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20 琳格格产子

作者:阿琐

  等毓溪赶回家中,院子里虽然已经收拾过,但随处可见的血迹依旧触目惊心,她被拥簇着到了琳儿的屋子,里头稳婆正喊着要格格用力,产妇痛苦地挣扎着,有丫头上前向福晋禀告,说格格的孩子恐怕要脚先落地。(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毓溪到了床边,正好琳格格一阵力气耗尽,汗水已将头发都打湿,正疲软下来大口地喘着气,看到毓溪顿时热泪盈眶,哭着说:“福晋,我好疼。”

  “咬咬牙就过去了,那会子你陪在我身边,不也这么说?”毓溪温柔地哄着她,告诉她要听稳婆的话,不要害怕,而琳格格又一阵阵痛袭来,稳婆赶紧催着让用力生,毓溪就被人请出去了。

  毓溪到门外,下人告诉她卧房被翻得乱七八糟,她过来看了眼,金银首饰是不在乎的,可偏偏钱财没少什么,也不知道那些人的目的何在,问起王爷在哪里,便要往书房去见胤禛。

  原来除了正院遭到袭击外,胤禛的书房也被人闯了,他这里几乎被翻得底朝天,小和子正带着下人收拾,他冷脸站在一旁,见到毓溪来,才稍稍温和些,问道:“额娘怎么样?”

  “额娘当然紧张,不过叮嘱我们不要自乱阵脚,先把家里收拾起来。”毓溪叹息,看着丈夫的书房像被洗劫了一般,自言自语地说,“他们来找什么?”

  “我这里有很多他们要找的东西。”胤禛冷笑,“还不知道此刻的来头,可也太蠢了,这么翻,还不如一把火把宅子少了。我怎么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外面,让他们随便翻翻就能找到?”

  毓溪心里一阵阵发寒,这上头的事,她就不必多嘴了,挽了袖子要一道去整理书册,青莲急急匆匆跑来说:“福晋,琳格格怕是生不下来,稳婆问大人孩子,保哪一个。”

  “保琳儿。”毓溪不假思索地回应,郑重地说,“无论如何,保住琳格格的性命。”

  胤禛上前催青莲:“愣着做什么,快去传话。”他转身再看,毓溪已是眼含热泪,正捂着嘴忍耐哭泣,他一把搂过爱妻安抚,“不要怕,只要我们一家子齐全,在一起就好。”

  西苑里,融芳正坐在炕上,脱了衣裳露出整条胳膊,一个丫头跪坐在边上给她擦拭手肘上的伤口,另一个蹲在地下,把主子的裙子裤子掀起,露出膝盖,上头也有蹭破了皮,她们用盐水洗伤口,融芳疼得呲牙咧嘴的,耿氏在旁边皱眉看着,时不时说:“你们轻一点。”

  融芳看看她,想到琳格格的惨状,叹气道:“你也要小心,琳格格真可怜,她浑身都是血。”

  耿氏当然会害怕,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捧着肚子不再说话。半天后融芳身上的伤口包扎好了,她甩了甩胳膊说:“我没事的,你们别大惊小怪出去说,家里够乱的。”

  等丫头们退下,融芳絮絮叨叨说了些刚才的事,耿氏后怕道:“小姐刚才不该冲过去,万一被刺客杀了怎么办?”

  融芳则奇怪地说:“可我当是几个小毛贼,哪里晓得是这么多刺客?”

  两人面面相觑,耿氏比融芳精明多了,便让人把刚才传话的丫头找来,并把听见外头嚷嚷的都喊了来,几个人互相解释,果然她们是听见外头有人喊有贼闯空门,让西苑小心门户,至于琳格格吓没吓着,几个丫头也都糊涂了,不记得是人家喊的,还是她们自己想出来的。

  等她们退下去了,耿氏才对融芳道:“这事儿小姐可一定要仔仔细细和王爷福晋说一说,奴婢怎么觉得里头有些蹊跷,难道是冲着小姐来的?”

  融芳想起那刺客逼近自己的时候,问王爷的账本在哪儿,她忙道:“不是冲着我来的,他们是来找……”可这下突然聪明了,没把话说出口,怕事关重大不宜让太多人知道,只附和着耿氏的话点头,“我自然要向王爷解释的。”

  于是她胡乱吃了点东西,又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就打算去找胤禛说刚才的事。本以为王爷在正院里,径直往这边来,结果刚刚到门前就听见婴儿的啼哭,她并非第一次听见婴儿的哭声,此刻却莫名地感动,呆呆站在门前停下脚步,忘记了要进去找胤禛。

  但胤禛和毓溪都在书房,里面的人急着出来报喜,看到侧福晋在门前,也乐呵呵地说:“琳格格刚刚生了个小阿哥,奴才要去书房给王爷和福晋道喜。”

  融芳挺高兴的,笑着给他们让路,后来想进去,却被身边的人拉住提醒,说王爷和福晋都不在,她不该擅自先进门,只好傻傻地等在外头。

  不久后胤禛和毓溪匆匆而来,毓溪朝她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就进门去,胤禛倒是进门后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问她:“你没事吧?”

