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81 二十一年了

作者:阿琐

  胤禛到咸安宫时,二阿哥福晋已等候在前殿,她的衣着不再如做太子妃那会儿华丽隆重,但朴素简单中透着尊贵,咸安宫里的一切井井有条,若不说,只怕谁也看不出这是囚禁人的地方。【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昨晚二阿哥说要一个人睡,我和侧福晋都没在身边,早晨起来就发现他不见了,咸安宫上上下下都已找遍,大概是出去了。”二福晋很平静地说着,淡淡地看了眼胤禛,又道,“若是能把太子找回来,四阿哥能不能网开一面,暂且不要禀告皇上?如今宫里宫外事情那么多,再横生枝节,太子又要惊恐害怕,他出去也生不出什么事端,我看他只是闷坏了。”

  胤禛沉声道:“若无事,自然不去打扰皇阿玛静养,万一有什么……”

  “四贝勒。”胤禛话音未落,外头有侍卫匆匆而来,见二福晋在跟前,一时收住了声,凑到四贝勒耳边低语。胤禛越听眉毛皱得越紧,再与那侍卫不知说什么,他便退下了。

  “找到了吗?”二福晋问。

  “二哥在慈宁宫。”胤禛面色深沉,“我额娘也在慈宁宫,今日本是额娘去祭扫慈宁宫。”

  二福晋显然有些吃惊,她是最知道胤礽对德妃的怨恨有多深的人,不晓得胤礽此刻是什么状态,不知他会不会对德妃做出不敬的事?心中正着急,但听胤禛说:“倘若二哥做了不该做的事,二嫂,就不能怪我无情了。”

  “这是……自然的。”二福晋重重咽下一口气,心底一片寒凉,胤礽真要作死,她也拦不住了。

  胤禛匆匆奔往慈宁宫,早已有侍卫在这里,可他们本想进去带走二阿哥,但环春却拦在了宫门前,与他们道:“娘娘命你们等在这里,等二阿哥祭拜过太皇太后,自然跟你们回咸安宫,没什么要紧的事,不必大惊小怪。”

  见四阿哥来后,环春也说了同样的话,胤禛满脸着急,不放心把母亲单独和二阿哥留在里头,环春劝他说:“您不信别人,还不信娘娘吗?”

  比起慈宁宫门外焦躁不安的气氛,殿阁内却是一片宁静,胤礽跪于香案前,三跪九叩,起身后从德妃手里接过一束香供在香炉里,转身见德妃已经坐回蒲团上,他也坐回来,学着德妃的模样合十祝祷,默默念诵经文。

  岚琪听得二阿哥念诵经文,睁开眼笑道:“二阿哥也会背诵经文?”

  胤礽颔首,苦笑:“从前这些都是门面功夫,德妃娘娘大概不知道,我还是太子那会儿,每年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替皇阿玛去各处祭拜。可我每次都只是应付场面,回过头来想一想,到底要做些什么,一概都不懂,只是应个景而已。也从未悟过道,从未把佛家之言放在心里。”

  岚琪笑道:“佛家讲究一个缘字,水到渠成,二阿哥不必太强求,便是从如今开始好好参悟,也来得及。”

  胤礽摇了摇头,轻笑:“往后,我的确是有大把的时间,却不知有没有这份心,更不知来不来得及在有生之年参透。”

  岚琪道:“禅学佛学何其之深,名师大家终其一生也未必参透,二阿哥并非出家人,何必执着于参透?”

  胤礽问:“那修佛来做什么?”

  岚琪悠悠一转手里的佛珠,应道:“劝人向善。”

  殿内一时静了,能听见佛珠在岚琪手中轮转的摩擦声,她渐渐闭上了眼睛,默默念诵经文,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二阿哥说:“就快到了。”

  岚琪睁开眼,问他:“到什么。”

  胤礽说:“就快到四阿哥的生辰,每年到他的生辰我都会被心魔折磨,像被千百只虫子在啃咬五脏六腑,今年比从前好多了。”

  两处蒲团前后错开,岚琪坐在胤礽的身后,她也算是看着太子长大的,当年的小家伙,早已是有着宽厚背脊的大男人,他都三十五岁了,曾经在岚琪看来遥不可及的年纪,如今却想能再回到当年该多好,可太子恐怕这辈子,连想都不愿再想起这一年。

  岚琪一时记不起自己三十五岁时在做些什么,可她却清楚地记得,二十一年前胤禛生辰时,太子协助索额图放出了疯癫的温贵妃,太皇太后受到惊吓自此一病不起,也是从那时候起,玄烨和太子之间结下了梁子,那时候太子才十几岁,十几岁的孩子,做出那么狠的事。

  “二十一年了。”胤礽背对着岚琪,传来的声音仿佛是哭了,原来他也清晰地记得那个日子,岚琪看到他的肩膀在颤抖,好一阵后才继续道,“皇阿玛当年为什么不责罚我,为什么不在当年就废了我……为什么要让我承受二十一年的痛苦?”

