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26 您要一视同仁

作者:阿琐

  毓溪将嘴捂在丈夫的肩头,一阵阵颤抖着遏制自己的哭泣,她不能哭,不能再哭。【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毓溪,纵然有那一天,我也不愿你一辈子活在仇恨里。”胤禛抱紧她的身子,不让她有一丝丝空虚彷徨,严肃地说,“我要你像额娘一样快活地活下去,额娘失去了胤祚,你失去了弘晖,额娘可以继续美好的人生,你也一定可以,你们都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毓溪,你把仇恨放一放,好好活着,其他的事都交给我。不论这辈子咱们走到哪一步,我必然给你一个交代。”

  他们互相依偎着,毓溪久久没有出声,胤禛也不急着催她,好久好久,才终于听得毓溪说:“我什么都听你的。”

  胤禛在她额头上温柔地一吻:“不开心的时候,就来找我,不要一个人躲在这里。但不论你躲在哪里,我也都会来找你。”

  毓溪欣慰地一笑,伸手捧起丈夫的脸颊,看着他的双眸说:“你也不要忘了,答应我的事。”

  胤禛颔首,道:“皇阿玛今日对我说,要戒急用忍,我被狠狠地训斥了一顿,皇阿玛让我回家静思己过,之后的日子我都会闲下来,我陪着你,我们在家呆着或出去逛逛,还没到年末,家里也不用忙。”

  毓溪听了心里虽担心,可想宫里有婆婆在,皇帝那儿和丈夫关系如何,总有婆婆把持着,她本就帮不上什么,不如安心让丈夫在家待一阵子,可刚想开口提起钮祜禄氏,又怕胤禛不高兴,到底还是算了。

  而钮祜禄氏从书房离开前,与小和子一道把书房里散了满地的纸片捡起来,也渐渐凑成能看懂的东西,该是戒急用忍四个字。小和子跟了四阿哥那么多年,书懂了不少,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琳格格更是念过书的,也突然明白了贝勒爷方才那一阵阵恼怒是为了什么,而他后来总算冷静温和地对待自己,大概也是明白了这句话的道理。

  小和子送新格格回花房时,被去西苑串门的宋格格看在眼里,瞧着她是从书房过去的,免不了心中恼怒。这会儿在西苑坐下,絮叨地说福晋又哭了,看李氏抱着弘时,叹息着:“弘昀好歹是病,姐姐心里有个准备,福晋那真是晴天霹雳,换做我只怕这辈子都缓不过来。”

  侧福晋不言语,只管哄着她的弘时,宋格格又说起钮祜禄氏,咬牙切齿地说:“那小妖精方才从书房过来呢,几时有规矩咱们这些人能随便去书房,福晋不在家也罢了,她是不是仗着福晋疼她,就没规矩?”

  侧福晋不得不应对她,懒懒地开口说:“既然你也知道福晋疼她,还有什么可不服气的。”

  宋格格却嗤笑:“可惜福晋操碎了心,贝勒爷都不正眼看那小妖精一眼,我估摸着一定是那她在外头先勾引了爷,这样一来我们贝勒爷也不乐意被人要挟啊。不然这么水灵灵的小姑娘,贝勒爷看着会不动心?福晋可一心盼着那小妖精,再给我们四贝勒府生几个小阿哥呢。”

  侧福晋无奈地朝她看一眼,道:“你别一口一个小妖精,人家不是挺好的,今时不同往日,贝勒爷往后前程无量,改日做了亲王,府里家眷更多。”她抬头望一眼空置着的西苑正房,冷笑道,“你看那儿还空着呢,下一个住进去的人,会是谁呢?”

  宋格格皱眉,心想自己是没有做侧福晋的命了,将来再来一个尊贵体面的新人,一下就住进那里,越过她们所有人,心里一面暗喜李氏也到头了,一面还是忍不住悲叹她们的命运,想到当日贝勒爷逼着李氏把弘时抱给福晋来养,幽幽一叹:“是啊,咱们有什么好争好斗的,宫里的娘娘们都懒得费心思了。”

  且说深宫之中,几位地位尊贵的娘娘们上了年纪后,果然不再像二十来岁那会儿的光景,就连宜妃也不过在姐妹间说话时口没遮拦,再也不会去做让人看了发笑的傻事,但近来她最忧心的,是九阿哥和八阿哥往来太过密切。

  这次十四阿哥吓唬八福晋的事儿宫里也略有耳闻,隔天宜妃就把儿子叫进宫里,要儿子和八阿哥撇开关系,谁晓得九阿哥也不耐烦,撂下一句话说:“小时候你一心指望皇阿玛宠幸,根本不把我们放在心上,还时常怪我们不优秀,不能让你在皇阿玛面前露脸。如今你又不如永和宫那个会哄皇阿玛喜欢,若不是八哥扶持我,皇阿玛大概早就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儿子。额娘你也一把年纪了,安心在宫里养老,外头的日子我自己好好过着呢,也请您都多保重,别没事儿给我们兄弟添堵惹麻烦。”

  九阿哥说完这些忤逆的话,不顾额娘气得脸红脸绿,转身就离了翊坤宫,气冲冲往外走时,遇见十四阿哥带着福晋和孩子往内宫去,显然是到永和宫请安的,他心里一直防备着这个弟弟,一面问身边的小太监:“十四阿哥到如今还花着宫里的钱吗?”

