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21 儿子比老子强

作者:阿琐

  入宫的道路毓溪已然走了无数趟,无须内宫来人迎接,也能顺利将琳儿带到永和宫给额娘请安。(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新人却是像进入了庞大的迷宫一般,转过几个弯,就不记得自己在哪儿了。

  钮祜禄氏虽然懂规矩不敢东张西望,可她才十几岁,正是对世间万物都好奇的年纪,忍不住会抬头偷偷看一眼,这会儿的一眼,却看到前路有人逶迤而来,不等她慌张地低下头,就听见福晋说:“是太子妃过来了,琳儿,还记得嬷嬷教你的规矩吗?”

  两处相遇,毓溪行礼,琳格格行礼,太子妃端得高贵稳重,但那日她曾对毓溪说出不该说的话,彼此的关系早已不如从前,见面不过是点头微笑的客气,这一次弘晖的死,太子妃又最先被怀疑,更让妯娌间的关系雪上加霜。

  “这是皇阿玛新赐给胤禛的格格,带进宫给额娘瞧一瞧,请额娘教教规矩。”毓溪介绍着钮祜禄氏,琳儿便再次向太子妃行礼,倒是太子妃客气,拦住说,“都是自家人了,不必拘礼。”

  她细细打量这个新格格,漂亮的鹅蛋脸,五官虽非样样精致,可凑在一起就十分讨喜可爱,发髻高高梳起来,露出一对漂亮的耳朵,耳垂丰满厚实但不突兀,仿佛盛满了福气,叫人看着就安心。太子妃暗暗苦笑,她总觉得自己没长一张充满福气的脸,或许是心里太多的悲哀怨艾,才压住了她的福气,她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畅怀大笑了。

  见新格格光着一对耳朵没有佩戴任何饰物,她想起刚才去给太后请安,特地佩戴了那一副差点害死自己的耳坠,这几日时常戴着,本是想向所有人表白自己问心无愧的清白,此刻却不知起了什么念头,竟抬手摘下耳坠,走上前去捧过新格格的脸颊,小心翼翼为她佩戴好,退后两步打量道:“漂亮的人,果然戴什么都好看。今日匆匆相见,没什么可拿得出手的,权作见面礼,日后我再补一份贺礼送到贝勒府去。”

  毓溪也认得那对耳坠,近来更时常听人提起,没想到这么重要的证物皇帝竟然已经还给太子妃了,可见也是不想委屈她冤枉她。毓溪倒是希望太子妃是清白的,不然现在,她大概就扑上去掐死她了,而这东西辗转送给琳儿送到他们家,太子妃必然是正无情地嗤笑着这一切。

  琳儿怎懂什么耳坠不耳坠的,只觉得太子妃给自己佩戴的时候,那手冰凉得像死人一样,出门前福晋给她簪花时,暖暖的手捧着她的脸颊,那感觉真是天差地别,眼下天还不冷,这太子妃穿得也不少,怎么就把手冻成这样了?

  彼此别过后,毓溪带着新格格继续往永和宫去,见了额娘,彼此说的话没什么特别,岚琪也看得出来这个新人一脸福相,是个讨喜的孩子。钮祜禄氏作为新人,该有的卑怯该有的喜气都在脸上,她希望毓溪不会看错人,希望这个年轻的孩子,能给贝勒府的子嗣带来希望。

  但毓溪没敢对额娘说,胤禛已经三天没见新人,难得琳儿好性子,而那宋格格也不知收敛,贝勒爷去西苑,侧福晋好歹还劝他去见新人,他去宋格格的屋子,宋格格索性拦着不让走了。毓溪不可能闯去妾室的屋子里要人,为自己要也罢了,为另一个妾室去求,她也拉不下这个脸面。这几日和胤禛的关系难免变得尴尬,自己想冷着他不理他,可胤禛死皮赖脸地当什么事都没有,除了见新人外,所有的事都顺着她哄着她。

  这些事,毓溪虽然不说,岚琪还是能通过青莲等人传进来的话略知道一些,可她如今信任毓溪,相信毓溪能料理好那个家,往后府里来的新人比她要小十来岁,她不会再像当初刚刚与李氏、宋格格相处时那样迷茫,她才是贝勒府真正的女主人。

  说话间,外头说良妃娘娘和八福晋到了,那么巧八福晋在延禧宫给婆婆请安,听说这边四福晋带着新人来,良妃便领着儿媳妇过来凑热闹,良妃一贯是永和宫的常客,来也不稀奇,可是此刻带着八福晋来,真是要了她的性命。

  岚琪端坐上首看着几个年轻人,想着她们之间有着杀子之仇,毓溪如今还什么都不知道,她若是知道,必然拼了命也要撕碎八福晋。可眼前,却是仇人之间客客气气的荒唐景象。

  钮祜禄氏上前给良妃行礼,觉禅氏将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她,交到手里时,看到新人耳朵上一对耳坠,她从前并没仔细看过太子妃那对耳坠,可近来太子妃时常戴着四处转悠,也渐渐留心,此刻惊见耳坠在新人身上,心中一紧,没想到自己故意带着八福晋来见四福晋,想吓唬吓唬她,竟还遇上了这样好的时候。

