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67 回家

作者:阿琐

  这话叫人听了心酸,岚琪道:“太后的意思,让你们继续留在毓庆宫里,只要照顾好彼此,照顾好孩子们,其他的事一概等皇上回来再做定论。(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她本想说,哪怕太子不再是太子,也还是皇帝的二阿哥,她们是皇家的儿媳妇,自有尊贵在身,太后和她都不会让别人轻易欺负毓庆宫的人。可这些话终究没说出口,此时此刻说出来,再好的心肠,也怕要变了味道。

  太子妃身后有人忍不住哭了,可刚刚出声就捂住了嘴,太子妃显然不高兴,岚琪则只当做没听见,交代了这句话,她也不必久留,太子妃亲自把她送出毓庆宫的门。

  天边依旧不见光亮,仿佛这一天的早晨迟迟不肯来到似的,岚琪站在夜风里,望漆黑的天空,望远处寂静的乾清宫,心中念着:“玄烨,你何时回来?”

  她匆匆赶回宁寿宫,将太子妃这儿的一切告诉太后,老人家唏嘘不已,连声叹:“皇上不曾挑错人,可见也是为着选皇后而挑的她,偏偏她没有这个命。”

  荣妃惠妃诸人在底下听着,宜妃暗搓搓与她们说:“这就是命,太后没有做皇后的本事,可就是有做皇后的命,太子妃怪不得别人,只怪她命不好。”

  惠妃不言语,荣妃还算好心提醒她:“你怎么不改改这张嘴,还想被皇上关起来念佛吗?”

  此时太后在上首发话,吩咐众人:“你们各自回去约束自己宫里的人,不要让他们乱糟糟的,更不许嚼舌头不许轻慢毓庆宫的人,不然底下奴才嘴贱,你们做主子的脸面也别想要了,我绝不姑息。”

  众妃嫔称是,太后又命荣妃去知会底下贵人答应等等,不多时大家便散了,岚琪则陪着太后等在宁寿宫,等天亮后二阿哥入城,到时候总有人要来禀告,太后还担心要不要他见二阿哥,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孙儿,她怕自己撑不住场面。

  这一日,迟迟不来的天明终归还是来了,太子和大阿哥一行晌午前才刚刚进城,诸位阿哥等在了城门口,个个儿面色严肃,太子在车中没有露面,大阿哥见了众人说:“皇阿玛的旨意,二阿哥不能再住在毓庆宫,命在上驷院旁设毡帷让其暂居,由我和四阿哥轮流看守,其他人照旧各司其职,皇阿玛说了,天下没乱。”

  众阿哥纷纷接旨,让在一旁,四阿哥上前来听大阿哥调遣,胤禔则对他说:“十三被皇阿玛关起来了,虽然没有跟着我们回来,但我离开木兰围场时他还被关着,你自己看吧,要不要对德妃娘娘说一声。”

  胤禛脸色骤变,他不明白胤祥为什么会被关起来,见大阿哥得意洋洋意气风发,知道他等太子落马好久了,眼下可不就盼着皇帝最后裁决这一切,好另选东宫,另立继承人,他这个长子憋屈了三十五年,早就忍不住了。

  送太子进宫后,如皇帝所言,在上驷院旁设毡帷拘禁太子,胤禛暂时看守,大阿哥只身到宁寿宫复命。他没敢在太后面前露出得意的气息,还假惺惺地痛哭流涕说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说他可怜太子竟触怒天颜,酿下这么大的祸。

  大阿哥离去后,太后与岚琪道:“上驷院是养牲口的地方,皇帝这么做实在太狠了,他必然是在气头上,巴不得杀了才解恨,可这事儿天底下人都看着,堂堂的太子去和牲口住在一起怎么成。等皇上回来了,你若能说得上话,好歹劝一劝。”

  岚琪答应下,可不多久外头就传来消息,说太子妃一个人带着细软去上驷院了,余下侧福晋和皇孙们留在毓庆宫等之后的安排,岚琪问太后是不是要去劝阻,太后道:“这才是身为妻子该做的事,你让她去吧。”又吩咐底下人,“既然改口叫二阿哥,就不要再喊人家太子妃了,只怕再给毓庆宫的人添祸端。”

  这事儿既然安顿好了,岚琪也终于不用再陪着太后,天未亮众人就起来,太后已经十分疲惫,她也撑不住这样的辛苦,回到永和宫歪了半天,简单吃了几口菜粥,终于在下午等到胤禛过来向她回话。

  听说胤祥被玄烨关起来了,岚琪心中大惊,玄烨曾与她说,胤祥在阿哥所无意中撞见皇帝对苏麻喇嬷嬷说选定了新的继承人的事,他答应父亲绝对不向四阿哥透露半个字,而胤禛看起来也完全不像知道自己已是既定人选的模样,不论如何,应该不是这件事上出了纰漏。

  胤禛则道:“大阿哥三缄其口,我后来问了别的侍卫,才知道是二阿哥被抓那晚,他和大阿哥在御帐外打架,皇阿玛怒了就把十三关了起来,至今没有发落,也没让大阿哥先带回来。”

  岚琪问儿子:“胤禵呢,胤禵做什么了?”

