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15 柔弱之躯撑起整个家

作者:阿琐

  胤禛有些耿直,虽然弘昀可能也将不久于人世,但眼下抱在怀里还有气,弘时好好在襁褓里等待着茁壮成长,念佟更是健健康康的,李氏膝下有这么多孩子,毓溪却那么可怜。(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如今不过是要把弘时抱过去抚养一阵子,好宽慰毓溪让她分心,又不是要夺走李氏的孩子,因此明知道伏在膝下的李氏很可怜,胤禛心里忍不住生出些些反感和厌恶。

  “贝勒爷,当年您被送走,德妃娘娘有多伤心,妾身也是一样的,您就可怜可怜妾身,求求您了。”李侧福晋伏地痛哭,她知道自己的身子,弘时恐怕是上天给的最后的恩赐,若是弘昀健健康康活蹦乱跳,她或许还肯松手,可弘昀眼瞧着就要咽气,谁来理解她的痛苦。

  宋格格等在门外头,听见里头的动静,听着李侧福晋嚎啕大哭,不禁对身边的侍女说:“我们做妾的,还能怎么着?”

  不过这事儿,因为李氏几乎要拼了性命的反抗,胤禛没有强行带走弘时,眼下弘昀奄奄一息,他也不愿再横生枝节,府里的人则懒得传这种闲话,弘晖殁了的事,大部分人都没能缓过神,并没有为此引起什么风波。而乌拉那拉府里更传来消息,夫人觉罗氏悲伤过度旧疾复发,家里人瞧着不大好,怕夫人和福晋错过最后一面,已经送消息来,希望四福晋能回去一趟。

  胤禛都不敢把这消息传递给毓溪,亲自跑了一趟岳父家里,岳母果真命悬一线,他才怕来不及让他们母女见一面,第二天还是告诉了毓溪。

  仿佛噩运笼罩着四贝勒府,就在弘晖头七的日子,弘昀缓不过一口气殁了,四福晋的母亲觉罗氏也寿终就寝,压在胤禛和毓溪身上的悲伤痛苦,让不相干的人都觉得心颤难以承受。

  可四贝勒的福晋,却以柔弱之躯撑起了整个家,不仅弘昀的事料理周到,头七那晚为儿子守过子夜,天未亮就赶回娘家继续为亲娘守夜,第二天一早再赶回贝勒府接待前来吊唁弘昀的客人,并收拾掉弘晖所有的东西。侧福晋李氏伤心过度缠绵病榻,第三天孩子出殡的时候,她还是被人架着走路,可四福晋却在一清早送走弘昀后,立刻赶回娘家祖坟,与家人送亲娘下葬,终于在是送额娘走时扶棺大哭,哭得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阴云同样笼罩在永和宫,七天之内接连失去两个孙子,一个孩子是被害死的,另一个则早就有传闻,说自从去年落水后就一直病怏怏,悲痛的德妃深居宫内不见任何人,除了延禧宫的良妃。

  弘昀的病若真是和当初落水有关,那也就和八福晋脱不了干系,就算不是她推孩子下去,眼下这节骨眼儿上,足够让岚琪憎恨得要将她千刀万剐。那一天她和玄烨在乾清宫说定不明着追究八阿哥,回来后良妃就找上门,没想到两人一进屋子,良妃就跪在了她的膝下,让岚琪大吃一惊。

  良妃说她怀疑八福晋是凶手,说八福晋有一段时间不在她身边,她要想法儿证明这件事和八阿哥八福晋到底有没有关系,没有,则解脱她自身的罪恶,若有,她会把他们交给皇帝交给德妃,任凭处置。

  岚琪相信觉禅氏,相信她和觉禅氏那一点点情意,甚至在觉禅氏心里,自己比那两个孩子还重要,而自己的存在其实同样很微弱,因为觉禅氏心里的全部,几乎都给了纳兰容若。

  今天弘昀和觉罗氏出殡,环春她们早就为主子准备好要送出去的东西,晌午前传来消息,说四福晋在娘家哭得晕厥过去了,岚琪心疼得眼眶湿润,吩咐环春:“你去请梁公公来一趟,我有话要他传给万岁爷。”

  如此,这日从乾清宫传出旨意,皇帝突然给四阿哥胤禛派了外差,要离京好几个月,怕是入秋才能回来。岚琪再送了旨意出去,要胤禛带着毓溪同赴差事,她的意思就是想让儿子儿媳妇离开京畿好好散散心,她怕毓溪这样下去,会把身子耗尽。那么她为家宅撑起的体面和尊贵,也算白费一场心血,可岚琪却要她的儿媳妇,笑着陪丈夫走到最后。

