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89 正室的品格

作者:阿琐

  有个孩子在,气氛总是好些,小弘时跑上前,拉着胤禩的衣摆说:“八叔,把弘旺带去我们家玩几天可好?”

  胤禩低头看孩子,刚扯起笑容想哄他说几句话,猛地想起弘晖来,心中揪得生疼,幸好李氏上前将孩子带开,那小家伙乐呵呵就地朝前跑,唬得李氏赶紧追过去,反是给了他们兄弟单独说话的机会。(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但他们俩有什么能说的,已经记不得从何时起,在任何问题上都分道扬镳,莫名其妙的就连十四,也成了他们的矛盾之一。至于弘晖的死,更是不同戴天了,可表面上却什么事都没有,此刻并肩走在一起,也不过是说些不痛不痒的话,等到宫门外散了,侧福晋问胤禛和八贝勒说了什么,胤禛愣愣想了想,苦笑:“我想不起来了。”

  他们各自回府,弘时在路上已经睡着,侧福晋带着孩子来向福晋回话,说说宫里的事和娘娘们的事,胤禛应了个景便去书房。

  弘时睡在毓溪身边,她爱怜地轻拍哄着孩子,侧福晋送胤禛离去后再折回来,轻声与她道:“出宫时和八贝勒走在一道了,弘时乱跑,我去追他,不巧听见前头的人在说,八贝勒在延禧宫门前,扇了八福晋一巴掌,把八福晋气跑了。我说呢,怎么不见他们家福晋在身边,后来贝勒爷跟他说了一路的话,可我在门前问他说什么,贝勒爷说想不起来了。”

  毓溪微微扬脸,一脸冷漠地说:“本就没什么好说的,下回遇见了,你带着孩子远远地躲开。”

  侧福晋连连点头,更哼一声,恨道:“他们家,也该开始有报应了,老天爷睁着眼呢。”

  毓溪肚子里一阵动静,她轻轻摸了两下,喘口气后说:“不提了。”之后又看看睡得安稳的弘时,定下心对侧福晋道,“有句话一直想对你说,可怕你心里反感,以为我对你指手画脚的。”

  侧福晋一愣,忙道:“和福晋做姐妹这么多年了,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毓溪便道:“你看皇上大阿哥如今的境遇,怕是要在宅子里关一辈子,近来听说宅子里的日子和以往是不一样的,一家子停了俸禄,奴才是养不起了,皇上只给一口饭吃,和坐大牢没什么区别。额娘常说,皇上早年子嗣稀薄,眼瞧着大阿哥健壮地长起来,太皇太后和太后都十分宠爱,大阿哥的教养上,一定是出了什么偏颇的。都说一家子,老大好兄弟都好,你看贝勒爷他们兄弟,老大那个模样,底下不是就散了吗?”

  侧福晋大概明白毓溪想说什么,她也知道大阿哥一家如今有多惨,今天妯娌之间还在说闲话,此刻听毓溪这样提,他就明白,是该说弘时了。

  毓溪果然道:“我们失去了那么多孩子,留下弘时,真真是心肝宝贝,容不得他受一点点伤害。可我怕长此以往,会害了他,大阿哥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你明白吗?”

  侧福晋含泪道:“也不知该怎么养才好,盼着福晋这一胎能生个小阿哥,往后兄弟俩在一起,反而好管教了。”

  毓溪却笑:“我瞧着像是个闺女,宫里来的太医也说,多半是个闺女。”

  侧福晋眼中有一瞬光芒闪过,她显然是不愿福晋能生儿子的,独苗才珍贵,就像大阿哥一样,有了太子这个嫡子后,他的境遇就完全不同了,弘时如今是心肝宝贝,可嫡福晋若再有儿子,上头和家里,谁还惦记弘时呢。

  毓溪看得穿她的心思,也根本不在乎,只是叮嘱:“弘时五岁了,家里预备设私塾,他如今跟着念佟启蒙,学得很好,是个聪明的小家伙,过了正月就开始念书吧。可念书后,贝勒爷必然要管功课管品行,若是偶尔责罚打骂,你不要不自在,男孩子不受些挫折,可不好长大。”

  侧福晋忙道:“妾身能懂什么,福晋和贝勒爷愿意管教他,倒是这孩子的服气了,今日在宫里,娘娘也问几时请私塾,您这样讲了,回头进宫也能向娘娘复命。”

  毓溪颔首:“那就这么办了。”

  此时琳格格送来安胎的药,侧福晋便把弘时抱起来,用棉被裹了要抱回去,琳格格伺候福晋饮下安胎药,又出来要带丫头去打水侍奉洗漱,见侧福晋抱着弘时还在正院门外,忙迎上来说:“您怎么还没回去,不要冻着小阿哥了。”

  侧福晋朝里头看了眼,轻声道:“今日我在宫里听见几句闲话,你知道时常出入我们府里的年羹尧吗?”

