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18 穿错了颜色

作者:阿琐

  “屋子里怪闷的,我们出去走走吧。【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岚琪猜想良妃也坐不下来,香荷必然喋喋不休,朝环春使了个眼色,便邀良妃往外头去,带了三两个宫女跟在身后,只在瑞景轩附近逛一逛。

  听不见香荷的哭诉,岚琪但觉得耳根清静,想想觉禅氏兴许每日都要听这些唠叨,不禁笑:“你们两个相比,香荷反而像生了八阿哥的人。”

  良妃笑意凄凉:“若是如此,倒好了。小时候也罢,如今还缠着我做什么?我做得那么绝,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互相利用,只不过我做得更狠一些,他又几时真心实意地把我当母亲看?他心里该是恨毒了我,何必假惺惺地做出孝子的嘴脸?”

  类似的话,觉禅氏一早就对岚琪说过,八阿哥并非单纯认生母才去接近她,自然是觉禅氏从前先伤了那孩子,而八阿哥寄人篱下境遇不如人,想要施展抱负,总要找一处依靠,虽然做母亲的不该和孩子去计较那些事,可觉禅氏眼里哪有什么孩子,她从来没正眼看待过八阿哥。

  这么多年了,岚琪早就放弃去矫正她的心思,而觉禅氏始终没有对永和宫,没有对她和她的孩子们做出任何过分的事,甚至明着警告八福晋不要打永和宫的主意,岚琪已经感激不尽。她不知道自己曾经对觉禅氏做的事究竟有多大的意义,能让这个对旁人生死毫不在意的女人,分出一点心思来眷顾自己。

  “宫里人多口杂,住着又压抑,你一向喜欢畅春园,若是你乐意,可以让皇上允许你永久住在这里,你看可好?”岚琪道,“皇上也想一直住在这里,但太后健在,总要回去侍奉太后,不得已才来来回回。”

  可觉禅氏却笑着问:“皇上几时再回去?”

  岚琪道:“怕是要等腊月。”

  觉禅氏点了点头,岚琪只听见很轻地一句:“不必麻烦了。”可似有似乎,她不能确定觉禅氏是否真的说了,但之后说起八阿哥重病的事,岚琪虽然没能耐也不打算去转变她的心思,但就事论事,还是道:“八阿哥还那么年轻的,若是你一句话,能让他有生的转机,就当清了你们母亲之间这辈子的债也好,何必把他逼上绝路?”

  良妃晃了晃脑袋,显然是不赞同岚琪的话,反过来说:“换做别的女人,在你的处境和地位上,必然早就有一番作为,兴许前朝后宫都能叱咤风云指点江山,可你却还是和从前一样,只不过是个略得宠的妃嫔而已。”

  岚琪笑道:“我没有这样的能耐,活得自在些,有什么不好?”

  良妃道:“就说八阿哥,弘晖的死你忘记了吗,何苦去管谁要不要把他逼上绝路?”

  岚琪皱眉,反问自己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想了半天没有确切地答案,仿佛希望八阿哥不要那么凄惨只是她下意识的念头,并没有去仔细想过其中的得失和前仇,而良妃确切地提出来,她反而有了答案,应道:“我想八阿哥当初再如何算计,只怕也从没有动过要杀弘晖的念头,八福晋才是凶手。”

  “人善被人欺。”觉禅氏冷笑,但旋即就说,“只是你有皇帝护着,谁敢欺你。”

  岚琪莞尔:“那不就结了,有他为我做主一切,我做个男人背后的女人便是。”

  良妃眼中满是憧憬,似乎在幻想可能发生跟在她身上的幸福,痴痴地说:“当初我若能到容若身边,未必和你没有相见的缘分,到时候你是皇帝的心爱的女人,我是容若心爱的女人,妃嫔和大臣的妻妾,说不定还能做朋友。”

  岚琪心酸不已,无奈地看着她,几十年了,她竟然还放不下。都说时间能改变很多事,岚琪就连对胤祚和弘晖的死都不再那么纠结痛苦,可是觉禅氏一点儿没变,纵然两鬓斑白,纵然已见苍老的她不再是绝世美人,可她还是从前那个痴情人。岚琪早就想不起来纳兰容若长什么模样了,可她却依旧沉浸在最初的梦想中。

  岚琪突然觉得,也许自己不去打扰她的梦境才好,大家都快走到人生的尽头了,也许痴迷这那一段人生,辛苦了一辈子的觉禅氏,下辈子能再遇上纳兰容若,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可良妃突然反问岚琪,微微含笑道,“若是你想我做的事,我还能做一两件。”

  岚琪含笑摇头:“咱们这样就挺好,我是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的,若是你乐意,常来和我说说话。”

