于床上,清冷地一笑:“这样就觉得窝囊吗?胤禟你可知道,天底下最窝囊的人是谁?”

  九阿哥眯着眼睛,猜不透,十阿哥更是不能领悟,胤禩又咳嗽几声,看着他们说:“是皇阿玛。做皇帝且要做个明君,只怕一辈子没有几件事,是不窝囊的。这点点憋屈,算什么?”

  屋子里静了片刻,十阿哥咕哝:“所以我和九哥做不了皇帝,八哥,你做得。”

  胤禩得笑容有些凄凉,沉甸甸地闭上了眼睛,道了声:“谁知道呢。”

  而这一边,胤禵风风火火地离了八贝勒府,他本是来问问八哥有没有要带的话或是东西,他好一并送来雍亲王府,没想到不欢而散,这会儿冷静下来,不免有些后悔。他想利用八阿哥为自己谋事,可老九、老十他看不上眼,两边甚至完全对立,他一直克制着希望自己不要让八阿哥难做,可这一年一年地下来,自己也明显感觉到,和八阿哥之间的信任,已经越来越单薄。

  等再到雍亲王府,来贺喜添子的人不少,但只有管家带着下人在应付,四阿哥似乎谁也不见,胤禵是兄弟当然不一样,下人殷勤地请他进门。一路走来,府里还有几处打斗留下的痕迹没整理,到正院门前,也有小丫头蹲在门边擦拭血迹。可以想象那一天,这里发生了何等激烈的事,胤禵暗自唏嘘,只是死了几个奴才,几位侧福晋真是命大。

  而再进门,没见一家子悲戚戚或满面惊慌,四哥坐在炕上写东西,十三阿哥在他对面,四嫂在里间和乳母照顾着孩子,两位侧福晋也在,知道十四爷来了,出来迎过后,就先退下了。

  毓溪在里头没出来,直接就亲昵地喊着:“十四弟你进来瞧瞧你小侄子。”

  胤禛点了点头,胤禵便往里头走,小婴儿正呼呼大睡,比起刚生出来时灰蒙蒙的,此刻能看出些模样了,小家伙天庭饱满,丁点儿大就有挺翘的鼻子,毓溪笑道:“偶尔睁开眼,可漂亮了,你四哥说和你小时候很像。”

  胤禵嘿嘿一笑:“四嫂,这话听着怪变扭的。”

  毓溪一愣,待明白话里的意思,不禁嗔怪:“你也学坏了,好好的话就变得不正经,等我告诉额娘,看额娘骂不骂你。”

  叔嫂说笑,门前闪过胤祥的身影,道:“四哥说有事儿要商量,让我们去书房。”

  胤禵应声要走,毓溪则再嘱咐,让十四家里的福晋们别来,说宅子里乱,还见了血,别把她们吓着,等搬去圆明园再聚,小阿哥的洗三也不必来观礼。

  等他们走开,刚刚退下去了琳格格屋子的李氏又折回来,李氏心中有鬼,这两天总来正院打探风声,生怕刺客的事有了眉目,这会儿亦是试探着问:“那些刺客抓到了吗?”

  毓溪觉得她特别殷勤,面上不说破,只敷衍:“哪儿有那么快,抓到的几个还在拷问,据说嘴巴很紧。”一面问,“融芳呢,回西苑去了?”

  李氏道:“融芳在和琳妹妹说话,这次的事一闹,她们俩倒亲热起来了,也算是好事。”

  毓溪这才展颜,笑道:“这样才好,家和万事兴,姐妹们和睦,王爷在外头做事就放心了。”想了想,又吩咐李氏,“圆明园我们都没去瞧过,也不知里头什么光景,过几天你随王爷先去走一趟,不为别的,要选一处清静地方给弘时念书用。”

  李氏没想到福晋如今还能惦记他的弘时,忙欢喜地答应下,毓溪见她高兴,更是道:“我还是之前的话,哥哥好了弟弟才能好,弘时可是我们家的长子。”

  这些宽慰人心的话,却让李氏心中更受煎熬,她是被宋格格撺掇得迷了心窍,想想那天有刺客,琳格格吓成这样最终都母女平安,若只是骗来年融芳吓她,回头大的小的都没事,必然更加要追究这件事。那天宋格格叽叽喳喳地说捡日不如撞日,而之前她私下避开宋格格,想尽办法都没能接近钮祜禄氏,于是脑袋一热,就答应了。

  “你没事吧?”毓溪见李氏发呆,冷不丁问了一声,李氏战战兢兢地看着她,满眼睛都是惶恐,这事儿拖下去,等王爷查到,可就了不得了。

  “福晋,我、我是……”

