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33 父与子的信任

作者:阿琐

  苏麻喇嬷嬷对此有了反应,朝皇帝伸出手,玄烨笑着握着她道:“嬷嬷来日见了皇祖母,记得替朕……”话未完,忽然警觉到门前有人,抬头一看,但见胤祥愣在那里,玄烨知道自己方才对嬷嬷说了句什么,十三阿哥这般发呆的神情,必然是什么都听见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嬷嬷您歇着,朕明日再来看你。”玄烨温和地对嬷嬷说了这句,老人家发出些许声音,已是难以言语了。玄烨负手走出来,与儿子擦肩而过时,道,“你跟朕来。”

  女眷这边,听说皇帝带着十三阿哥往园子里散步去了,十四福晋才知道皇帝到了阿哥所,连连自责:“胤禵若知道,该怪我了,皇上也真是的,来了也不言语一声。”

  十三福晋笑道:“怪不着你的,你眼下养着胎,他还敢把你怎么着?”

  完颜氏则道:“也是,他忙得三天两头不在跟前,我还盼着他来说说我呢。嫂嫂要时常来陪陪我,咱们才有话说呢。”

  “我是瞧着妯娌们轮番来看你看嬷嬷,你这边闹哄哄的,我过来只给你添麻烦。”十三福晋笑说,“今天这样子没别人在,我就该来了。”

  完颜氏却毫不掩饰,略不耐烦地道:“那些人来,哪儿是看我看嬷嬷,就是应个景做些样子给上头看的。”又柳眉紧蹙,拉着嫂嫂道,“特别是八福晋,她盯着我的肚子看,那眼神是直愣愣的,看得人背脊发凉。九福晋她们来嚷嚷一阵,我倒也不在乎,走了便清静了,可八福晋一来就盯着我的肚子看,我都不敢多看她一眼,她走了,我还想着那模样,吓得心扑扑直跳。”

  妯娌二人便说道起八阿哥府里的事,一时说得兴起,也没人关心皇帝把十三阿哥带进御花园做什么。

  这一边,玄烨与胤祥一前一后往园子深处走,中秋时节,尚未见萧索凋零的景象,园中还有葱葱绿意,又有栽培好的菊花竞相开放,气息里飘着丹桂的香甜,皇帝的脚步渐渐慢了,闻见花香,紧绷的神情不由自主松弛下来,回眸看一眼胤祥,问道:“没带朕的小孙女进宫?”

  胤祥应道:“小丫头临出门时睡着了,怕抱出来吹着风,额娘反而要责怪。”

  玄烨笑:“温恪和敦恪前几日给朕请安,还提到你的闺女,让朕叫你时常带进宫瞧瞧,做姑姑的心疼着。”

  胤祥应道:“儿臣记着了,额娘也说,多带孩子出来见见世面,眼下一个人闷在家里,怕宠坏了。”

  “女娃娃怕什么宠坏了,金枝玉叶地养着才对。”玄烨说着,看了眼儿子,“朕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扎眼都给朕生孙女了。”

  胤祥脸皮薄,腼腆地笑了,但想起刚才的事,心头猛地又一惊,神情局促,不知该如何自处才好。

  而皇帝就捉到他这心思,问:“方才听见什么了?”

  胤祥本能地晃了晃脑袋,又觉得不妥当点了点头,可立时又用力地摇头,慌忙单膝跪地道:“皇阿玛,儿子不是故意听见的,虽然知道您在里面,可原本是怕有什么动静惊着嬷嬷,才走路那么轻,往后儿臣会记着,在哪里都要走路带声。”

  玄烨道:“这也不见得,你照着自己的心意就好。”

  “是……可是。”胤祥总觉得自己不如四哥聪明,不如十四弟机灵,若是他们,此刻一定能想到该如何应对父亲,可他却是完全被动地,被父亲带着走。

  “朕若要你一辈子保守这个秘密,哪怕朕百年之后,新君即位,你也不能告诉他,你可做得到?”玄烨倒是很直接,事已至此,实在不必绕弯子了,神情严肃,语气坚定,可浑身却没有要威胁恐吓儿子的气势,抬手示意胤祥起来,平静地说,“你现在就想好了,做不到就说做不到,不要来日违背了承诺,让朕失望,让你自己也难堪。”

  胤祥抿了抿唇,低垂着脑袋一时没有主意,玄烨轻轻一叹,循循善诱道:“你觉得太子,有没有资格继承江山?”

  “皇阿玛,儿臣能说实话吗?”胤祥道。

  “想说什么就说,今日便是冒犯了朕,也恕你无罪。”玄烨道,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此刻只有父子,阿玛听你说。”

  胤祥点头,便不假思索地回应父亲:“只怕兄弟里头,没有一个人觉得太子好,可太子就是太子,我们不能不敬重,额娘时常教导我们严守尊卑分寸,不是非要比别人矮一截或屈居人下,是这样才能一直头脑清醒,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儿臣心里是看不起的太子的,可从没想过谁该把太子换下来。”

  玄烨听着新鲜,问道:“你四哥也不成?”

