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41 养病

作者:阿琐

  佟贵妃想了想,欣然道:“也好,将来我若遂了愿,自然也是因为胤禛膝下子嗣兴旺,这是好兆头。(子午坊 www.ziwufang.com)之前若是老天爷给那俩孩子磨难,也真真是够了。”

  说着不免又惋惜起四阿哥没了的孩子,不知怎么想起他的家人来,佟贵妃愧疚道:“还有舜安颜那孩子,实在叫人失望,听说他们如今都围着八阿哥转,我倒不是看不起八阿哥,可他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就算温宪没了,胤禛也是我姐姐最疼爱的孩子啊。”

  岚琪唯有劝:“孩子们有自己的路要走,随他们去吧,娘娘一向不管外头的事儿,咱们日子过得好好的,不是说好的要老来作伴。”话说多了,岚琪忍不住咳嗽,佟贵妃便不愿再打搅她,又叮嘱几句保重身体,便离了瑞景轩。

  而岚琪这一病,虽不沉重,可咳嗽时好时坏,太医说德妃娘娘多年积劳,一定要安心休养,虽然岚琪闲不住,可光看玄烨那刀子似的目光,她就不敢再多嘴。可一碗一碗的药送下去,始终不见大好,四月里春暖花开,岚琪仍旧是说几句话就嗓子痒痒。

  她身体不好,皇帝就没有好脸色,太医换了一拨又一拨,药也不知变了多少味道,就是止不住她的咳嗽,咳嗽伤神且夜里睡不好,纵然岚琪心情和精神都不错,但气色总差那么一些,五月本该启程避暑,玄烨已经撂下话,若是不能好透了,就不带她去避暑。

  四月末,是温恪公主的婚礼,温恪公主自幼养在翊坤宫,宜妃对孩子算不得视若己出,也从未亏待过,出嫁那日皇帝与佟贵妃诸人都回宫去,留下岚琪独自在畅春园养病,本就静幽幽的园子,突然又离去那么多人,安静得连风声都奢侈。

  环春在瑞景轩的院子里摆了美人榻,搀扶岚琪在太阳下晒晒,太阳刺目叫人睁不开眼睛,岚琪微眯着,身上盖着毯子暖烘烘的,不多久就瞌睡过去,但脑袋一晃又从梦里醒来,见环春在面前笑:“娘娘这就醒了?刚想喊您起来,心想若实在困了,就回屋子里去睡。”

  岚琪咳嗽了几声,拒绝道:“白天睡得多,夜里又睡不好,这一次病得实在古怪,这么久了也不见好。”

  环春哄道:“太医说了,您积劳成疾,急不来的。皇上说了,夜里实在睡不好,就白天补,只要能歇着就成。”

  岚琪笑而不语,等环春送来热茶,喝了几口醒醒神,说道:“你陪我坐着说说话,你们都不在身边,这里太安静,我一晃神又要睡过去了。”

  环春便拿来绣绷陪主子坐着,岚琪拿在手里看了看花样,懒懒地递给她说:“皇上说太阳底下绣花,伤眼睛,你别绣了,我那里那么多没用过的帕子,你喜欢的拿去用就是了。”

  “奴婢也是打发时间,回头可以送给小宫女,让她们拿出去换钱。”环春手里针线不停,笑着说,“要说万岁爷真是细心,什么都为您着想。”

  “可他什么都管,我偶尔也会烦。”岚琪言不由衷地笑着,但立刻又一阵咳嗽,不禁皱眉道,“我若好好的也罢了,就是这样,才辜负他。”

  环春看了眼主子,道:“您之前发烧昏睡时,皇上寸步不离地陪着您,奴婢知道皇上一向疼您,可也从没见那样珍惜的眼神,只怕您若万一有什么,皇上他……”她说着就重重打自己的嘴,自责道,“奴婢这说的是什么话。”

  岚琪笑话她,不禁又咳嗽,环春上前来抚摸她的背脊为她顺气,好半天才消停,岚琪气喘吁吁地说:“宜妃他们常说,将来能走在皇上前头才是福气,我就不这么想啊,我舍不得丢下他,他辛苦一辈子,就算我多一口气,也不愿他孤零零的走。反正他走了,我也立刻追他去的,我早就想好了。”

  环春后悔极了,屈膝扶着岚琪道:“您看您,好好的怎么说起这些话了,都怪奴婢嘴贱。”

  岚琪笑:“傻子,你怎么会怪你,这次病那么久,虽然不沉重不害性命,饶是我精神再好,也够折磨了,心里总忍不住想这些事。你瞧我都不像从前那样吃口药都要跟你闹半天,我那么努力地吞药,就是想快些好起来,别让皇上为我担心。”

  环春想了想,索性又道:“奴婢也知道,将来皇上百年,您必然是要追着去的,反正您还有奴婢在呢,奴婢身子比您硬朗,将来哪怕多一口气,也要伺候您的。”

