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09 兄弟俩的选择

作者:阿琐

  “她身子不好吗?”岚琪问毓溪,但想儿媳妇说最近胤禛对钮祜禄氏比往年好了,心里不免有所期盼,可毓溪毕竟可怜,她不便直接提出来,唯有让儿媳妇赶紧回去,看看家里到底怎么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不久后传回来的消息,让岚琪不知是自己有福还是胤禛有福,琳格格果然有了身孕,照她最后一次月信的日子来看,这孩子该是腊月里就有了的,她们算着日子,像是**月里就能看见了。

  岚琪心中欢喜不已,本该立刻就给玄烨报喜,但玄烨此去治水,不如避暑游幸,没有闲暇也不宜频繁往来信函,她想了想,反正会有人每日禀告宫里的事,玄烨一定会知道的。

  主仆几人正高兴,岚琪让环春张罗一下她要去佛祖跟前还愿,却听见绿珠在外头骂小宫女,等她进来问,才知道有小宫女在嚼舌头,说前面延禧宫的闲话,才被训斥了。

  环春奇道:“延禧宫都快成佛堂了,有什么闲话可说?”

  绿珠应:“听她们说了几句,就刚才的事儿,八福晋进宫给良妃娘娘请安,可延禧宫的人不让进,八福晋也不知怎么了,竟让延禧宫的人跪在门前掌嘴。”

  岚琪和环春面面相觑,还头次听说阿哥福晋管教宫里的奴才,这等同是在像管着六宫事的她挑衅,岚琪不至于和八福晋计较,但她要明白是怎么回事,别等太后和贵妃问起来,她一问三不知。

  环春和绿珠便结伴去前头张望了几眼,八福晋早就走了,掌嘴的是门前值守的小太监,已经被敬事房的人领走,看样子少不了一顿板子,那边的人才不管谁对谁错,惹了主子就该死。

  但若是良妃言语一声,也不至于叫那小太监去受皮肉之苦,可良妃不管不问,反而是易答应听说永和宫的人来了,扶着宫女急匆匆跑出来说:“请德妃娘娘开个恩吧,我们延禧宫的人手越来越少了,再打残了一个,搬件重的东西都没指望。”

  易答应比德妃良妃都更早进宫,如今已是白发苍苍,年轻那会儿身子弱,倒是摇摇晃晃活到了今日,这必然得益于延禧宫先后来了觉禅氏和章佳氏两位得到德妃眷顾的妃嫔,而良妃又一度入了皇帝的眼,延禧宫后来的日子,已经不需要永和宫再扶持。偏偏之前废太子那会儿出了事,良妃娘娘被皇帝再三当众提起是出身罪籍的卑贱之人,八阿哥又连遭打压,封爵都比兄弟们矮一截,如此一来,延禧宫从那之后的境遇可想而知。

  绿珠则道:“八福晋怎么突然发脾气了,可从没听说阿哥福晋管宫里人的。”

  易答应犯了旧疾,喘息粗重,唉声叹气地说:“像是冲着良妃娘娘去呢,我也管不着啊。那小太监传话说,良妃娘娘不让见,八福晋就说小太监撒谎,要他自己掌嘴。就几句话的事,八福晋像是故意进宫来挑事儿的。”

  绿珠和环春面面相觑,安抚了易答应几句,派人去敬事房把那个小太监捞出来,这种小事,环春这样体面的已被人尊称嬷嬷的,自己就能做主,等再来回过主子,岚琪听得莫名其妙,轻笑:“这八福晋怪有意思的,她想表白什么,没事儿进宫闹一场,让人记起她来?好日子过久了,又活腻歪了?”

  环春道:“前阵子八阿哥向是跟皇上提过,要扶府里的格格做侧福晋,就是弘旺小阿哥的生母吧。皇上那儿搁着没应,也不知后来怎么样了,但听说八阿哥和福晋之间早就崩了,独宠那位格格,八福晋若是为此心里不痛快,倒也说得过去。”

  岚琪长长一叹:“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毓溪那儿也不容易,胤禛又不如皇上那么会对付女人。”

  环春笑道:“这话万岁爷听去,可了不得了。”

  岚琪扬脸道:“什么了不得,我都过五十岁了,还怕他?”

