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75 大阿哥的风光

作者:阿琐

  这一句话,却叫岚琪心中有了主意,定下心来道:“傻儿子,额娘已经把话对你说了,你当然能去争,可是要堂堂正正的。(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她搀扶胤禵起身,与儿子挨着坐,握着他的大手掌说,“只是额娘不懂朝政,你也好,你四哥也好,若是在外头遇见事来找额娘的话,额娘怕是给不了主意。额娘唯一的本事,就是能在皇阿玛面前为你们说几句话,可只能是你们受委屈受冤枉时,额娘才能出面,像木兰围场那样的事,你叫额娘拿什么脸面去向你阿玛解释?”

  胤禵忙道:“额娘,那事儿恐怕出不了大问题,您看太子到现在都缄口不言,皇阿玛大概早就忘了。我只是小心些罢了,不愿八阿哥九阿哥他们万一有什么事,把我牵扯进去。真出了事,儿子也自己去皇阿玛面前领罪,无论如何,我没撺掇太子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额娘不必担心。只要……”他顿了顿,认真地看着母亲说,“只要我明白额娘心里对我和四阿哥是公平的,我想就安心了。”

  岚琪笑道:“你又说傻话,从来都是额娘多偏疼你。”

  胤禵也不知信不信,又像孩子似的笑道:“前几日和您儿媳妇吵架了,她说我糊涂,做什么把心事瞒着额娘,天底下最可靠的就是额娘了。”他扶了母亲的肩膀道,“额娘,将来有任何事,我都不再瞒着您。”

  岚琪只管笑着应着,实则早就听不进儿子在说什么了,眼下就盼着能和玄烨说上话,能和胤禛说上话,小儿子也是她的命根子,她纵然要帮皇帝完成大业,也不能把小儿子往绝路上推,胤禵若是糊涂了迷茫了,做娘的一定要牢牢拉着他才好。

  可是那之后几天,皇帝在乾清宫忙得废寝忘食,后宫妃嫔一律不见,岚琪为了避嫌也不敢前去伺候,只每天打发底下人问皇帝可好,知道他气色尚佳脚下没有虚肿,才算安心。

  而那几天,皇帝查的事,渐渐从八阿哥一人身上牵扯出去,除了九阿哥、十阿哥外,顺承郡王布穆巴,公爵普奇、赖士,长史阿禄等等一并获罪入狱。到十月初二时,皇帝当庭再审凌普家产查抄一案,八阿哥早前上奏的数额与其家产实际数额悬殊巨大,坐实了他们的贪污之罪,并牵扯大小官员十数人,八贝勒被当庭革去贝勒的爵位,只留皇子身份,其余从犯一概追究责任,九阿哥、十阿哥都被勒令三日内交出赃款,否则严惩不贷。

  八阿哥由始至终没有为自己辩驳半句话,皇帝给他按什么罪名,他就认什么罪名,他收受贿赂中饱私囊的事,又何止这一二件,他眼下不急于求一时清白,他要做更长远的打算。

  最让八阿哥硬气的是,这几年皇帝要银子,都是他带着官员办得妥帖,眼下漠西策妄阿拉布坦磨刀霍霍,沙俄又再来挑衅,各地反清复明的势力不断滋生,朝廷军费早晚不够用,他必然还有用武之地。

  如此,所有人都看着八阿哥一党,在数日内筹集赃款交还朝廷,八阿哥府内几乎倾家荡产地凑出皇帝交代的数额,早年皇帝巡幸各位阿哥的府邸时,曾说老八家太过朴素,可是他还没再见过后来的富丽堂皇,如今一夜之间,又变回从前的模样。赃款如期上缴的那天,毛氏产下了一个女婴,八福晋神情呆滞地看着那女娃娃说:“可怜的孩子,你若早几年来,还能好好享福。”

  但八阿哥岂会真的把家底掏个精光,试想一下,若交出那些赃款后,八阿哥府里的日子照旧风生水起,那他真是自寻死路了,难不成还等着皇帝再来查这些钱财从何而来,不论如何要夹着尾巴过一阵子,家里总还有口饭能吃。

  这一年的深秋,注定动荡不安,堂堂太子一度被圈在马棚外,八阿哥又弄得倾家荡产,天气越来越冷,人们都觉得该太平了,这一阵风头该过去了,却不知还有一件大事,在等着一个人。

  如今太子落马,八阿哥受打压,十三阿哥被罚闭门思过,四阿哥近年来一直不如意,又因为十四阿哥激怒皇帝的过错也多少受牵连,向来瞩目的几位皇子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朝堂上一片惨淡光景。

