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62 杀“太子”

作者:阿琐

  闻言,岚琪看了看小儿媳妇,方才完颜氏说,胤禛和胤祥未到八阿哥府赴宴,是为了她而出城去办外祖父的身后祭奠,此刻环春说他们的确是出城去了,看来不论去做了什么,这个借口倒是合适。【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但这会儿既然去见皇帝,就该是为皇帝办差,可他们做得那么大大方方不怕被人看到,不免叫人好奇,他们到底做什么去了。

  而为此好奇的,又何止岚琪一人,底下阿哥们更是伸长了脖子想看看老四和老十三在鼓捣什么,十四阿哥更是觉得自己又被两个哥哥排挤在了外头,以至于好到一言不合与妻子大吵一架。平日里九阿哥十阿哥在八阿哥面前挤兑他,他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偏偏就是在乎自己同胞的哥哥和胤祥,才会那么计较自己能不能掺和他们的事。

  再看如今的宫里宫外的情形,那日太子调配的外放官员被弹劾贪污**一事,好端端的突然跑出这么一件,时日一长,老四和十三神出鬼没的,就有人觉得兴许他们就在查这些事。不论真假,那阵子该收敛的收敛,该防备的防备,都把四阿哥和十三阿哥当贼防,可终究不能确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大阿哥、九阿哥之类动用了一切可能,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二月,朝廷突然抓了个什么前明朱三太子,皇帝在乾清门听政时提起这件事,说四阿哥秘密奔波了数月才将人活捉,一语解了这些日子胤禛和十三行踪诡秘的缘故,并问众人当如何处置这朱三太子。

  前明亡国那么多年,那朱三太子已是风烛残年的七十五岁高龄老者,要说他能反,大概连皇帝也不信。可是这些年来,国内四处都有反清复明的声音存在,对于朝廷而言,始终是一个威胁,满人夺了汉人的江山,做了汉人的主子,就算是已做了近五十年皇帝的玄烨,还始终觉得龙椅不稳当。

  毕竟这不是他们老祖宗创下的世界,他们要在别人的土地上扎根生长,势必要恩威并济,一面做着如联姻减赋等亲民政策,一面不得放松对反贼的剿灭打压,如今冒出个朱三太子,算是他们的旧主子,若连“主子”都死了,底下那些小老百姓们,必然能消停一阵子。

  但事极必反,莫说这朱三太子真真假假,便是假的,背负着这么个名头,而皇帝将其绞杀,震慑民心的效果必然有,可就怕把一些人逼急了,反而以此作为揭竿而起的借口,为了明朝复辟,为了太子报仇。

  朝堂之上,群臣议论纷纷,玄烨心里早就有主意,但他也愿意多听听其他声音,好反思和谋划之后的应对之策,他自然最不愿看到江南江北冒出无数的反贼了,朝廷最怕内忧外患,当年一面防着老毛子们,一面防着三藩作乱,玄烨至今想想,都会半夜惊出一身冷汗。

  但今日,朝会上左一句“太子”,右一句“太子”,或杀或剐或监禁或流放,却叫当朝太子二阿哥胤礽,真正惊得一身冷汗,虽然此太子非彼太子,可看看胤礽如今的处境,他不害怕,还有哪个能害怕。

  这日的朝会最终有了结果,皇帝以“朱某虽无谋反之事,未尝无谋反之心”为由,要了这朱三太子的性命,并将当众行刑,为的必然是打压民间逆反之心,凡反朝廷者,皆是此下场。

  这事儿对清廷皇室的人而言,不过是多了场热闹,并解了四阿哥近来神神秘秘的缘故,自然四阿哥到底做什么,又怎么会单单如此,皇帝闹得那么大动静,也是想能平息众人对他的疑虑,总之死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朱三太子,对皇帝对朝廷本该毫无影响。可却因为这件事,竟把自家堂堂正正的太子吓得不轻,那一日朝会上一声声的“太子”,成了胤礽的魔咒,他回去后就高烧不退,连病了数日。

  太子生病那几天,皇帝去看过一回,出来时神情淡淡的,太子妃将皇帝一路送到乾清宫,玄烨似乎有些不忍,吩咐太子妃:“你也要保重。”

  太子妃一时激动,竟是含泪道:“皇阿玛,您饶过太子吧。”

  玄烨眉头微微一皱,甚至儿媳妇是明白人,可这一个“饶”字要从何说起,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江山不能交给胤礽,若一定要算个错,就算是他的错,如今,兴许真是到时候了。

