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900

作者:阿琐

  温宪挽袖上前为父亲磨墨,娇然道:“女儿这辈子,终归是及不上额娘半分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笑:“舜安颜愿为你生死相随,还不知足?”

  温宪恬然一笑,眼底满是失而复得后的幸福,看着黑漆漆的墨汁在手下晕开,不经意地抬头,许是黑白对比的强烈,突然就觉得父亲越发被霜染了发丝,连辫子里都藏不住白发,银丝缕缕交错,满是岁月的沧桑。

  “阿玛,您可要硬朗些。”温宪不由自主地说,可自己也被唬了一下,见父亲满面疑惑,便道,“我们兄弟姐妹都不可靠,您是额娘唯一的依靠。”

  玄烨轻笑不语,提笔写信,很快洋洋洒洒写满三页纸,小心翼翼放入信函,派最稳妥的人送回京城。此刻已是华灯初上,玄烨没心思用晚膳,却说:“陪朕去走走可好?”

  温宪点头答应,上前来搀扶,玄烨却忽然道:“和舜安颜在这里住几年,就搬回京城吧,别叫你额娘担心。她也有年纪了,若有什么事,你远在天边,她不会因你不在身边遗憾,却会心疼你往后愧疚为此一辈子,你可忍心?”

  几句话说得温宪鼻尖发酸,靠在父亲肩头娇滴滴地说:“好好的阿玛提这些做什么,我听话便是了,过阵子就和舜安颜回京城避居。”

  玄烨欣慰:“这才好。”

  同一轮明月下,京城的天气却不如承德那般清爽透彻,一场雨闷着下不来,纵然骄阳落山,依旧热得人烦躁不堪,没事的人都懒懒地躲在屋檐下,盼着一场雨落下来,缓解这压抑的天气。

  十四贝子府中,因弘春中了暑气病倒,一家子围着转,又有人挑唆嫡福晋和侧福晋不和睦,说嫡福晋只管自己儿子的死活,不管庶子,完颜氏岂容人这般编排她,把家里的嘴碎的奴才们一顿责罚。正在火头上,下人来说十四爷回府了,可她才赶回正院里,却见胤禵似乎是换了衣裳又要出门,完颜氏没好气地说:“又要去八贝勒府?”

  胤禵不耐烦地说:“我在宫里被额娘管,被规矩束缚,如今自立门户,做什么事还要看你的脸色?”

  完颜氏也不是泼妇,压制了脾气,好言道:“别的事我才不管你,可八阿哥那样的人,实在不值得往来,九阿哥十阿哥又不待见你,你何苦呢?”

  胤禵却整了整衣衫,严肃地对妻子道:“去说治水的事,你以为我们合计什么?皇阿玛在承德发了三道圣旨来,入秋前一定要缓解灾情,你当我们在玩儿?我不和你吵,我有我做事的道理,可我也把丑话说在前头,别动不动去跟额娘告状,额娘年纪大了,该养老享福了,少为我们操心。”

  完颜氏一心不想丈夫和八阿哥往来,又搬出弘春来说:“儿子病了,我和妹妹正着急,你就不能守一夜?”

  胤禵这才稍稍有些犹豫,问了几句儿子如何,听说只是中暑,又觉得不必在意,瞧天色压抑像是要下雨,不愿再耽搁,便朝外头走。

  完颜氏急着上前拦他,不留神踩空了台阶,从三四级台阶上一路跌下去,痛得眼冒金星,胤禵赶回来抱她问怎么了,完颜氏直觉得小腹一阵绞痛,底下有热乎乎的东西流出来,失声哭道:“胤禵,我疼……”

  此时天边闪电划过,轰隆隆的雷声震响,盼了一天的雨终于落了下来,大雨噼噼啪啪鞭笞着大地,八贝勒府中,胤禩一直在书房里等十四弟来。

  可大雨中却等来消息,说十四福晋摔伤了,十四爷今晚不来了,他微微皱了眉头,正好八福晋送参汤来,听见这句话,不禁冷笑:“从前你不信任他,总是留一手,只怕如今他也不信任你,都一样。”

  胤禩不语,八福晋又道:“他们是亲兄弟,哪里那么好挑唆的,有永和宫在,怕是翻不了脸,你别落得自己没好结果。”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结果?”胤禩饮下参汤,眼底掠过慑人的寒光,像看陌生人似的看着妻子道,“如今我还有什么输不起的?”

  这一晚电闪雷鸣不歇,胤禛原在书房拟治水的方案,见大雨瓢泼雷声狰狞,便撂下手里的事,打了伞往正院来,果然雷声雨声里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他带着一身水汽进门,见毓溪正抱着女儿在屋子里来回转悠,小婴儿被雷声吓得啼哭不止,他上前抱抱女儿,毓溪也累得抬不起胳膊了,让他擦了身上的雨水过来抱孩子,谁晓得小丫头一入父亲怀里就安逸了。

  胤禛有些得意地说:“必然是我抱得比你舒服,你这身板,哪里有力气抱孩子?”

