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18 你还是我的毓溪

作者:阿琐

  夫妻之间静了须臾,外头有婢女来问要不要给贝勒爷准备点心,毓溪则让他们准备酒菜,不多久便见下人陆续进来,在炕桌上摆下五六盘小菜,一对杯子两壶酒,婢女们问过福晋再没别的事,都退下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这几样都是府里大少奶奶的拿手小菜,我闲着没事的时候,随她一道下过几次厨房。”毓溪拿起筷子给丈夫布菜,在他面前的碟子里放下各种菜肴,笑盈盈地说,“回京后我也做给你吃,也做给额娘尝尝,想想女人家就该会做饭才是,我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胤禛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妻子的手冷得他心颤,沉重地说:“你何必这样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哭在滴血,要我怎么舍得?什么钮祜禄家的姑娘,什么生辰八字合不合,与我不相干。”

  “难道往后,为了让你守着我,家里就不再要子嗣了吗?”毓溪含泪望着丈夫,“胤禛,咱们还要走下去呢,没有完美的家宅,如何走到那一步,你又如何帮我延续弘晖的人生?”

  “这之间没有关系。”胤禛恼怒。

  “怎么没有?”毓溪坚定地说,“这就是我的责任,从我到你身边做玩伴起,就注定了这是我的命。我也不想你有别的女人,可那不成,若那样偏执,我就不该嫁给你。”

  胤禛眉头紧蹙,仰面灌下一杯酒,急躁地又要斟酒来喝,可是酒杯太小不够劲,他端起酒壶就往嘴里灌,毓溪呆呆地望着他,以为他接下来要发脾气严词拒绝,没想到丈夫撂下酒壶就扑向自己。

  胤禛一把扯开了毓溪的衣领,毓溪挣扎着反抗,在别人家里根本不敢闹出太大动静,当胤禛要脱她的衣裳时,带着酒气急促地说:“我们还会有孩子,我们会有孩子,毓溪,我不能对不起你。”

  毓溪撑着他的肩膀,眼泪顺着眼角染湿了发鬓,她抽噎着艰难地说:“我们不会再有孩子,胤禛,你清醒些。”

  可炙热的吻铺天盖地袭来,毓溪觉得自己几乎要被丈夫抽空了,好容易唇与唇分开,她慌张地喘息着,胤禛的手却已游走进了她的身体,他的目光中盛满了疼惜,不再似方才狂风暴雨般吻她,轻柔的两下啄在唇间,在她耳畔说:“就算我们再也不会有孩子,你还是我的毓溪。毓溪,这一辈子,我只要你一个妻子。”

  毓溪泪如雨下,身子微微颤抖着,胤禛又吻了上来,要将她的哭泣化在自己的柔情里。

  他们离京两个月,没有过一次肌肤相亲的事,毓溪总觉得自己不会再生养,又要肌肤相亲做什么,总觉得做那样的事,种下了希望,反而会让她更痛苦。可眼下身体在胤禛的抚摸下仿佛渐渐苏醒,才知道,她的身体她的心,都是属于这个男人的,她心里的空缺只有他能贴补,她心里的创伤只有他能愈合。

  “胤禛、胤禛……”毓溪不断地喊着丈夫的名字,仿佛终于在迷路的痛苦的深渊里,看到希望的光芒,把悲伤痛苦的自己,完全融化在了他的身下。

  夜渐深,府里的热闹散了,遥远的紫禁城里,宁寿宫里的宴席也散了,妃嫔们各自回宫,宗室女眷们在侍卫太监的引领下结伴离宫,十三福晋和十四福晋要送婆婆回永和宫,岚琪却吩咐她们各自早些回去歇着。

  看着两个年轻的儿媳妇离去,正巧良妃随佟贵妃从门内出来,觉禅氏与岚琪目光相接,彼此会心点了点头,良妃便继续送佟贵妃往储秀宫走,岚琪则看向环春,环春亦是点头:“娘娘,奴婢准备好了。”

  岚琪低头张开了拳头,掌心里一枚精致的耳环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她冷然道:“带我去吧。”

  长春宫里,八福晋与大福晋一道伺候惠妃回来,惠妃则搂着弘昱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最终舍不得孙儿离去,又恐夜路不好走,便留下过夜让明日一早再离宫。八福晋本该送良妃回去,偏偏良妃要与佟贵妃去储秀宫,她不方便跟过去,正好大福晋与惠妃从面前过,躲也躲不开,唯有跟着一道来。

  可从踏进长春宫的门起,她就浑身不自在。

  此刻与大福晋一道出门,远远看到黑洞洞的空置了的正殿,大福晋倒抽一口冷气,对八福晋说:“夜里过来真是寒森森的吓人,额娘也真是的,皇上都让她搬了,她就是不肯搬,换做我是怎么也不会住在这里了。他们都说枉死的孩子,冤魂最厉害,是会索命的。”

  八福晋听得牙齿打颤,干咳一声道:“不过是迷信,不作数的。大嫂,咱们再不走,外头要落锁了。”

  大福晋赶紧与她离了长春宫,可是一路喋喋不休,说着话一时没注意前方的路,且夜里本来就看不清宫里的道路,负责引路的侍卫似乎是循着光源走的,前头拐角处亮堂堂的有金光,大福晋惊讶地说:“是不是方才的花灯都聚在一起了?”

