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48 打断你的腿

作者:阿琐

  玄烨原在书房里,与大臣见过后,知道岚琪送早膳来,想让他们母子先说说话,可看着折子,时不时就听见岚琪咳嗽,一次比一次咳得更厉害,自然以为是兄弟俩把他们的母亲气着了,他怎么能舍得。(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怒冲冲跑来质问,没想到岚琪是吃东西呛住,被她笑着按下落座时,不免有些尴尬,索性板着脸不给他们好脸色。

  而父亲一来,胤禛和胤禵都不敢再放肆,刚刚还能和母亲随意坐着说话,此刻都笔挺地站在一旁,看着父亲对母亲体贴入微的照顾,兄弟俩脸上的神情竟一模一样,岚琪不经意抬头看到,心中忍不住欣慰,真真是她生养的儿子。

  “皇上也没用早膳呢。”岚琪缓过精神,让人添筷子,笑道,“本来要在瑞景轩请您用的,环春一早准备的,结果您走得急了。”

  玄烨冷声道:“还不是你生的好儿子惹祸?”

  “皇阿玛……”胤禵急着要为母亲辩解,他最看不得自己做错事,却让额娘受责备。可哥哥一把拦住了他,眼神示意他别多嘴,而后拽着胳膊一道靠近桌边,接过母亲手里的东西说,“儿子伺候阿玛额娘用膳。”

  胤禵见哥哥这架势,有样学样,等玄烨面前一切齐备,岚琪道:“让他们坐下一道吃吧,太皇太后从前常说,吃饭时别训话,对不起老天爷赏饭吃,要乐呵呵的才好。”更对儿子们笑道,“阿玛和额娘出巡时,在田埂里走,看到那些种地的百姓日出而耕日落而息,一年四季风吹日晒,咱们桌上一粥一饭皆来之不易,你们往后也要教养自己的孩子,不要轻易浪费,不能辜负百姓耕作的辛苦。”

  玄烨冷哼一声,胤禛胤禵本还想接话,被父亲这一哼声,都不敢随便开口,岚琪只是温柔含笑,她知道玄烨刚刚是着急了,这会儿还没缓过来。

  屋子里正安静,突然听见肚子咕咕叫的声响,胤禵捂着肚子一脸尴尬,刚刚虽然塞了一嘴的东西,可还不够填一个角落的,又折腾半天没动,而胃口却被勾起来,眼下真是饿极了。

  玄烨忍俊不禁,岚琪也笑,拣了饽饽给儿子,“快吃吧,放凉了不能吃,也是浪费的。”

  “坐下吧,难道要你们额娘一道陪着你挨饿?”玄烨总算松口,胤禛和胤禵才怯怯挨着一直坐回来。

  皇帝朝梁总管递过眼色,梁公公忙会意,招呼四周伺候的人都下去,只留自己和环春伺候,环春看着膳桌,他则候在门口怕有人听壁脚。

  实则一家子不过是吃饭,岚琪胃口最不好,动几下就没了兴致,欣然望着爷仨儿吃东西。

  玄烨细嚼慢咽吃得却不少,胤禛不温不火,胤禵则饿极了狼吞虎咽,他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可做事说话总也藏不住孩子气。但不论如何,丈夫儿子能好好吃饭,岚琪心满意足了。

  玄烨对着她,说话温和细语,劝她多吃几口,问她是不是想吃别的东西,无微不至毫无帝王架势,可一面对儿子,就吓得兄弟俩不敢和父亲目光对视,快吃罢时,皇帝突然道:“老实说,昨晚你们都去宫里做什么了?”

  胤禵抿着嘴,四哥说了,被阿玛打死也不能讲他们去查大阿哥和惠妃,四哥说这事儿绝不能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可是父亲要他们说实话,他真不敢撒谎,心里惴惴不安,眼角余光偷偷瞟哥哥,可四哥那架势,还真是打死都不会说真话。

  玄烨叹了一声,却自己开口道:“你额娘的药从来就没问题,是故意和良妃的事搀和在一起,想吓一吓对延禧宫动手的人,所以这事儿和你们没关系,再不要牵扯进去了。”

  兄弟俩对视了一眼,神情有些紧张,父亲则对胤禛怒目而视:“朕让你闭门思过,你就思到大半夜去闯禁宫?祸虽是胤禵闯的,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胤禛垂首不语,他能撑得住父亲的责备,可胤禵却开始动摇,担心父亲再次责问他,而且他觉得阿玛明明就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能开口讲呢?忍不住向额娘求助,可母亲却平静地看待一切,好像根本不担心事情会变得糟糕。

  “胤禵,这件事你不能对老八他们说,记着了吗?”皇帝对小儿子,倒是温和些了,“你爱和谁往来,喜欢做什么,只要不是错的事,朕不会干涉你,但你自己要有分寸,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今天膳桌上讲的所有话,都没必要去对别人讲。你若管不住自己,往后也不用一家子坐着吃饭了。”

