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80 尊卑有别

作者:阿琐

  夜渐深,外头终于有动静说四贝勒回府了,琳格格伺候福晋躺下,便立刻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毓溪自己少不得叹息,但到了胤禛面前,已经不愿再刻意提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禛归来,见毓溪还未入眠,嗔怪道:“你等我做什么,怀着身子要多休息。”

  毓溪玩笑:“怕你在外眠花宿柳,等你回来闻闻身上香不香。”

  “胡闹。”胤禛洗了手脱了袍子,才来亲近她,摸摸脸颊又捏了捏手,安心地说,“瞧见你气色好,我就放心了。”

  毓溪则问:“十三弟可好,弟妹和孩子们可好?”

  “都挺好的,胤祥是个能屈能伸的人,我与他说,如今外头乱糟糟的,他在家里呆着也少些是非,过了这一阵,皇阿玛一准想起他,再不济,还有额娘呢。”胤禛说着,自己去拿茶来吃,许是夜里吃酒这会儿渴了,牛饮下一盏茶才回过来。

  毓溪拿帕子给他擦嘴角的茶水,笑道:“分明是皇阿哥,一点儿也不讲究,邋里邋遢的,皇阿玛从前不是常教训你,在人前要衣冠体面?”

  胤禛却用湿漉漉的双唇来吻她,逗得毓溪直笑,他道:“在你面前,我爱怎么样便怎么样。”

  毓溪撑着他的肩膀说:“可别闹了,我正犯困,一会儿闹得精神了,不好睡。”想了想,转过目光道,“去别处歇着吧,在我边上睡束手束脚的,你睡不好我也心疼。”

  “今晚还有事,我在书房歇着,不去别处。”胤禛扶着毓溪好好躺下,为她掖好了被子,摸了摸尚未隆起的肚子,笑道,“快些长大,真是盼得望眼欲穿。

  “若是个闺女呢?”毓溪怯然问。

  “像疼你一样疼她,闺女才享福呢。”胤禛笑。

  毓溪恬然含笑:“也要更疼我才好。”

  胤禛哄毓溪阖目而眠,才往书房去,外头大风虽停,雪还纷纷扬扬,他行至书房,只觉得屋子里很暖,小和子笑说:“琳格格吩咐,要暖着书房,预备贝勒爷随时回来看书写字。”

  没想到他们家贝勒爷根本不领情,反而责怪:“我不在时也暖着,不怕浪费炭火,几时多出来的事?书房里暖着,人会倦怠,清冷些才精神。还不是隆冬腊月,这么讲究做什么?撤了。”

  小和子抿了抿嘴,不敢多说,吆喝底下的人来撤下炭火,胤禛随口问他:“如今家里的事,她说了算了?”

  “福晋养身子,好些事教给琳格格来做了。”小和子忙道,“就这事儿,福晋也是知道的,琳格格便是自己拿主意,也会问过福晋。”

  胤禛道:“你对这琳格格,还挺上心的?”

  小和子慌了,屈膝道:“琳格格平日里帮福晋做事,对奴才们都好,奴才只是……”

  胤禛却笑:“慌什么,你小子没了根儿的,我还怕你做混账事?”又认真地说,“府里还有侧福晋在,尊卑有别,纵然福晋疼爱琳格格,你们也要有眼色,连底下奴才都不把侧福晋放在眼里,不是害了琳格格吗?别人糊涂,你也糊涂?”

  小和子笑:“是是,贝勒爷教训的是。”

  胤禛又道:“把那些撤下的炭火送去花房,那里冷,但要他们小心看着火,福晋有身孕,家里别出任何不必要的事。”

  花房里,钮祜禄氏已经要入寝,突然有下人送来炭火,说给琳格格取暖,她见是从书房撤下来的,害怕贝勒爷恼她多事,心里正忐忑,小和子来与她说:“奴才之前就对您说,贝勒爷的书房一向是冷着的,那样提神。这会儿贝勒爷是谢格格费心,怕您这儿冻着,才让搬来的,您可别多想了。”

  琳格格果然露出笑容,欢喜道:“麻烦你跑一趟了,回去替我谢谢贝勒爷。”

  小和子笑道:“您这儿小心看火便是了,再者……”他顿了顿,说,“贝勒爷心里明镜儿似的,这家里谁好谁坏,都在他眼睛里。”

  琳格格竟红了眼圈,含泪点头道:“我知道。”

  这一晚,雪过了子夜才停下,八阿哥府里有人踏雪而去,下人等那身影离得很远了,才赶回书房向八阿哥禀告:“主子,舜安颜大人走远了。”

  胤禩应了一声,底下人便问:“您夜里在哪儿歇着。”

  胤禩问张格格睡了没有,得知那边还亮着灯,便披了大氅往张格格屋子里去,半路上却听见婴儿啼哭,他驻足听了两声,下人忙道:“福晋屋子里养着两个奶娃娃,一个哭另一个也哭,真是难为福晋,好些日子没睡个整觉了。”

