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19 新格格钮祜禄氏

作者:阿琐

  大福晋这一病,倒是分去不少人们对于八福晋的注意,又因那晚的事众说纷纭没有个确切的说法,便没将这件事与弘晖阿哥的死牵扯上,反是说中元节将近,宫内阴气太重。(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在太后的干预下,请了高僧进宫诵经,以求驱除邪气,太后又率领六宫焚香礼佛,数日后大福晋病情好转,八福晋也恢复精神,总算云开雾散。

  可八福晋的精神,不过是对着外人才有的模样,关起门来的惊恐不安,只有八阿哥一人看在眼里,夫妻之间渐渐有了隔阂,但外人尚未察觉。

  与此同时,毓溪的信已送进永和宫,那日正好岚瑛进宫来,见姐姐看信后叹气,在姐姐的允许下也看了毓溪的信,再有那一张附在信里的生辰八字,便问岚琪:“您怎么看?”

  岚琪道:“毓溪自己相中的人,应该错不了,可是这孩子这么做,胤禛会怎么看待,胤禛很在乎她。”

  岚瑛小心地将信件收好,劝慰姐姐:“这事儿怕是由不得您了,贝勒府一下失去两个孩子,毓溪心里自然会着急,四阿哥在乎毓溪,毓溪也在乎四阿哥。照我看,这事儿若是他们小两口有了主意,您就求皇上答应了吧,这姑娘瞧着出身也不赖,姐姐若是不放心,我去外头给您打听打听。”

  岚琪颔首:“打听详细总没错的,等我问过皇上,若是能顺了毓溪的心意,也不是坏事,私心来说,我早就希望胤禛再多生养些孩子,没想到越盼着,竟……”

  话到伤心处,岚琪不免眼眶湿润,岚瑛几番劝解后,便热情地离宫去为姐姐打探这钮祜禄家什么来头。

  岚瑛如今在外头左右逢源极吃得开,不消半日就传话给姐姐,告知了这位钮祜禄小姐的身世。虽说与她夫家同姓,却不是一个祖宗,与阿灵阿家没有半点亲戚关系,其父只是区区县城小吏,但胜在家世干净,姻亲之中,倒有几户显贵。如今胤禛和毓溪暂住的,便是这位小姐的嫡亲姨母家。

  待岚琪与玄烨提起,玄烨竟是知道这个钮祜禄凌柱,说大清官员都在他的脑袋里,就是千里之外的守城人,他至少也看过一眼名姓,许多官员一辈子也见不得天颜,可玄烨却知道他们的存在。

  见岚琪意在成全了毓溪,便道:“这个容易,把他调来京城给个差事,顺便把女儿指给胤禛就好。”但玄烨也说,“侧福晋是不成,朕心里有了人,如今凭她是谁,除了毓溪谁也不能越过那个位置。李氏那会儿若非看着江南的颜面,朕也不乐意给侧福晋的名分。”

  岚琪倒是替李氏说话,人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辛苦为胤禛生育那么多孩子,如今若非还有弘时撑着,四贝勒府才真真是可怜了。

  而两人说起岚琪在七夕那晚吓唬八福晋的事,玄烨竟说岚琪太温和,不解气地怨她:“你若下不了狠手,朕来做好了。”

  岚琪则笑:“臣妾也知道,人是真可以被吓死的,可死多容易啊,臣妾还想留着她警醒八阿哥。纵然八阿哥一定不想杀弘晖,可这事儿与他脱不了干系,他一直都在算计,总有算错的时候,要么害死别人,要不就是有一天,害死他们自己。”

  玄烨眼中掠过冰冷的怒意,沉声道:“可不是,也许朕这盘棋还没走完,他们自己就先把自己兜进去。聪明反被聪明误,人一旦开始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那一个,脚下的路也就走到尽头了。”

  如此,中元节过后,七月末时,京城里悄无声息地调来了新的典仪官,京内官员出出进进每年无数的调动,谁也没在意多了谁少了谁。中秋前四贝勒夫妻俩回到京城,他们才到宁寿宫给太后报平安,皇帝的旨意就追着过来,将四品典仪官凌柱的女儿钮祜禄氏,赐给四贝勒号格格,选吉日进门。

  这事儿胤禛和毓溪说过一回后就没再提起,他竟不知道妻子已经与皇阿玛和额娘达成了默契,在太后面前听了几句宽慰劝导的话后离了宁寿宫,一出门胤禛就质问妻子:“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格格?”

  毓溪则避开他的目光说:“我与你讲过的。”

  胤禛急道:“我没答应你,那晚我说得清清楚楚。”

  毓溪却径直朝永和宫走,撂下一句话说:“家里的事,我说了算,你也答应过我。”

  自端午节之后,岚琪还是头一回再见毓溪,之前只从别人口中听说她不好,一直悬着心,现在离京调养数月归来,看着眼中仍旧有悲伤,但气色尚好,她总算稍稍定心。将儿媳妇拉到身边搂在怀里,不消说什么话,丧子丧母的剧痛,毓溪一下便绷不住,伏在岚琪怀里哭了。

  胤禛却站在边上,绷着脸问母亲:“那个钮祜禄氏是怎么回事?”