  毓溪看着女儿吮着手指头安逸地睡过去,不屑地说:“正好犯困了,叫你捡了便宜。”可是抬头见胤禛头发被打湿了,知道他特地来看自己,心里甜甜的,拿了干布来给他擦头发,突然一声惊雷炸响,把她吓了一跳,可丈夫怀里的小东西却只呜咽了几声又继续睡了。

  两人轻声说了几句话,门前忽然有人进来,琳格格亦是一身水汽,她不知王爷来了,本见电闪雷鸣怕小郡主哭闹,冒雨过来看一眼,竟撞见王爷和福晋说话,吓得她不知怎么好,连问候也没有,转身就跑,反是毓溪追上来说:“有事吗?”

  琳格格尴尬地说:“只是想来看看您和小郡主,没别的事,不、不知道王爷在。”

  毓溪怎会疑她,让她回去路上小心些,琳格格却道:“过来时听说西苑门里水倒灌了,不知侧福晋会不会害怕。”

  “旧年大雨时就有这事儿,这次翻修却忘了,等雨过天晴,找工匠来修。”毓溪这般吩咐,又说下雨不要琳儿过去看,家中总有管事的能照应,但是回过神和胤禛说话时,为了家宅安宁着想,为了不让年家寒心,便劝丈夫,“你身上的衣裳总要换了,我这儿照顾闺女没空伺候你,去西苑吧,新作的衣裳都在那儿,还没穿吧。”

  胤禛微微皱眉,抱着女儿侧过身去,摇头不答应。

  毓溪劝道:“你就不可怜我,总说这些话心里变扭,何必要我再三地说?”

  胤禛抱怨:“怎么成了我欺负你?”

  毓溪却一脸严肃:“你我十五岁时,懂什么?她年纪小,本就该多包涵,你这样晾着人家,就不怕年家的人心寒,皇阿玛给你指这门亲事,你也要辜负吗?”

  胤禛竟无言以对,和毓溪磨蹭了半天,到底还是去了,出门时毓溪还说:“等天气好了,你送她回一趟年府,正经回门都耽误了,我们已经失礼了。”

  大雨之中,下人掌灯撑伞,拥簇着王爷往西苑来。融芳正趴在窗口呆呆地看底下奴才往外舀水,忽然见他们搬凳子搭桥,旋即一群人踩着凳子进来,胤禛立定在屋檐下,脱了斗篷指挥他们如何排水,直把融芳看傻了,等丫头来喊她,才匆匆忙忙迎到门前。

  胤禛见她出来,灯光下眼圈红红的,像是哭过了,便虎着脸说:“好好的,你哭什么?”

  融芳一怔,老实地说:“我想家了。”

  胤禛轻笑,忽然一道闪电劈下,雷声震得地动山摇,融芳吓得尖叫,胤禛一转头人就不见了。等他定睛看,融芳不知几时跳回了门里去蹲在门后,露出了半截身子。

  从前打雷下雨,宋格格总撒娇往他身上钻,一两次新鲜,久了就有些烦,倒是突然见年融芳这模样的,莫名生出怜惜的心。跨进门,把她搀扶起来,和气地说:“过几天不下雨了,我送你回家一趟,你额娘还在京城吧。”

  融芳点点头,突然被呵护,就抑制不住委屈,含泪说:“那天我是去找那棵树来着,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第一次见面?”

  “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融芳泪中带笑,骄傲地说,“小时候的事我基本都忘了,可那件事我一直记得。”

  胤禛实在想不起来了,但见她高兴,便附和着听了几句,融芳比他想象得还要好哄,虽然之前问题种种,可并不是会叫人烦心的存在,几句话就能把不高兴全忘了,那一晚胤禛过得,意外得很自在。

  而这一晚大雨中,花房里也不安宁,琳格格冒雨去见了福晋后尴尬地回来,一直忐忑不安担心王爷会不会误会她故意去露个脸,心神不宁不能入睡,外头又电闪雷鸣,更加没有困意。

  正发呆时,外头一阵躁动,她紧张地坐了起来,不多久贴身的丫头掌着蜡烛进来,掀开蚊帐说:“格格,抓着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像在我们花房里偷东西。”

  琳格格披了件衣裳,和丫头一道出来,几个伺候她的婆子把人带了上来,一支支蜡烛点起来,光影摇曳里,看清了是个女人,她凑近了再仔细看,心里一紧,见周遭还没人认出来,便道:“把她带进去,我亲自问她,你们、你们先下去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