  太子妃那一语后,像崩溃了似的哭得泣不成声,被众人左右搀扶着送回毓庆宫,这一下动静,却闹得外人以为太子不行了,接二连三的有人来探视。可太子只是吓得发了一场寒热,几日就退下去了。

  但又因此传出太子玉体不健的闲话,想想太子已经三十五岁,本该最年富力强的时候,却总是气息孱弱,莫说不像他的兄弟们高大健壮,就连年近六旬的皇帝都比不过,都说太子指不定,还要走在皇帝的前头。

  但皇帝对此充耳不闻,朝堂之上一如从前,之前秘密查出的贪污之案,在朱三太子一案后,把查贪之事明着交付给了八阿哥去办,原本所有人都怀疑四阿哥和十三阿哥私底下在查这些事,把他们当贼似的防备,如今八阿哥名正言顺地来查贪,反而好办了。那些盯着四阿哥的眼睛不必再费事儿,好生巴结着八阿哥,围着他们转,便可保得天下太平。

  开春入夏后,皇帝再次携后宫妃嫔到承德避暑,岚琪欣然随驾前往,一年一次在夏天看望她的女儿,而温宪每隔一年见到父母,都觉得而他们双鬓添了白发,之前硬气地不肯动摇回京的心,眼看着父母老去,去年外祖父外祖母又双双离世,不免勾起她对亲人的记挂,不论如何若是去了京城,有什么事能赶得及,怕就怕她将来,连父母最后一面也见不上。

  可这一次,皇阿玛却对她说不要着急,说今年还有大事,那一件事之后,她和舜安颜的命运能否改变,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温宪听得心中惴惴不安,偷偷与额娘提起,岚琪听见“大事”儿子,且又是要扭转她与舜安颜命运的大事,能让她想到的,就只有……

  “真的要废太子?”

  当温宪问出这句话时,岚琪只觉得心神一震,前途一面迷茫,废太子之后,朝廷和皇室,会是什么光景?而玄烨他隐忍不发多年,又要拿什么借口来废太子。胤禛他?岚琪突然想到,儿子和胤祥这阵子神神秘秘,难道他们真正在做的事,是为皇帝筹备废太子的事?

  但相关的事,玄烨始终没对岚琪提起,她也不敢多问,彼此保持着沉默的默契,静静等待那一天的来临。

  七月时,朝廷制出了《平定朔漠方略》,多引用了八阿哥和十四阿哥的文章,八阿哥是得道多助,有文武大臣为他献计谋策才写下让皇帝满意的文章,但胤禵却是一趟趟在草原奔跑,把自己晒得黝黑,才写下那些文字。他的文采一向是比不过兄长们的,可扎扎实实地了解了那里的一草一木,又怎么会出不了好文章。

  而八哥和十四阿哥一向亲近,世人所谓人以群分,都觉得皇家最优秀的皇子,聚在了一起,是皇帝的福气。

  入秋后,圣驾回銮,但在宫里过个中秋,皇帝就要再次巡幸塞外,被岚琪说来,今年好容易做出了《平定朔漠方略》,皇帝怎么会不去走一走,玄烨则再三向她保证,除外不喝酒不骑马,老老实实走一趟,全须全尾地回来。岚琪不敢说别的话,只叮嘱他:“身子骨最要紧。”她是怎么也想不到,玄烨这一趟出去,竟会是风云骤变。

  夏秋暴雨前的世界,总是静悄悄的,突然一声炸雷后,便是天翻地覆,来得快去得急,往往还没回过神,整个世界已被洗刷了一遍。皇帝此番出巡前,宫内宫外一切安好,谁能想到,皇帝心里,已经谋划好了之后的暴风雷雨。

  只是出巡前,启祥宫的十八阿哥病了,这孩子今年过了年就一直很孱弱,夏日也因病没能随驾去避暑,像是出痘又不是痘疹,太医伺候了大半年,始终不见好。

  密嫔为此操碎了心,岚琪也跟着心疼,皇帝出巡前,特地来启祥宫看过她们母子,岚琪随同在一旁,看着玄烨对稚子的心疼,想到过年前太子生病时,玄烨亲自照顾时刻不离,如今的眼神和当年一模一样,可是三十多年后,父子俩竟成了如此光景。

  有时候岚琪会觉得,什么江山天下,什么皇室传承,都不及关起门来一刻天伦之乐来的重要,人活一遭,到底图什么呢?

  可这样的念头,往往一闪而过,她的男人是君主,是富有天下的帝王。

  那日离开启祥宫时,玄烨对岚琪说:“之后不论有什么事,你要随太后维护后宫的体面,千万不要出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