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71 我打你做什么?

作者:阿琐

  胤禵这一下摔得不轻,半晌没缓过神,也没能爬起来还手,正乱哄哄时,只听得太监高声尖叫,众人循声看过去,却见皇帝双目微合,身子正往下瘫倒,众人合力扶着,大阿哥嚷嚷着:“宣太医,宣太医……”

  这一下子更乱,皇帝被七手八脚帝抬走,大臣们不知是去是留,总算有几位位高权重还能稳得住,便疏散众人,只留下几位大臣,并阿哥们等候在乾清宫外。(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不多久佟贵妃率德妃、荣妃、惠妃、宜妃纷纷到来,宜妃来得早些,听说是十四阿哥把皇帝激怒以至于病倒,一见岚琪就指着她的鼻子道:“你生养的小畜生,可真了不得了,万岁爷要是被活活气死了,我看你们母子怎么向天下人谢罪?”

  佟贵妃难得冷脸,听见这句,却是呵斥宜妃:“皇上正在安养,你说得哪门子的丧气话,这里不需要你了,立刻走吧。”一面又看向众阿哥,吩咐道,“皇上既是见了你们动怒,还都在这里杵着,是怕他不够生气吗?赶紧散了,皇上要见哪一个,自然会派人传话找你们,都散了吧。”

  后宫之中,如今以贵妃为尊,众皇子不敢违逆,纷纷散了去,宜妃还想发作时,却被五阿哥和九阿哥合力劝走,岚琪一脸严肃在人群中找十四,却不见小儿子的身影,胤禛沉着脸上前来禀告:“儿子把他摔伤了,正在别处由太医照顾。”

  岚琪冷声道:“把他找来,让他跪在乾清门外。”

  胤禛一愣,到底是应了,此时贵妃催母亲赶紧进去,他目送母亲进门后,才离了这里。

  寝殿之内,贵妃与三妃齐在,宜妃被赶走了不算,此刻独不见良妃。是因方才朝会上的事已经传出去,听说良妃在延禧宫里寻死觅活地要证自己的清白,已有人去控制她,眼下断不会来,可皇帝身边不需要这么多人照顾,听太医禀告说皇上只是急火攻心没有大碍后,贵妃便道:“人多手杂,屋子里也挪不开地方,我们之中留下一个,其余人回去管束宫里的人,不能让太监宫女或那些年轻的妃嫔们嚼舌头,乱了宫闱规矩。”

  荣妃与惠妃对看一眼,荣妃道:“必然是德妃妹妹最体贴,留下她吧,娘娘身子弱,我和惠妃有阵子不在皇上身边伺候,好些事都不知道了。”

  岚琪也不客气,与众人道:“宫里其他的事,就交给娘娘和姐姐们,我这儿一心一意伺候着皇上。”

  如此,不等皇帝醒来,佟贵妃就领着荣妃惠妃离开,出门时,刚刚见四阿哥拖着十四阿哥过来,把他摁在了门前跪着,贵妃喊了胤禛到跟前,叹道:“做什么又带他来,你皇阿玛要生气的,先散了,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胤禛道:“是额娘吩咐让胤禵跪在这里,娘娘您看,到底怎么才好。”

  佟贵妃一愣,又叹:“既是你额娘的意思,就算了。”她看了看十四,对胤禛道,“你就别陪着了,这几天皇上对你也恼得很,十四的事让他自己去对付吧。”

  胤禛知道,佟贵妃向来偏心自己,对她来说,只有自己才是皇额娘的儿子,可那是贵妃的心意,他不能不管自己同胞的亲弟弟,先应承了贵妃,恭送几位娘娘离开,之后便折回来,瞪着弟弟道:“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别再横生事端。你还记不记得皇阿玛说过的话,你再胡闹,他会打断你的腿,现在你再胡闹,我就替皇阿玛先打断你的腿。”

  胤禵却冷冷一笑,冲着四哥道:“这会儿,又轮到四哥来代替皇阿玛了?”

  胤禛愣住,他刚刚显然失言,可他不信弟弟是那种刁钻抠词眼的人,果然见十四一脸正色,继续道:“现在没有太子了,谁有那心思都不算错。可是四哥,能者居上,您若真心想替代皇阿玛,就别叫兄弟们赶上了。包括我。”

  兄弟俩一个站着,一个跪着,互相对视着不言语。

  十四年少气盛,浑身都是光芒,百姓家常说,老大傻老二精,胤禛是兄长,十四比他小了近十岁,弟弟看着自己走过的路成长,自己的长处、短处都在他眼睛里。做小的但凡聪明些,就不会重复大的犯过的错误,十四是个聪明人,甚至比许多聪明人还要聪明。

  是啊,当然包括他。

  那么多皇子阿哥,凭什么就是他四阿哥继承大位,不过是皇额娘一人的意志,不过是他自己的抱负和理想,怎么就仿佛天下已经是他的了?那么多的弟弟渐渐长大,谁也不比谁差,他得意什么,又自以为是什么?

