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76 偏心小儿子

作者:阿琐

  毓溪的屋子里,侍女们摆了屏风拉了床帷,就等大夫来为福晋诊治,却见贝勒爷风风火火地进来,他坐到床边就问:“为何不往宫里请太医,外头的大夫不可靠。(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方才他还让人家大夫和自己一道进门,这会子事情在毓溪身上,就变成不可靠了。毓溪并不知道,只是笑:“我有些反胃罢了,有一阵子了,不是什么病。如今宫里那么多事,我再上赶着请太医惊动了娘娘们,多麻烦?请大夫开两副消化舒气的药就好。”

  说话间,大夫已经到正院外,下人来禀告是否可入内为福晋诊脉,胤禛本不情愿,奈何毓溪无所谓,便让人进来了。那大夫隔着床帷,毓溪伸出手,腕上盖一方丝帕,他摸了半天,皱眉头想了想,又再仔细摸了摸,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胤禛本在边上晃来晃去,见那大夫笑,不禁问:“你笑什么?”

  大夫忙伏地给贝勒爷磕头道喜说:“恭喜贝勒爷,福晋有身孕了。”

  胤禛呆了,边上的人也呆了,帐子里头更是鸦雀无声,青莲再三问那大夫:“你摸清楚没有,我们福晋真的有身孕了?”

  大夫絮絮叨叨地说起脉案上的道理,青莲见胤禛已坐到床榻边去,忙将大夫带下去,嘱咐底下的人也别随便进门打扰,有人问她是不是该去宫里报喜,青莲到底老成历练,想想宫里如今这事儿那事儿的,便吩咐道:“先别声张,看贝勒爷怎么吩咐。”

  说话间不经意地抬头,却见琳格格从门前出去了,方才她还和大家一起伺候在福晋身边,贝勒爷火急火燎地冲进来后,她就识趣地退到门外,这会儿更是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青莲见得人多,心里也明白,这琳格格是个好女子,偏偏贝勒爷对他就是不上心。

  屋子里,胤禛轻轻拉开帐子时,果然见毓溪已是泪流满面,这真真是天大的意外的好事。

  他们俩早就做好准备这辈子不会再有孩子,毓溪曾经一度都不愿再和丈夫行房,她觉得那是浪费精力浪费时间,空负一分希望的事,可胤禛始终没放开她。时日渐久,毓溪慢慢解开心结,夫妻俩生活如旧,便是床笫之事也每每乘兴而为,放下了包袱和负担,不知不觉中,老天竟把孩子赐给他们了。

  “你安心养身子,往后外头的事一概和你不相干,知道吗?”胤禛搂着嘤嘤而泣的娇妻,哄他道,“傻子,你哭什么,平日里母老虎似的,叫下人瞧见你撒娇,往后他们都不服你了。”

  可毓溪就是停不下来,怎么也止不住泪水,胤禛一直抱着她,好久好久才等她平静,妻子软软地窝在他怀里,已是精疲力竭,他吻了吻毓溪的额头笑道:“不要再哭了,伤了身子,我现在就去告诉额娘,额娘一定也高兴。”

  毓溪点头,但胤禛起身时,她又拽了丈夫的胳膊说:“你早些回来。”

  胤禛安抚她几句,便喊下人来帮他换衣裳,匆匆进宫后,先知会太医院派人去一趟四贝勒府,等他步行往内宫走,却见皇帝的轿子在前头,一路往御花园的方向走,这会子秋风萧瑟,也不知去那儿赏什么,因离得远,他不便追上去请安,索性等父亲一行人从路上消失,才往永和宫转。

  岚琪那会儿正在听内务府的人禀事,知道儿子来了,让他在别处等一等,撂下手里的事后,便径直来见儿子,总算等到儿子进来请安,一见面不等胤禛说什么,她先开口:“你来得正好,额娘有要紧的话找你说。”

  胤禛见母亲神情严肃,与平日很不一样,一时自己的话就想不起来了,请额娘坐下后便道:“既是要紧的话,额娘何不来派人召我入宫。”

  岚琪道:“这阵子那么乱,额娘怕给你添麻烦,总想着你自己总有进来的时候。”

  可胤禛怎么也没想到,额娘所谓的要紧的话,竟是希望他能大度一些,往后遇见什么事,额娘会多偏心十四弟,希望胤禛能明白她的用心,母子间不要生了嫌隙。

  冷不丁提起这些,胤禛当然不能理解,茫然地问:“额娘这是从何说起的?”

  岚琪不便太直白地对儿子说,他弟弟要和他一争高下,其实明摆着的,儿子自己也该察觉到,只是语重心长地说:“这些话,和你弟弟是说不通的,他说性子不好他改,可这不过是一句话,人的性子大多注定了一辈子,除非经历大起大落的事,可你弟弟顺风顺水没受过一点坎坷,你叫他怎么改?”