  胤禵不像哥哥沉得住气,急于表白自己可以做到,忙答应父亲:“儿臣绝不对旁人说,那件事儿臣也不再插手。”

  可父亲的回应看似不温不火,却是每个字都震慑他胆魄,道:“你再像昨晚那样胡来,朕会打断你的腿。”

  胤禵眨着眼睛,心里扑扑直跳,一旁额娘总算开口来帮他,温柔地嗔怪着:“才说不在膳桌上训孩子,皇上还吃不吃了?不吃就收了,今天天气那么好,带儿子们出去散散吧。”

  正好梁公公从门前得了消息,又听见娘娘这句,找着机会进来笑道:“万岁爷,五阿哥在园子里等着了,您嘱咐五阿哥挑的马,五阿哥都送来了。打发人来请您示下,是不是这会儿过去瞧瞧。”

  玄烨也顺着台阶下,起身道:“过去看看。”

  胤禵一听见五哥送来新马,忙窜到父亲身边,显然忘记了刚才的事,兴奋地说:“皇阿玛,我也去。”

  可胤禛却是对岚琪道:“额娘,儿子送您回瑞景轩。”

  玄烨立定了看着他们,胤禵顿时觉得尴尬,不情不愿地挪回来,似乎抱怨哥哥又故意显摆他的孝心,勉强学着说:“额娘,我送您回去。”

  岚琪却伸手给儿子整一整衣领,把他往玄烨面前推,吩咐道:“你替额娘照顾好皇阿玛,新马不认主子不好驯,别叫皇阿玛颠着了。”

  有额娘这句话,胤禵脸上顿时阳光灿烂,连声说包在他身上,于是父子母子两处分开,胤禛搀扶着母亲往瑞景轩走,路上岚琪还忍不住咳嗽几声,他担心地问:“儿子再给您在民间寻好的大夫可好?”

  岚琪笑道:“已经好多了。”又故意说,“前几天才难受呢。”

  胤禛没会意,问是不是很严重,母亲却说:“我担心我的儿子,怎么能好受?”

  话题又转到那事情上去,胤禛垂下脸,语气沉沉:“每天都告诫自己,戒急用忍,可一出什么事,就抛在脑后,这次又关乎额娘的病,实在忍不住要查明真相。额娘,我心里也困惑,皇阿玛眼下什么事都不给我做,我终日赋闲,还能有将来吗?”

  岚琪慢悠悠地走着,气息平和,缓缓道:“之前让你关心的事,你可用心学了?”

  “都在学着,里头学问深得很,只怕要学一辈子了。”

  “你皇阿玛不也是学到现在?”岚琪再次叮嘱儿子,“家长里短的琐碎事,不必你操心,额娘有你皇阿玛护着,谁也伤不了。既然你已经觉得自己不被重用了,那就好好安心求学问。胤禛啊,还记不记得咱们从前说过的话?”

  胤禛微微皱眉,母亲则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你皇阿玛说他从未犁过一亩地,可天下有千千万万百姓为大清为皇帝耕种,你现在不被重用不能经手那些事,并不意味着你就矮了兄弟们一截。儿子,你皇阿玛幼年登基,他那时候又经历过什么呢,不是也一步一步地走来了。”

  胤禛听得字字入心,心里直对母亲佩服得五体投地,母亲又道:“额娘不怕你们兄弟不成才,可世间太多的诱惑和欺骗,额娘怕你们被人心蛊惑,伤了情分。胤禛,你可知道弟弟为什么不和你亲近。”

  胤禛诚心自责:“我对他太严厉,他方才也说,怕我。”

  岚琪笑道:“这是其一,还有呢。”她再三思量后,还是把小儿子的心意传递给了长子,胤禵不肯说,自有他的骄傲在,既然两人都不大肯多跨出一步,唯有做娘的多费心。都是她十月怀胎的骨肉,她不愿偏心任何一个,可遇到了事,总要有人让步,做哥哥的体谅弟弟,天经地义。

  深宫里,畅春园的动静传来时,已是当日下午,大阿哥也赶在午前到畅春园跑了一趟,自责他擅自带侍卫守在内宫,惊扰了太后和几位娘娘,皇帝没有苛责他,只关照他下不为例,而说起长春宫近来不大太平,玄烨也予以关照,让内侍卫多加派人手,巡防西六宫。

  大阿哥算是全身而退,可再回宫向母亲复命时,急躁地说:“我到园子里,额娘您猜怎么着,皇阿玛在跟老五老十四在遛马,这叫什么事?老十四大半夜翻墙闯禁宫,就这么算了?皇阿玛太偏心,永和宫那只老狐狸精,到底给他灌了什么**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