  胤禛摇头:“儿臣也问了,都不知道十四阿哥做什么去了,反正二阿哥出事那晚他没在皇帝跟前,是后来才来的。有人说他是去边防巡视了,反正没他什么事,他照旧跟在皇阿玛身边。现在大阿哥回来了,十三被关了,皇阿玛的一切安危都要靠他。”

  岚琪捂着心门口,只盼着玄烨赶紧回来才好,片刻后冷静下来,嘱咐儿子:“时运高时运低,谁也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是什么命,眼下这情景,你不要去落井下石,更不能自以为是,还是额娘那句话,堂堂正正地做人,任何时候你都能挺直腰杆。这次的事,你不要把自己搅进去,胤祥不论犯了什么错,让额娘去求情,你别冲在前头。”

  胤禛点头答应,抿了抿唇,朝外头看了眼,见无闲杂人在,便对母亲道:“额娘,自从上次我隐瞒太子遇袭的事,向皇阿玛禀告后,我一直在帮皇阿玛暗下查大阿哥、二阿哥、三阿哥……查所有皇子是否有贪赃枉法的事,二阿哥做错的事,真是足够皇阿玛废他了,而老八老九他们身上的账,更是罄竹难书,您都不知道他们敛了多少钱财。额娘,儿子多谢您这些年对我的约束,不论如何,我能挺直腰杆对皇阿玛说,我手里是干净的。”

  岚琪心潮澎湃,但没敢让自己表露出激动,平复心情后道:“去吧,好好看护二阿哥,记着额娘的话,这江山是你皇阿玛一人的,你只是他的儿子他的臣子。”

  胤禛应诺,屈膝朝母亲深深叩首后离去,岚琪长长舒口气,可心头忽然一颤,不安地想到了她的小儿子。那头横冲直撞小野牛,向来是哪儿哪儿都有他的,怎么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却没事儿人似的?

  此时此刻,宫里虽然在太后的威严,和各宫娘娘的管制下一切太平,可宫外京城里,早就为这件事闹得沸反盈天,八贝勒府里,八福晋跪在神佛前还愿,终于等到太子落马的这一天,求神佛保佑八贝勒一切顺利,他是真正配得到江山得到皇位的人,此时下人来禀告,说九阿哥、十阿哥到了,一并八贝勒诸位门客也都聚在书房里。

  八福晋双手合十,闭目吩咐道:“让女眷们各自在屋子里呆着,仔细别撞见外客,书房里的茶水派妥帖的人去伺候。”

  这边厢,九阿哥上蹿下跳的,乐得合不拢嘴,他们本是挑唆十四去离间大阿哥和太子的,也不知道十四做了什么,怎么就把太子挑下马了,听说太子被抓的时候穿着夜行衣带着短刀,趴在皇帝的营帐外窥探,九阿哥嚷嚷道:“老二是脑子有病了吧,他想干什么,这么折腾,还不如三尺白绫把自己吊死了干净。”

  十阿哥在旁哈哈大笑,可胤禩却一脸铁青,沉声道:“你们这就得意了吗?张明德的事,还没了结呢,夹着尾巴做人,先等皇阿玛回来再说。”遂撂下俩兄弟,去与门客们商议如今的局势,十阿哥私下问九哥:“八哥是不是有些畏首畏尾了。”

  胤禟皱眉道:“我们看着办,不能让八哥错失良机。”

  且说皇帝于九月中旬方返回京畿,御辇大半夜进城进宫,轻悄悄的没有惊动任何人,岚琪是等御前进了紫禁城,才得到消息,梁总管派人来请娘娘预备着,皇帝进内宫换了轿子后,直接就奔永和宫来。

  岚琪等在门前,看着轿子缓缓落下,他的心扑扑直跳,三十多年了,还第一次这么盼着见到玄烨又怕见到他。

  周围的灯笼把永和宫门前照得通亮,她一见玄烨憔悴的面容,就心疼都把什么都忘了,顾不得周遭太监宫女都在,亲自上前搀扶了皇帝,柔声道:“备了热水,臣妾伺候您洗浴,而后踏踏实实睡一觉。”

  玄烨一言不发,随着岚琪步入永和宫,这么多年,永和宫一直是他心里的家;这么多年,是上一回御驾亲征得病之后,又一次时时刻刻都盼着能早些回到这个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