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97 心眼不坏

作者:阿琐

  琳格格受宠若惊,可心中又不免为自己骄傲,这几年她一心一意跟着福晋学做事,每天忙忙碌碌的不去想什么恩宠,如今也总算有个结果,即便王爷不正眼看她,总还有人看着的。(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见钮祜禄氏手腕上戴着自己赠她的镯子,微微一笑道:“你很喜欢这只镯子?下回瞧见好水头的翡翠,我再给你挑一只。”

  毓溪看了眼,故意玩味:“额娘几时给她的,儿臣怎么不知道?您可不能偏心呐。”

  环春在一旁笑:“福晋不知拿了娘娘多少好东西,这会子还与琳格格争?若是奴婢,一定大大方方地说,琳妹妹好,额娘是该多疼她。”

  琳格格听着,不禁欢喜地笑起来,岚琪瞧见那眼眉弯弯里,透出很简单的幸福,而她的笑容那么好看,自有才十五岁的年氏不能比的韵味,可惜她的丈夫就是不多看一眼。岚琪暗暗想,琳格格这般处境的,将来毓溪但凡有什么,只怕她被人欺负的日子,还在后头,要么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要么运数能有所改变,将来若住进这紫禁城,还不知有什么样的事等着她们。

  “你好好陪在福晋身边,我虽在宫里,可王府里的事都在我眼睛里,我容不得兴风作浪的人,也绝不会亏待了好孩子。”岚琪说罢这些,示意环春带钮祜禄氏去领赏赐,自己和毓溪又说了半天的话,避开正午毒日头,让她们姐妹早些回去了。

  回府的马车上,毓溪与琳格格道:“西苑里的事,你不要去凑热闹,若是有人惹上你,你只管来找我,若是太平不相干,她们打破脑袋你也别管。”

  琳格格怔怔地点着头,刚想问娘娘怎么看待这事儿,可想福晋不让她问,就把话咽下了,反是毓溪告诉她说:“娘娘说了,只要年侧福晋不反对,就把那陪嫁丫头收了房。只怕这件事早晚会传出去,到时候有人问起来,就说收了房,反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非要有人打听看笑话,不理会就是了。”

  琳格格笑道:“我天天跟着福晋,也不会轻易遇见外头的人。”

  毓溪颔首:“还是你最好。”

  两人回到府里,胤禛已经到工部去,青莲说王爷早晨离了西苑后再没和年侧福晋见过面,西苑那边也没闹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新人已经装扮整齐,等着给福晋敬茶。毓溪便回屋子洗漱一番,在前厅里正襟危坐等年氏来。

  行礼、奉茶,所有的事都有嬷嬷在边上指引,融芳做得像模像样,这会子跪在蒲团上等福晋示下,毓溪却让她起来,和气地说:“往后就是一家人,比不得别人家,我们府里的姐妹不多,大家往后要和睦相处。”

  融芳答应着,奈何彼此都陌生,头一天实在说不上什么话,又与李侧福晋见了平礼喊一声姐姐,宋格格和琳格格上前来问候,琐碎的礼节后,毓溪便开门见山地说:“早晨进宫请安,关于你那陪嫁丫头,娘娘的意思是看你,你若答应就把她留下收了房,你若容不下的,自然也有法子处置,就轮不到你插嘴了。”

  融芳一怔,偷偷瞧了眼跟她的嬷嬷,这一上午她已经清醒了,嬷嬷告诉她,耿氏既然已经被王爷睡了,那身子就不能随便再叫别人碰,如果府里不留她,大概会被秘密处死。

  这话把融芳吓得不轻,耿氏是她的奶姐姐,乳母辛辛苦苦照顾她十五年,连亲生的女儿都一并放在身边做奴才,说是就算这辈子不嫁人,也要好好伺候小姐。这事儿她咽不下,可真要人家去死,她实在是不忍心。

  “福晋,能不能……”融芳并不犹豫结果,只是不甘心,说话便有些吞吞吐吐,还是被福晋催促了一句,才慌张地说,“求王爷和福晋留下她。”

  毓溪手里端着茶,闲闲地吹了两口,便道:“那就留下吧,收在西苑里做个侍妾,端茶送水的活计往后不必她做了,名分什么的,等日子长了再说。”

  融芳赶紧谢过福晋,留下奶姐姐一条命,她反而松口气似的,但昨晚的事情实在让她尴尬又憋屈,很快又沉下脸,而毓溪也不客气,直白地与她道:“这样的事,再不能发生了,你若不能喝酒,往后一滴酒也别沾,伺候王爷要时刻保持清醒,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的话,我会派有年资的嬷嬷再把府里的规矩一样一样教给你。”

