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803 嫁祸给太子

作者:阿琐

  明知道玄烨存心作弄人,岚琪伸手就锁住了他的手腕,面上温柔如水,言语字字软糯,道:“万岁爷今晚别走了,留在臣妾这里可好,臣妾好好伺候您。【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闻言愣住,迎出来的环春、绿珠也听得真真切切,岚琪脸上顿时烧得通红,只等玄烨朗声大笑,环春绿珠都忍不住了。玄烨怕她生气,赶紧搂着往屋子里带,笑呵呵道:“我们德妃娘娘,真是越来越了不得了。”

  岚琪心里扑扑直跳,其实刚刚说那种话,还挺有意思的,就是被环春绿珠听见,她有些面上挂不住,玄烨看她尴尬,凑在耳边哄道:“朕听得心里都甜了,下回你还说吗?”

  “不说了。”她软乎乎地靠在玄烨肩头,“再说就不新鲜,可我真不想你走,做戏也要有分寸,做过头我可要伤心的。”

  玄烨笑着:“朕没打算去那儿,是知道今天你和良妃长谈,想来问问你,有没有还需要朕再解释的。”

  岚琪痴痴地看着他:“良妃说皇上从温贵妃的藏红花那会儿起,就暗下警告她,绝不能背叛臣妾。”

  “朕怕你被人欺负。”

  “可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越来越能干,能独当一面。”玄烨在她面颊上轻轻一吻,总是爱不够似的,“我也会想有个人能依靠,告诉你,你就骄傲不起来了。”

  岚琪欣然,转过身去伏在他肩头给他扭捏松筋骨,道:“就算你哄我,我也高兴。”

  玄烨舒心地享受着肩胛的揉捏,不自禁地吐露心事:“其实朕也不知道,接下去会怎么样,但这盘棋开局了,就不能半途而废,眼下只是改了路数,棋局照旧。”

  岚琪停了手,问起最最让她在意的事,道:“大阿哥和八阿哥……他们终归是皇上的儿子。”

  玄烨颔首,在肩膀上握住岚琪温暖柔软的手指,道:“他们不做伤天害理之事,朕不会对他们怎么样。若是能矜矜业业报效国家,朕更不会亏待他们。话说回来,为什么不能做臣子?人人都想做帝王,天下岂不是乱了?朕答应过皇祖母,绝不伤自己的孩子,你放心,他们终归是朕的儿子。”

  岚琪道:“那臣妾就安心了,可怜天下父母心,臣妾怕皇上将来后悔伤心。”

  玄烨温和地望着她:“皇祖母知道有你在我的身边,当年才会安心离去,九泉之下也不会为我担忧。”

  岚琪恬然一笑,眼睛里又露出几分憨态,怯怯道:“有句话想说,可皇上不能笑我。”

  “你先说来听听。”

  岚琪伏在他背上,轻声道:“其实,我还是没搞清楚,您和良妃算计惠妃什么呢?”

  皇帝算计的,并非惠妃这一个人,而是给予帝位传承最顺其自然的一个走向,若是一盘棋,大阿哥、八阿哥他们就是棋子,若是一出戏,他们就是配角。一出戏主角和致胜的那一步棋子,只有胤禛一个人。

  而玄烨不愿再重来一遍太子的悲剧,他希望胤禛自己从荆棘丛中挣扎而过,满身伤痕才会让他变得更强大。但包括胤禛在内,所有的人都要在他的手里,他不能再让昔日明珠教坏大阿哥,索额图控制太子的事重演,他需要大清的未来,能有一个浑然正气的新君。

  这一晚,玄烨对岚琪说了很多的话,岚琪一知半解并不能完全明白,玄烨解释到后来有些不耐烦,说她太笨了,岚琪却悠哉悠哉地说:“聪明反被聪明误,太皇太后总说臣妾,糊涂是福气。”

  自然岚琪是真糊涂,还是真聪明,玄烨心知肚明,她守护的分寸和规矩,才让自己能毫不顾忌地信赖她。

  不过那日之后,皇帝在畅春园里,还是时常与良妃相见,甚至自从孝懿皇后没了后,皇宫里许久不闻琴声,如今却在畅春园里再次响起琴音。皇帝赐给良妃上好的琴,与他临溪而坐,听琴喝茶,畅春园里的日子悠闲安宁,宛若世外桃源。

  但六宫之中,已是妒火焚烧,宜妃每天要死要活地折腾九阿哥夫妻俩,九福晋疲于应付,已经快受不了。九阿哥对着母亲自小就倔强不服她,如今长大些,比从前好,可也经不起这样折腾。偏偏五阿哥压着他,他到底有些惧怕兄长,只能每天进宫来探望母亲,连九福晋都拉着他的衣袖哭:“你就别和八阿哥往来了,我要被额娘折腾死了。”