  良妃一面笑着说:“这孩子瞧着就很有福气。”一面朝岚琪看过去,稍稍使了眼色,岚琪一怔,再仔细看钮祜禄氏,方才她竟没注意那一对耳坠。

  “妹妹,给八福晋请安。”毓溪指了琳儿,她顺从地往八福晋跟前来,行过礼抬头冲八福晋笑,八福晋刚想伸手扶她一把,猛然看到缀在眼前人耳朵上的东西,心内一抽搐,剧烈的绞痛让她脸色苍白,手臂悬在半空忍不住要颤抖,她赶紧敛下双手,尴尬地笑着,“突然跟着额娘过来,也没给小嫂嫂准备什么,改日我带着礼物,和胤禩到贝勒府来做客。”

  毓溪不知其中奥妙,只是八福晋的脸色古怪,她有留意到,但寻常地应对敷衍几句,便把琳儿带在身边,娘儿几人说说话,半个时辰后便要离去。八福晋心虚不敢和毓溪姐妹同行,硬是跟着良妃回到延禧宫,想等她们离去后再走,觉禅氏知道她心虚什么,明知故问地刺激她:“你怎么看到四阿哥府里的新格格,就紧张得脸色发白,你们从前见过?”

  八福晋慌张地搪塞道:“额娘恕罪,儿媳妇让您丢脸了,方才正好肚子一阵绞痛,又不好在人前表露,此刻还阴涩涩不舒服。”

  良妃哦了一声:“那你要小心,歇会儿再离宫吧。”

  这一边,毓溪领着琳儿离开皇城,两人共坐一辆马车,新人总算敢喘口气,眉开眼笑地对毓溪说:“福晋,皇宫可真大呀,两边走一走,都快赶上我家从前到姨母家的路那么长。”

  毓溪笑道:“哪儿有那么夸张。”她知道琳儿小地方出来,没怎么见过世面,往后还有许多能让她一惊一乍的事,虽然少了些皇家儿媳的大气贵气,可这样的人朴实简单,她希望京城这个花花世界,别玷污了她赶紧的心。此刻互相暖暖地挽着手说,“我会一点点教你,时间长了,也就没什么可稀奇的,你今天的表现很好。”

  琳儿眼中晶莹透亮,欢喜地说:“福晋这样讲,妾身就安心了。”

  毓溪却抬手,从她耳朵上轻轻摘下那对耳坠,借口道:“太子妃赏赐的东西很贵重,我怕府里的人一时欺负你还是新人,做些不体面的事,暂且收在我那儿,将来还给你可好?”

  琳儿并不在乎,点头道:“是,福晋做主就好。”

  此时马车一阵晃荡后停在了路边,毓溪皱眉,外头的人却说是四贝勒正骑马过来,果然听得马蹄声由远及近停在窗外,她挑起帘子来,便见胤禛勒马在边上打转,含笑望着自己说:“去见过额娘了?”

  可窗边突然闪过似曾相识的脸孔,胤禛眉头一皱,毓溪则搂着那年轻女子说:“我带琳儿去给额娘请安。”

  胤禛知道这就是自己的新格格,也渐渐记起来在她姨母家见面的模样,一时眉头更紧,竟扬起马鞭双腿一夹,箭也似的飞奔而去,连对毓溪一句交代的话也没有。

  如此景象,毓溪尴尬,琳儿更尴尬,她明白为什么婚后三天贝勒爷始终不见她的缘故,她知道是自己被贝勒爷讨厌了,昨天宋格格还闯到花房里来对她颐指气使,她每天看似乐呵呵的,可心里也有委屈。

  毓溪见琳儿可怜得像受惊的兔子般蜷缩在一旁,恼胤禛做事太过分,又明白他对自己情深意重,唯有安抚琳儿:“有委屈就对我说,贝勒爷是有情有义的人,这样的人才值得依靠,他总会慢慢接受你,咱们是一家人,我们姐妹一样,全心全意都为了他是不是?”

  琳儿从怯弱的神情里露出几分坚定,这也是她被福晋看中的原因之一,她用力点头道:“我听福晋的话,不着急。”

  深宫之中,皇帝散了乾清宫的事就来永和宫歇着喝茶,原本都是听岚琪念几段话本子,两人笑一笑,今日听说儿媳妇带着新人进来请安,听岚琪絮絮叨叨说着,说道太子妃那对耳坠把八福晋吓得半死,玄烨冷笑:“看样子,她早晚要把自己吓死,朕还想她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如此看来,还算是个人。”

  岚琪懒得再提这不愉快的事,转而说起胤禛不见新人的事,说钮祜禄氏满脸福相是个讨喜的孩子,又嗔道:“不过这样看来,倒是儿子比老子强多了,我们胤禛心里满满当当都是毓溪,不像他阿玛,看见年轻漂亮的花骨朵,就忘记家里人老珠黄的解意人。”

  玄烨瞪着她,含笑不语,岚琪则道:“不是说明年又要南巡,可是宫里的人看厌了?惦记江南春色?”

  玄烨道:“朕是想带你去散散心。”

  岚琪不屑:“说得好听。”

  皇帝这才沉沉一叹:“胤禛这次南下调查上来的结果,让人堪忧。黄淮之治关乎国家命脉,朕不能坐视不理。岁月不饶人,如今还有力气四处走走,就不能懒在紫禁城里贪图享乐,还盼着你身子好,能随我去大江南北见识各地风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