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66 废太子

作者:阿琐

  忽然有身影从边上闪出,挡住了胤祥的去路,待看清了,正是大阿哥胤禔,他拦着十三阿哥道:“你要进去做什么,皇阿玛并未召见。(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祥一阵恼火,不知怎么,就觉得老大不是好东西,平日他从不顶撞这些兄长,今晚却不成了,大声嚷嚷着,仿佛要说给里头的父亲听,道:“我担心皇阿玛的安危,非要进去看一眼才能放心,大阿哥你拦在这里算什么,难不成你心里有鬼,不让我们见?”

  大阿哥眼睛瞪得铜铃似的,扬手要扇他,可十三人高马大二十郎当的男子汉,怎会轻易叫年近四十的哥哥制服,捉了大阿哥的胳膊反手一拗,就把人撂在地上,边上的侍卫看得傻了眼,想上来劝阻,可两边都是皇子,他们劝哪一边好。

  此时梁总管的大徒弟,此番跟着伺候皇帝的公公从里头出来,厉声道:“万岁爷问,哪几个在外头吵?”

  大阿哥一把撩开十三的手道:“快禀告皇阿玛,十三阿哥要造反了。”

  胤祥急了骂道:“胡说八道。”冲上来要揪大阿哥的衣领,大阿哥也豁出去了,用全力翻身把十三扑倒摁在土里,他凑近了轻声说,“小畜生你发得哪门子疯,里头那个家里的人,杀了我老婆,杀了你老娘,你发得什么疯?你又为哪个畜生打抱不平?”

  提到生母的枉死,暴躁的胤祥突然安静,揪着大阿哥衣领的手也松开了,怔怔地望着背光时大阿哥漆黑的脸,也看不清他什么神情,却是这几句话里的真情,震慑了他,大阿哥不再是一副霸道蛮横,而是坐到地上闷声叨咕着:“他死一百次,你大嫂子也回不来我身边。”

  兄弟俩撒手不再扭打了,可那公公却已又去禀告了皇帝,这会子急匆匆出来说:“万岁爷有旨,把十三阿哥带走看管起来,此处关防全权交付给大阿哥。”

  众人都一愣,胤祥更是呆了,几个侍卫不得不上前把他架起来,一直到被带着走,他都没缓过神,回到自己的营帐后闷声好半天,才突然听见十四的声音在外头响起,但门前的侍卫说:“十四阿哥您息怒,是万岁爷的旨意,谁也不能探视十三阿哥。”

  胤禵在外头嚷嚷了几声,似乎怕自己也被老爷子关起来,很快就没事儿了,可胤祥却突然回过神,十四刚才去哪儿了,要说他这股无名火来得急躁,里头掺杂了各种各样的情绪,可十四是比自己还急躁的家伙,这么重要的时刻,他去哪儿了?

  御帐这边,里三层外三层的侍卫,大阿哥亲手执刀绕着一圈一圈地巡视,帐子里除了皇帝和太子,另外还有只听皇命吩咐的帝王亲兵。毕竟太子年富力强,这种时刻把他独自留下和皇帝在一起,难保他不一时冲动,万一弑君篡位,天下就乱了。

  太子瘫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好久了,他穿着一袭夜行衣,身上搜出来短刀,还有乱七八糟鬼画符的东西,他是扒拉在皇帝御帐外头,拿刀子划拉了一个口子往里看的时候,被当场捉现行的。不是大阿哥抓他,也不是十四阿哥抓他,就是被巡逻的侍卫当场拿下,那时候还没人认出他是太子,幸好他束手就擒没有反抗,不然兴许早就毙命在乱刀之下。

  所有人都傻眼了,好容易抓了个“刺客”,好容易这几天鬼影出没的事儿有了结果,逮到的竟然是当朝太子。

  当时皇帝已经睡了,穿着寝衣披着大氅,看到瘫在地上的太子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上前扬手抽了他一巴掌,更想要去拔侍卫的佩刀,可突然一阵急火攻心没站稳,被底下奴才强行拥簇着离开。缓过一阵后,便要人给他穿戴好龙袍,衣冠庄重地回到这里,直到十三阿哥在外头闹起来,里头肃静的气氛才稍稍有所缓和。

  此刻太监战战兢兢地奉来茶水,因太子瘫坐在地上,也不敢多准备一份给太子,可玄烨却摇了摇手指头,示意他们把茶水端给太子。

  胤礽呆呆地看着太监送到面前的茶碗,茫然地望了父亲一眼,玄烨嗤笑道:“难道你怕朕,要把你毒死在这里。”

  太子被激了,拿过茶碗仰头一口气喝干,连茶叶都漏进嘴里,咀嚼在牙齿间,一阵阵苦涩透出来,便听父亲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胤礽吸了吸鼻子,笑容和他嘴里的茶叶一样苦涩,不知怎么的,到了这一刻,他突然放下了无所谓了,眼神凝滞地看着地上散开的符咒,竟是道:“皇阿玛,您放过我吧。”

