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34 夫妻离心

作者:阿琐

  嬷嬷已在弥留之际,可似乎意识清醒明白人事,抓着岚琪的手就没再放开过,等皇帝踏着夜色而来,又握了玄烨的手不放开,吭吭哧哧发着声响,可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不知过了多久,嬷嬷忽而眼神清亮,睁开了苍老的眼睛,一如从前慈爱地看着皇帝和岚琪,嘴边带着温暖的笑意。(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唤了声嬷嬷,嬷嬷似乎应了,但那之后,眼神就渐渐暗去,当双目微微合上,岚琪和玄烨同时感觉到了手中的力量消失,嬷嬷的手不再紧紧握着他们,玄烨一松开,嬷嬷的手便软绵绵地垂落在床边,再无生息。

  岚琪含泪道:“皇上,嬷嬷去了。”

  玄烨点头,亲手将嬷嬷的手放回床边,为她盖好被子,久久凝视嬷嬷的遗容后,取过岚琪手中的丝帕盖在她的脸上,他问:“嬷嬷最后说什么,你可知道?”

  岚琪已泣不成声,只晃了晃脑袋,玄烨将她搂入怀里,神情坚定地说:“她希望朕好好守着大清的江山,希望朕好好守着你。”

  这句话,日后心情平和时再提起,岚琪笑话玄烨那时候都能惦记着哄人,玄烨却道嬷嬷与岚琪的情分非同寻常,嬷嬷临终一定对她有所祝福,而岚琪的幸福都在自己手里,除了自己,谁还能好好守护她。

  这话自然暖心,但嬷嬷离世的悲伤,终究要过一阵子才能淡去,虽然这些年嬷嬷早已不能理事,只不过是还喘口气活在皇宫角落里的人,可对于岚琪玄烨而言,终究是心里一份慰藉和寄托,嬷嬷离世后,他们对太皇太后最后一点念想,也跟着去了。

  苏麻喇嬷嬷因劳苦功高,生时玄烨一直将她敬为长辈加以厚待,身后事自然也不会让人怠慢。嬷嬷这终身为奴之人,九旬高龄寿终正寝后,被皇帝以后宫嫔位的礼遇厚葬,受嬷嬷养育之恩的十二阿哥主持了葬礼,十月深秋时,将嬷嬷与太皇太后同葬。

  这一年初雪来得特别早,嬷嬷下葬后不久,京城便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但初雪积攒不起来,落地就化了,整个皇宫湿哒哒的阴冷,直叫人提不起精神。

  内务府急着提前给各宫送炭,阿哥所里因十四福晋完颜氏九月时产下小阿哥,婴儿刚刚足月,经不起天气阴晴变化,内务府的人巴结着德妃娘娘,殷勤地供给一切东西。可不知里头哪个脑筋糊涂的东西,竟搞错了东西的分配,把毓庆宫的里的红箩炭给少了,偏偏太子妃的郡主正伤风。

  红箩炭烟尘少,每年都不多,各宫看着给,娘娘们大多用来放在手炉里,暖屋子的炭盆里都用黑炭,眼下毓庆宫里的小郡主伤风咳嗽,自然经不起黑炭烟熏火燎,屋子里一盆一盆地烧着红箩炭,底下宫女忍不住对太子妃提了句:“今年给得极少,娘娘这样子都用了,入冬就只能用热水冲汤婆子,那黑炭放在手炉里可怎么用?”

  太子妃彼时并没有心焦,只是让下人去内务府问为什么少了毓庆宫的,就算太子这几年境遇不佳,宫里也从不敢短了储君的供给。可这一下问到内务府,反是那边的奴才大惊小怪,最后竟闹得六宫皆知,内务府先给了产育的十四福晋和小阿哥,毓庆宫则疏漏了。虽然立时就给补上,办事的太监也受到了责罚,可宫里的风言风语却止不住。

  想来也是,从前虽也有阿哥婚后暂时住在宫里,但早晚都会搬出去,十四阿哥如今住得虽然还不算久,可他都生下两个皇孙了,这样还逗留在宫中,瞧着和太子似的,更享受着几乎相同的待遇,谁都会觉得奇怪。

  弘春如今抱在永和宫抚养,这天传来闲话时,岚琪正给小孙孙喂饭吃,而环春则去阿哥所与其他几个从嬷嬷手底下出来的宫女一道收拾嬷嬷的遗物,正好不在跟前。岚琪便吩咐绿珠去给环春带句话,让她去和完颜氏说一声,要她亲自去一趟毓庆宫,虽然不是他们的错,可他们谦卑一下,好好敬着太子和太子妃,不要落人口实才好。

  在她看来,太子妃未必这么小气,多半是外头的人嚼舌头,如今越发明白,悠悠之口堵不完,无视他们,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正道。

