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13 继续他的人生

作者:阿琐

  “我什么都答应你。(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胤禛抱着她,想要把她从绝望的深渊拉回来。

  “答应我,做未来的皇帝。”可毓溪说出口的话,却如同窗外的惊雷一般,震荡了人心。

  他们夫妻,自小就被孝懿皇后灌输了成为帝王、皇后的思想,孝懿皇后毫不掩饰她的愿望,在她眼里,她的儿子和她挑选的儿媳妇才有资格做大清的继承人,她从没把太子放在眼里,从没把其他阿哥放在眼里,若是如今皇后还在世,天下必然是另一番光景。

  可是,就连他们夫妻之间也没有真正明明白白地谈过这个问题,有过对彼此的许诺和鼓励,却从未将这个天大的**挂在嘴边。

  但是现在,毓溪说出口了。

  雷声轰隆,雨声不断,外头的世界躁动不安,寝屋内却一片寂静。胤禛面前,毓溪无声地落着泪,那眼泪如源源不断地泉水般没有止尽,毓溪没有嚎啕大哭,也没有胡搅蛮缠,那一句话后,一直宁静地等待着丈夫的回答。

  又一道狰狞的闪电划破天际,紧跟着的雷声仿佛撼动了大地,那一震荡下,胤禛似乎点头了。毓溪眼中微微绽放光芒,丈夫再次点头,郑重地回答自己:“我答应你。”

  毓溪终于哭出声,被丈夫抱在怀中,被他的双臂紧紧箍着自己颤动的身体,她的怀里还有弘晖的枕头,若是用她的命换孩子的命,她绝不会犹豫,可是老天爷,只留了一个枕头给她。

  胤禛抱着毓溪,痛苦和悲伤他感同身受,至今没能缓过失去长子的痛,但是他并不明白毓溪为什么突然要自己做皇帝,正迷茫的时候,怀里的妻子哭着说:“将来追封我们的孩子,把他不完整的人生继续下去,就好像他还活着一样,封他做亲王,封他做太子。胤禛,只有你做了皇帝,才能继续他的人生……”

  说出这些话,毓溪终于把内心的痛苦都发泄出来,再也顾不得一点点体面和尊贵,放开怀抱大哭,但雷声雨声掩盖了一切,依旧保存了她死撑三天,面对所有人的尊严。

  深宫里,岚琪临窗看着雨水匝地,一道道闪电划过,她的脸上忽明忽暗,明亮时便能看到满腔恨意浮在眉间。刚刚知道,儿子要进宫的当口,被家人找回去,说毓溪不见了,岚琪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一阵一阵冷静后,想着毓溪若追弘晖而去,她的儿子要怎么办。那一刻竟是燃起了斗志,燃起了她要守护儿子的决心。

  她辜负了胤祚,没有保护好那个孩子,胤祚最爱的人是他的四哥,她不能再辜负了胤禛。若不然,将来百年之后,她有什么脸面去见她的孩子。

  “娘娘,府里送话进来,四福晋找到了,她就在自己的屋子里,只是躲起来了,被四阿哥找到了。”眼睛红肿,不知哭了几次的环春拿了一件衣裳来给主子披着避雨,劝她别站在风口里,又道,“听说福晋哭出声了,抱着四阿哥哭了好久好久,这样才好,能哭出来是好事。”

  岚琪眼眶湿润,稍稍擦去眼泪,与环春一道走回榻边,她长长舒一口气:“毓溪和我,终究是不同的。”

  环春也毫不吝啬对四福晋的肯定,道:“福晋很勇敢,很理智,没有人比她更痛苦,可是她好像挺过来了。”

  岚琪颔首:“娶到她,是胤禛的福气,是皇后留给胤禛最大的福气。”

  她心中则想,如果她的儿子将来成为帝王,毓溪就是真正能陪伴帝王左右的女人,自己只是帝王之妃,看似光芒万丈,看似足以站在玄烨身边,可地位的不同,自身觉悟就始终距离那个位置差一口气。

  然而毓溪的骨子里血液里都沸腾着那个愿望,她和自己一样,爱着丈夫爱着儿子,她和自己又完全不同,她是要做未来皇后的女人。

  强撑三天体面,是为了不让任何人看四贝勒府的笑话,而今日的崩溃,也是选择了继续留在丈夫的身边。

  仅仅三天,而岚琪当初几乎半个多月的时间才刚刚缓过一口气,且每一天,都想着要随儿子而去,她花了更长的时间,才决定自己要继续守护自己的爱情和丈夫。很多人说毓溪像自己,也有人说她不如自己,可在岚琪看来,她们真的原本就完全不同。

