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11 你把我交出去

作者:阿琐

  胤禩气息急促,胸前起起伏伏,用从未有过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妻子,如果弘晖死在了妻子的手里,事后妻子穿戴齐整又回到河边人群里,谈笑风生淡定自若,她要有何等强大的内心,才能在杀了孩子后保持镇定,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之前是,现在面对自己,依旧如此。(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弘晖怎么死的?”胤禩开门见山地问。

  “宫里传的话,说是被人勒死的。”八福晋应答,目不斜视地面对丈夫,更是道,“你快把礼服换下,我们去四贝勒府一趟,听说各家已经陆续过去,我们不要再迟了,今晚守夜的话,我们也留下吧。”

  “我问你。”胤禩猛地扑上来,掐着妻子的肩膀把她推在墙上,“弘晖是不是你杀的,是不是你?”

  八福晋目光冰冷,看着他道:“索性嚷嚷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你索性把我绑了送去乾清宫告诉皇上,是我杀了他的孙子。”

  “是不是你。”

  “不是我!”八福晋尖叫,一把推开了丈夫,仿佛是从容淡定的面具瞬间破碎,整个人颤抖起来,脸色苍白如纸,眼底透出深深的恐惧,好像整个人瞬间跌入地狱,正承受着万般酷刑的折磨。她疲软地顺着墙角跌坐下去,双手做成当时抱着弘晖的架势,口中喃喃:“我就这么搂着他的脖子,我就这么捂着他的嘴,孩子就没气了,他就没气了。胤禩?他怎么那么脆弱,怎么那样几下就没气了?”

  胤禩只觉得天要塌了,弘晖竟然真的是妻子杀的,而他稍稍才往前走几步,妻子狰狞地笑起来,眼珠子瞪着几乎要脱出眼眶,把她娇好的面容变得十分恐怖,她说着:“我喊不醒他,我使劲打他的脸,掐他的人中都弄不醒他,可我要走了,再不走就该被人发现了,但万一我走了他醒了怎么办,我怎么好让他去胡说八道呢?我就掐着他的脖子,一直掐着,一直掐着……”

  胤禩走到她面前蹲下,目光呆滞,八福晋双手就掐住了丈夫的脖子,嘴里重复着:“我一直掐着,一直掐着,他再也醒不过来了。胤禩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做了什么。”

  “你杀了那个孩子?”胤禩觉得咽喉里有血腥气。

  “不然怎么办?”八福晋崩溃了,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我不是故意的,胤禩,我不是故意的。”

  这一哭,八福晋身上可怕的气息散了,她软绵绵地伏在胤禩的怀里,胤禩却一动不动,只是随着妻子的身体晃动,好半天才开口,绝望地说:“皇阿玛发誓翻遍整座紫禁城都要把凶手找出来,接应你的人和调走长春宫人手的人,我在赛龙舟结束前就把他们送出去了,他们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京城,可是你怎么办?你是我的妻子,是八贝勒府的女主人,难道我也把你送走吗?”

  八福晋却一个激灵,抓起胤禩的衣襟惊恐万状地说:“舜安颜,胤禩,舜安颜在那里。”

  这一天,八贝勒和福晋与其他王府贝勒府一样,在恰当的时间来四贝勒府致哀。那么巧,胤禩带着妻子离开的时候,国舅府的人登门而来,佟国维带着族中子弟,舜安颜就在其中。

  众人匆匆打个照面就散开,胤禩带着妻子站在门前等自家的马车过来,他的亲信随侍悄悄凑到身边说:“贝勒爷,额驸今天交班后就离宫了,刚开始找孩子那会儿,额驸已经不在宫里,出事后也没再离开过国舅府。”

  胤禩无声地点了点头,此时家中马车过来,他搀扶妻子上车,八福晋依旧是平日的模样,分毫看不出不久前刚刚在家中崩溃疯狂的样子。八贝勒府的马车远远而去,跟着家人进门的舜安颜,便听见四贝勒府的下人进来传话,说八贝勒的马车顺利离开了。

  舜安颜心中一颤,此刻里头安排他们去上香,舜安颜跟着祖父入灵堂,四阿哥和福晋礼仪周全地等在那里,一如往来的所有人,都震惊于他们的从容不迫,特别是四福晋这个柔弱女子,竟还能微微含笑向宾客致谢。国舅府自从温宪公主故世后,与四阿哥几乎不往来了,这次虽不至于将所有的事一笔勾销,但可以化解的矛盾,也算都化在了悲伤里。

  试想一下孝懿皇后若还在,出这样的事,她怕是会要杀人的。但孝懿皇后若还在,眼下的光景一定完全不同,甚至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事。

  舜安颜跟在祖父身后,听他对四阿哥说皇上一定会查出凶手给他们一个交代,大内侍卫正在排查宫内所有嫌疑之人,这会儿太子妃已经被送回毓庆宫,诸如此类的话,听到后来,舜安颜两耳发嗡。

  刚刚与八福晋打照面,那个女人镇定从容,和在长春宫门外看到的模样完全不同,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彼时的恐惧和不安,看着自己,就像今天他们从未见过面。是她真的忘记了才这么镇定,还是在用她镇定的神情警告自己不要说出去?