  那天,很多人看到良妃和德妃在瑞景轩附近晃悠,这两个女人的关系一直是个谜,四阿哥和八阿哥虽然没有明面上撕破脸皮,可他们彼此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朝廷上下都知道,可偏偏后宫里两个生母关系十分得好,有人说这就是十四阿哥为何与八阿哥关系好的缘故,但如今十四和胤禩之间到底怎么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且说九阿哥为了给八哥找药,手下的人打死了一个南洋人,这事惹得皇帝震怒,但没有在朝堂上明着提起。两三天后胤禛出面摆平了这件事,九阿哥冷着脸不言谢,自然胤禛并不在乎。倒是九阿哥找来的那些药,救了八阿哥一条命,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八阿哥这些年几番重病,身子大不如前,这一次虽然缓过一口气,太医的意思,要静养几个月才好。

  但总算一阵风波过去,连带着良妃私通的谣言也淡了,唯一改变的是,几番折腾下来,朝臣当中有人悄悄地疏远了八阿哥,他们总算是看清了形势,八阿哥再如何好,将来也不属于他,站错了队,一家子可都要搭上去了。

  面对一些大臣的疏远甚至背叛,九阿哥是恨得骂爹骂娘的,八阿哥却靠在病榻上不言不语,偶尔出声,就是问他们良妃在畅春园可好,这是胤禟最不要听的话,几番恼怒地责备八哥:“你怎么还糊涂,八哥你和我和老十一样,都是没有亲娘缘分的,我有个不靠谱的娘,有也是白有,老十的娘更不要说了,至于良妃娘娘,不是我对她不敬,她配让你喊一声额娘吗?”

  这样的事,反复了好几次,到后来胤禩也不再问他们关于母亲的事,养病的日子无休无止,七月一过,秋色更浓,每日早晚寒气袭人,坐在窗户里也能看枯枝凋零,那是八阿哥在这一年之后的日子里,见过最多的光景。

  八月十五,皇帝短暂地回宫一趟,侍奉太后过节,岚琪诸人也随驾回到紫禁城,纵然太后已经毫不在乎这些事,皇帝也不得不把孝道做给天下人看。

  他们只在紫禁城逗留几天就要回园子里去,但宫里的中秋宴一年比一年热闹,一则子子孙孙人丁兴旺,二则国运昌隆盛世繁华,皇家生活枯燥无趣,也就指望一年一度的节日可以放肆地热闹一番。

  皇子福晋们要进宫陪着过节,毓溪近来为了守护琳儿,好些事都没在婆婆跟前尽孝了。中秋是大节,前一晚她左思右想,听李氏说胤禛被人问了好几次为什么福晋不随行,心疼他不愿他再费那些唇舌,且中秋这么重要的日子,实在不好再让胤禛一个人去应付。

  隔天一早胤禛从西苑穿戴齐整要出门时,见到一身吉服的妻子已等在路口,他脸上不自觉地就挂起了笑容。

  “我还以为你今天也不去了。”胤禛走上前搀了毓溪的手,几乎忘记了身后还跟着年融芳,而毓溪看到融芳在身后,奈何胤禛牵着她不放手,她只有避开了目光不去看年氏。

  融芳今天打扮得很用心,高高兴兴地想跟着丈夫去过节,上次她穿了红色跟着胤禛出门,结果被德妃娘娘训斥了,这次特地挑了玫红色,想让德妃娘娘知道她懂规矩了,没想到福晋竟然也要去。

  “融芳,快走吧。”毓溪忍不住转身看,果然见年融芳呆着不动,示意胤禛松开手,她笑着道,“再不走可就晚了,一会子宫门口好多马车等着停,别人还要等我们先到。”

  “福晋,我不去了。”融芳垂着脑袋,手里绞着丝帕,朝后退了两步道,“我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没力气了。”

  毓溪要走来问她身子好不好,反被胤禛拉住,轻声道:“随她吧,上次衣裳颜色穿得不好,还被额娘训斥了,可能是害怕。”

  “那……”毓溪想了想,尴尬地笑道,“琳格格要休息,你替我看着点,别让人去正院里打扰她。当然啦,青莲在那儿看着的,你也不必过去。”

  “是。”融芳答应着,偷偷看了眼,见王爷还握着福晋的手,心里很不是滋味,福了福身子道,“王爷和福晋快出门吧,时辰不早了。”

  胤禛没说什么,带着毓溪离开,毓溪却是三步一回头,不安地看着身后的人,将出门时忍不住问胤禛:“把她留下好吗?总是蹦蹦跳跳的,琳儿可就要生了。”

  胤禛嗔怪:“你那里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不会有事的,我好久没带着你出门了,你老老实实跟我去坐半天,我就与额娘说,我们早些退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