  “皇上在哪儿?”岚琪不由自主问这句话,此时此刻特别想陪在他的身边。

  “在乾清宫书房呢,娘娘想送什么东西去吗?”环春问。

  “我想自己去见他,我想见他。”岚琪看着环春,她的手冰凉,被环春暖在掌心,心里明白自己不会被他们允许出门,太医说她的身子要被掏空了,一定要好好休养。

  可是环春心疼主子,见她满眼渴望,实在舍不得让她失望,微微一笑:“娘娘多穿一件衣裳。”之后便吩咐底下安排轿子,众人拥簇着娘娘冒雨往乾清宫而去。

  风雨飘零,延禧宫门外的灯笼被刮在了地上,小太监来收拾,远远瞧见永和宫的人往外头去,随口和门内的人说了一句,大家传来传去,就传到良妃耳中。香荷叹息道:“人人都说德妃娘娘命好,可是永和宫要么没事,有事就是天大的事,德妃娘娘也很不容易。”

  “香荷。”但觉禅氏却仿佛没听见这句话,这几天她时常发呆一般陷入沉思,此刻忽然问香荷,“那天八福晋是不是有一段时间,不在我们身边?”

  香荷不解:“您说哪天?”

  “端阳节太子寿宴那天。”觉禅氏眼中有淡淡的杀气,盯着香荷道,“八福晋那天说,她要去哪儿?”

  可香荷实在想不起来,那天乱哄哄的,虽然午宴和赛龙舟看似都顺利结束,可太子妃办事终究没有几位娘娘牢靠,就说他们延禧宫的人,到了河边连座位都没有,忙乱中搬来凳子,周遭伺候的宫女太监也不伶俐,反正后来大家都放下规矩尊卑只管热闹,大家也就没计较。香荷顾着照应自家主子,压根儿没在意身边几位贵妇人的进进出出。

  但是香荷不笨,主子这话多想一层意思,她就心慌了。蹲下来扶着娘娘的膝头说:“主子您可不能乱想啊,怎么会和我们家福晋有关系呢,您看太子妃被冤枉得多可怜,八福晋可是您的亲儿媳妇。”她一个激灵想起来,忙道,“福晋可是和奴婢一道送您回来的,还要为您换鞋子,您不记得了?要是福晋去做了那种事,怎么可能再回来伺候您,奴婢是做不到的。”

  是啊,香荷肯定做不到,觉禅氏觉得自己也未必做得到,可她却笃定了儿媳妇能做到,她是被**左右的人,**能支撑起的强大信念和胆量,更能让人扭曲心灵。

  “娘娘,您……可别胡思乱想呀。”香荷紧张地看着自家主子。

  “我不乱想。”觉禅氏安慰香荷道,“她可是我的儿媳妇。”

  然而,莫说儿媳妇,就是女儿,觉禅氏也不会姑息,对她来说,就算自己辛苦生下再多的骨肉,也毫无意义,那是皇帝的儿女,不是她的孩子。八阿哥也好,八福晋也好,她从没有想过他们的未来,冷血、无情、残酷、没有人性,哪怕全天下的人如此看待她,她也无所谓。但一旦有什么是她认定要守护的,绝不容任何人侵犯。

  “等德妃娘娘回永和宫,来告诉我一声,今天弘晖出殡,我该去问候她的。”觉禅氏吩咐香荷,又顺带一句,“眼下为了那件事,草木皆兵,我刚才对你说的话,你转身就忘了吧,不然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也会给胤禩带去麻烦。”

  香荷连连道:“奴婢不会对任何人提起,避嫌还来不及呢,怎么好给八阿哥添麻烦。”

  觉禅氏淡淡一笑,方才那番话就算过去了。实则她清晰地记得,那天儿媳妇的确有一段时间离开了自己,虽然那孩子再次出现后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再努力回想,已经太晚了。

  隔了三天,好多事她已经记忆模糊,甚至担心是心理作祟,才让她觉得儿媳妇前后不一样,可想要破除怀疑的心,那就去证明事实给自己看,香荷不牢靠,她一心一意疼着八阿哥。

  这一边,永和宫的轿子在乾清门停下,那么巧,毓庆宫的人也在门口徘徊,岚琪没有搭讪,只等他们离去,才听永和宫门外的人说,是太子妃炖了补汤给皇上送来,岚琪和环春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里头的人很快来迎接娘娘进门,玄烨更是从书房里出来,一路径直走向她,摸到冰凉的手,忍不住就责怪:“那么大的雨,好歹等雨停了再来呢?再不成派人传一句话,朕去看你。”

  “臣妾可不是病秧子。”岚琪温柔地应着,与他并肩进门,看到一盅汤羹搁在书案上,但丝毫未动,她问道,“太子妃送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