  胤禛皱眉不语,岚琪又道:“他总是担心我偏心你,自然这些年,额娘和你比他更亲些,但并不是额娘故意亲近你而冷落他,是你原就比弟弟更心疼我。但是你弟弟不这么觉得,到如今,怕是说也说不通,想要消除他的疑虑,不让他心生怨怼以至于最后变了本性,额娘只有让你受委屈了。”

  “额娘这话说的,您这会子和我说清楚,往后也谈不上什么委屈了。”胤禛答应着,可眉头未舒展,总还有什么地方想不通。

  “你弟弟是被宠着长大的,从来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他小时候爱和温宪掐架,为什么?因为温宪和他一样的脾气,针尖对麦芒,当然会打起来。”岚琪自责道,“对她们的教养,额娘有疏忽,但现在反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可就算来不及改他的个性,也不能任由他走偏了路。胤禛啊,不论将来遇到什么事,你哪怕受了委屈,也要相信,还有额娘看着他,他错了额娘会教训他,但你们兄弟之间,千万不能互相打起来。”

  胤禛忙道:“他是我弟弟,我知道。”说着怕母亲太过忧虑,忙扬起笑脸道,“来是给您道喜的,额娘,毓溪又有了,到明年您再等着抱孙子吧。”

  岚琪一怔,怕是自己听岔了,再问儿子说了什么,确定是毓溪又有了好消息,乐得眼眶湿润,赶紧喊环春去请太医到四贝勒府照顾福晋,胤禛说他都安排好了,反劝母亲道:“各家都生孩子,偏我们家金贵?您和太后都别太上心,我们自己能周全。”

  说到这个,岚琪反而担心:“万一生个女孩儿,毓溪怕是会失落,你要好好安慰她,这是老天爷赐给你们的孩子。”

  胤禛则笑:“方才她和儿子说了,是老天爷赐的,生男生女都是宝贝,她已经不强求什么嫡子不嫡子的,若是弘晖重新来投生,做个女孩儿也好,连读书写字都不用费心,生来就是享福的命。”

  岚琪心中安慰,提到若告诉皇上,他一定也高兴,胤禛想起方才见到父亲往御花园走,顺口问:“这会儿园子里花草都败了,皇阿玛怎么来了兴头逛御花园?”

  “你皇阿玛去御花园了?”岚琪并不知道,今天都在和内务府的人合计过冬的事,原打算午膳时派人到乾清宫问候一声,这会儿还早就没提起来,正好紫玉进来问贝勒爷在不在宫里用膳,她便然紫玉去瞧瞧皇帝在园子里做什么,没想到传回来的话,却说皇帝在园子里和惠妃娘娘说话。

  胤禛听得,自言自语道:“这阵子,大阿哥可风光了。”

  岚琪心头一紧,想到延禧宫里那位,果然她和皇帝约定好了吗?他们也不怕做得太假,就算玄烨这会儿去对惠妃承诺什么,惠妃也多半不敢信,玄烨和觉禅氏饶那么大一个圈子,到底是谁成全了谁?

  两日后,四贝勒府嫡福晋添喜的事,就在宫里宫外传遍了。这阵子正是人人倒霉的时候,四阿哥倒是多了件好事,也借着这件事,皇室里沉闷的气氛稍稍有所缓和,福晋们借口到四贝勒府贺喜,又重新开始互相走动,自太子被押解回京到现在,真真把她们都闷坏了。

  这天三福晋从外头串门归来,下人说三阿哥在书房里发脾气,问起缘故,似乎是大阿哥抢了他的差事。

  三福晋冷着脸来应个景,却一副瞧不起自家丈夫的鄙夷之态,不屑地说:“这么多年,你被他们抢了多少好处,从前怎么不见你惦记,这会儿发起脾气了?”

  胤祉懒得和妻子嘀咕,冷声说:“和你不相干,你找妯娌打牌去便是了。”

  三福晋冷笑:“如今谁惦记打牌啊,八阿哥府里被翻个底朝天,连给老四家送贺礼都寒酸,大家现今都夹着尾巴做人,谁还敢拿银子去摸牌?”

  胤祉打发道:“你自己找乐子去,我这里不要你。”

  三福晋眼珠子一转,弹了弹指甲道:“合着是嫌我碍眼,想等那几个小妖精来伺候你?胤祉,我这儿有件事,只怕你那些小妖精,一辈子也没法儿给你谋,你要不要听?难不成,你打算继续受老大的气?”

  胤祉轻笑:“你能说得出什么好话?”

  三福晋啐了一口,凑过来道:“我从老九家的嘴里听来的,她们几个可是狠毒了的,据说关于那个张明德的事,老大手里也不干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