  这话一说,环春感慨:“奴婢好阵子没见易答应,刚刚都认不出来了,满头白发,太后看着都比她年轻些。”

  岚琪挪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模样,笑叹:“岁月不饶人,我也终究要和万岁爷白头到老的。”

  紫禁城外,毓溪在王府里都知道八福晋在延禧宫打奴才,可她如今无暇管别人的事,琳格格终于如愿以偿地有了身孕,她满心就盼着琳儿能给胤禛添一个儿子。

  可一想到宋格格跑来找茬,气得琳儿晕过去差点跌坏了孩子,就恨不得把宋氏赶出去。但不愿闹出笑话给胤禛丢脸,只有暂时忍耐,只勒令宋格格永远不许踏入正院半步,而琳格格安胎的日子里,要搬来正院住。

  琳格格哪里敢与福晋住同一屋檐,毓溪却说没有比子嗣更重要的,如今家里人越来越多,有些事防不胜防,将来她分娩后再搬回花房便是,不必大惊小怪。琳格格是拗不过福晋的,眼下王爷不在家,一切只能是福晋说了算。

  一阵欣喜过去后,毓溪给胤禛写家信报喜,落笔后等下人来取,又问了她不在家时发生的事,才发现因为琳儿有喜而漏了一件事,在送出琳格格晕厥的消息前,前后脚先一步到宫里请她回来的,是年侧福晋。青莲道:“李侧福晋原说小事儿散了就好,西苑侧福晋却说她们管不了,散了回头再打起来怎么办,非要让人把您请回来。侧福晋自己回西苑去了,说这些事和她不相干。”

  琳格格在边上一脸尴尬,果然听毓溪叹:“她这是怎么回事,打算一辈子做个小姑娘?”

  青莲劝道:“怕是也难改,福晋若去指教,出师无名啊,难道把家里的事,交给侧福晋来打理?”

  毓溪苦笑,摆手道:“罢了,王爷愿意把她当花骨朵养着,那就养着吧,虽不管事不懂事,倒也不惹事,我知足了。”

  如今府里即将添丁,再多烦恼也不足为道,毓溪高兴,岚琪也高兴,都喜滋滋盼着皇帝和胤禛归来,婆媳俩各自与福晋分享喜乐。可世事无常,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就在岚琪满心觉得一群儿子跟着去视察河工,必然没事的时候,玄烨却在外头病倒了。

  皇帝这一病,来得很急,旧病引发新疾,几乎是白天还好好地和大臣们说着话,夜里突然就倒了。

  那时候,只有十四阿哥一个人在身边,玄烨的意识是清醒的,立刻喊住了要去找人的胤禵,只让他把胤禛找来,他们兄弟俩在跟前后,玄烨决定秘密回京养病,但不能让大臣和其他皇子知道,胤禛和胤禵两个人之间要做出选择,谁护送皇帝回去,谁留在这里“护驾”,不能让别人知道圣驾也不在行列之中。

  胤禛当时立刻便说:“让十四弟护送皇阿玛回京。”

  胤禵没及时反应,但四哥的话,却震到了他。这事儿说不准,就是要变天的,皇阿玛若这一病再不能起,皇子们都不在京城,他一个人和皇阿玛回宫,到时候什么事也说不清楚,他若想继位做皇帝,几乎就是一句话的事。等其他兄弟再赶回京城,早就变天了,除非用兵逼宫,大家兵刃相见,可他们这些皇子,哪个手里有足以撼动皇权的兵力?

  而宫里有太后,有贵妃和诸位娘娘,太后若偏向新君,朝臣们一定会顺从的。

  就这么电光火石的时间里,胤禵想到很远很远了,胤禛则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说:“路上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让皇阿玛病情恶化,带走所有的太医。不用往这里送消息,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

  那时候,玄烨意识有些模糊了,俩兄弟不敢再耽搁,在秘密安排下,皇帝被连夜送走,好在此行虽然日子久,但走得并不远,胤禵日夜兼程,总算把皇帝安全送回了京城。

  岚琪是半夜里被人叫醒的,小儿子都等不及母亲穿戴,直接冲进卧房就说:“额娘,皇阿玛在我府里,皇阿玛病重了。”

  几句话,岚琪顿时清醒,一言不发地穿戴整齐后,跟着儿子秘密离宫进了十四贝子府,玄烨在胤禵的屋子里睡着,完颜氏一个人带着太医守在那儿,年轻的媳妇慌得脸色苍白,一见岚琪就含泪,反被婆婆勒令说:“不许哭,皇阿玛没事的。”

  太医们围着皇帝转了一晚上,岚琪默默地坐在一旁,她刚来时就看过玄烨,他的脚肿得连靴子都脱不下来,直接拿剪刀剪开的,太医们都黑着脸不敢说话,天知道一开口,就是坏消息。

  所有人都在等,等待皇帝康复的奇迹,能用的药都用了下去,连洋大臣们进献的西洋药,也斟酌着用了些,可是皇帝睡得很沉,真怕他这一下,就再也醒不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终于亮了,完颜氏端着汤碗进来,看到婆婆石雕一般坐在边上,轻手轻脚走来,劝道:“额娘,您好歹吃点东西吧。”

  她话音才落,突然听见床榻上传来咳嗽的动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