  “回去歇着吧。”毓溪猜想她有心事,只是眼下家里乱糟糟的,且要一件件理清头绪,她已经知道那天刺客之前有喊贼闯空门的事,那事儿没了下文,可不代表没发生过。

  李氏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而那一天离开正院后,家里上下都忙着打点行李,再没什么机会提起那些话。

  数日后,小阿哥已过了洗三,圣驾也已离宫返回畅春园,那天李氏跟着胤禛去圆明园走了一圈,到家向毓溪回话时,畅春园里颁下旨意,赐名琳格格的小阿哥为弘历,至于曾说要抱给佟贵妃抚养的事,暂且没有提还是日后毓溪才从婆婆口中知道,贵妃娘娘体贴他们,说不着急这一两年。

  九月初,四阿哥一家迁入圆明园,往后离紫禁城虽远了些,但和畅春园隔开不过一里地,有什么事骑马眨眼就到跟前,而皇帝如今几乎都住在园子里,比起从前反而更方便。

  而当日袭击雍亲王府的刺客也有了来路,玄烨告诉岚琪,是之前对八阿哥肃贪时,牵扯到江南官僚,盐道、粮道几乎就是打着皇差旗帜的地方一霸,似乎是嗅到四阿哥这里又掌握了什么证据,来硬抢了。

  “肃贪是做不到底的,无论灭掉多少贪官污吏,还是会死灰复燃,官场便是利益场。”玄烨说起时,长长叹息,提到为何胤禛会有那些证据,皇帝说希望他将来不要做个糊涂的新君,哪怕永远杀不光贪官,也要明白朝廷那一处有了蛀虫,治不了可以控制可以防,但他没想到那些人如此穷凶极恶,还以为四阿哥又要弹劾谁,这就扑上来咬了。

  岚琪听了半天,却是问:“这事儿和八阿哥,到底有没有关系?”

  玄烨奇怪:“你关心他?”

  “我关心八阿哥做什么?”岚琪摇头,神情略迟疑,“我是怕胤禵。”

  玄烨笑道:“我当初在承德,曾让舜安颜挑唆老八和十四的关系,你不用担心他,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说着话,渐渐收敛了笑容,目光变得严肃起来,“早几年朕打发他在蒙古呆了一段日子,为的就是将来,把那里的长治久安交付给他。但如今,就怕你舍不得。”

  “我舍不得?”岚琪刚刚很简单的以为,皇帝要把儿子放进理藩院。

  “朕要派他带兵出去,把他和老四分开,更把他和老八分开。”玄烨眼中是肩负江山的气魄,“他们兄弟离得远远的,朕万一有什么事,不至于被人撺掇了,让他们同胞兄弟兵刃相见。离得远,只要朕不松口,他就不能回来,朕若驾崩,等他回来一切也来不及了。”

  岚琪心中咚咚擂鼓,玄烨正紧紧握着她的手,她不害怕也不彷徨,只是感受到的帝位江山的沉重,玄烨再问她:“你若实在舍不得儿子去远方,咱们从长计议。”

  岚琪问:“要去很久很久?”

  玄烨微微点头:“朕一旦决定让他带兵出去,送他离京那天,大概就是我们父子最后一次相见。”

  岚琪心头大痛,忙伸手捂了玄烨的嘴,道:“不要说了。”

  玄烨却淡然笑:“你舍不得?”

  岚琪摇头:“舍不得也要舍得,我说过,任何事都在你身后,你又何必在乎我的感受?”

  玄烨欣慰:“朕就是知道你的心意,才不愿轻易忽视,咱们好了一辈子,难道临了给你添个堵,下辈子你再找我算账?”

  岚琪却说,他们俩的账生生世世也算不完,玄烨这辈子有多少女人,他就要几世都和自己纠缠,玄烨笑她贪得无厌,却也不敢想,下一世不能遇见岚琪,会多寂寞。

  自然这些贴心话,和决定了胤禵命运的话一样,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那一年秋天皇帝养在畅春园里,国事之余只爱带着几个孙子写字念书,日子过得清闲自在。

  十一月时,圆明园里雍亲王膝下又添了一位小阿哥,想想当初接连失去两个,如今又接连来了两个,皇帝更把自己的园子赐给他,朝野上下已经有了别样的声音。

  八阿哥在四阿哥府里又添子的第二天,正式康复回来当差,皇帝在众大臣和皇子的面前,对他说了很多安慰勉励的话,可是谁能想到,众人从清溪书屋散了不久,皇帝就带着三两个人,慢慢走进了良妃的院落。

  岚琪听说皇帝去了良妃那儿,还是毓溪抱着弘历进园子来时,在半路上远远看到后告诉她的。

  此刻她抱着弘历,心里莫名地不安,好半天抬头问环春:“八阿哥今天,是不是到畅春园议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