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40 养在储秀宫

作者:阿琐

  “琳儿伺候得不好吗,你就这么不待见他?”毓溪忍不住问。(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别的女人如何,与你什么相干?”胤禛却有些不耐烦,但很快就收敛情绪,语重心长地对毓溪道,“对她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如果你一定要问我缘故,那就是因为你。”

  “我?”毓溪大惑,细数自己做过的事,对胤禛保证,“你若对她好些,我一定不会吃醋,琳儿是个好姑娘,你不要亏待她。”

  胤禛却正经看着妻子说:“我不爱听你说这种话,好像你心里的我已经不重要,我不喜欢看着你把我推着出,你越是想让我对她好,我看到她就越反感,她并没有什么错,我明白。”

  毓溪无法理解胤禛这番说辞,眉头纠结地瞪着丈夫,可两人竟没有吵起来,他们成亲早,岁月匆匆已是十来年的夫妻,经历那么多的事,经历失去孩子那撕心裂肺的痛,足够让他们互相珍惜。子嗣也好,妾室也好,都重不过对方在自己心里的分量。这件事上,毓溪的殷勤和胤禛的偏执,全因他们在乎着彼此。

  “是不是哪天我再多嘴,你会生气摔门而去,会冲着我大喊大叫?”毓溪问胤禛。

  “我的脾气你知道,或许哪天就……”

  “你敢?”毓溪却扑上来,保住了他的身体,整个人埋在他胸前,能干精明的家主母,在丈夫面前却是小娇妻,一声声道,“往后我们也要像现在这样,有话好好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胤禛,我怎么会把你推出去,我怎么舍得把你让给别的女人,可我是四贝勒的福晋,四贝勒的福晋,就要扛得起所有的事。”

  “我明白。”

  毓溪仰起头,恳求:“我偶尔说一两次,你别烦我,我只是为了这个家着想。”

  胤禛如今也极少能见到妻子如此模样,她总是威严地面对着家里每一个人,纵然在身边十分体贴,可总少了年少时的娇憨,他们是青梅竹马长大的,胤禛偶尔也会怀念跟在自己身边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你答应,答应了下回就不能烦我。”毓溪缠着,眉头又皱起来,却惹得胤禛喜欢,垂首吻了她的眉心,“可不要太频繁了,我说过,不论如何你还是我的毓溪,是我的毓溪。”

  两人温存半天后,胤禛便去看望宋格格,宋氏果然仗着肚子在贝勒爷跟前可劲儿地撒娇,提出各种条件来,但凡不是很过分的,胤禛都答应她了。而宋格格最记恨的,就是她有了身孕不能再伺候丈夫,福晋那儿她不敢有不服的,可若便宜了侧福晋,或便宜了钮祜禄氏那小妖精,宋格格如何能忍。

  别过胤禛后,宋氏与自己的丫头念叨起来,便恨恨地说:“侧福晋就跟下蛋的母鸡似的那么会生,天知道这一年缠着贝勒爷会不会又骗出什么孩子来,还有那个小妖精,年轻身体好,真是防不胜防。”

  丫鬟劝她:“福晋盼着府里开枝散叶,这也是好事。”

  宋格格啐一口责骂:“什么好事啊,我若不趁现在把身份抬高些,将来让人来越过我欺负我不成?”她面色张扬,眼睛里有话,到底还懂些规矩,没敢嚷嚷出口。像她这么爱打听事儿,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怎么会不洞悉外头的风声,如今太子摇摇晃晃的,放眼诸位皇子,皇帝若选新人,他们家四贝勒必然首当其冲。

  也就是说,她的丈夫可能是未来的皇帝,她如今没资格随贝勒福晋进宫,将来却可能要常住其中。在府里,福晋之下只有侧福晋和格格之分,进了宫三六九等的,那名分可就多了,她又怎么甘心眼巴巴地等着别人一个个压在自己头上。

  唯有低头摸着自己的肚子说:“你可一定要争气。”

  隔天毓溪进宫向婆婆道喜,说起家里的事,说起她和胤禛的悄悄话,岚琪见儿媳妇脸上红扑扑的,笑着道:“这下知道了吧,他心里多稀罕你,钮祜禄氏再好,也不该你去操心胤禛和她的事儿,他们都是伺候你和胤禛的人,你这个一家女主人,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看宋格格这一胎,子嗣自然有老天安排,你就是把钮祜禄氏和胤禛绑在一起,若是没福气若是老天爷不开恩,终究白忙一场。”

  毓溪只软软地笑着:“没想到他突然说出那样情深意切的话,额娘,胤禛比从前更会疼人了。”

  “看着你们一家一家的好,额娘才安心。”岚琪欣慰不已,正好十四的侧福晋舒舒觉罗氏来领弘春,岚琪要她们一道出去,毓溪抱着弘春和弟妹一路往外走,说说笑笑走了半程,却遇到太子妃一行人,她领着小郡主,母女间亦是有说有笑,可太子妃抬眸一见这两位,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散了。

  两处相见,毓溪和舒舒觉罗氏向太子妃行礼,小郡主热情地喊着婶婶和弘春,想和小堂弟玩耍,可太子妃却牵着女儿的手,头也不回地从她们面前扬长而过。只等毓庆宫随行的人陆陆续续从面前走过,毓溪和舒舒觉罗氏才重新前行,弟妹轻声对她道:“前晚上毓庆宫的事,四嫂可知道?”