  说着话,脚底突然踩到什么东西崴了一下,她穿着花盆底子,差点跌在地上。待大福晋搀扶宫女站稳,又有人拿灯笼照亮查看是什么,但见地上歪着一只耳环,那耳环已经被踩得变形了,灯光之下看得清清楚楚,一旁的八福晋已是惊恐万状。

  前头领路的人,请二位福晋继续前行,宫里各门落锁的时辰就要到了,大福晋懒得追究落在地上的一只耳环,她快走了几步先到拐角处,却被眼前的景象唬了一跳,赶紧招呼八福晋:“弟妹你快来看,快来看呀。”

  呆若木鸡的八福晋是被宫女们推着过来的,只听得太监宫女一阵唏嘘,前头那一段路上,铺满了金灿灿的东西,两处灯笼照着,仿佛倒映的星河,有太监大胆去捡起来几件,嚷嚷着送到大福晋面前说:“像是耳环呢,福晋您看,是不是金子做的?”

  也有宫女去捡来塞给八福晋,她惊恐地往后退,可突然意识到这里人多,且大福晋也在,唯有颤颤巍巍地接在手里,灯笼的映照下,能清楚地看仔细耳环的式样,就是她丢失那个,八福晋直觉得背脊一阵寒凉,手里的耳环像化作锥子一般,顺着指尖就往她心里钻。

  大福晋那儿则笑着:“什么金子呀,真金可不是这么闪的,这都是假的。你们这些奴才,还以为捡到宝了吗,捡去玩儿吧,这东西不值钱。”

  宫女太监们便是不贪财去捡,也要清理道路,让福晋们走过,刚七手八脚上去把那些不知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东西踢到一旁,突然一阵大风卷过,两边灯笼尽数熄灭,连大福晋、八福晋身边的灯笼也熄灭了,刚刚还金灿灿的时间,突然变得阴森起来,大福晋哆嗦了一下,忙吩咐宫女们:“赶紧走吧。”

  八福晋身子僵硬,被宫女搀扶着小心翼翼往前走,重新燃起的灯笼照在地上,那一枚一枚还未被踢到边上的耳环清晰可见,宫女们则不断地重复着让福晋小心脚下,冷不丁有人说:“真是闹鬼了,哪儿来的这些东西呢?”

  话音才落,八福晋觉得有似乎有人拍了她的肩头,不由自主地一回头,惊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孩子在方才的拐角处朝她招手,八福晋尖叫出声,把周遭的人唬了一跳,可是众人再四周看看,却什么异常也没发现。大福晋被弄得心里毛躁,责备八福晋大惊小怪,不愿再和她同行,带着人急急忙忙就走了。

  宫人们劝八福晋继续走,而她失态地尖叫后,立时就醒过神,随意应付几句敷衍过去,可是被搀扶着才迈开步子,竟一脚踩在那些东西上,花盆底子顺着一崴,她本就已双腿发软,比不得大福晋方才还能站直,自己硬生生就摔下去了。

  而这一摔,地上全是那些耳环,硌在她的身体下,她伸手想撑住自己,竟也摸到满手心的耳环,八福晋直觉得一阵恶心,万般恐惧下,竟两眼一黑,厥过去了。

  远处的道路上,岚琪与环春和几个小太监看着这一切,因为八福晋厥过去,那里乱成一团,且说刚刚飘过的孩子身影,连环春都被吓了一跳,可却惹出岚琪的眼泪,若是真能还魂,他真希望能再见一见胤祚和弘晖。

  “走吧。”岚琪冷然道,转身往回路而去,环春只听得主子冷漠地说着,“这才刚开始呢。”

  那一晚的事,隔天就在宫里传开了,八福晋是被抬出去的,都说是在宫里撞见鬼了。可那条路上,后来的人去查看,根本没什么耳环铺满地,和寻常的道路一样干干净净,附近几处也没有异常,连半只耳环都没瞧见。

  因大福晋说是不值钱的东西,见惯了好东西的宫女太监也不屑去捡,结果竟是什么也没留下,众人越想越吓人,好像他们一道遇见了鬼似的,闹得大福晋回去后,也吓得病了一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