  阿哥所里,环春收了一些嬷嬷身前的东西后,便往十四福晋的屋子来,完颜氏听说额娘要她去毓庆宫道歉,连声道:“我原也这样打算,就怕胤禵不答应。他虽然敬重太子,可不肯受委屈,这事儿不是咱们的错,我要是去示弱求和,他指不定会跟我翻脸。”

  环春陪笑着,看完颜氏梳妆打扮后,便往毓庆宫走,她不便相随,等福晋进了毓庆宫的门,便原路往永和宫走,忽然听绿珠在身边说:“姐姐你看,八阿哥在和宝云说话呢。”

  环春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见八阿哥站在路边和宝云讲话,今日宝云被恩准进宫来一道收拾嬷嬷的遗物,她们几个都是嬷嬷一手调教的人,佟贵妃的恩典,将嬷嬷留下的东西分给她们,好做个念想,宝云从前是慈宁宫的人,也被允许来悼念嬷嬷。

  绿珠轻声道:“现在想想还是奇怪,八阿哥为什么把带大他的宝云送去七阿哥府里。”

  环春心里有些底,但不便说,只催促绿珠,“我们走吧。”

  这一边,八阿哥与宝云说着话,八阿哥说苏麻喇嬷嬷都不在了,宝云完全是自由了,他原本想把宝云接回府里,此刻却解释:“一则你在七哥府里习惯了,七嫂性子温和好相处。我府里却不大太平,福晋想孩子想得有些癫狂,我怕她待你不好。往后你继续留在七哥府里,反正有什么事,我会照应你的。”

  宝云当然没有异议,自从离宫去了七贝勒府里,再也不用受惠妃的摧残,这么多年宝云都发福了,气色好心情好,唯一惦记的,就是八阿哥始终没有子嗣,今日说着话,也不免劝八阿哥放开些,虽然和福晋的情分重要,但多一些妾室,有孩子的机会才更多。

  胤禩应付着,没有往深的说,他们也不便在宫里久久站着说话,很快就散了。

  环春和绿珠已经回永和宫,环春给岚琪看了她收的嬷嬷的遗物,岚琪感慨了一阵,又听她说儿媳妇已经去毓庆宫向太子妃致歉,欣慰道:“十四家的是个明事理的孩子,在皇家过日子,就要能屈能伸才好。”

  绿珠提起八阿哥和宝云在路边说话,环春嘱咐她:“一会儿别对旁人再讲了,和咱们又没关系。”但转过身与娘娘提起,岚琪道,“八阿哥也是重情义的人,他原本真是个好孩子,怎么就牵扯上那些麻烦,八福晋若不是郭络罗氏,他的境遇一定不同,到如今,我只剩下将他们挫骨扬灰的恨意。”

  这一晚,乾清宫里有消息,皇帝十一月要离京谒陵,夜里虽是高答应在乾清宫伺候,可梁总管却妻子跑来问德妃,是否愿意随皇帝同行,岚琪问做什么这么着急等她回话,梁总管估摸着说:“娘娘若是随扈,怕是随扈的阿哥们会有所改变。”

  消息传到宫外,众阿哥各有不同的反应,八贝勒府里,福晋带着宵夜来书房看望丈夫,提起皇帝谒陵一行,嘀咕道:“皇阿玛很久没带你出门了,要不要我去向额娘提一提,让皇阿玛带你出去走走?”

  胤禩不以为然,道:“我手里的事都做不完,离京的话谁来看着。”想了想问,“可是你想出去走走?”

  八福晋淡淡一笑:“我跟着你就好。”

  胤禩便不再问,低头喝汤时,妻子却道:“十四阿哥如今连嫡子都有了,接连就生两个儿子,听说弘春被养在永和宫了。”

  “怎么了?”

  “没什么……”八福晋言不由衷,低头拿筷子摆弄着小菜,可嘴里忍不住就说,“十四弟聪明能干顺风顺水,皇阿玛那么喜欢他,如今连皇孙都添得那么齐全,你说毓庆宫将来易主,皇阿玛心里会不考虑这个儿子吗?你和十四弟走得那么近。”

  “他从小和我就亲近。”胤禩应付着,近来他已经不大愿意拿这些事和妻子商议,杀弘晖是他也万万不想的事,甚至总觉得当时妻子不杀弘晖事情也能有转圜,但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没用了,就希望将来,妻子能和这些越少瓜葛越好,他们已然不能再共进退。

  八福晋却满心防备,皱着眉头说:“你就不怕十四和你好,是想利用你吗?我看他觉得能和他争的,就只有四阿哥,他不能明着和同胞哥哥争,就借着襄助你来上位,将来关键时刻一脚把你蹬开,你辛苦一场,算什么?”

  这些话,胤禩都明白,可他实在不愿再对妻子提起,放下碗筷看了看天色说:“时辰不早了,我该去张格格屋子里,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

  八福晋一愣,竟眼睁睁看着丈夫从面前走过,那冷漠的拒人千里的背影,直让她浑身打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