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91 雍亲王

作者:阿琐

  “您说十三弟的生母?”毓溪应道,“儿臣只在永和宫见过娘娘,并没有过其他的接触,印象里敏妃娘娘温柔娴静,仅此而已。(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岚琪颔首道:“她便是这样的人,毓溪,你想不想听额娘的事?不过回头不能告诉胤禛,这是咱们娘儿俩的悄悄话。”

  毓溪恬然而笑:“额娘不信我吗?”

  岚琪便挽了毓溪的手,婆媳俩晒在太阳底下,她慢慢说起往事,一晃眼,杏儿过世已有十年。想想十多年前自己的醋意酸意,如今再提起来,竟仍有几分心颤。岚琪对毓溪说:“人都是自私的,额娘亦不免俗,宜妃她们总是和额娘对着眼,就因为她们心里也爱慕皇上,既然如此,我们怎么能成为好姐妹?而布贵人她们心如止水,我们才能相处和睦,不然真正动了情,谁容得下谁呢?当时额娘对敏妃生了猜忌之心,甚至于不想再看见她,后悔把她带入紫禁城外,最大的困惑,还在于我以为皇上也对敏妃动了情。如今伊人已殒,皇上到底有没有动过情,已经无所追究,可是毓溪,那滋味不好受,这会儿额娘和你说起来,也觉得心酸。”

  毓溪聪慧,明白婆婆的意思,冷静地问:“额娘是怕胤禛对年氏动情,儿臣会受不了对吗?”

  岚琪道:“你能平和地看待侧福晋,看待宋格格和琳格格她们,就是因为你心中明白胤禛对她们没有情,可若他将来真的对新人动了情,你一定会不好受。额娘是过来人,能体会你可能面临的痛苦,可额娘帮不了你,真遇上那种事,你只有自己扛了。”

  “那天看到胤禛眼神不一样,儿臣心里就疼了。”毓溪眼眶泛红,可深深呼吸后,坚定地对岚琪道,“到时候,额娘多疼儿媳妇些,帮我一道扛过去。若是嫁了别人,没出息也就罢了,可儿臣是胤禛的妻子,我们从孩提时就在一起,哪怕往后几十年,也不会有人取代我在胤禛心里的位置,额娘,我想好了,就算他们真的两情相悦,我也会放开心胸。”

  “你是正室夫人,不用在妾室面前委曲求全,将来眼不见为净就是了。”岚琪护着儿媳妇,百般心疼,又郑重地说出多年来从不轻易挂在嘴边的话,告诉毓溪,“你是皇后娘娘,为胤禛选的皇后,是不是?”

  毓溪一怔,轻轻咬了唇,点头应:“额娘放心,只要为了胤禛好,我什么事都能做到。”

  时光一转,三月初九,关于太子一事,朝廷终于有了决定,因太子之前的错误皆因被大阿哥魇镇蛊惑所致,太子三十多年矜矜业业为国为民,实为大清后继之人,所以皇帝赦免太子一切罪过,重新复立二阿哥为太子,福晋为太子妃,一家由咸安宫迁回毓庆宫,下旨谁也不能再提过去一年发生的事。

  那之后,皇帝再次大封皇子,三阿哥、四阿哥、五阿哥俱着封为亲王,七阿哥、十阿哥封为郡王,九阿哥、十二阿哥、十四阿哥俱着封为贝子,唯独八阿哥,皇帝仅仅恢复其之前的贝勒身份,没有任何晋封。但在旁人看来,八阿哥连番受打击,还能捡回一个贝勒的爵位,已是皇帝格外开恩。

  令人玩味的是,十三阿哥到底犯了什么了不得的过错,一直不被皇帝再提起也罢了,当初明明为了抬高他的出身,生母章佳氏临终前连连晋封,死后更是追封为敏妃,可如今大封皇子,一向得宠爱的十三阿哥,却连一个贝子都没捞着,成年皇子中除了被圈禁的大阿哥之外,就剩他一人和底下未成年的弟弟们一般待遇。而他一向算永和宫出来的,如今皇帝却厚此薄彼,德妃亲生的一个是亲王一个是贝子,养子却是这般境遇。

  九阿哥十阿哥聚在八贝勒府中时,冷笑说:“养子就是养子,十三被关了这么久,那老狐狸精半句话也不说,真是做得出来。就像惠妃待八哥一样,对待养子岂能真心。”

  胤禩淡淡的,自从皇帝再提他的罪过和生母的出身后,他对待什么事都淡淡的,这次大封皇子,他得以恢复贝勒的身份,但没有列位亲王或郡王,别人都为他着急,只有他云淡风轻,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如今三兄弟里,十阿哥子凭母贵地成了郡王,明明他是最平庸无能的人,反而比两个哥哥高出一大截,十阿哥倒是有自知之明,自嘲说:“可见这次册封,全凭皇阿玛心情,与个人功过毫无关系,八哥你别灰心,早晚这江山都是你的,又在乎什么郡王亲王。八哥,我们兄弟从头再来。”

