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84 十五岁时的模样

作者:阿琐

  惠妃抬头,见荣妃进门,转身从吉芯手里拿过点心盒子,她在炕沿上坐下后,将盒子打开,里头是各色精致的点心,有宫女来奉茶,瞧见便说:“我们娘娘好几天没胃口了,还是荣妃娘娘有心。【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都是吉芯做的,你尝尝。”荣妃拿了一块桃花模样的递过来,惠妃唇角微扬,根本不看一眼,低下头继续绣手里的东西,不冷不热地说,“长春宫里一切如旧,不缺一口点心吃,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荣妃道:“我自然知道你什么都不缺,只是空手来,不知怎么和你开口说话。”

  惠妃抬起脸,眼中含恨,冷笑:“你又何必来见我?三阿哥做出那种事,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说,别人也罢了,偏偏是你的儿子。我再不好,我们几十年的情分,就这么绝?”

  荣妃面色深沉,冷声道:“你以为我的三阿哥,就好过了,从今往后,他还能有什么前程?”

  惠妃一怔,但细想一下,可不是吗,一个检举自己大哥的人,将来皇帝若不看重他,其他大臣哪个敢信任他拥护他,更何况荣妃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宫里宫外没有靠山,三阿哥出娘胎起就输给其他兄弟,如今更是没得争。

  “我不比你好多少,来看你,就是因为这几十年情分。”荣妃将点心放回盒子里,盖上盒子的时候,凄然道,“我们那时候常说,等着看她将来被人取代的日子,等着将来她和我们一样的日子,可这辈子,怕是等不到了。”

  惠妃知道说的是谁,不禁揶揄:“你又何必两面三刀,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和她不是姐姐妹妹很亲热?”

  荣妃的手指抚过漆盒上的花样纹路,好似她眼角掩饰不了的皱纹,目光沉沉地说:“哪里是姐姐妹妹亲热,只不过是我一直巴结着她,依靠着她。她心里是明白的,好心才可怜了我这么多年。”

  “那又如何,听了你这些话,我该对你说什么?”惠妃眼中恨意不减。

  荣妃眼眶湿润,轻声道:“都老了,你我若没福气走在皇上前头,将来她做了太后,我会求她善待你,你我再不济,也曾是皇帝的枕边人。”

  一声“枕边人”,软化了惠妃的尖锐,往事历历在目,她也年轻过,她也风光过,可此时此刻,却只能嗤笑一声:“什么枕边人,我们算哪门子的枕边人?”说着掩一掩几乎要湿润的眼睛,冷声道,“她做太后?我倒要硬朗地活着,看她有没有这个福气,我听说皇上要大臣们推选新太子?”

  荣妃颔首,道:“你长春宫的门关得那么紧,消息还是很灵通。”

  惠妃却说:“你看着吧,这哪儿是要立新太子,皇上把太子疯魔堕落的责任都推在我胤禔身上了,既然已经废了,还那么多事做什么?皇上从来都不多说半句话,你等着看吧,明日朝会,大臣选谁,谁倒霉。”

  荣妃愕然,轻声道:“如今这架势,怕是都要选四阿哥,也只有永和宫在皇上面前吃得开了。”

  惠妃幸灾乐祸地说:“当真如此的话,也是她乌雅岚琪气数尽了。”

  隔日,皇帝依旧在畅春园清溪书屋听政,民生国防之后,便是重要的太子继承人推选,除了大阿哥和太子,三阿哥往下所有成年和未成年的皇子都列席在册,九阿哥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想从众臣脸上看一看,他们物色了谁,而那些一贯拥戴八阿哥的官员们,昨天都得到他们的话,今日的事切不可贸然参与,更千万不能向皇帝推举八阿哥。

  玄烨坐于上首,看罢了一本折子后,交代工部的人去办妥,顺手接过梁公公递上来的茶,将喝时,随口道:“昨日说选立新太子,你们可都有主意了?”

  底下一片寂静,皇帝喝了茶,刚刚搁下茶碗,便见舜安颜站了出来,抱拳躬身道:“皇上,臣有事起奏。”

  站在群臣首位的佟国维神情一震,紧张地盯着孙子看,昨晚他们祖孙明明说好了,这件事保持中立什么话都不说,舜安颜这会子冒出头,是要做什么?

  皇帝抬手示意舜安颜讲话,他冷静地躬身道:“臣举荐八阿哥为新太子。”

  大臣之中顿时交头接耳,但碍于圣驾当前,也不敢太过放肆,须臾功夫又静下来,边上八阿哥已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舜安颜。

  皇帝面色平和,淡淡道:“你举荐八阿哥?”

  “皇上。”却另有声音响起,富察马齐亦是站在群臣首列,此刻超前一步道,“八阿哥敦厚贤德、朝野称颂,入朝以来,屡屡得皇上褒奖,是诸皇子中佼佼者,臣亦举荐八阿哥,新太子,非八阿哥莫属。”

  玄烨轻咳了一声,又端起茶碗,将众臣扫过一眼,道:“还有么?”