  融芳抿着唇,憋屈地点了点头,想想她在家里是千人捧万人宠的大小姐,如今却屈居为妾矮人一截,连说句话都要看正室的脸色,难怪哥哥会那样劝她。眼下又遇上这种事,这才进门第一天,她就有些后悔了。幻想中颀伟而极富魅力的丈夫形象,压根儿没出现在眼前过。

  “散了吧。”毓溪见没有别的事可说,便吩咐众人退下,但她也明白不能不给新人面子,随口便说,“你回去好好歇着,这几天王爷都要在西苑休息,你要伺候好王爷。”

  融芳却呆呆地想着心事,没听福晋说什么,被身旁李氏推了一把,才缓过神,迷茫地看着福晋,毓溪微微摇头,撂下她们往自己的屋子去,进门坐下,有小丫头给她换鞋时,对送茶来的青莲笑:“模样真是漂亮,画上下来的仙女似的,可怎么有些呆呆笨笨的,很不机灵。不是都说她灵气逼人吗,灵气呢?”

  青莲笑道:“只怕遇上这种事,谁也机灵不起来了,叫陪嫁丫头睡了自己的喜床,侧福晋只怕要膈应一辈子,亏她那么好心,还肯把人留下。”

  毓溪叹:“若是真心的,她心眼的确不坏。”

  此时西苑里,融芳端坐上首,西苑上下所有的奴才都来向她行礼。众人推着耿氏过来,她哭得梨花带雨地跪在地上,融芳心中难过极了,可不得不摆出架势说一番体面的话,等之后散了,她闷坐在镜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掉下眼泪,却又倔强地抹掉,自言自语:“这叫什么事儿?”

  这日夜里,王爷并没有如福晋说的那般来西苑休息,融芳在屋子里徘徊许久,以为丈夫不会再来时,底下丫头突然来说:“侧福晋,王爷过来了。”

  果然是毓溪派人去叫胤禛到西苑住,说她白天把话撂下了,胤禛不能不给她面子。闹得胤禛左右为难,心想已经对融芳做出尴尬的事,别再惹恼了毓溪,不情不愿地过来,可进了门也不和融芳说话。

  融芳干坐在一旁,看着侍女们伺候王爷洗漱更衣,她从来没做过伺候人的事,只会这么看着,胤禛偶尔瞥她一眼,见她发现自己被看着,漂亮的脸颊就会突然变红,然后再偷眼看自己,女人家的娇俏妩媚,都在里头了。

  侍女们退下,屋子里清静了,胤禛站在盛放了冰块的瓷缸前扇扇子,融芳看了半天,总算机灵起来,走上前拿过他的扇子,两人的手交叠时,想到昨夜喝交杯酒时还十分美好的心情,她把心一定,仰面对胤禛道:“我原谅你了,往后可不能再有这样的事。”

  胤禛一愣,反问:“你原谅我?”

  融芳皱着眉头,竟将双手抵在胤禛的胸口,毫无新人的羞怯,仿佛已婚多年般,对胤禛道:“昨晚的事我不怪你了,但往后你要对我比对她好。”

  这样的事,这样的人,对胤禛来说实在新鲜,昨晚他回婚房前已经被灌醉了,行房时根本不知道抱着的女人是融芳的丫头,他心里虽然愧疚,可也不觉得是什么天大的了不起的事,毕竟对融芳还没什么感情,若换做毓溪,他才真正要抬不起头来。

  今天忙了一整天,就是不愿去想这些事,原本他收个丫头没什么的,偏偏是那种日子,就好像犯了什么大错,索性就选择了逃避,想着过一阵子总会好。

  可毓溪逼着他过来,他不能再把毓溪惹恼了,满心想着会看到哭哭啼啼的人,没料到融芳竟是这模样的。

  融芳拉着胤禛的手坐到床榻旁,扬手给他看了腕子上那串琉璃珠子,笑盈盈说:“聘礼一早就收了,我从老早起就是你的人了,我想了一整天,还是决定原谅你,往后我们好好的。”

  胤禛苦笑:“那我去原谅谁?”

  那一晚西苑卧房里,王爷和新来的侧福晋说了些什么话,外人不得而知,但至少两人之间的气氛不算坏,新人也终于正式和王爷圆了房,这一桩婚事,便算是圆满了。

  婚礼三天后,本该融芳回门的日子,因还未向德妃请安,这天一大早就跟着王爷和福晋出门进宫去,家里主子们一下都走开,下人们各自躲着偷懒,整座宅子都清静了。

  因年侧福晋说西苑下午太阳晒得厉害,福晋吩咐给侧福晋屋子外的回廊里也支一层竹帘,正好闲着,琳格格就带着人来量尺寸。可刚走近侧福晋的屋子,迎面见侍妾耿氏从里头出来,她鬼鬼祟祟的模样,乍见琳格格被唬了一跳,但立刻就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说:“奴婢是来给小姐搭帐子,夜里不怕被蚊虫叮咬,我家小姐最怕蚊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