  相比之下,早年被太子夺走长子荣耀,后来又被年轻的兄弟们比下去,处处差一口气不顺心的大阿哥,竟然在这次的事情里全身而退,这些天要紧的事,皇帝都找大阿哥、三阿哥几人,大有不再偏宠小儿子,转而信任经年相处的长子们的趋势。

  三阿哥性格内敛,纵然肚子里有花花肠子,也绝不轻易表露。可大阿哥虽然已在三十七岁的年纪,所谓三岁定终生,他打从小时候的脾气,就没怎么改过,只是近年不如意,才稍稍收敛,如今朝堂一副尘埃落定的局势,该落马的而落马,该被打压的打压,大阿哥直觉得扬眉吐气,终于到他施展拳脚的时候了。

  十月上旬,清算了八阿哥诸人交还的赃款后,大阿哥步履生风地到内宫向母亲请安,惠妃这几天高兴也不是,不高兴也不是,心里总是悬着什么,看待任何事都带着一丝隐忧。

  便是看到儿子意气风发地对自己讲述那些事,也忍不住劝一句:“你不要太得意了,并不是你做了好事让皇帝看重你,而是他们做了错事,反把你衬出来。你有什么可骄傲的呢,你皇阿玛最见不得人尾巴翘到天上去,更何况你也没少花心思,没少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别惹得你皇阿玛回过头再来查你。”

  可大阿哥却得意洋洋对母亲道:“额娘,我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能没分寸?您可知道皇阿玛今天对我说什么,他拍着我的肩膀说,要我往后好好的,千万不要让他再失望,您看这话里的意思,还不明白?”

  惠妃冷声道:“什么什么意思?是你自己想要这样的结果,才会臆想出有那些意思。照我说,他不过是嘱咐了一句。”

  大阿哥不屑道:“可眼下,皇阿玛还能对谁说这种话。”

  惠妃轻哼:“永和宫可没有开罪皇帝,德妃到如今还是能自由出入乾清宫的人,你就不想想,她不会为自己的儿子谋前程?”

  大阿哥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想了半天说:“揆叙跟我讲,他阿玛几人都觉得,德妃和您几位不一样。”

  惠妃不解,儿子继续道:“他们都觉得,乌雅氏那只老狐狸精,一心一意就只想巴结皇阿玛,您看为什么你和宜妃几位都不受皇阿玛待见了?因为你们为儿子们的前程费心啊,可她不一样,她根本不管儿子们的前程。这几年老四不如意,她在皇阿玛面前可提过一句半句?她可比你们自私多了,所以才受皇阿玛待见。如今这局势,又是她小儿子差点把皇阿玛气死,你说她还有什么脸面去为他们谋划?”

  这番话,有道理,却又牵强,惠妃知道儿子是太得意了,可不知为什么,她也认可这种说法,只是若换一些语句就能合乎她的心意,如荣妃早前就对她说过,在德妃心里最重的只有皇帝一人。

  “额娘,等我做了皇帝,我就重新建造慈宁宫,让您安享晚年。”大阿哥笑得合不拢嘴,连他膝下有儿有女,连子嗣都无需操心的话都说了,虽然惠妃再三劝他低调一些,可大阿哥仍旧道,“我憋屈了三十多年,哪怕就这几天呢?额娘,您让我高兴高兴。”

  惠妃已是钿子头面底下满是白发的人,哪里还劝得住快四十岁的儿子,苦口婆媳劝了几句,可之后的日子看皇帝的确器重长子,儿子在谋臣的扶持下也算做得稳稳当当,她才渐渐放松了警惕。心想着反正皇帝才废了太子,照他的脾气不会这么快重提立太子的事,好歹儿子这一阵不会有什么事,数日后,连心里那淡淡的隐忧也散了。

  而一阵阵狂风暴雨后,所有人都累了,朝堂的惨淡不景气,一则是受罚受牵连者太多,二则便是所有人都没力气再折腾,亏得年近六十的皇帝那么硬朗一次次扛过来,连年轻的皇子大臣们,都已力不从心。

  八阿哥一党的赃款清算时,胤禛赋闲在家,也把自己家里的家产清点了一遍,所有财产的来路都明确记录在册,毓溪十分配合地帮他料理,时不时还开玩笑说:“要不要把我娘家也查一查,免得你怀疑我藏私房钱,往家里送。”

  有妻子在一旁说笑解颐,胤禛紧绷的心多少松快些,那天从乾清门朝会散了归来,正好和家中请的大夫一起到家门口,下人让大夫从侧门走,胤禛说不必麻烦那些规矩,让大夫跟他一起进门,问起是谁病了,一听说是毓溪不好,撂下所有人立刻就跑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