  融芳立时笑靥如花,点头应:“我没事,王爷快去看看孩子。”

  产房之中,毓溪看着稳婆给小婴儿擦洗身上的秽物,然后放入襁褓,小心翼翼地捧给她,婴儿一直扯着嗓子哭,哭得声嘶力竭的,倒是入了毓溪的怀里,她稍稍哄了几声,孩子渐渐安静了。

  青莲在一旁问:“福晋,你看小阿哥像谁?”

  毓溪含泪笑道:“脸都皱着呢,眼睛也没睁开,谁看得出来?”说着抬头看了眼榻上的琳儿,产妇已经精疲力竭地昏睡过去。刚刚大夫就说琳格格没有大碍,好好养一阵子会恢复气色,总算是老天保佑,母子平安。

  毓溪抱着孩子出来,让下人挡着风,胤禛站在门前,只是看了几眼,他不敢接才出生的孩子,怕抱不好,只听毓溪说:“琳儿几乎豁出命了,往后你对人家要好一些。”

  胤禛看着那孩子,想到今日的事,亦是感慨万千,答应道:“我听你的。”

  此时小和子急着过来,说皇帝传旨召见,要王爷进宫去解释府里发生的事。胤禛不敢耽搁,顺道也好向阿玛额娘报喜,交代了毓溪要小心,说胤祥一会儿就带人过来守着让她不必害怕,便匆匆走了。

  融芳本有话要找胤禛说,可王爷一阵风似的从她面前闪过,知道是急着进宫,心想今天是说不上话了,而福晋似乎没留心她的存在,已经抱着孩子回去,她站在这里没意思,就决定先回西苑去等着。

  但转身没走几步,就听福晋在身后喊她:“融芳,你过来看看孩子。”

  毓溪站在门前,刚刚进门把孩子抱给乳母,想起在书房里听下人禀告,说侧福晋拿着剑守在琳格格房门外,心中不免感动,便又转出来,看到融芳要走,就喊下她。

  只是她不过一句话,融芳却是遇见什么天大的好事似的,本有些落寞的身影顿时明亮起来,怪不得府里人都私下里喊侧福晋小蝴蝶,她穿着鲜亮的衣裳,蹦蹦跳跳地就飞到眼前了。

  “孩子乳母抱着呢,你快去看看。”毓溪含笑,融芳便喜滋滋地就进了门,刚才那么惊天动地的事,她竟然完全不后怕,毓溪也觉得不可思议。而她则立在门前,喊来丫头问李侧福晋和宋格格如何。

  丫头回话说二位都没事,但是侧福晋来问过弘时阿哥怎么样,知道是留在宫里没跟回来,就先回去了。

  毓溪显然是不高兴的,嘀咕了一声:“还不如融芳懂事,平时倒瞎殷勤,这会子在外头等一等又如何?”

  想来毓溪是还没缓过神,若是冷静想一想,反而该觉得李侧福晋不是不懂事,而是行为有些反常,她是最最懂得人前礼数的人,怎么会在琳格格分娩的时候不来露个脸,尚不知那二位,是被吓破了胆,做贼心虚不敢来。

  两个人躲在东边院子里,看着是互相安抚,其实却关起门来说见不得人的话,宋格格难以置信地问李氏:“是姐姐找来这些刺客?”

  李氏狰狞着眼眉说:“我哪儿来这个本事,你胡说八道什么?今天突然决定的事,我上哪儿找人去?”

  她们俩原本是趁今天难得王爷和福晋都不在家,临时决定要勾引年融芳去吓唬琳格格,贼闯空门的话是她们派人去西苑外嚷嚷的,可谁想到那些刺客看准了今天王府里的人都进宫赴宴,特地挑着好日子来行凶呢。

  眼下只有盼着西苑的人别把这事说清楚,不然王爷细细查,她们未必能脱得了干系,而这件事已经惊动朝廷,只怕若被德妃娘娘知道,她们不会有好下场。

  宋格格目光呆滞地说:“那小贱人生了个儿子呢,这下子可好了,王爷和福晋还不得把她捧到天上去?”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正院来人传话,把她们吓得一惊一乍,说福晋让她们过去看看,琳格格添了个小阿哥,两人苦着脸,唯有硬了头皮去应付。

  深宫之中,中秋宴已经散了,多少有些风声传出来,说雍亲王府被刺客袭击,太后和佟贵妃先后都派人来问,岚琪两处应付安抚,人还在储秀宫时,就得到好消息,说琳格格生了个大胖小子。

  岚琪便对佟贵妃说:“之前说好的,这个孩子请娘娘替他们养着。”

  佟贵妃合十念佛,叹道:“这么大的事,孩子们都吓坏了,好歹过阵子再提,我可不想让她们寒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