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98 去找柿子树

作者:阿琐

  琳格格早不是初来乍到的小媳妇,在府里这么多年,便是和奴才们周旋办事,也学会察言观色,耿氏这副模样必然在掩饰什么,她记着福晋的话,不要管西苑的事,便只道:“到底是一直跟着侧福晋的,最知冷热,我这里在给侧福晋量尺寸装竹帘子,妹妹的屋子里要不要添置?”

  耿氏忙推手说:“格格您忙着,奴婢先下去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琳格格没有挽留,等耿氏离开,她带人做完活计,便也离了西苑,可耿氏鬼鬼祟祟的模样让她留了个神,吩咐身边的侍女们:“花房里小心门户,侧福晋带了新人进门,遇上不懂规矩的乱闯就不好了。”

  此时深宫里,胤禛和毓溪带着融芳去过宁寿宫又到永和宫,融芳从前随母亲进宫请安,只见识过宁寿宫和长春宫,第一次到永和宫来,她却已是德妃娘娘的儿媳妇了。岚琪见她,和当初见李氏一样,该说的话一句不少,更重提府里的规矩,往后除了李侧福晋之外,其他人不必跟着胤禛出入宫闱,更命儿子,若非毓溪的意思,也不可以带着年氏单独进出家门,一家主母的尊贵,他作为丈夫也必须为妻子维护。

  这是府里一贯有的规矩,胤禛和毓溪都习以为常,可对年融芳而言,却是莫大的委屈,她才体会哥哥那句屈居妾室的分量有多重,可她却曾天真的以为,只要能在胤禛身边,做个端茶递水的丫头也不在乎。进门不过三两天,一系列的打击已经磨去她一层光芒和棱角,而丈夫也不是想象中那般柔情似水,毕竟自己从小恋了他近十年,她付出的感情更多些。

  岚琪没有留他们太久,说天气炎热,不要等正午毒太阳才走,一家三口早早离了永和宫,毓溪和胤禛并肩而行,融芳跟在后头,王爷和福晋有说有笑,就算是一个眼神都那么默契,这才是她向往的婚后生活,可如今并不属于她。

  他们经过毓庆宫时,恰遇上太子和太子妃出门,胤禛赶紧带着妻妾上前行礼,太子如今和从前大不一样,整个人脱胎换骨一般,看人的眼神也温润起来,边上的太子妃更是容光焕发,再无从前满身的凄凉,在旁人看来,复立太子给予了他们人生的很大希望,却不知太子夫妻之间对于这一切,另有一份默契在。

  太子妃温和地问:“这就是四阿哥家的新弟妹?”

  胤禛颔首,侧身示意融芳见人,到底是高官家的千金,人前礼数丝毫不差,太子妃笑道:“新弟妹这么漂亮,毓溪可被比下去了,四弟你不能疼了新人,就忘记毓溪的好。”

  这是亲昵的人才能有的玩笑话,毓溪先是一愣,可见太子妃神情柔和,她也不好装不熟,忙上前热络地说:“到底是嫂嫂疼我。”又问,“太子和嫂嫂这是要去哪里?”

  太子说他们要去英华殿上香,一面邀请胤禛:“你去不去?正好纳了新人,也去和祖宗说一声,保佑你开枝散叶。”

  若是从前,胤禛躲着太子还来不及,可太子经历此番起落,整个人都变了,胤禛反而不知怎么推却,便答应下。但因见只有太子妃随同,自己妻妾同行显得不尊重,脑筋一转,便吩咐融芳:“你从前进宫,总要去长春宫请安,今日也不能免了,该替你的嫂嫂去问候惠妃娘娘一声。一会儿我和福晋从英华殿过来,接你回府。”

  融芳想起方才德妃娘娘的吩咐,她不能和王爷同进同出,再看太子也只带了太子妃一人,明白自己是不够资格去的,默默答应下,等太子和王爷一行人走远,身边的人便来引路道:“奴才带侧福晋去长春宫。”

  融芳却呢喃:“我并不想去长春宫,反正惠妃娘娘也对我说,叫我别和她有瓜葛,往后少走动。”

  那宫女尴尬地一笑,不知怎么应答,却见侧福晋眼睛一亮,笑眯眯地说:“不去长春宫了,你们随我来,我去找一颗柿子树,我大概记得在哪个方向,具体在哪儿可就不知道了。”

  宫女唬得不轻,忙劝:“侧福晋,这宫里可不能随便乱走的,娘娘她不是才教了您规矩?”

  融芳抿了抿唇,不情愿地说:“我不乱走,我们规规矩矩地走,我、我就找半个时辰好吗?”