  这日宜妃又说头疼脑热,让儿子儿媳妇进宫看望她,她不愿翊坤宫落得清静凄凉,有儿子儿媳妇孝顺,也不至于被人笑话。九福晋已经撑不住了,今天死活都不肯再进宫,九阿哥两头不是人,冲妻子发火后,又风一般冲进宫里,要跟额娘说个清楚。

  可他风风火火来时,八阿哥正领着侍卫巡视关防经过,见他浑身带着戾气,心想这是极好的机会,赶紧就跟着九阿哥一道往翊坤宫来。

  胤禟心里敬重八哥,虽然良妃的事让他很尴尬,可他明白这不是八阿哥的错,怪只怪自己的额娘颠三倒四,他没法儿摆平母亲。听说八阿哥要向宜妃请安,胤禟连声拒绝:“她不会给八哥好脸色看的,何必去被抢白一顿,我额娘的脾气我知道。”

  但是胤禩坚持要向宜妃请安,对他来说,这种示弱的事根本不算什么,而宜妃到底是长辈,可以对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妇发脾气,也不会在八阿哥面前不尊重,又见八阿哥言辞恳切态度谦卑,虚荣心多少得到些满足。

  但终究不愿自己的儿子跟在别的皇子屁股后头转悠,面上和气,孩子们一走,还是对桃红抱怨:“怎么我生的儿子,就不能硬气些,他怎么就不能让八阿哥围着他转?”

  桃红默默不语,总觉得有其母必有其子。

  胤禟和胤禩从翊坤宫离开时,遇到大阿哥要来长春宫,九阿哥忍不住嘀咕了几句,胤禩让他一道上前行礼。

  大阿哥十足长兄的派头,问胤禩:“今日不是你在巡查关防,怎么到内宫来了。”

  胤禩稍作解释,便听大阿哥吩咐:“等我见过额娘后,找你有话说,既然你在这附近,就别走远了,一会儿等我离了长春宫就找你。”

  兄弟俩目送兄长离开,见大阿哥走远,胤禟怒道:“他摆什么架子,我们是他的兄弟,又不是奴才,凭什么对八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胤禩心中当然恨,可面上依旧不以为意,反而劝弟弟:“忍字头上一把刀,你不记得我给你讲皇阿玛当年的经历吗?皇帝都会身不由己,何况我们?”

  胤禟眉头紧蹙,竟毫不避忌地说:“将来八哥做了皇帝,胆敢有人不服,我立刻结果了他,就是老大,也绝不放过!”

  胤禩听得脸色骤变,慌张地将周遭看了看,低声呵斥弟弟:“你要死吗,说这种话会害死所有人。”

  不能留下冲动的九阿哥,胤禩立刻让人请他离宫,自己照旧带着人四处巡查,有人为他看着长春宫的动静,等大阿哥一出来,他就赶到了兄长跟前。

  大阿哥与他一路往外走,说道:“五月里,太子三十岁寿辰,你看怎么办?”

  胤禩一愣,完全没想到这件事。

  大阿哥道:“去年那么一动荡,太子没病也吓出病了,现在看到皇阿玛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看得我肠子痒痒,哪儿有男人的气魄?”

  胤禩不言语,大阿哥哼笑:“可他还是太子呀,我们要敬重他。”

  “大哥的意思,我不太明白。”胤禩觉得古怪。

  大阿哥一脸鄙夷的笑容,道:“你回头启奏皇阿玛,说要给太子办寿辰庆典。哪怕碍着赫舍里皇后的忌日,错开不就得了?太子三十寿辰,怎么好随随便便过,我们要告诉全天下人,这个太子,他当了三十年了。”

  “三十年?”突然讲清楚这个数字,胤禩也觉得不可思议。

  “好好戳戳他的痛处,让他知道自己憋屈了三十年。”大阿哥拍拍胤禩的肩膀,哼笑道,“难道你觉得三十年太子很光荣?不过也是,这说明咱们皇阿玛长命百岁,可是这三十年对太子而言,意味着什么?”

  胤禩神情凝重,一言不发。

  大阿哥冷笑:“他最近躲在毓庆宫里,安安生生的,想把日子混过去吗?不成不成,天平盛世,要让太子一道与兄弟们享受此爱好。”

  胤禩沉下心来,应道:“大哥放心,今晚回去就拟折子,明日奏请皇阿玛,为太子庆贺三十寿辰。”

  大阿哥略满意,可突然抓起胤禩的手,往他手心里塞了一团纸,轻声道:“这上头,是德妃和老四的生辰八字。你自己挑个日子,找机会塞进永和宫去。要想法儿留下证据嫁祸给太子,宫里的关防如今是你再管,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胤禩手心顿时出汗,将一团纸捏得发黏,心里咚咚直跳。大阿哥真是比他想象得还急躁,额娘说让他对大阿哥有个底线,现在算不算踩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