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64 还密嫔自由

作者:阿琐

  那几道符咒,被大阿哥捂得发热,太子捏在手里,回忆刚才的一切。(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他本是乐呵呵地准备招待父亲和兄弟们,大阿哥却跑来说要再次帮他除掉老八,既然皇帝已经四处布防不能再随便直接动手,就只能诛心了。

  突然冒出这件事,他当然不会答应,可是大阿哥朝他比了个杀头的姿势说:“下次火枪的枪子儿,可未必就会打偏,下一次从你脑袋里穿过,谁来救你?他们比不得我们犹豫不决、畏首畏尾,你看,都是下狠招的。”

  太子被他唬得一愣一愣,如今他手里的权一点点被皇帝抽离,从太子手里外放的官员被革职被罢黜,京城里的文武都不敢接近太子,早就另谋出路扶持各自的势力,赫舍里一族连个能说话都没留下。太子无依无靠,谁来帮他,他就抓着当救命稻草,走一步是一步,事到如今,他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事不宜迟,皇帝很快就会过来,于是两人对好了说辞,驱散门外守候的人,只等门前帘子挑起灌进风来,隔着屏风看到父亲的身影,便开始了方才那一番对话,字字句句都在兄弟俩的算计里。揆叙曾对大阿哥说,皇帝废太子只要一个台阶下,可不论谁去铺这层台阶,都不会有好下场,他不如等着别人着急,有时间先借太子的手除掉威胁他地位的人,现在朝中数八阿哥风头最盛。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八阿哥有一个致命的弱处,他除了那些天天把他捧上天的大臣外,皇室之内并没有真正能为他撑腰的人,比不得四阿哥,仗着养母生母左右逢源,他有什么事,大概连太后都会求到乾清宫去,可八阿哥若有什么事,单凭良妃那张脸,根本不能成事。所以对付他,要比对付四阿哥之辈容易得多。

  如今大阿哥和太子几句话把事儿摊开了,贤名远播的八贝勒已经是“天命之子”了,结果只有两个,皇帝高兴或不高兴,眼下看来,老爷子是绝对高兴不起来的。

  那之后两天,除了几位蒙古王爷,皇帝谁也没见,队伍本该继续往木兰围场前进,却在那天收到京城八百里加急,说十八阿哥命悬一线。

  紫禁城里,启祥宫终日有太医进进出出,可到底没能保住幼儿的生命,孩子的气息越来越弱,太医已经请罪,他们再没有法子了。在外人看来,十五十六阿哥都是密嫔的儿子,失去一个固然痛苦,到底还有其他孩子可以支撑。唯有岚琪知道,十八阿哥是密嫔的唯一的儿子,而她生的女儿,又不能相认,为了太子,为了玄烨,密嫔牺牲了一辈子的自由。

  风雨潇潇的那一夜,小十八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岚琪和密嫔都陪在孩子的身边,失魂落魄地密嫔最后为孩子盖一次被子,没有过多的纠缠,就让内务府的人来办理后事,岚琪与她泪眼相望,说不出半句话,密嫔却道:“僖嫔娘娘会找到孩子,会替臣妾照顾好他……”

  岚琪深深愧疚:“我一个念头,害你一辈子辛苦。”

  密嫔含泪道:“若不是这般遭遇,臣妾大概就是在那角落里沉寂一辈子。如今虽然失去了自由,可臣妾得到得更多,请娘娘再不要自责,十五阿哥和十六阿哥,也是臣妾的孩子。”

  圣驾这边,尚未抵木兰围场,收到十八阿哥病危的消息后,皇帝一直在犹豫是继续前行还是回銮看望他的小儿子,这天与诸皇子和大臣商议时,又收到八百里加急,等不到皇帝作出决定,十八阿哥已经殁了。

  众人跪请皇帝节哀,下跪起身时,揣在太子怀里的符咒落在了地上,把太子吓得不清,之后一门心思想着挪到那个位置先用脚踩住,就怕被谁看到。虽然这是保佑他自己的符咒,可巫蛊之术向来为人所忌惮,就多事怕说不清楚。

  皇帝在上头说着话,太子的心思在符咒上,好容易踩住了刚刚才松口气,突然被父亲唤了声,他猛然抬头,但听皇阿玛问他:“胤礽,朕刚才说了什么?”