  九阿哥亦道:“大家都明白,太子这次复立,老爷子根本就是为了平息朝野上下的声音,他辛苦一生建立盛世伟业,难道交给那个窝囊废去祸害?我是不信的。这一次废太子,把大家都吓坏了,可再等下一次,大家也就无所谓了,老爷子的算盘,精得很。八哥,日子还长着呢,我们慢慢来。”

  胤禩神情淡漠地看着他们,却是道:“从今往后,你我都要忠于太子,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做人。”

  九阿哥十阿哥面面相觑,却见八阿哥起身往外走,回眸对他们说:“我累了,你们坐坐就回吧。三哥四哥他们都封了亲王,你们该去祝贺,我身子不好,你们替我带一句恭喜。”

  兄弟俩无奈,走出八贝勒府时,突然发现这里自从上次“倾家荡产”地还赃款后,就再也没华丽起来,八阿哥手里有没有钱,他们兄弟都知道,如今连皇帝都说去年的事不能再提,可八阿哥依旧过着这样子的日子,一系列的事对他打击多大,可想而知。

  再看看如今其他皇子的风光,封亲王的,封郡王的,十四还被赐了一座豪华的大宅子,紧挨着紫禁城外,比亲王府的规格还要大,皇帝从不吝啬对于他的宠爱。明明都是儿子,八贝勒府何以如此凄凉。

  且说胤禛受封亲王,皇帝赐封号“雍”,人称雍亲王,家里上下如今都称呼王爷,受封归来那一日,阖家上下在前厅向他行礼,毓溪挺着肚子站在一旁,听底下人称丈夫为王爷,亦是满面红光。

  但之后夫妻俩进宫向岚琪请安报喜时,也不曾提起要指婚年家小姐的事,却在受封三日后,皇帝突然下旨,将湖广总督年遐龄之女年融芳赐婚给雍亲王为侧福晋,而指婚旨意下达的后一天,就是年羹尧离京赴四川上任的日子。

  胤禛只以为妻子一语成谶,却不知年融芳早十年就被父亲选定了将来做他的妾室,更不知道妻子与母亲已有了默契,他唯一知道的是,年融芳那小姑娘,的确招人喜欢,可在他眼里,一直是和念佟一样看待。

  那日接到圣旨,年希尧、年羹尧到雍亲王府来行礼,本来为了年羹尧外放四川的事,胤禛和他见了无数次面了,没想到最后话别时,年羹尧竟成了他的大舅子,二人相见反而有些尴尬。胤禛心里很复杂,最终还是说了句:“你安心去四川,你妹子在王府必然不会受委屈,有什么事我们书信往来吧。”

  等年家兄弟退出亲王府,年羹尧匆匆赶回家里,来贺喜的人已经把家里围得水泄不通,他却撂下一众宾客给哥哥应付,自己匆匆赶来妹妹的闺阁,却迎面见妹妹一袭男装要往外去,见到哥哥吓得什么似的,年羹尧怒道:“我离京后,你但凡做这事儿叫我知道,我从四川回来收拾你。”

  融芳躲在屏风后头,怯怯地说:“哥哥你那叫擅离职守,是要问罪的。”

  年羹尧扬手要捉她,可一想到妹妹如今也算是亲王侧福晋,还是忍耐住脾气,竟先向妹妹行了大礼,把融芳唬得不轻,上前搀扶道:“二哥,你做什么,我又不是什么娘娘。”

  年羹尧起身道:“你往后就是雍亲王的侧福晋,是皇上的儿媳妇,哥哥可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教训你了。”

  融芳微微红了脸,嬉笑道:“我还是您妹子呀,没什么两样的。”

  年羹尧道:“我听额娘说,你自己也希望嫁给四王爷的是吗?”

  融芳点了点头,背过身去道:“我从小就认得他了,那时候就想,将来要嫁这样的男人,如今得偿所愿,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命好,还是阿玛替我周全的,反正我是心满意足的了。”

  年羹尧道:“二哥没什么能提点你的,你且记着,你是侧福晋,你是妾,你要认清自己的地位,不论你多喜欢四王爷,你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分寸。”

  融芳漂亮的眼睛忽闪着光芒,一面记着哥哥的话,一面问道:“我听说那位嫡福晋,是孝懿皇后在她四五岁时,就选给四王爷的是吗?”

  “的确,他们已有几十年的情分。”年羹尧轻叹,“虽然二哥也不愿你屈居为妾,可皇命难违,往后你要收起自己的骄傲,湖广总督府的千金,根本不算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