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01 是侧福晋成全了你

作者:阿琐

  纵然底下的人充满疑惑,可琳格格做事向来稳妥,抓的又是个女子,不至于生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那几个婆子便答应了,把人送到琳格格屋子里后,就点着灯笼守在外头,生怕琳格格万一有什么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房门一关,外头的雨声静了好些,屋子里点了四五支蜡烛,还算亮堂,真把人带进来,琳格格反而不知怎么好,犹豫了片刻,想起人家身上湿透了,去取来干净的布给她,温和地说:“你擦擦吧。”

  烛光里抬起一张惊慌失措的脸,正是年侧福晋陪嫁的丫头耿氏,如今已是王爷收了房的侍妾,府里的人都喊她一声耿姑娘。若说琳格格她们是伺候王爷福晋的存在,这耿氏更算是个奴才了,是以在琳格格面前,也仍旧以奴婢自称。她慢慢地擦干了脸上的雨水,又把头发拧了拧,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反是琳格格问她:“冷吗?要不要给你熬一碗姜汤?”

  耿氏却红着眼睛,一面想哭,一面又倔强地忍耐着,反问道:“格格怎么不把奴婢交出去呢,您不怕奴婢来花房偷您的东西?”

  琳格格淡淡一笑:“我这里都是花花草草,你要真想拿什么,拣喜欢的拿去便是了,也算不得偷我的东西,反正都是府里的。”

  耿氏轻笑,别过了脸,但没想到琳格格这个温柔的人,却并不愚蠢,她继续道:“我想你不是来偷东西的,应该是有别的什么事,那天我撞见你偷偷从侧福晋屋子里出来,心里就担心你惦记上我,如今你真的来了,我倒安生了。”

  耿氏眼神一亮,问:“那天的事,您没有告诉福晋?”

  琳格格摇头:“福晋不爱人疑神疑鬼,说那种话,和嚼舌头没什么两样,你自然和侧福晋有相处之道,外人何必插手西苑的事。”她停了停,又认真地说,“你来了几天,大概也听府里的人说了,花房里的琳格格在王爷面前吃不开。可不管你今晚来做什么,若是想欺负我祸害我,也没那么容易,从前我只是不想计较,往后我也不愿计较,可我不是任人欺负的。”

  耿氏垂着眼帘,不知怎么,脸上紧绷的神情松了下来,兴许是知道琳格格没到处去说她鬼鬼祟祟的事,这会儿又没让人声张抓到她的事,心里踏实了,找到一丝慰藉了,不知不觉竟落下泪,抹掉眼泪后,从怀里掏出一对精巧的白玉双喜杯。

  琳格格曾帮忙置办侧福晋进门的事,认得这对杯子,是王爷和侧福晋用来喝合卺酒的,她更记得,侧福晋新婚第二天,青莲对福晋说,婚房里饮合卺酒的杯子不见了。

  “西苑里倒灌了水,许多人进进出出乱哄哄的,我就趁机溜出来了。”耿氏低垂着脑袋,不等琳格格发问,自己便慢慢坦白,“想把这对杯子埋在花房里,运气好不会被人发现,运气不好,若是将来被人挖出来,也是格格的事,和我不相干了。谁、谁叫您那天撞见我偷偷进了福晋的屋子,若不然……”

  “果然。”琳格格反而舒口气似的,笑道,“你又何必呢,真有什么事,我必然以理据争,你未必能脱了干系。”

  耿氏偷偷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府里的人都说,您好欺负。”

  琳格格苦笑:“他们骗你的。”

  耿氏却突然哭了,抽噎着说:“我娘照顾了她十五年,把我也弄进府里伺候了她十五年,我心想她嫁人了,我总能自由了吧,我不想一辈子做奴才,我好好一个姑娘家,为什么不能嫁人过自己的日子?可她们却强迫我做陪嫁的丫头,往后一辈子都要伺候她,我娘说小姐是她养大的,她舍不得,那我呢?我还是她亲闺女呢,凭什么?”

  琳格格听得心颤,耿氏却眼底泛精光,含恨道:“我想了好久好久,唯一的法子就是做王爷床上的女人了,哪怕在这府里一辈子低人一等,我也不要再伺候她。”她扬脸,哼笑道,“格格大概不知道吧,我们家小姐是个傻子,她天真又简单,从来不懂人情世故,换做别人,谁能容自己的奴才和丈夫睡在一起?”

  “也许是她心地好呢?”琳格格轻叹,“她对福晋说,你是她的奶姐姐,要知道王爷若不把你收房,你恐怕都没命在这里与我说话了,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可她却留下你包容你,念的就是那么多年的情分,你怎么还能说她是傻子?”