  太子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根本就没听,支支吾吾地应对着父亲,玄烨终是一怒,拍案道:“你的亲兄弟没了,你就一点也不难过吗?是不是朕多心疼几个年幼的皇子,你心里早就容不得他们了?胤礽,是你的亲弟弟没了。”

  太子吓得慌忙跪地,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护着,底下大臣没人敢上来解围,而玄烨什么都不想听,扬手道:“大阿哥和太子,与大部队留在原地,朕要轻车简行回宫送一送十八阿哥。”

  如此,由十三十四阿哥护送,皇帝带着十五十六和十七阿哥一道赶回京城,正好赶上小十八出殡的日子。原本宫里的人和密嫔无甚往来,对皇帝喜欢小儿子们也多有反感,本来对启祥宫的事不过是场面上的应付,这下见皇帝匆匆赶回来,不得不上赶着来巴结,盼在皇帝面前落个好。

  启祥宫的事,向来不与旁人相干,德妃与和嫔之外,旁人都不得随意出入,惠妃荣妃已经好多年没见过密嫔,可这一次,却是宫门大开。

  十八阿哥虽未成年,可在皇帝的授意下,为他举办了体面的丧礼,妃嫔们时隔多年再见到“密嫔”,曾经相识的人固然觉得她容貌有些陌生,可记忆里王常在是个美人,密嫔如今也依旧是个美人,那么多年容貌多少会有些改变,不知当年的事的人,也都默认了她的存在,根本不会多想。

  顶多是精明如荣妃、惠妃这样的,会私下嘀咕觉得密嫔有些陌生,可那么多年过去了,除了皇帝对她还不错,启祥宫里并没有任何多余的事,她们不过是念叨几句,谁也没打算去探究。

  这对密嫔来说,是极其意外的安排。皇帝一回来,就让开启祥宫的门,让所有人来吊唁小十八,让密嫔和妃嫔们相见,再也不顾及她到底是王氏,还是密嫔,玄烨对她说:“孩子没了是天意,朕无法弥补你的伤害,可朕不能再让你一个女人为朕受委屈,从今往后大大方方地出门去见任何人。”

  而他没有对密嫔说的,是他不愿岚琪再背负什么责任和愧疚,当初想出这个法子隐瞒太子失手掐死了王常在的是岚琪,束缚了密嫔那么多年,岚琪也愧疚了那么多年,密嫔可怜,岚琪亦无辜,她们都没有错,却承担了本该属于太子的惩罚。

  当年,玄烨对太子还有一丝丝的奢望,到如今,什么都没了。

  因大部队还留在原地,等待圣驾归来继续往塞外走,十八阿哥的丧礼后,玄烨没有停留太久,两天后就再次出发,只在永和宫里安静地休息了两天,除了密嫔的事之外,玄烨什么话都没说,岚琪也什么话都没问,再次离开的那一天,她送到门前,说的还是当日那句:“你和孩子们平平安安回来,就好。”

  皇帝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可那两天里,足够把之前的事传到京城,胤祥必然会告诉四哥,大阿哥和太子恶意中伤八阿哥的话,而胤禵则分别将这两件事,告诉了亲哥哥和八阿哥,但他们来不及多与兄长商议什么,再次护送圣驾离京而去。胤禛在与弟弟分别时就说,他们不必搀和其中,该做的已经为皇帝办妥,而胤禩在得知那些事后,整整闷了一天,等他回过神,十四已经跟着皇帝离开了。

  九阿哥本不知道这些事,圣驾离京那天八阿哥没来送行,他等圣驾走远赶来八贝勒府问缘故,才听说老大和太子联手重伤八阿哥。胤禟恨得咬牙切齿,咒骂道:“这事儿老爷子一定会追究,八哥,我们不能不防备。要不要,我先去杀了张明德?”

  胤禩道:“张明德必然保不住,但不能由我们来杀,不然就变成我们杀人灭口,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只不过是几句话,说清楚不会出大事,眼下要紧的是,不能再让太子和大阿哥联手,你听我的安排,先离间他们要紧。”

  兄弟俩在书房密谋到天黑,九阿哥方一脸杀气地离去。

  此时,八福晋正抱着弘旺在园子里徘徊,已在晚膳时分,侍妾毛氏按时挺着肚子来,这些日子她都跟着福晋用完膳。

  毛氏本是茶水房的丫头,被胤禩无意中睡了一夜,竟意外的有了身孕,八福晋直觉得是老天开始眷顾这个家,纵然难容底下丫头勾引主子,可有了身孕,她还是尽心照顾的。

  张格格不久也过来,她一直不敢在人前以弘旺的生母自居,在福晋面前谨小慎微,八福晋见她老实,也不多为难,反正不论胤禩什么意思,弘旺这孩子养在她这儿,已是定数。

  女人们围桌坐好,正等着底下人去请胤禩,下人却匆匆赶来说:“贝勒爷说不用晚膳了,有要紧的事找福晋去商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