  毓溪这几天忙着家里的事,还真没打听宫里如何,且那件事也不曾真正传开,此刻听舒舒觉罗氏说着,又提醒她:“方才四嫂没仔细看太子妃的脸吗?我可看了一眼,半边还肿着呢,亏她大大方方地出门了,也不怕别人笑话。”

  毓溪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突然想到自己昨天问胤禛,若是自己将来再多嘴,他会不会气恼之下甩门而去,想到自己被丈夫捧在手心里宠着,莫说那么重的巴掌,连一手指头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可见身份地位再高贵,也不及身边有体贴的人相伴,难怪皇阿玛钟爱额娘三十年,早就有能耐给她更高的地位,但这一切在他们眼里,已经无所谓了。

  “四嫂。”舒舒觉罗氏又道,“我家福晋这几个月养身子,十四阿哥都是住在我屋子里的,每天和他絮叨一些话,听得出来他很想离宫去住。”

  毓溪笑道:“我们那会儿,也总是动这个心思,可是呀真搬出去了,才知道当家过日子不容易,皇阿玛疼爱十四弟才留在身边,何必着急呢?”

  “我也是这么劝十四阿哥的,可是他的心一向收不住。”舒舒觉罗氏无奈地笑着,又诚恳地对毓溪说,“四嫂能不能向四贝勒提一提,若是四贝勒肯帮十四阿哥在德妃娘娘面前说一声,这事儿就好办多了。”

  毓溪大方地答应:“弟弟有事儿,自然是做哥哥的相帮,这事儿我记下了。”

  但舒舒觉罗氏又赧然央求:“十四阿哥是不喜欢我们多嘴多事的,能不能……”

  毓溪再明白不过,把弘春抱入她怀里,温柔地说:“托了四嫂的事,你放心就好。”

  自然这话,毓溪会告诉胤禛,胤禛几时对母亲提起,就另当别论,毕竟这事儿是从女人嘴里传来的,他要向十四问过后,才考虑要不要帮他说几句话。但胤禵成天和九阿哥他们扎堆,比从前往来更密切,胤禛几乎捞不着说话的机会,更因此若单独找弟弟讲话,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如今他们兄弟说话,反而要通过胤祥来传递,不知不觉的,兄弟俩之间的话越来越少,就算碰巧见了面,彼此也不知开口说什么。

  时光匆匆而过,正月里皇帝迁到畅春园住,岚琪与佟贵妃、良妃、荣妃,和嫔等几人随行,皇帝更拟定了夏日里去避暑,玄烨私下与她道:“这一次去,就把温宪接回来,在京城里你们相见容易,那么大的京城,不会有人发现她们母女。现在这样隔着两地有什么事,我们都不放心。”

  岚琪便满心期盼春去夏来,盼着天气赶紧热起来,竟还自欺欺人人地减少衣衫,结果春寒料峭,在畅春园里冻得发了寒热,一向身子稳稳当当的人,足足病了四五天。

  玄烨知道她着凉的缘故,恼怒不已,每天都虎着脸,想骂她又舍不得,撂下一句:“既然身子不好,就别去避什么暑。”可是看病怏怏的人楚楚可怜地望着自己,他又说不出重话了。

  皇帝守了她几天,岚琪渐渐恢复气色,之后便是儿女们轮番来伺候,四福晋、十三福晋、十四福晋,儿媳妇们殷勤又体贴,岚琪很受用。

  佟贵妃来探望时,感慨岚琪有福气,想想她老了跟前没有人伺候,岚琪便安抚她:“皇上一直说挑个皇孙给您养在储秀宫呢,娘娘何必不好意思,这也是他们的福气。”

  佟贵妃却道:“别家的孩子我看不中,那些儿媳妇心里想什么我也不知道,指不定背地里抱怨我抢他们的孩子呢,哪里像毓溪知根知底,我当初那句,可不光是玩笑话。可孩子们可怜,出了那样的事,我可不打算再开口了。”

  岚琪笑:“难道娘娘不盼着他们好,那咱们说定了,将来等四阿哥府里孩子再多起来,您就挑一个孩子养在储秀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