  “侧福晋……”不等宫女再劝,眼前的人径直就跑开了,她们不得不跟上去,一面又朝边上的使眼色,让他们去永和宫回话。

  岚琪这边打发了儿子媳妇后,正打算歇一歇,听人传话说四阿哥和福晋跟着太子去英华殿了,心想路上遇见避无可避,胤禛自己有分寸,她也不必担心什么,可才闭眼睛想打个盹,环春轻声在她耳边说:“娘娘,侧福晋她在宫里乱走呢,说要去找什么柿子树,原本四阿哥是让她去长春宫向惠妃娘娘请安的,但侧福晋没去。”

  岚琪睁开眼,皱了眉问:“她找柿子树做什么?宫里的柿子树?”

  环春亦是哭笑不得:“咱们这位侧福晋,果然还像个孩子,不言语时很体面尊贵,气质也好,可一张嘴说话,浑身都是孩子气。”

  岚琪则叹:“我问了皇上,原来年家对她的教养,和我想象的不一样,皇上说毕竟是做妾,怎好和毓溪相提并论,可你看不专门调教,又被宠坏的话,就是这模样了。”

  一时睡意全无,岚琪站在阴凉地给廊下的鸟儿换水喂食,渐渐把年融芳的事忘了,外头却又有话传来,环春亦是一脸着急地说:“娘娘,侧福晋遇上宜妃娘娘了。”

  御花园里,融芳正跪在石子路上,她原本想必然是园子里花草树木多,不记得当年那棵柿子树在什么地方了,就想来御花园找一找,没想到惊扰了在湖畔凉亭里歇息的宜妃娘娘,这会子正回话,宜妃不让她起来,她只能继续跪在,夏天衣衫薄,膝盖已经疼得钻心了。

  而宜妃近来夜里总是睡不好,今天逛园子走累了,难得有了倦意,就想在亭子里睡一觉,桃红带人在边上扇扇子驱热赶蚊虫,本十分怯意,却突然被一阵笑声吵醒,她满肚子的火要拿人来打,没想到底下人带来的,却是四阿哥府里的新人。

  她故意刁难融芳,也是想出口恶气打永和宫的脸,本打算吓唬吓唬就把人放了,怎么也没想到,德妃竟然会亲自到御花园来领人,她远远走过来时,宜妃正伸手去捏融芳的下巴,等桃红提醒,抬头才见岚琪带人过来,而她刚刚抓着小媳妇的架势十分难看,远远看过来,像是她在出手打人的耳光似的。

  果然岚琪到跟前时,先低头将融芳看了眼,见她脸上除了惊恐之色,并没有挨打的痕迹,算是定了定心,还未开口,宜妃就先道:“这么热的天,劳动你亲自来一趟?”

  岚琪并不愿和宜妃发生冲突,大家好一阵歹一阵,这么多年她都习惯了,何必和宜妃计较,客气地说:“新人不懂规矩,又年轻气盛,怕冲撞了你,我特地来带她走的。”

  宜妃却不领情,竟当着岚琪的面,又去捏融芳的下巴,啧啧道:“多漂亮的小娘子,可惜太没规矩了,你管着六宫的事,一定没空教儿媳妇,不如我来帮你教,保管教得服服帖帖。什么乱闯乱走的事,绝不会再有,也不会丢永和宫的脸。”

  这种动作,轻浮又难堪,岚琪顿时怒从中来,虽不至于指着宜妃争吵,却上手推开了她,一把将融芳从地下拎起来丢给身后的环春,小媳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跌入环春怀里,只听环春说:“侧福晋您别开口。”她就吓得不敢发声了。

  岚琪把融芳护在身后,昂首看着满面惊愕的宜妃,不冷不热地说:“我的儿媳妇,自然我来教,她做错事在人前失礼,我必然会罚她,可谁若想欺负我的孩子,我也不会答应。”停一停,又道,“不要一把年纪了,为了个十几岁的小毛丫头丢了脸面。”

  宜妃眼睛瞪得溜圆,嘴上硬道:“难怪小的不懂规矩,有人撑腰呐,这三宫六院还有没有尊卑有没有王法了?”

  岚琪看她一眼,不言语,转身则怒斥环春:“愣着做什么?把侧福晋送回去。”

  融芳几乎被架着走的,可她才从御花园的石子路上脱离苦海,等着她的却是永和宫的青石板,德妃娘娘总算仁慈,没让她晒在太阳底下,可在家金枝玉叶的大小姐,几时吃过这样的苦头,一面跪着一面哭,却没有人赶来帮她说句话。

  英华殿里,毓溪和胤禛随太子太子妃拈香行礼,不知外头那场闹剧,这里宁和得有几分超脱得意境,因太子和四阿哥有话说,太子妃和毓溪退了出来,可妯娌二人还没说上话,毓溪就听说他们家侧福晋闯祸了。

  太子妃笑道:“你去吧,等四弟出来,我告诉他一声。“

  毓溪尴尬极了,行礼后匆匆离了英华殿,赶到永和宫时,进门就见融芳跪在阴凉地里,她赶上去时,小媳妇已是哭得可怜,她急着问:“你怎么了?”

  融芳却只是哭:“福晋,太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