  耿氏紧绷着脸,不言语。后来才慢慢告诉琳格格,她跟着小姐进门那天,带了迷药来,原本打算把王爷和格格都迷晕,她自己假装落红,没想到王爷醉得很厉害,她便只在自家小姐的杯子里下了药,化在酒里的药烈性更强,小姐没多久就倒了。之后的事,便是那样了,那一晚她真的成了王爷的女人,本是抱着必死之心,哪怕死了也要膈应一下小姐,没想到命大,被收了房。

  琳格格走上前,用丝帕包了那一对杯子,用力往地上一摔,正好外头一声惊雷,那么幸运没让人听见,然后对耿氏道:“明天一早,我们一起去翻花盆,把这些碎片垫在花盆底下沥水用,永远不要再提起这件事了。福晋常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已经是王爷的人,过去的就过去了吧。”

  耿氏抿着嘴,不知该应什么话。

  琳格格道:“我也不知你心善心恶,只是想若能从此变善,就是我积德了,我也不是可怜你,只是你的不如意,我略懂些。”她微微一笑,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衣衫,递给耿氏道,“明日说起来,就说你屋子里漏水了,我让你过来住的,你先换衣裳,我会去吩咐底下的人。”

  耿氏犹豫了半刻,伸手接过了衣衫。

  琳格格朝门外走,但突然又转身,对她说:“我想,侧福晋没有逼你做奴才,也没有逼你做陪嫁丫头,更不想毁了你的一生,我觉得你怪错人了,何苦把怨气都撒在侧福晋身上?这次的事,她救了你一命,也算是扯平了。虽然你眼下只是个侍妾,但我们王府待下极宽厚,不会有人欺负你,福晋更不是不容人的,便是你将来得了王爷喜欢,福晋也会善待你。我劝你不要再兴风作浪,这一晚过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做个好人比做个恶人自在多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折腾什么呢?我不会和人争吵,但有一句说一句,你再想做不该做的事,我也不会再仁慈的,别的我都能不计较,我见不得有人给福晋添麻烦。”

  耿氏怀抱着衣裳,重重点了点头,嗫嚅着:“格格能成全奴婢,奴婢一辈子记着您的好。”

  琳格格笑:“我觉着,终究还是侧福晋成全了你呢,放着十几年的情分,别辜负了。”

  那一晚,虽然电闪雷鸣过了子夜才歇,王府里倒是一年安宁,除了西苑倒灌了水,别处都很太平。隔天一早耿氏从花房回去,有人多嘴问了几句,便说是屋子里漏水,去琳格格那儿住的,这是细琐的小事,也没人在意。但琳格格心里透彻,藏不住事,第二天在毓溪面前总有些和平常不一样。

  而不等毓溪仔细问她怎么了,外头却传来消息说,十四福晋昨晚摔了一跤小产了,不足三个月的胎掉了,而从没听说十四福晋有喜了,据说的确是连十四福晋自己都没想到有了身孕。按说她都是生养过的人了,竟还这么粗心大意,毓溪得了消息连声叹,换了衣裳往十四贝子府走了一趟,便要进宫去安慰婆婆,婆婆是最爱惜儿孙的,听见这种事,岂能不难过。

  但岚琪毕竟见多了生死,又是没见天日的孩子,她也不必太伤心,可听说是在儿子与儿媳妇发生争执时,闹得儿媳妇一脚踩空摔下去,不免恼怒胤禵不会心疼人。毓溪不便听十四弟府里的是非,等额娘问底下人话时,她就悄悄退了出去。

  本在屋檐下与绿珠说话,看她绣荷包,想等着额娘里头交代好了事情再进去,没料到十四弟却先进宫来了,他走得急没看到四嫂在边上,一头就扎进母亲的屋子,都不等人通传一下。

  绿珠笑道:“十四爷一向这样子,这么大了,在娘娘面前还和小时候一样。”

  毓溪笑着说:“额娘一向宠爱十四弟。”

  可没多久,却听见屋子里有笑声,这才叫她真正惊讶,明明方才额娘气得脸色都变了,怎么儿子到跟前哄几句,她就高兴了?

  毓溪不由自主地朝窗下走了几步,但听十四弟在哄母亲:“额娘别和我生气,我们都是糊涂东西,您儿媳妇都说不敢再进宫了,怕挨骂。她知道是自己踩空的,我可没碰她一手指头,她也不怪我,我们好着呢。孩子没了虽然可惜,可她看我心疼她的着急模样,还喜滋滋地说嫁给我真好,我都不知说什么了。”

  而额娘则说:“你要更疼爱她才好。”

  毓溪不禁有些奇怪,方才当着自己的面,额娘完全不是这个态度,但不敢多听怕惹人注意,匆匆又远离了。

  小半个时辰后,胤禵出来,这才见到毓溪,倒是礼貌地上前问安:“四嫂几时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