  岚琪却冷声问:“难道皇上对你的父爱,都成了错?”

  胤礽伏在地上抽泣着:“他是故意要折磨我吗?”

  岚琪沉沉地合上眼睛,定下心神后,先问胤礽:“你一直往启祥宫送东西,是不是?”

  “启祥宫?”他愣了一下,直起身子来,莫名地看着岚琪,果然已是满脸的泪水,他胡乱地抹掉,睁大了眼睛想看清楚身后的人,反问岚琪,“您怎么知道的?”

  “自然是密嫔说的。”岚琪淡淡一笑,“虽然往后你也不能再给她送东西,但兴许有一天,皇上还你自由呢?可便是自由了,也不要再给她送东西,她和你没有关系,密嫔的存在,只是为了成全你皇阿玛?”

  胤礽皱着眉头,德妃的话那么绕,他有些听不懂,便问:“娘娘能把话说清楚些么?”

  岚琪颔首,慢慢将王氏被胤礽失手掐死的事告诉了他,告诉他密嫔只是当年的那个官女子,为了掩盖太子杀人的事实,为了不让太子背负自己是杀人凶手的罪恶,皇帝和她再有僖嫔,一起让死了的人“重生”了,可惜隐瞒了那么多年,太子却不再是太子了。

  “说出来,总觉得密嫔辛苦那么多年白费了,但如今皇上已让她随便见人,她就是她,再不会有人提起那一段,总算对她是补偿。”

  岚琪说着,轻轻一叹,起身到香案上又供了一束香,转身俯视坐在蒲团上的胤礽道:“此刻告诉你,也只是想让二阿哥你知道,皇上从没想过要折磨你二十年,反而一直费心地爱着你,保护着你。虽然他现在也后悔没有在当年就让你受到应有的惩罚,而让你在歧路上越走越远,可是二阿哥,皇上从没有怂恿你作恶,也没有强迫你堕落。你做错事,不是因为你皇阿玛不爱护你,向善还是行恶,都在你自己心里,这二十年,更不是你皇阿玛在折磨你。”

  胤礽痴痴地看着岚琪,三十五岁的大男人,眼泪如雨般从脸颊滑落,他咽喉被堵住了似的,说话十分艰难,岚琪依稀听得出他在说:“从来也没有人,对我说过这种话,从来没有。”

  岚琪心头一软,想到当年钮祜禄皇后寝殿里那融化的雪兔子,想到那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母子情,还有皇后那一封没有送给玄烨的信,一时悲从中来。

  钮祜禄皇后是极好的女人,她爱着玄烨,爱着玄烨的孩子,若是她还活着,太子必然会得到好的教养,至少他不会变得让玄烨痛心疾首。是太子无母的悲哀,更是玄烨的悲哀。

  “那年,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皇阿玛来审我……”胤礽失魂落魄地伏在地上哭泣,岚琪可怜他,想伸手去搀扶一把,门前突然有身影闯了进来,急促地喊了声,“额娘。”

  门外的胤禛实在等不及了,终究不顾环春的阻拦冲了进来,等了那么久也不见动静,天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若是母亲有一点闪失,他必要杀了胤礽。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意外至极,母亲安然无恙地站在香案边,二阿哥却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胤禛一时怔了,不知怎么才好。

  岚琪走来儿子面前,与他微微一笑,轻声道:“额娘没事,你把二阿哥送回咸安宫吧,额娘下午就去畅春园,这事儿我会和皇上讲,你把额娘送到畅春园,就不必进去。二阿哥累了,在这里冻了半宿,回去请太医给他瞧瞧。”

  “额娘真的没事?”胤禛上下打量母亲。

  “没事。”岚琪满心安慰地看着他的儿子,这个当初在玉泉山差点被那拉贵人掐死的孩子,地震时被孝懿皇后用柔弱身躯挡住花盆救下来的孩子,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了。

  胤禛便过去将二阿哥搀扶起来,外头有侍卫跟进来,见二阿哥虚弱无比,一左一右将他搀扶出去,胤禛细心,吩咐道:“用轿子把二阿哥送回咸安宫,这样走回去,像什么样子。”

  环春进来陪岚琪将余下的殿阁又扫了一遍,而后收拾香案,主仆俩宁静平和地作罢一切,就要走出慈宁宫时,岚琪回身再看一眼,眸中含泪道:“好像还能听到太皇太后喊我一声岚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