  胤祥摇头:“不是不成,是儿臣没想过,反正跟着四哥当差,咱们好好为皇阿玛办事为朝廷百姓谋利就对了。”

  “你的心思,倒是简单得很。”

  “额娘说,把心思摆正,做什么事都坦荡荡。”

  玄烨唇边勾起笑容,提起岚琪心里就安逸了,心想孩子们虽然天生个性不同,可幼年的教养果然还是会影响他们一辈子。

  “皇阿玛。”胤祥又开口,总算敢直面方才的事,问父亲,“您真的要换了太子?您真的,要立四哥做新……”

  玄烨示意他噤声,道:“这话不该从你嘴里说出口。”

  胤祥略慌张,又要屈膝,被父亲扶着胳膊道:“你还没回答朕,能不能保守这个秘密。”他笑,“朕可以再告诉你一件事,太子下来后,不会再有太子,阿玛是选中了你四哥,但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你们兄弟谁扛得起江山,谁就配做皇帝,你也是。”

  “儿臣无能。”胤祥慌忙摆手,“皇阿玛,儿臣没有这个能耐,也从没想过。”

  “那你四哥呢?”皇帝冷不丁地问。

  “四哥比太子强,比我强,比兄弟们都好。”胤祥很坦率,冲口而出后,才觉得自己给哥哥惹麻烦了,他反而更加糊涂了。

  玄烨拍拍儿子厚实的肩膀,轻松地说:“既然你觉得太子不成,又认定你四哥能行,那就好好跟着四哥,好好扶持他,他性子有些不合群,难得能与你走得近,其他兄弟朕是不指望的,可你跟在他身边,朕还算放心。”

  胤祥眉头紧蹙,还是不大明白,可没想到皇阿玛却对自己说得清清楚楚:“这事儿你不能对旁人讲,可咱们之间也不必再避讳什么,皇阿玛不是选定了你四哥替代太子,而是选定了培养他来继承江山。可若他辜负阿玛的心意,被其他兄弟比下去,皇阿玛还是会以江山为重,能者居上。”

  “儿臣好像懂了。”胤祥心中渐渐明朗。

  “皇位只有一个,皇家血脉却是无数。”玄烨郑重地对儿子道,“谁是新君,谁是继承人都不重要,重要的事大清的江山能传下去,百姓们要一个真正为他们着想的皇帝,而不是一个死盯着皇位,可坐上去后却不能扛起天下的昏庸之人。”

  胤祥满目正气,重重点头:“儿臣明白。”

  玄烨道:“那就好好扶持你四哥,帮他一起看着前路,不要一时糊涂走偏了,做出与旁人一样大逆不道的事来。你们要心系天下,而不是那张龙椅。”他停了停,再道,“至于不能告诉你四哥,阿玛是不希望你四哥从此沾沾自喜不思进取,以为什么都不用做,江山就是他的。”

  胤祥为哥哥辩解:“四哥不会这样。”但一想,皇阿玛的话不无道理,对他自己来说,若也压根儿没听见这话,就好了。

  “能不能保守秘密?”玄烨再问。

  “能!”胤祥终于豪气地答应父亲,一脸的正色,“皇阿玛,儿臣本来也是打算一辈子跟着四哥做事的,如今也不过是继续这么做罢了,您说是不是?”

  玄烨欣慰一笑:“你能想明白,甚好。也成全了阿玛的心愿,朕和你们是父子,父子之间本该无所不能谈。”

  胤祥也终于露出笑容,憨实地说:“儿子想明白,心里就不烦了,反正往后和现在,也不会有差别。”只是他好奇,又多问了一句,“这事儿额娘可知道?”

  玄烨摇头,到底还是留了个心思,应道:“你额娘不知道,这么要紧的事,她知道了只会添麻烦。”

  胤祥点头:“皇阿玛放心,儿臣答应您,就一定会做到。”

  玄烨轻轻点头,含笑不语。实则说了这么多话,他心里一直问自己,到底能不能信任十三,此刻想的却是,哪怕这辈子就这一件事,让他和儿子之间能简简单单做一回父子,拥有父子间绝不会被动摇的信任,他的人生,好歹也算圆满了。

  那日父子间说了什么话,谁也不知道,皇帝一向喜爱几个小儿子,带着十三阿哥在御花园散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胤祥当天回去时多多思考了一下,再后来一如寻常,谁也没看出端倪,便是对着四哥,他也像以往一样从容。

  但苏麻喇嬷嬷的生命终究是走到了尽头,中秋过后没多久,半夜里岚琪匆匆赶到阿哥所,嬷嬷已是悬了最后一口气,岚琪握着嬷嬷的手,总觉得她有话说似的,便吩咐底下的人:“去请皇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