  那小太监应道:“说是万岁爷的意思,奴才听说十四阿哥屋子里的花销,都是内务府供着的。”

  九阿哥轻啐了一口,心里却定下个主意,想要让十四一心一意忠于八哥,那就只有先挑唆他们一母同胞兄弟间的关系,不断了那条路,他就不能和他们走同一条道。

  永和宫里,十四奉母亲召见,特地带着妻儿来,就是怕母亲生气了会骂自己,想拿孩子哄一哄。果然小孙儿抱在怀里,岚琪的心柔软了许多,但便是抱着孙儿,想着儿子都当爹了还那么孩子气,不免又叹息。而完颜氏在一旁告状说:“胤禵听说儿臣把他拿银子的事儿告诉额娘,一直没给儿臣好脸色,昨晚上还骂人来着,额娘要给儿臣做主。”

  十四急了怒道:“你又胡说什么?”

  岚琪瞪着儿子说:“就你这架势,在屋子里还不定怎么霸道呢,你皇阿玛做着天下的皇帝,也从没见他对屋子里的人红过脸,你如今真是能耐了。”

  可真要训诫儿子,完颜氏又舍不得丈夫挨骂,帮着说好话哄婆婆高兴,岚琪便顺着教导他们一些道理,不久让完颜氏带着孩子出去,单独留下胤禵。而只有母子俩时,儿子也放下些架子,猴在母亲身边说:“下回您训我,别当着她们的面,儿子往后在家没威信了。”

  岚琪拧了他的耳朵,嗔怪道:“你别叫额娘操心,哪儿来那些事。”

  十四笑:“我自己可没觉得做错了什么。”

  岚琪深深看着他,但问:“额娘只想知道,你倒腾那些事情吓唬你八嫂,真的是想证明他们的清白?”

  胤禵与母亲对视着,却不应答,岚琪又问:“你跟额娘说说心里话,你是想帮四哥,还是想帮他们?哪儿有你这么帮忙的呢,把你八嫂吓死了怎么办?”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吓死了,就是报应了。”胤禵冷冷一笑,看似稚气未脱的脸上,分明有傲然正气,却立刻又孩子似的往额娘肩头一靠,说,“额娘您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良心的事,我真有糊涂的时候,还有您和皇阿玛在,胳膊肘往里还是往外,我心里清楚得很。”

  岚琪轻轻一叹,拍拍儿子说:“我的小十四,也长大成人了。”

  却是这句话,胤禵突然腾起身子坐得笔挺,认真严肃地对母亲说:“额娘,我是做阿玛的人了。”

  岚琪点头:“怎么了?”

  胤禵说:“额娘,我长大了,我和四哥一样,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了,您往后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看待。您要像看待四哥一样看待我,我不敢说要越过四哥如何如何,可是求额娘您和皇阿玛,再也别把我当小孩子,我会做得像四哥一样好,甚至比四哥还好,我会让您骄傲的。”

  岚琪心里一震荡,儿子说这番话时,真真再不见半点孩子气,也许下一刻他又会是个撒娇的小儿子,可眼下那不容拒绝的气势压着她,竟然让做母亲的人突然觉得儿子有些陌生。不由得想起玄烨犹豫的事情,难道儿子此刻的气势,就是玄烨犹豫的那些事的根源所在?

  “好,额娘听你的。”岚琪应着。

  胤禵闻言,便灿烂地笑起来,再三道:“额娘说话可要算数,往后开始,要对我和四哥一视同仁。”

  此时,八阿哥一样从乾清门散了后,交代了朝堂的事,就往内宫来,没有如往常那边先去长春宫,径直就往延禧宫走,走近了,便见十四福晋带着孩子在附近晃悠。

  十四福晋落落大方地上前来见过八阿哥,笑道:“胤禵正在永和宫里,八哥这是要去见良妃娘娘吗?一会儿我和十四,也去给娘娘请安,娘娘很疼我们家弘春。”

  胤禩敷衍了几句,往延禧宫走,完颜氏抱着弘春要回永和宫,乳母凑在她身旁轻声道:“福晋下回见了八贝勒府的人,还是别提什么孩子了,您没见八贝勒苦着脸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