  听这一句,毓溪反而镇定,擦掉眼泪,先于岚琪说:“额娘别理他,每次要他纳妾,就跟要他命似的,合着我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他想不通就让他想不通好了,皇阿玛圣旨都下了,人还是要接进家里的。额娘,他答应过儿媳妇,家里的事我说了算。”

  岚琪看了眼儿子,胤禛皱着眉头敢怒不敢言,她沉声道:“毓溪是为了你的子嗣着想,你以为她乐意你和别的女人好,你不体谅她还要怪她不成?如今还有谁比毓溪更难,她如此坚强为你撑着体面,你还不多顺着她些吗?”

  言语间,岚琪朝儿子使眼色,胤禛不敢忤逆母亲,闷闷地嗯了一声,把她们婆媳撂下,说去见父亲,怒冲冲地就走了。

  儿子一走,婆媳间才能好好说话,毓溪如今没了亲娘,更敬重婆婆,彼此说尽肺腑之言,毓溪又是久违地痛哭一场。岚琪总是想,她对儿媳妇好,儿媳妇才会对儿子好,一家主母若体面尊贵,谁都会对这个家高看一眼。

  但关于八阿哥八福晋的事,岚琪和玄烨有默契,暂不与他们说。怕孩子们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虽然切肤之痛下做任何事都可以被理解,可他们的人生不能在此止步,他们还有更长远的路要走,等有一天走到那个位置,再为他们的儿子报仇不迟。

  可玄烨岚琪煞费苦心,为儿子的未来打算,偏偏有人唯恐天下不乱,这件事上被莫名其妙牵扯的太子,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而在太子看来,兄弟之间若能反目,闹得龙颜大怒,也就没人有资格再与他相争。

  这一日胤禛往乾清宫去的路上,竟被太子等在半路,他笑呵呵地说好久不见弟弟,特地等他说说话。可是兄弟俩走近了并肩而行时,私下说的话可就不能再随便嚷嚷出来叫人听见,将近乾清宫,胤禛已是听得一脸黑沉。

  这副模样如何去见父亲,恰好理藩院有急奏送进来,胤禛主动借口今日不好打搅父亲,在乾清宫外叩首算是请了安,匆匆就离宫了。

  但胤禛没有回自己家,是去了胤祥的府上,等毓溪从宫内回来时,只听下人奏报,说四贝勒要夜里吃了饭才回。毓溪还以为丈夫为了钮祜禄氏闹变扭,没多加理会。而府里的人也都已获悉,皇帝指了新格格给贝勒爷,宋格格忍不住来福晋面前打听,见了面请安后,就急匆匆地问:“听说是那个钮祜禄氏先勾引爷的,与贝勒爷做了荒唐事后,才不得不收进府里的是不是?”

  毓溪惊讶不已,他们夫妻才进门,这事儿怎么就传成这模样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在外的情况时不时也会传回来,李氏和宋格格都知道福晋在外头被人家府里的女眷悉心照顾着,自然她们最关心的,就是那府里有许多待嫁的小姐。

  宋格格好容易盼回丈夫,竟然紧跟着就有新人进门,她怎能咽下这口气,毫不顾忌地当着毓溪的面说:“这种不要脸的女人,福晋怎么能答应贝勒爷收了她,我们四贝勒府,可是干干净净的。”

  毓溪恼怒不已,懒得与宋格格多解释,冷颜吩咐她:“回你的屋子里去,这几天别出门,宅子里要准备办喜事,免得你看了不自在。”

  李侧福晋眼看宋格格被人架出去,更不敢多嘴惹福晋生气,她一心一意要保住自己的弘时,甚至在这些日子里,曾希望福晋死在外头别回来了,不然福晋在一天,她的弘时都很可能被人抢走。

  岚琪今日向毓溪提起过侧福晋,劝她千万不要想着把弘时抱去,胤禛还会纳妾还会有孩子,可眼下她若执意要走弘时,家里必然会乱。

  此刻她重复着婆婆的话道:“如今我们就剩弘时,你千万照顾好他,没有比亲娘能更好地照顾孩子的人,我把我们贝勒府的希望,交付给你了。”

  这句话,不啻给李氏吃了定心丸,同样是做娘的人,同样是肉长的心,侧福晋一时把持不住,捂着脸哭道:“福晋,我们的孩子太可怜……”

  毓溪眼含泪花,但没有失态,安慰了李氏几句,便要她和自己一起准备家里的喜事,待到吉日,便把新人迎进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