  琳格格点头:“贝勒爷好像很器重年大人。”

  侧福晋说:“年家有个妹子,和念佟一般年纪,都说模样仙女似的漂亮,这次过年随家人入京,是要给她谋婚事的,就等着万岁爷开恩赐婚。”

  琳格格忽闪着眼睛听着,起先还不明白侧福晋说这些话干什么,等心中一个激灵,意识到了一些,而侧福晋果然继续道:“传闲话的,都说年羹尧是咱们府里的人,他的妹子必然也该来咱们家。”

  “这样……”

  “我与你说,是想给你提个醒,别等新人来了,你又被排挤开,更无法在贝勒爷跟前挣个脸面,你可别糊里糊涂的了。”侧福晋轻叹,又提醒她,“福晋怀着孩子,就别对她提了,万一没这事儿呢,只是你我瞧着怪可怜的。”

  琳格格谢过她,之后劝侧福晋早些去歇着,自己带着丫头打水来伺候福晋入寝,毓溪见她神情凝重,问是怎么了,琳格格借口说有些累,便被要求在花房里休息几日再出来,琳格格没有推辞,答应下了。李氏为何对琳格格说这些话,自然有她将来的算计,可琳格格心思简单,想到自己可能真要被贝勒爷抛弃一辈子,自是心酸难耐。

  但那之后,毓溪身边的人却告诉福晋,侧福晋和琳格格在正院门外说了会儿话,毓溪想琳儿刚刚还好好的,突然神情凝重,李氏一定是说了什么要紧的事。直到后来,她娘家的嫂子来登门探望,才听说年羹尧的妹妹赴京等皇帝指婚,却不知要指在哪一家,毓溪的嫂子说,年家姑娘是做正室的品格,怕是不会送来四贝勒府。

  毓溪却苦笑:“若是真来了,你们这一句句人家是做正室的品格,我可拉不下脸了。”

  但这事儿,就像一阵风似的,瞧着年家女儿漂亮,众人起哄热闹了一阵子,数日后再不见人提起,也就渐渐大了。毓溪如今的心胸比早年更开阔,好些事也更看得透,她想学婆婆一样,好好守着已有的幸福,虽然难免有些委屈,可若真能知足常乐,好日子才能长久。

  可是皇室和朝廷太平了一阵子,正月下旬又起了波澜,皇帝像是给大家过年休养一阵子,过了节旧事重提,又问起选立新太子的事,结果马齐、阿灵阿、舜安颜等一众权臣家族,仍旧推选八阿哥,皇帝当朝大怒,斥责他们与八阿哥结党营私十分可恨,再指胤禩贪污**,良妃出身罪籍,质问他们保举这样的人做皇太子,究竟有什么企图。

  乾清门前的气氛,比下了一场雪后的天气还要冷,皇帝当庭将阿灵阿、舜安颜等人革职,又训斥佟国维教养无方,让他把舜安颜领回去,没有旨意不得出门,一概保荐八阿哥的人,都没落得好下场,倒是有大臣提了提复立太子的话,龙颜才见缓和。

  朝会散去,三阿哥拉着胤禛问:“真的要复立太子?胤禛,我们回头保举太子吧,你看皇阿玛脸色显然不一样。”

  胤禛没当场答应,走出宫门时,听见外头吵吵嚷嚷,有太监跑来说:“贝勒爷,不得了了,九阿哥在殴打额驸。”

  太监们还是习惯喊舜安颜额驸,胤禛和三阿哥走上前时,果然看到九阿哥揪着舜安颜一拳头一拳头地往他脸上招呼,他和十阿哥的人拦着不让别人去拉,而不远处,八阿哥被家人搀扶着坐上马车离去,根本没多瞧一眼。

  最终是三阿哥和胤禛一道把他们拉开了,舜安颜一下都没还手,和当初在承德被胤禛殴打时一样,幸好九阿哥不是练武的,拳头没什么大力气,他只是受了点皮肉伤,胤禛将舜安颜送回国舅府,他都记不得上一次登门是何时,原本该亲如一家的人,竟生分了那么多年。

  佟国维年纪大了,经不起这样的波折,一回家就卧倒在床上,胤禛道他跟前看了眼,安慰几句要他保重,等他再要离去时,伤痕累累的舜安颜却亲自送到门前,胤禛让他回去歇着,舜安颜却道:“四贝勒,我总算为温宪做了点什么了。”

  提起妹妹,胤禛顿时心酸,眼眶里热热的就怕止不住尴尬,撂下一句“你自己保重”,慌忙就离了。

  皇帝散朝后歇在永和宫,和岚琪一道听说舜安颜在宫门外被九阿哥殴打的事,一面下旨让九阿哥闭门思过不许再出门,一面则与岚琪道:“你看,是不是把舜安颜,送去承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