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79 亲自报偿他

作者:阿琐

  良妃伸出手指,沾了惠妃额头上的血,又嫌恶地蹭在了她的衣衫上,漠然冷笑:“这又如何呢?难道说这几句话,你心里能觉得痛快?那我就可怜可怜你,请随心说。(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至于我爱容若,爱多深如何爱,从不需要别人来肯定,但你记着,往后的人生,我都会笑着看你哭。”

  她擦干了血迹,顺势把惠妃往地上一推,昂首走出了长春宫的门,大门在身后轰然合上。皇帝并没有幽禁惠妃,但她这辈子,恐怕不敢再轻易走出来。

  一阵寒风卷着冷冰冰的东西扑在脸上,觉禅氏抬头看,见空中点滴晶莹在飘动,边上有宫女说:“下雪了,今年冬天的雪可真早啊。”雪粒子落在她脸上,化成雪水顺着面颊滑下,可是再往后,就不知是泪水还是雪水,香荷张开斗篷将主子拢住,与她道:“怕一会儿密了,会打湿身子,娘娘快回去吧。”

  香荷方才等在外头,并不知道里头的动静,但她明白主子和惠妃的冤仇,今日来必定是出一口恶气的,且听说大阿哥被幽禁,惠妃被皇帝无情的奚落,知道长春宫往后再不会有好日子,想想她们家八阿哥一直受委屈,不免解恨地说:“这样可好了,在谋害太子的事跟前,八阿哥贪点银子算什么呢,皇上早晚会重新惦记起我们八阿哥,娘娘您别担心。”

  可是这一刻,良妃什么都不在乎了。

  是日夜里,皇帝到永和宫时,屋檐墙头上,已积了薄薄一层雪。天气忽然变冷,玄烨身上的衣裳没来得及换,被岚琪摸到冷冰冰的手时,没少看她脸色,等把身子捂暖了,人家才露出几分笑容,温柔地问:“晚膳吃锅子可好?”

  玄烨不愿花心思想,什么都听她安排,两人看雪围炉,玄烨懒得动弹,都是岚琪送到他手边,才勉强动动筷子,看岚琪纤纤玉指剥虾壳,他道:“今天又出了事,你怎么不问朕?”

  岚琪把剥好的虾放在他碗里,笑道:“是挺突然的,可我想了一天也想明白了,这是你和良妃的默契,我至今看不懂她的追求,也不想掺和。反正惠妃欠我的,如今这下场也是轻的,我何必可怜她。”

  玄烨道:“明珠久病,命在朝夕,若不然朕也想把他一并问罪,朕答应过你,胤祚的死必然给你个交代,你若不甘心,朕立刻下旨捉了他们一家老小。”

  岚琪垂首道:“他不得善终,也算是报应了,可皇上真把明珠府端了,你答应良妃的事可怎么办,纳兰容若的子孙怎么办?就别赶尽杀绝了。”

  玄烨放下碗筷说:“那他们的性命,就记在你的功德簿上。”

  岚琪摇头:“不稀罕。”

  抬眸见玄烨心情不坏,想来是虽然外头看着动荡不安,实则一切都在皇帝手里,眼下事事顺利,他心里是满足的,稍稍犹豫后,终是开口问,“你几时才能把胤祥放出来,那孩子到底犯了什么错?”

  玄烨慢条斯理地品着手里的酒,道:“朕没有囚禁他,只是要他闭门思过,他几时想通了就能出来。怎么了?”

  “你不开口,他哪儿敢出来,连胤禛都不敢轻易去看他。”岚琪把酒壶挪开,不给他再饮,且见他没胃口了,就让人来把东西收走,洗手漱口,一切都如寻常一样,外头那样天翻地覆了,永和宫里还是那么宁静,玄烨再如何身心疲惫,总还有安心之所。

  岚琪见梁总管送来奏折,便让再点蜡烛来,亲手为他摆下笔墨,一面说:“你若拉不下脸,我和胤禛说一声可靠?让胤祥别再关着了,把他府里的妻儿都要吓坏了。”

  玄烨翻开折子,拿笔蘸饱了墨水,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早有算计,应道:“随你,可朕不会再重用十三,往后阿哥们封王封爵,也不会有他的好,你对胤禛说,有本事的,就等将来把朕亏欠胤祥的,通通亲手还给他。”

  岚琪皱眉:“做什么要这样委屈那孩子?难道那些不如他的兄弟,将来还能捞到王爵?胤祥那么好,心地善良做事正派,怎么就不如人了?他不是答应了你,绝不会告诉胤禛你已经选了他吗?”

  玄烨不耐烦地在岚琪额头上敲了一下,说:“是你说的,朕既然丢不开这江山,就硬硬朗朗地扛下去,朕还想再做十几二十年的皇帝呢,难道是你嫌烦了?”