  但佟国维突然喊了孙子,舜安颜恍然醒过神,是国舅府的人要走了,他匆匆与胤禛对视了一眼,看到四阿哥浑身的悲伤气息,舜安颜心痛至极。温宪身前疼爱她的侄儿们,现在弘晖竟然先去陪她了。想到这里,一直镇定的舜安颜红了眼圈,胤禛看在眼中,心中一沉,两人都把目光避开了。

  国舅府的人离开四贝勒府,一走出门,舜安颜就感觉到周遭气氛的诡异,他是在多年皇宫行走的御前侍卫,能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被人监视了,那不知藏在哪个黑暗角落里的眼睛,真直直地盯着他。

  不知为何,这一刻他反而镇定下来,他不该迷茫之后该怎么办,他现在是皇帝的人,皇帝要他怎么做便怎么做,这件事待今晚秘密觐见皇帝后,自有分晓。

  这一边,胤禩夫妻俩顺利回到家中,一进卧房八福晋就没力气,瘫坐在榻上不能动弹,卸下了从容的伪装,目光直直地看着地砖上的花纹。胤禩自行脱下了衣裳,走来与她道:“这几日你尽量不要单独进出四阿哥府,有什么需要做的,我都会陪着你。”

  八福晋不言语,胤禩轻轻一叹,转身要去书房,却听妻子问:“舜安颜会不会已经告诉四阿哥了?”

  胤禩皱眉,沉声道:“若是说了,就应该已经有人来抓你,皇阿玛连太子妃都没放过。”

  八福晋冷声道:“的确,太子妃都被当众带走,何况我这命如草芥的人。”

  胤禩转身来,见妻子面如死灰,他觉得咽喉干涩根本不想开口说话,但还是吃力地说:“我们都冷静一下。”

  “你把我交出去,就一了百了,皇上不会杀自己的儿子的,你还落得大义灭亲的美名。”她抬起冰冷的目光看丈夫,“胤禩你坦白对我说,此时此刻,你巴不得我从来都不存在,是不是?”

  “我不会把你交出去,你是我的妻子。”胤禩应答,语气沉重地说,“事已至此,我们只有共进退。”

  八福晋的目光软了下来,眼泪扑簌簌而下,突然捂着脸哭泣:“我真的不想杀他……”

  是日夜里,即便掀起了再大的风浪,紫禁城依旧如往常一般按时静了下来,皇帝在宁寿宫看望了太后,他们其实谁也不必谁强一点,太后劝皇帝要保重龙体,彼此安慰后,圣驾便往永和宫走。

  可神不知鬼不觉的,当所有人都以为皇帝在永和宫的时候,玄烨却已经在秘密之处与舜安颜相见,这紫禁城里有无数不为人知的秘密通道,只有常年在宫里行走的人才会发现,而随着人员调动,秘密通道会被人为地堵上,可能今天走这条路,明天就行不通了。

  舜安颜亦是如此,才能避开所有耳目潜入皇宫,自然那些尾随他监视着的人,也没能察觉,就连佟国维也不知道,孙子此刻竟然身在大内。

  玄烨是傍晚得到舜安颜递进来的消息,说夜里要相见,这个时刻他猜想不到还有什么要紧的事,心想多半是要提起和弘晖有关的线索,玄烨在前来见他的时候,竟紧张得有些不愿面对,因为下一刻,他就要再次直面自己儿子的罪恶。

  可是舜安颜,还是带了那个无情的答案,当听说八福晋乔装成宫女在长春宫门外出现时,玄烨一阵怒火攻心,舜安颜慌张地搀扶皇帝在边上坐下,却被皇帝紧紧握着手问:“你确定,是胤禩的福晋?”

  舜安颜点头道:“是八福晋,身后还跟了一个太监,臣明日可以为您查一查,那个太监在哪里。”

  “八阿哥找过你了吗?”玄烨眼中有火,恨不得吞噬所有罪恶。

  “还没有,但是臣觉得自己被监视了。”舜安颜答道,“臣不敢轻举妄动,所以等皇上示下。”

  “做的对。”

  舜安颜却不敢接受这样的肯定,痛心疾首地说:“当时臣根本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还以为能卖一个人情,由此接近八阿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