  眼瞧着四贝勒要带着福晋离京办差去了,人们虽然觉得皇帝有些不近人情,这时候还派差事下去,但想想能离开京城去散心,也算是好事。

  随着时光飞逝,再痛苦的悲伤也会淡去,可弘晖阿哥的命案,却悬而不绝,起初大动干戈不惜抓太子妃审问,一下子又归于平淡毫无动静,就在人们的好奇心渐渐淡去时,宫里似真似假地传出消息,说长春宫里另找出线索,找到了非太子妃,以及惠妃和她的宫女所有的东西,现在正排查所有人,只要找到物件的主人,就能找到凶手。

  所有人都记得皇帝说过,翻遍整座紫禁城,也要找出凶手,看来皇帝并没有善罢甘休。

  四贝勒夫妻俩离京的那一天,诸位阿哥到城门相送,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差事,可谁都知道胤禛这次离去,是皇帝抚恤他,兄弟们总要有所表示。十三十四更是一路相送,将哥哥嫂嫂送到很远的地方才折回京城。十四入城后,遇见八阿哥刚刚从九门提督那儿来,还未回到城内家中,兄弟几个一路同行,十三和八阿哥的情分不过尔尔,十四和胤禩总有说不完的话,便打算随八哥一道回家里去坐坐。

  却不知道,此刻的八贝勒府几乎连屋顶也要被掀翻了,八福晋在自己屋子里不知翻找什么,责骂侍女们是不是偷了她的东西,翻遍自己的屋子也找不出来,就冲到张格格这里来,疯了似的问她有没有偷过自己的东西,张格格的胆儿都被吓破了,被福晋蹂躏着推在地上,自己的屋子被翻得底朝天。可是谁也不知道福晋在找什么东西,也不晓得一向端庄温柔的她,为什么会像换了个人似的。

  张格格蜷缩在角落里,毫不掩饰她的恐惧,若是福晋什么反应也没有,她才真正害怕,现在福晋这么疯狂,她反而不用怕了,跟着颤抖跟着慌张就是了。她的确偷了福晋的东西,可那些东西早就送进宫里去了,福晋要找的是一只耳环,是端阳节那天她赴宴时戴的耳环。这些日子八阿哥和福晋总去四贝勒府奔丧,或是进宫,时常都不在家里,良妃派人出来找她,要她偷一件八福晋端阳那天戴的东西,偏巧那天早晨张格格去正院里伺候过福晋,为她梳过头,摸过那一对缀在耳朵上的耳环,记忆深刻。

  这也是八福晋为什么会疯了似的来找张氏麻烦的原因,平日里隔三差五,张格格会一早过去请安时,顺手为福晋梳头,她有一手梳头的本领,而八福晋也为了彼此好相处,接受她的好意。

  宫里传出话,说另找到证物可以搜寻凶手,八福晋当天就开始回忆自己赴宴的所有行头,她换过两次衣裳,穿戴间难免会留下什么东西,当每一件东西都找到,唯独少了那只耳环时,八福晋立时就慌了。

  她记不起来自己究竟事回家前就掉了,还是回家后才掉了,那一天她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强撑着伪装的镇定和从容,回忆端午节,除了掐死弘晖的那一刻,其他的事一片空白。如果这只耳环真的掉在了长春宫或是别的地方而现在被发现,也许早晚都会算到她头上来。

  张格格的屋子被翻得一塌糊涂,八福晋冲过来捉着她的衣领说:“你有没有拿过我的东西,你拿出来我不怪你,只要你拿出来,你有没有拿过?”

  张格格被揪得几乎要窒息了,哭着求饶请福晋放过她,她抵死也不能说良妃让她偷东西的事,她怎么做都是死,良妃是拿那一次要给福晋堕胎威胁她的,比起供出良妃来,如果被福晋知道自己曾经企图害她小产,即便没有真正付诸行动,她也绝对会被福晋撕了的。

  此时八贝勒和十四阿哥已经进门了,家里一团糟,怎么好待客,可八福晋把八贝勒的书房也翻了一遍,家仆们只好尴尬地给主子使眼色,示意贝勒爷带十四阿哥去园子里坐坐,甚至此刻离了才好。

  胤禩则是一进家门就感觉到气氛的异样,在胤禵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借口突然想起什么事,要去一趟九阿哥府里,问十四要不要同行,十四却何等聪明,即便猜不出这家里发生了什么,可奴才们一个个神情紧张,显然不是什么好事。他不便干涉八哥的家务事,爽快地就跟着走了。

  这一边,家仆来说贝勒爷回府了,八福晋才把张格格放开,勒令她和她的下人不许出门,更勒令府里所有人都不许出门,渐渐传出去的话,是说福晋的额娘留给她的遗物不见了。

  遗物固然重要,可疯成这样还是让人费解,八福晋醒过神后,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比起东西找不见,她现在更害怕下人们回把闲话传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