  岚琪笑道:“嬷嬷还多陪了皇上十几年呢,你若是硬朗,可别丢下我的胤禛胤禵,说好了,挑你喜欢的去养老啊。”她说着,不免又咳嗽,直咳得精神倦怠,众人怕是外头飞扬的柳絮惹的,又七手八脚来把主子搀扶到屋子里,她便靠在明窗下,身上沐浴阳光,脸挡在阴暗里,精神果然清爽些。

  环春屏退了旁人,端汤药来喂主子吃,一面继续方才的话,她虔诚地说:“奴婢虽然知道你舍不得万岁爷,可若将来真有那一天,您舍得阿哥们孙儿们吗?若是咱们四阿哥……”她顿了顿,低语一声主子您明白的,才继续说,“真到那时候,您不帮着扶持些?”

  岚琪皱眉吃着药,嫌一勺一勺太折磨,自己端过碗来一口气饮下,苦涩得舌头都麻木了,还有呛鼻得气味引得人恶心,她软软地跌在靠枕上,任由环春为她擦拭嘴角,好半天才缓过气说:“我没有指点江山的本事,也没有扶持帝王的魄力,我知道自己的斤两,这辈子的福气太满太满,太皇太后和太后那样晚年的福气,能免就免了吧。哪怕我操劳一生,只要能给我攒着一些留在下辈子用,让我再遇见皇上就好。”

  环春见主子目光晶莹,似有泪花闪烁,她静静地等在一旁,果然不久就见娘娘落泪,久病的人精神脆弱,娘娘每一天强撑着也实在不容易。岚琪则哽咽:“你说孝昭皇后和孝懿皇后,她们病着的时候到底怎么想的,孝昭皇后那句话,我至今想起来心里还打颤?”

  “您可别胡思乱想。”环春心里扑扑直跳,那两位都是病了再不见好的,主子这不过是拖得久的折磨人的小毛病,不至于伤了性命,可她若忧思成疾,反而要惹大祸,赶紧劝道,“不管那二位怎么想,您这样子叫万岁爷听见,又该挨骂了。”

  岚琪却含泪咕哝一声:“他只会欺负我。”

  且说温恪公主,嫁博尔济吉特翁牛特部郡王,封和硕公主,是日在京城礼成后,一月后便要离京。可婚礼之后两天,皇帝突然说要亲自送公主往蒙古去,皇帝嫁了那么多女儿,还是头一个亲自送嫁,却不知皇帝对温恪区别对待,是顾及宜妃的颜面,还是看在早故的敏妃面子上,不过此次婚礼,皇帝给予了翊坤宫诸多照顾,也难得让宜妃娘娘扬眉吐气一番。

  又因德妃久病在畅春园,宫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少了她,难得没有人的光芒盖过自己,莫说宜妃,就是其他人也舒口气,若是有恶毒心眼的,都盼着德妃病在畅春园里别再回来了。

  可就在决定要御驾送亲的这天夜里,圣驾乘着月色从紫禁城来到畅春园,玄烨扬尘带风地进门时,岚琪正在吃药,一见他赶紧把药大口吞下,先自己说:“可别找茬,这几天我好着呢。”

  但话说完,就是一连串地咳嗽,环春几人笑着退下,玄烨心疼地到她身边说:“这些药别吃了,吃也不见好。”

  岚琪倒是老实:“不成,药不吃病得更厉害,这几天觉得好多了,这服药挺管用的。”

  玄烨说:“我听几个洋大臣说,你久咳不宜窝在屋子里不动,要出去走走,透透气散散心,闷在家里心情不好气息也短,只会病得越来越厉害。你看这几个月,你连瑞景轩的门都没踏出去。”

  岚琪想想也是,她看着虽然不差,可身上没力气,走出院子里去晒太阳,都一步一颤的,也是因此心情总不大好,太医说没事,她却觉得自己越来越虚弱。

  “朕送温恪出嫁,你随朕一道去,眼下正是草木丰茂的时候,各地风光美不胜收,去看看春色,心情就好了。”玄烨将她鬓边的发丝抿到而后,一缕银丝透在其中,他却仿佛什么都没看见,根本不在乎岁月的沉重。

  岚琪胆怯:“我怕我走不动,难道送亲的队伍,为了我一拖再拖?”

  玄烨笑道:“还有好些日子才动身,明儿起不吃药了,让环春陪着你现在园子里逛逛,朕过几日就回园子里,天天陪你走。”

  岚琪见玄烨兴致盎然,为自己的病操心如此,实在不愿悖逆他,终于笑着答应:“我听你的。”

  这一晚,皇帝没有留在畅春园,连夜又赶回宫里,可并非他不想留下,而是宫里出了事,延禧宫里良妃的茶水宫女,好端端地竟然被毒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