  “混说什么?”岚琪嗔道,但听着玄烨的话,似乎又明白了。

  “朕既然还要做皇帝,阿哥们早晚要重新当差,太子的事朕也要给个完整的交代。”玄烨一面说着话,已看完一本奏折,利落地写下批语,继续道,“日子还长着,十三不如意,胤禛和旁人比就会总差那么一口气,他只有内敛低调,才能不卷入任何是非。不是朕要委屈胤祥,是胤祥必须为胤禛牺牲,若胤禛能有出息,照着朕的安排走下去,来日指点江山时,就能好好报答他的兄弟。亲王贝勒的爵位,值几个钱?”

  “胤祥明白吗?”岚琪问。

  “朕在木兰围场就和他说明白了,那孩子豪气云天,是胤禛的福气。”玄烨说到这些,不免露出笑意,他终究是向往兄友弟恭的亲情的,能看到兄弟和睦谋正事,心中无比安慰,倘若老八老九他们在一起,不做那些歪门邪道的事,也必然会被他看重,可偏偏他们先走错了路。

  岚琪心中总算踏实了,眼睛看着皇帝的笔在奏折上利落地写下批语,明明心中想着要再斟酌斟酌才开口,可不自禁地就问起了:“胤禵怎么办,那孩子……我怕他走错路。”

  玄烨手里的笔停了,抬眸道:“你安心,只要咱们一道看住他,就错不了。他是我们的儿子,骨子里就是好的。”

  岚琪抿了抿唇,轻声问:“若是十四比胤禛强呢,皇上心里真的就认定了四阿哥?”

  玄烨淡淡一笑:“那小子一门心思争,他是有本事也能干,可真让他争到了,他往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胸中无大丘壑,负担不起江山的承重,做皇帝,可是很憋屈的。”

  说着苦笑,指了指岚琪道:“是你宠坏的。”可见不得岚琪瞪他,又笑,“是,是咱们一道宠坏的。”

  他们俩平静亲热地说话时,外头风雪已越来越大,少见初雪如此霸气,今年的冬天,仿佛和近来朝廷皇室里的事一样,一切都来得毫无预兆。

  这天因大阿哥出了事,胤禛心里担心十三弟在家里听不到消息,下午去了十三阿哥府上,到这会儿还没回来。毓溪喊来管事的,让多派家丁去十三阿哥府里接四贝勒回来,叮嘱他们,说路上风雪大,小心走路。

  管事的下去后,琳格格端着燕窝粥进来,笑盈盈说:“福晋多少用两口,晚上吃的都吐干净了,夜里要饿的。”

  毓溪吃了几口,捧着碗看她在收拾炕上的东西,便道:“放着吧,丫头们会收的,你眼里怎么总是有活儿干的,我说过你多少回了?”

  琳格格笑道:“福晋就当心疼我,让我动动吧,不然我每天闲着发呆,也没意思。您这儿的事总要人伺候,谁做都是一样的,我虽不是奴才,可福晋也是我的主子啊。”

  毓溪将粥碗递给她,要起身走一走,琳格格赶紧放下东西,小心来搀扶。又说外头风大出去要着凉,劝福晋在屋子里晃晃就好。

  毓溪却道:“她们都说你总在我跟前晃,是为了让贝勒爷多看你一眼,可每次贝勒爷一回来,你就跑得无影无踪了,难道你怕他?”

  琳格格摇头,笑道:“贝勒爷是来看福晋的,我在边上做什么?”

  毓溪轻叹:“这不是真心话。”

  琳格格垂下脑袋,嗫嚅道:“是想,贝勒爷本就不喜欢我,别再嫌我碍手碍脚讨厌我,所以离得远远的,不被喜欢,也别被讨厌才好。”

  “你心里明白的吧?”毓溪问道,“我当初想法儿促成你入府,是看中你的人品,盼着你能给贝勒爷添子的,结果他就是不正眼看你,这一年年过去,我自己倒怀上了。我没有那么大的心胸去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可对你,总是有些愧疚。也许你不来我们四贝勒府,在别家做个正房妻子,会过得比现在更好。之前我就愧疚,如今我自己有了身孕,更觉得对不起你。”

  琳格格柳眉微蹙,双手扶着福晋的胳膊,轻声道:“您不是答应过妾身,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吗?福晋……贝勒爷虽然不喜欢我,可我心里有贝勒爷,这辈子能做他身边的女人,心满意足了。”

  毓溪道:“这是你的心思,我也有我的想法,将来的事可说不准,如今在府里,彼此都看得见,将来……”她话到一半,没再说下去,心中是想,将来若是随胤禛入宫为后为妃,光景就大不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