  心里正迷茫时,忽然听身后太监在说:“德妃娘娘吩咐,去永和宫取些东西。”胤禛忽然一个激灵,想起额娘对他的嘱咐:这江山是皇阿玛一人的,他是臣是子,仅此而已。想到这一句,胤禛豁然开朗,垂首与弟弟道:“你我,别忘了本分。”

  撂下这话,四阿哥扬长而去,留下弟弟一个人跪在门外,眼瞧着门前有人进进出出,谁也不敢来和十四阿哥说句话,大晌午的太阳直直地晒下来,幸不是在酷暑时节,但一清早起来听政,又经历那一阵动荡,十四还被摔得肩膀脱臼,虽然没大事,但又累又饿浑身都疼,终于跪不住,一屁股坐了下去。

  可却像是有人看着他似的,他才坐下不久,就见宫女们拥簇着母亲从门内走出来,胤禵心里一慌,赶紧又跪好了。

  宫女们拥簇娘娘到十四阿哥跟前,便识趣地退开,留环春一人跟在边上,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主子,生怕母子起冲突,怕十四阿哥再把娘娘气着了。

  “额……”胤禵刚要开口,却见母亲扬手劈下来,眼看着巴掌要扇在脸上,母亲却收住了手,缓缓垂下,冷声道,“我打你做什么,你不是小孩子了。”

  “额娘。”

  “你皇阿玛醒了,他不想见你,也不要你跪在这里,你可以走了。”岚琪痛心不已,说罢扶着环春要转身,却被胤禵拽着褂子衣摆,不让她走,口中求,“额娘,您告诉皇阿玛,儿子不是故意气他的,当时当刻我是糊涂了,额娘,我是真的糊涂了。”

  岚琪转过脸,俯视着儿子,冷静地说:“你必然不是故意气他,额娘信,皇阿玛也信,可是儿子,你糊涂吗?”

  胤禵神情发紧,眼睛通红。

  岚琪又问:“你在木兰围场做了什么?”胤禵紧紧抿着嘴,岚琪再问,“你挺身而出为你八哥辩护时,你真的糊涂吗?”

  “额娘,我。”

  “儿子,有些话额娘疏忽了,总把你当小孩子,不曾好好教导过你,是额娘的错。”岚琪伸出手,盖在儿子的脑门上道,“儿子,额娘常说,做你想做的事,到如今,额娘还是那句话。可是儿子,别忘了你的本分,别忘了这才是这江山的主子。”

  胤禵身上的气势弱了,直挺挺地跪在那里,母亲临走时,又嘱咐他离去,待众人拥簇德妃娘娘返回门内,便有太监来催他离开,催了几次不得果,梁总管亲自跑出来,苦口婆心地说:“十四阿哥,您走吧,万岁爷气成那样,您再把娘娘气出个好歹来,要怎么收场?”

  几番劝说,又拉拉扯扯,终于把十四阿哥送走了,梁总管折回内殿来复命时,惊见德妃娘娘跪在龙榻边,他一时呆了不知怎么开口,却听皇帝吩咐:“把娘娘搀扶起来。”

  岚琪抬起脸,泪珠子就滚下来,梁总管上前搀扶起娘娘,把她送到床塌边,轻声道了句:“十四阿哥已经离了。”便立刻退开。

  玄烨伸出手抚摸她的脸颊,泪水化开了脂粉,他失笑:“你还有心思,出门前化个妆?”

  脂粉散开,露出岚琪本来的肌肤,那才是原原本本的她,玄烨轻轻触摸了几下,道:“还是和从前一样,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停了停,再道,“养不教父之过,你就不要再伤心,反像在说朕的不是,连你都要来数落朕?”

  两人的手不知不觉交叠在一起,岚琪道:“他们的事,我不想管,只要你好起来。”

  玄烨笑:“朕没有病。”

  岚琪道:“有没有病,怎么养,几时能动弹能上朝,吃什么喝什么,每天睡多久,往后一概都是我说了算。你就别脑筋了,有本事,现在就起来走出去,没本事,就老实点。”

  玄烨哭笑不得:“朕都这样了,还要受你的气?”

  岚琪却说:“从前你不肯歇息,太皇太后动了怒你才老实,每每病了都是我来伺候你,如今太皇太后不在,没人管得住你了,自然是我继承太皇太后的意思,皇上只管听着就是了。”

  玄烨别过脸去:“不要闹了,朕哪儿有时间歇着。”

  岚琪道:“既然儿子们那么不争气,你安心拖垮了自己的身子,把江山留给他们?你只能硬朗起来,再扛着这江山几十年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