  胤禩朝那边迈开步子,但倏然又收了回来,继续转向张格格的屋子,嘴里似自言自语地说:“她如今一门心思在孩子的身上,也好。”

  这一边,舜安颜半夜回到国舅府,见正院里灯火通明,问了下人才知道,是祖父病了正瞧大夫,他匆匆赶到床塌边,祖父却呵呵笑:“他们瞎紧张,我这把老骨头,还是很硬朗的。”

  舜安颜关切地说:“爷爷还是向皇上请辞,不要再日日上朝了,天越来越冷,您每早起身去乾清门,实在吃不消。”

  佟国维阖目想了半天,到底是点头说:“你如今能独当一面了,我也该歇歇了。”

  舜安颜便道:“明日您先告了病假,等孙儿去向皇上解释。”

  佟国维应着,睁开眼睛见周围没旁人,便问孙子:“去八阿哥府上了?”见孙子点头,他叹息,“怎么还围着八阿哥转呢?这次被把你卷进去,已经是皇上网开一面了,若不然现在你也会受罚,我们佟家的面子……”

  “爷爷,如今没太子了,我更有理由支持八阿哥,未来的事怎么样,谁知道呢?”舜安颜冷静地对祖父说,“皇上这次责罚八阿哥,是为了凌普的事,这事儿一打一大片,就不是单单冲着八阿哥去了,皇上恐怕另有目的。皇上对待大阿哥的态度和对待八阿哥的态度截然不同,爷爷您也看出来了吧?”

  佟国维欣慰地说:“不错不错,你已有看待世事的眼光,罢了,反正都知道你是八阿哥身边的人,不论将来如何,只要国舅府不倒,哪怕八阿哥败了,你也不会有事。”

  舜安颜见祖父被自己敷衍过去了,心里一定,他当然不是真心要跟着八阿哥,纵然八阿哥如今落魄,但皇帝与他说了,那是暂时的。朝廷还需要继续下去,阿哥们早晚会被重新启用,而这一次皇帝要对付的是大阿哥和太子,八阿哥如何,还要等他想一想。

  而这些话,舜安颜绝不会对第二人说,祖父亦如是。

  那之后两天,皇帝连着下旨指责大阿哥心思歹毒、不忠不孝,命工匠把大阿哥府邸的围墙筑高加固,门前派侍卫看守,不允许任何人随意出入,真真是除了没把大阿哥投进大牢外,眼下的处境和坐牢没什么两样。

  而皇帝因接连被儿子们气着,龙体大损,眼下飘雪入冬,他便要迁入畅春园休养,携妃嫔数人一道入园子,预备腊月里才回紫禁城侍奉太后过节。

  但是岚琪没有即时随圣驾入园,她许了要到慈宁宫祭扫,环春已经安排下日子,正好在皇帝入园后一日,便央求玄烨让她晚一天过去,玄烨自然答应,派人叮嘱胤禛之后亲自送母亲到园子里,圣驾便先行离宫。

  岚琪这边精心准备祭奠之物,因非生忌死忌的日子,只是她自己想来祭告,内务府的人原要安排人手伺候娘娘,岚琪一概回绝,只让永和宫的人搭把手,预备到那天,也只带着环春打扫殿阁。

  且说慈宁宫自从太皇太后西去,皇帝将几处祖母住过的屋子原样拆迁去了太皇太后陵墓,空着的地方至今没动过,慈宁宫里看着反而有些萧条。玄烨曾说预备这几年着手重建,毕竟是祖母住过的地方,不能有落魄样儿,正好岚琪这一次来祭扫,之后就预备选日子动工。

  皇帝离宫第二天,岚琪清早便起来焚香沐浴,在永和宫挑选了干干净净的小宫女捧了祭品,与环春一路往慈宁宫来,这里早有人等候德妃,帮着开了门,众人设香案供奉祭品后,便纷纷都退了出去。

  岚琪跪在蒲团之上,转着指间的佛珠默默祝祷,将这些日子的事,都告诉太皇太后知道,大半个时辰后,环春才上前搀扶主子起身,说道:“门外放了笤帚,奴婢随您一道清扫殿阁。”

  岚琪活动了一下腿脚,便等环春取来笤帚,两人按着殿阁的主次一一清扫过来,每到一处,都会和环春说说留下的回忆,当年胤禛还在襁褓里睡的屋子,仍是从前的模样。

  到了苏麻喇嬷嬷从前的屋子,岚琪亦是一阵感慨,环春过去推开窗户,忽然闻到一股子酒味,她朝屏风后看了眼,惊见一个大男人歪在那里,吓得她花容失色。

  岚琪听见动静过来,亦是唬得不轻,而那人被惊醒,睁开猩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她们。

  而此时此刻,胤禛被匆匆喊进宫,侍卫们告诉他,咸安宫里二阿哥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