  玄烨皱眉望着他曾尽心培养了十几年的儿子,也许他不后悔自己立太子太早束缚了他的人生,他后悔自己在太子第一次犯错时就没有让他承担责任,是自己间接把他推上了不归路,如果当初那个协助索额图把疯了的温僖贵妃放出来吓唬太皇太后的太子,立时立刻就受到惩罚的话,也许他的人生还有救,要怪,就怪玄烨自己的错。

  可是,太子所谓的放过我,却和旁人想象地不一样,瘫坐的他颤巍巍爬了起来,三十五岁的男人,跪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深深三叩首,脑袋撞得咚咚作响,含泪向父亲道:“皇阿玛,您废了我……杀了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玄烨双拳紧握,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终于从紧咬的牙关间透出一句话:“好,朕成全你!”

  从那一晚起,木兰围场绚烂的阳光不见了,连着几天阴霾大雨,是草原素来鲜有的天气,仿佛是连老天爷都知道风云骤变,直到大阿哥奉旨提前将太子“押解”回京城,马车离开木兰围场的那一天,阳光才稍稍露脸。

  大阿哥和太子这一行走得慢,废太子的旨意却被八百里加急送到京城,传话的人叩开了京城的大门,天未亮,马蹄声就撼动了京畿。

  四贝勒府里,胤禛还在毓溪的身边安然酣眠,毓溪警醒地听见外头有动静,她翻身起来去问什么事,见门前小和子也只一身寝衣,披着褂子来禀告。

  毓溪听得“废太子”三个字心惊肉跳,赶紧点了蜡烛催胤禛醒来,胤禛听说废太子的圣旨传来,一刻也不敢耽搁,正院里顿时灯火通明,丫头们捧水来伺候主子洗漱,可胤禛穿了褂子就往外跑,毓溪拿着帽子追在他身后,冷静地提醒道:“你别着急,千万别着急。”

  深宫里,岚琪也是睡梦中被环春催醒,说皇上下了旨意废太子,消息刚刚进城,往宁寿宫送去了,岚琪只觉得心里轰隆一声,一言不发地由她们伺候着穿戴,之后急匆匆赶来宁寿宫,外头已停了好几乘轿子,佟贵妃、惠妃、荣妃几人都到了,佟贵妃走得急,发髻没顾得上梳紧,一进门就散了,正在一旁重新梳头,岚琪往内殿去,太后正坐在镜台前发呆,宫女们执巾捧水地站在后头,老嬷嬷迎上前道:“娘娘,太后不让动呢。”

  岚琪暗暗一叹,走到太后身旁福了福道:“让臣妾为您梳头可好?”

  太后眼圈泛红,长长舒口气,仰头望了望窗外的天色,哀叹道:“今天这天,怎么还不亮?”

  岚琪从桌面上拿了象牙梳子,轻轻捧起太后的头发,已是一把一把白发夹杂着黑丝,但听得太后嘀咕着:“皇额娘,我该怎么做?”

  提起太皇太后,岚琪一阵心痛。太皇太后若在,一定会知道该如何应付眼下的局面,太后彷徨,岚琪也迷茫,可箭在弦上,容不得她们逃避,她轻声而坚定地对太后道:“万岁爷出门前,给臣妾留了话,说就算天大的事儿,宫里也不能乱,要臣妾伺候您,撑起皇家的体面。您别着急,皇上很快就回来了。”

  “太子妃那儿,你们哪个去看一眼?”太后紧张地看着镜子里的岚琪说,“可别叫她们有人自尽了,太子还没到京城呢,可别闹出人命。”

  可太后说着,又苦笑:“什么太子呀,不是已经废了吗?好,你去知会外头的人,改口称二阿哥。”

  岚琪领命,并主动承担责任道:“毓庆宫那儿,让臣妾去看一眼吧。”

  太后颔首:“也只有你可靠了。”

  岚琪示意宫女上来为太后梳头,她摸了摸自己的发鬓,环春上来为她整一整衣衫,便往外头走,告知姐妹们往后要改口喊二阿哥,之后便往毓庆宫去。

  从宁寿宫一路点了灯笼往毓庆宫,像条火龙似的游走在宫道上,岚琪不急不缓地来到毓庆宫门前,里头已是灯火通明,可想象中的纷乱没有出现,宫女太监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院子里,太子妃原本端坐在正厅上首,听见说德妃娘娘到了,才起身迎了出来。

  侧福晋和侍妾们都跟在她身后,每个人都衣着端庄十分体面,没想到到了这一刻,一向被外人传说得很不堪得毓庆宫里,竟是如此让人佩服的镇定光景。

  太子妃朝岚琪福了福,道:“娘娘,孩子们还都睡着,若是要我们迁出去,可否等天明,让孩子们再睡一晚安稳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