  便见阿灵阿走上前,说了与马齐几乎差不多的话,他说时还有些战战兢兢,似乎是突然觉得奇怪,怎么大家众口一词,之后揆叙、鄂伦岱、王鸿绪诸人纷纷上奏保举八阿哥为储君。

  几大权臣家族都保举八阿哥,那些没站边儿的官员们,便跟着风向走,本来无关他们什么事,此刻有样学样,一个个都跟着说保举八阿哥,弄得那些本有心推举四阿哥五阿哥几位的,连话都不敢说了。

  诸位皇子神情各有不同,八阿哥心内更是翻江倒海,这一刻,他是上前谦辞还是等皇帝的主意,实在难以抉择。谦辞,万一父亲选他,岂不是错失良机?可若不推辞,等父亲的决定,万一群臣悖逆了皇帝的心意,就是他倒霉。

  一阵喧嚣后,殿内重新静了下来,梁总管将冷了的茶换下,端上一碗温润的蜜茶,玄烨不知道,入口时一愣,这味道,只能是出自岚琪的手,不禁在嘴边挂起笑容。

  这一抹温和安逸的笑容,几乎让底下的八阿哥误会自己有希望了,可皇帝喝过茶却说:“立太子之事关系甚大,你们有没有好好想过?八阿哥年纪轻,未曾更事,近又罹罪,贪污的银款震惊朝野,是皇家的耻辱,且其母良妃乃罪籍出身,如何与赫舍里皇后相比?立为储君很大不合适,你们回去再好好想一想。”

  堂上气氛尴尬又紧张,八阿哥的心简直从云端跌落谷底,听到“皇家的耻辱”、“良妃乃罪籍出身”等话,更是浑身打颤,若非九阿哥在一边支持他一把,只怕要站不稳,便是其他不相干的阿哥们,都听得心底寒凉。

  此时瑞景轩里,佟贵妃、和嫔、密嫔几人,正和岚琪一道量体裁衣,准备做过年的吉服。岚琪问内务府的人,宫里几位娘娘去伺候了没有,听闻已经预备妥当,她才安心。如今分两处住着,又因朝堂上的事对后宫的影响,岚琪最怕有人眼皮子浅做落井下石的事,不愿亏待了那几位。

  内务府的人刚刚退下,清溪书屋的小太监就来传话,说皇上的朝会散了,一会子过来瑞景轩歇着,佟贵妃则拦着问:“昨儿说选新太子的事,今天可有结果了?”

  那小太监道:“还没有结果,奴才只是听说,大臣们都选八阿哥,皇上像是不大高兴。”

  佟贵妃耸了耸眉,摆手道:“去吧。”

  和嫔则起身说:“万岁爷要过来,娘娘和臣妾去密嫔姐姐院子里坐坐吧,密嫔姐姐早起炖了燕窝雪梨,说赏臣妾一口吃呢。”

  岚琪不免轻轻推了把和嫔,嗔怪:“就不兴和万岁爷一道坐坐喝茶?”

  和嫔嬉笑:“娘娘,那小太监说万岁爷不高兴呢,臣妾可不会哄皇上高兴,贵妃娘娘也不会。”

  她们说笑着走了,屋子里顿时清净,环春命小宫女进来收拾东西,方才铺开好些丝绸云锦,怕有线头落在炕上,岚琪站在一旁看她们忙碌,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自言自语道:“也不知他是不是真的不高兴。”

  但没想到,宫女们急着忙活一场,皇帝却不来了,梁总管亲自来瑞景轩请岚琪,说皇上在湖畔等娘娘,岚琪不敢耽搁,赶紧换衣裳预备出门。

  正拢头发,抬头见环春抱来珊瑚红的袍子,笑道:“你又胡闹,我可不兴再穿这样的颜色,叫人看着笑话。”

  环春低头摸摸那袍子说:“奴婢可是听皇上念叨过,园子里积了雪,鲜亮的衣裳衬着才好看。”

  岚琪起身脱下身上的家常袍子,说道:“他都看了我几十年了,你再花心思也不新鲜,别惹人闲话。”

  环春笑眯眯地看着她,抱着那袍子就是不撒手。

  园中湖畔,岸边礁石上积着昨夜的雪,玄烨问身边的人,几时能结冰,想侍奉太后看冰嬉,说话时有人道:“万岁爷,德妃娘娘过来了。”

  玄烨循声看过来,岚琪拥着大氅款款而来,风过吹起氅衣,露出底下珊瑚红的袍子,鲜亮又惹眼,他心头一松,便笑了。

  岚琪走到跟前,见他目光暧昧,轻声问:“笑什么,不好看?”

  玄烨轻轻挑起她的氅衣,从袖笼里挽过嫩白温暖的手道:“好看,但人比衣裳美。”

  岚琪笑:“又不正经,就要五十岁了,还当我十五岁?”

  玄烨挽着她沿着湖畔走,要带她去看那边的景致,听见这话,笑道:“可朕一直记得你十五岁时的模样,从来没忘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